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章 極品親戚是用來撕的

作者:秋苑鹿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50  |  字數:2921字

「……訂過娃娃親又怎麼了?晏家算什麼,給幾兩銀子打發了去。」

晏家和姚家同時上門提親,驚動了阮思的外祖家,舅舅柳未明一早便往阮家來了。

阮堂英陪他坐在偏廳里吃茶,臉色晦暗不明。

仗著柳家沒落前曾出過幾位大官,柳未明素來以名門世族自居,處處壓著妹夫一頭。

見阮堂英沒說話,柳未明從鼻孔里哼了一聲。

「我說妹夫啊,收起你那套什麼狗屁江湖義氣,能和姚家攀上親可是旁人求不來的福氣。」

「但我阮某,」阮堂英沉聲道,「撐起這個鏢局,靠的就是大哥所說的義氣。」

柳未明循循善誘道:「在我們桃花郡,還不是看姚郡守的臉色討生活?」

阮堂英只顧悶頭吃茶。

「再說,姚公子雖是庶出,但配你家姑娘綽綽有餘,遠勝過晏家那個做牢頭的小子。」

阮堂英握著茶盅,指關節微微用力。

「晏公早年對我有救命之恩,我不可做背信棄義之人。」

「晏家就送了塊破玉佩來,連彩禮都沒有,和這種人家結親,你不怕將阮家的臉面丟光嗎?」

阮堂英正色道:「我阮家嫁女兒,又不是賣女兒,只要女兒過得好,我就覺得有臉面。」

「你那顆蠢腦袋真真是鐵打的啊!」

和柳家結親多年,阮堂英明裡暗裡受了不少這樣的窩囊氣。

他把手中的茶盅捏得咯吱作響,卻還是忍著氣,緩緩道:「大哥,待我與夫人商議過……」

「你問我妹妹做什麼?我妹妹照樣會這樣說。」

兩人一時無話。

柳未明咕隆灌了幾口茶,一摔茶盅冷笑道:「柳家可不想再丟那麼大的臉了。」

他一貫覺得妹妹嫁給阮堂英是低嫁,不時拿此事出來冷嘲熱諷。

「咔。」

阮堂英手中的茶盅傳來一聲輕微的破裂聲。

「爹,」阮思走進來,睨了一眼座上的男人,「舅舅怎麼來了?」

阮堂英眼神一軟,笑著將她拉到身前,「喬喬怎麼下床了?不是還病著么。」

「喬喬,」柳未明也喚了她的乳名一聲,「我聽盈兒說,那夜便是姚公子救了你,當真有緣吶。」

「舅舅說笑了。」

阮思瞥著他,眸子深幽。

「表姐才剛推我下水,姚公子就馬上現身救我,還是他二人緣分深厚。」

前世她被姚鈺那出英雄救美的戲碼迷了心竅,竟到死才看穿此事的蹊蹺。

阮堂英當即變了臉色。

柳未明忙辯道:「盈兒一個姑娘家,臂力弱拉不住你,哪怕你心中有氣也不可污她清白。」

「而且你這妮子也夠野的,竟當眾踹我家盈兒,哪像個姑娘家家做得出的事?」

說完,他頓時覺得自己佔了理,又挺直了腰板。

「大哥!」

阮堂英剛要護犢子,他家犢子便自己冒出個頭來,「爹,您又不是不知道,舅舅最重臉面。」

「我踹的哪裡是表姐的屁股,分明是柳家的臉啊。」

「臭丫頭!我早該替你娘掌你嘴!」

柳未明一衝著阮思發作,阮堂英就一掌震碎了桌角。

剛才還不可一世的大舅子立刻安靜如雞。

阮思躲在她爹身後,笑嘻嘻地說:「舅舅要是來找臉面的,不妨去衙門大牢里找。」

半個月前,她舅舅的嫡子柳如松賭錢欠債,還命人把追債的賭坊老闆給打了。

那賭坊老闆也不是什麼軟柿子,很快動用關係將他投進牢里去了。

前幾天,柳未明還覥著臉來阮家要錢去贖人。

「舅舅,那五百兩銀子,柳家什麼時候還?」

阮堂英心中驚異,這些事他們都是瞞著阮思的。

阮思怎麼連銀子的數目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柳未明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

「舅舅勸我爹將我嫁進姚家,莫不是以為姚鈺娶了我,以後表哥的贖金可以打對摺?」

上輩子,柳如松沒少惹事,阮家也賠了不少銀子給他擦屁股。

這些都是成親後姚鈺告訴她的。

後來姚鈺官運亨通,也少不了時時拿阮家的錢財去打點。

阮思想起柳家最後倒打一耙,陷害揚威鏢局,導致阮家家破人亡,此時更是來氣。

「要是舅舅沒旁的事,便請回去吧。」

不等阮堂英發話,阮思就自己下了逐客令。

柳未明的臉上掛不住,看向阮堂英,「小孩子不懂事,你還不明白嗎,我都是為了喬喬好。」

「您要是真心疼我,就將柳家欠阮家的錢都吐出來,給喬喬添筆嫁妝如何?」

這回連阮堂英都急了,「喬喬,夠了。」

柳未明氣得直咬牙,將桌上的茶盅掃落在地,大步走了出去。

恰逢柳氏帶丫鬟進來添茶,見自家兄長摔門而出,忙問道:「哥哥這是怎麼了?」

柳未明怒道:「好!好!都是你養的好女兒!」

因她頂撞親舅,柳氏顧不得她病剛好,當場斥責她一番,罰她去祠堂跪著。

銀瓶兒心疼自家小姐,特意回去取了大氅和手爐。

金鈴兒陪在旁邊,嘀咕道:「那表小姐一家真是禍害,害我家小姐一次兩次還不夠。」

「好了,你這張嘴怎麼跟漏壺一樣,什麼都往外倒。」

「我說的都是實話,反正我就看不慣表小姐那股驕矜勁。」

兩個侍女在一旁拌嘴,阮思隱隱聽到有人來了,忙示意她二人噤聲。

一個丰神俊朗的少年推門而入,笑道:「怎的我一來就沒聲了?」

「師兄。」

阮思鬆了一口氣,來的是她父親最得意的關門弟子衛長聲。

衛長聲帶來些糕點吃食,讓兩個侍女先拿出去吃,在祠堂外守著。

「喬喬,你也吃點。」

他從懷裡取出捂得溫熱的面點,揭開包在外面的層層油紙,笑眯眯地遞給阮思。

阮思一面吃著,一面聽他說話。

「姚鈺吃了你一拳,怎的也不惱,反而請人上門來提親?」

她心中冷笑。

前世姚鈺說是看上她的柔順。

今生難道還能說成是因她一拳捶得他心肝亂顫嗎?

衛長聲故意做恍然大悟狀,「我知道了,他一定是想將你娶回去關上門來揍。」

「師兄好智謀。」

衛長聲盤腿坐在旁邊的蒲團上,抱著雙腳往前仰了仰。

「不過我師妹自幼習武,姚鈺怎麼可能是你的對手?師兄倒也不擔心你吃虧。」

「有什麼好擔心的,」阮思皺眉道,「我又不嫁給姚鈺。」

衛長聲吃了一驚,反問道:「不嫁姚鈺?難不成你要嫁給晏瀛洲?」

晏瀛洲和她訂過娃娃親,她前世悔的就是他的婚。

到頭來,給她收屍的卻是他。

阮思定了定神,笑道:「怎麼,不好么?」

衛長聲面露難色,撓頭道:「師妹,我打聽到一些事,關於那個姓晏的,但又不好跟你說。」

她記得,前世晏瀛洲因手刃反叛的王爺,匡扶社稷有功才被封侯的。

定波侯的封號便取自他「誅惡蛟,定風波」的功績。

世人都說他冷麵冷心,殺伐無度,是個睚眥必報的狠角色。

阮思對從前的晏瀛洲生出興趣,催促道:「師兄怎麼扭扭捏捏的,像個大姑娘一樣。」

衛長聲仍有些遲疑,緩緩道:「喬喬,他的名聲可不怎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