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6章 縣官不如現管

作者:秋苑鹿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50  |  字數:2815字

大清早的,縣衙門前的鳴冤鼓就被敲得咚咚響。

荀縣令在睡夢中被吵醒,但一聽下面的人說來的是賈大善人,趕緊披上衣服靸著鞋跑了出來。

「賈大少,」荀縣令向來人作揖道,「今兒這是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賈善臉上的傷又紅又亮,就像趴了一條醜陋的大毛蟲。

「別給我裝糊塗,晏瀛洲呢?你打算怎麼處置他?」

荀縣令愣了一下,下人小聲告訴他,昨夜有人劫獄,典獄長去緝賊了。

他笑得更諂媚,道:「大少爺裡面請,那小子怎麼得罪您了,咱進去慢慢說。」

賈善指著臉上的傷,怒道:「昨天,他在東市朝我臉上抽了一鞭子。」

荀縣令的笑容一僵。

「嚯喲,」賈善捂著臉叫道,「碰不得碰不得,一碰就疼得厲害。」

荀縣令給下人使了個眼色,親自去攙他,「你們這些脹乾飯的,還愣著幹嘛?快去找大夫啊!」

「不必了!」賈善揮開他的手,「爺家裡什麼沒有,用得著到你這破縣衙看病么?」

荀縣令見他不肯進去,心知這回更不好收場了。

「您這傷啊,見不得風吹日晒的,何必親自跑這一趟呢?託人來傳個話不就行了。」

賈家的家丁已將縣衙大門堵了起來。

賈善怒道:「少廢話,你今日要是不把晏瀛洲廢了,大爺我可咽不下這口氣!」

「誰要廢我家夫君啊?」

不遠處,一道清婉的女聲響起。

眾人循聲看去,只見一個絕色少女押著個五花大綁的漢子往這邊走來。

她的容貌明**人,賈善第一個便看得痴了。

竇一鳴屁顛屁顛地跟在後面,「嫂子,前面就是縣衙了,那位靸著鞋的就是我們荀大人。」

「這位是?」荀縣令看向竇一鳴。

阮思主動開口道:「昨夜有賊人強闖晏宅,被我家人給打發了,我捉了個領頭的。」

說著,她扯了扯手中的麻繩,示意那人抬起頭來。

昨晚有人劫獄,晏瀛洲卻把心腹留下,阮思猜他擔心歹人聲東擊西,趁機來擄他家中老小。

晏家上下僅有八九個家僕,好在金鈴兒和銀瓶兒都會些武藝。

阮思命竇一鳴設防,保護晏老夫人和祝東顏,自己握了幾枚暗器伏在樑上。

果然,一入夜,這小頭目就帶著幾個人偷偷摸摸地來了。

竇一鳴忙解釋道:「大人您看,這不是通緝令上的青龍寨山大王『瘋子』封紹宇嗎?」

荀縣令湊過去,盯著封紹宇的臉端詳起來。

賈善不耐地打斷道:「荀縣令,你聽到我的話沒有?」

阮思看到他臉上的鞭印,「是你?」

「娘子這天仙般的人物何苦跟了閻羅王作踐自己?不如隨我回去當我的十四姨娘。」

竇一鳴氣得漲紅了臉,「嫂子莫要聽這些髒話污了耳朵。」

阮思冷笑道:「看來有人昨日吃鞭子還沒吃夠,豆子,去牢房取條帶鋼刺的來請他吃。」

荀縣令生怕她把賈善惹惱了,匆忙打圓場道:「咦,原來是晏家夫人。」

「妾身見過荀大人。」

見賈善只顧盯著阮思,看得眼睛都直了,荀縣令當即會意。

「既然是晏大人不慎衝撞了賈大少,不如請晏夫人代為給賈大少賠個不是,你看可好?」

賈善邪笑道:「既要賠罪,需得娘子誠心才行。」

荀縣令馬上接話道:「只要您不跟晏瀛洲一般見識,晏夫人自然誠心替夫賠罪。」

說著,荀縣令拚命朝竇一鳴眨眼,暗示他催阮思表態。

竇一鳴撇撇嘴,把頭扭到一邊去了。

賈善猴急地笑道:「去,把你府上的好酒好菜都取來,本大爺今日要和小娘子好好喝幾杯。」

「好……」荀縣令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阮思徑自打斷了。

「喝你奶奶個腿!」

荀縣令兩眼一黑,心道完了。

賈善冷笑道:「你剛嫁到這裡,還不知道這邊的規矩吧?」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阮思答道,「既是王土,便要依了王法。」

「屁!」賈善哈哈大笑道,「你問問這個縣令,大爺我說的話大還是王法大?」

他的口氣狂妄,連被綁著的那個漢子都聽不下去了。

「呸!」

「你你!」賈善被他啐了一口,怒道,「你找死!」

封紹宇猛地抬起頭來,一臉青色的胡茬,目露凶光,像只鬥狠了的野狗一樣。

荀縣令的腳一軟,身子晃了晃,忙說道:「竇一鳴,既然抓了人,還不趕快將他收監么?」

竇一鳴小聲道:「是嫂子抓的。」

「他娘的,栽在一個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手裡,老子以後也沒臉混了。」

封紹宇承認得痛快,但回頭瞪著賈善時,馬上又面露嘲諷。

「你個狗仗人勢的龜孫,誰不知道你認了個了不起的爹,這才抱上嘯山虎的腿肚子?」

竇一鳴壓低聲音,解釋道:「這個姓賈的,他乾爹鍾二爺,是縣裡的土皇帝。」

阮思有點同情地看了荀縣令一眼。

賈善忽然抬起腳,狠狠朝封紹宇踹去。

阮思腳尖一點,一絆一勾,分毫沒讓他踹到人,反教他重心不穩臉朝下摔了。

「哎喲!」

荀縣令快哭出來了,忙去扶他,一個勁地朝阮思搖頭瞪眼。

阮思走到他面前,「這回得罪你的是我,你有什麼儘管沖著我來,不必去找荀縣令告狀。」

賈善爬起身,挑唇冷笑。

「荀俊才,你聽好了,」他轉而威脅荀縣令,「你若不將晏瀛洲革職查辦……」

「我乾爹鍾二爺能輕易拿了你的烏紗帽,還有我那位兄弟嘯山虎,多的是讓你家破人亡的手段。」

賈善見荀縣令嚇得發怵,這才覺得愜意了幾分。

「快、快去找晏瀛洲來……」

話音未落,幾名捕快從大牢那邊來了,為首的捕頭陳燁儀錶不凡。

陳燁道:「稟大人,昨夜青龍寨夜襲大牢,幸得典獄長早有防備,獄中山賊無人逃走。」

竇一鳴沖阮思擠擠眼,示意她安心。

「昨夜,我與晏瀛洲夜闖青龍寨,今晨已將青龍寨餘孽打盡,悉數投入牢中。」

竇一鳴急了,拉住陳燁道:「你瞧瞧這人是誰,你怎的好意思說把人都抓完了?」

陳燁看清後微微一驚,隨即稟道:「縣衙大牢今日又添數人,典獄長那邊正在審訊犯人。」

荀縣令心煩意亂地點點頭。

賈善惡狠狠地瞥著他,威脅道:「姓荀的,你可想好了,你要保你的烏紗帽還是保晏瀛洲。」

說完,他又輕佻地看了阮思一眼才走。

荀縣令為難地看向阮思,「晏夫人,剛才的話你也聽到了吧?」

「是,」阮思答得乾脆,「但我也有句話想提醒大人,地府若無閻羅鎮守,小鬼必然為禍人間。」

荀縣令哀嚎一聲,癱坐在地。

阮思晃了晃手裡的繩子,笑眯眯地對他說:「荀大人,聽說瘋子值五兩銀子呢。」

「啊?」

阮思將那人交給竇一鳴,伸手一攤,笑道:「賞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