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七章 飛行堡壘(上)

作者:星空夏目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30  |  字數:2120字

林芯掃了四大劫匪一眼道「我懷疑你們在場的五大劫匪可能與影教有勾當」,「怎麼可能」四大劫匪皆是一口同聲,在他們看來無論如何都不會與那種存在有任何的接觸。

「前輩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們劫匪團只是一群烏合之眾的小組織,我們不會與影教有任何關聯的。」龍門輕聲道。姿勢也變的十分尊卑,絲毫沒有當初那種狂傲之氣。

「你們之間沒有聯繫還是得調查清楚才知道,不過在這之前你們不能離開」林芯說道。

「什麼狗屁影教」說著其中一個劫匪團首領閃身離去,不一會就已經離開十餘里,其實他還有一絲僥倖,論戰鬥他可能打不過眼前的林芯,但是逃跑速度他自信就算靈源後期強者想要追上也十分難。

林芯冷眼看著哪個首領離去的方向,並未追擊,而龍門二人心生疑惑的看著眼前的林芯,以林芯的實力想追上也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先逃跑的首領,見早已套出數十里外,得意的回頭了一下向著逃跑的方向喃喃自語道「這群傻瓜,誰還會聽怪怪你話留下,影教根本不可能一定是瞎編一個理由罷了」

說完準備繼續逃跑,可接下來那位首領突然感覺胸口一痛,靜接著這個人爆裂開來,血液四濺,無數的不明塊狀從空中分解四散到各處。

此時一個青衣男子出現在空中靜靜的望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哦已經修鍊了靈魂之源」,只見原本首領所在的地方出現了一道細小的金光,在不斷的飛行著。

「只可惜你遇到了我,你連轉世的機會都沒有」,說著青衣男子飛到了金光處,靈力聚集,揮手一拍,金光便消失不見,一代混亂之地的五大首領就此結束了罪惡的一生,就連到死他都不知道這一切發生了什麼。

「不知道雲飛他怎麼樣了」青衣男子微微一笑,如果雲飛在場的話他會吃驚的發現,殺掉首領的人正是收他為記名徒弟的秦天。。

「這。。」龍門他們雖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以他們靈源的境界還是能清楚發覺了什麼事情,像林芯這種級別的存在還需要兩下才能殺掉陳賓這種層次。

而那位首領顯然強過陳賓,保命與逃跑的技術更是數不勝數的多,但那位青衣男子顯然只是用一擊就把他輕鬆抹殺掉。

靈君強者,一個念頭在龍門腦海中一閃而過,御空飛行,一擊抹殺也只有靈君這種存在才能輕易做到。

想到這龍門才暗暗慶幸自己並沒有跟隨那位首領逃跑,他自信在有防備的情況下還能與林芯對戰數十個來回不分勝負,但遇到靈君強者,卻沒有一絲的懸念可言,不一會,在龍門三人的上空中出現了一道次元裂縫,剛好能容納一個成人大小,接著一道身影一閃而過,龍門定睛一看腦海中漸漸地浮現出一個畫像,這一刻龍門瞳孔微縮。

「秦秦大師」龍門有些結巴道,接著一旁的首領先是有些疑惑,秦大師?不過接著腦海中也閃出了一個名字,大驚失色,原本有些微微下垂的頭顱變的更低,身子也變的彎曲起來,這一刻龍門二人再無任何僥倖心理,沒有任何靈源境的人能逃夠逃脫靈君級別的強者的手掌心,哪怕是如風也做不到,更何況現在的如風早已生死不明。

雲飛見秦天,連忙起身想行禮,雖然吃過了林芯給予的丹藥,但糟糕的身體還是限制雲飛的行動能力,依靠些許靈力的調動,雲飛才勉強能站穩身子,秦天見狀連忙示意雲飛繼續恢復,雲飛也並不推辭隨即就繼續打坐吸收丹藥,而此時的秦天回身看了一眼已經快把頭彎地的龍門二人,他臉色多了一分陰沉和憤怒,隨即用雙手以常人難以看見的速度切割掉了兩個人的雙手。

二人疼的直叫,接著雙肩處的衣服頓時染紅一片,就連附近的石塊都帶有他們一絲血跡,但二人依舊沒有反抗,在他們看來跟靈君對著干基本上找死無疑,就算失去了雙手他們的實力大幅度下降,但他們仍然是靈源的強者,依然能夠橫掃整片混亂之地。

秦天見龍門與另一首領識趣,隨即點了點頭,擺手示意了下,冰雪聰明的林芯當然明白秦天的意思,隨即變出了四個拳頭大小的冰塊飛向了龍門二人,原本還在滴答流血的傷口,總算是被止住,「如風去哪裡了」秦天說四處看了看眼神有些失望道,「大師,如風被我藏進了一處極為隱蔽的地方」龍門誠懇道,「哦?那帶我去,我可要問問他影教的下落」秦天道。

「是」龍門應聲道

「秦會師傅,等一下」就在秦天想要離開的時候,雲飛有些虛弱道,緊接著雲飛指了指在老鼠身旁昏厥的花花,「請秦會長,務必救一下花花」,秦天隨即靠近了花花眉頭先是一緊,在一旁的老鼠與陳鋒見秦天來先是一臉興奮,隨1看到秦天緊皺眉頭,心中又漏了一拍,要知道這一次能夠把如風打成重傷,花花的作用功不可沒,他們並不希望花花就此隕落。

「秦師傅,花花他怎麼樣?」雲飛因為吸收了些許丹藥已可以自由活動,但還是因為一部分地方骨頭錯位導致雲飛也只能簡單的移動一下,但他還是咬牙堅持來到了秦天身邊,見雲飛到,秦天的眼神有些詫異,緊接著又變的玩味起來道「你很關心她嗎?不過數月不見小女友都有了」。

雲飛剛想反駁,但想到撇清關係的話秦天極有可能不救花花便沉默不語,此時的雲飛就像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低頭沉默不語起來,但云飛此刻又回想起那纖細的手與柔軟的地方,頓時豁然開朗起來,原來相處近半個月的花花居然是女兒身,這也讓雲飛臉上微微泛紅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