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六章 虎符(下)

作者:星空夏目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30  |  字數:2299字

一盞茶後,雲飛買完了所需的補給品後,迅速的回到自己的馬車通知花花,解開幕布。

一雙潔白如玉的雙手,出現在雲飛眼帘,看起來十分的細膩,如同剛出生的嬰兒般水嫩與身旁的黑色斗篷對比有這強烈的對比。

隨即花花以即快的速度遮掩了起來,但云飛還沉浸在剛才的那雙手,突然一道靈力注入了雲飛的眉心處。

頓時一個激靈雲飛清醒來,隨後有些慌張的說道「我什麼都沒看到」,花花沉默並未說話。

「對了,老鼠通知我們去東邊的山坡集合,我先走了」隨即雲飛的離去,令雲飛沒想到的是在面紗下面有一位絕美少女,因為被雲飛眼神死死盯著而感覺到羞憤。

「我剛才怎麼了,又失態了」雲飛喃喃自語道,想到這雲飛又想起了那一雙手。。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很快雲飛就到達了山坡附近,突然一道身影閃出,來人正是老鼠,老鼠道「哈哈,雲飛就差你了」,說著老鼠帶雲飛領進了極度隱蔽的地方。

剛開始雲飛還在疑惑自己怎麼成為最後時,雲飛驚訝的發現花花早已到場,雖說雲飛並沒有學習任何身法功法,但云飛自信在靈體後期之下能比雲飛速度快的還是在少數,畢竟雲飛當初依靠傲龍決速度就能趕上靈體初期的存在。。

「刺客果然詭異莫測了」雲飛暗嘆道,雲飛向在花花的另一邊也見到了熟悉的身影,正是通知雲飛的刀鋒。

而刀鋒一旁的是一名神情冷艷的女子,雲飛曾在會議上見過此人,名為黑玫瑰,實力靈體巔峰,在會議的幾位靈體巔峰中算是最弱的一位,但沒人會小瞧黑玫瑰的實力,據說她還有有一把三品巔峰的屠靈刃,見過的幾乎都已經死掉了。

所以按照劃分並不一定是在於實力上劃分,畢竟都是同一階級,所以只能按照年齡劃分,排名末者自然是極為年輕的存在。

年輕就代表有極大的希望衝擊靈君,甚至是靈帝,就這一點黑玫瑰足有自傲的本錢,雲飛示意的打了一聲招呼,黑玫瑰也點頭的回應了一下,繼續著跟一旁的花花一樣就地打坐了起來。

此時,刀鋒擺手示意雲飛過來,雲飛隨即走了過來,而老鼠也在一旁手裡拿著一份地圖,在仔細的打量著什麼。

「雲飛,你看一下這份地圖」老鼠隨即把地圖遞給了雲飛,地圖極為詳細,大大小小的山坡都能清晰可見甚至連雲飛此刻站在的山坡也有極為詳細的分布圖。

不過令雲飛感到奇怪的是,在標記到雲飛山坡位置不遠處的上方標滿了許多的小紅圈,除非是地形極為複雜的地方,不然幾乎每隔一小段距離就有一個小紅圈,其中有塊地方畫出了一個極大的紅圈,顯得格外的鮮艷。

「這是什麼為什麼那麼多紅圈」雲飛疑惑道,不過此時老鼠表情嚴肅了許多緩緩道「這是刀鋒多次去混亂之地探查的結果」老鼠指了指小紅圈,隨手在放到大紅圈

接著老鼠繼續道「小紅圈代表的是劫匪,每兩個為一組也就代表了一個圈,而大紅圈是劫匪的基地,但這只是其中一個,其餘的暫時沒有發現」

「那麼多」雲飛暗驚,地圖上雲飛光是一掃就能大致判斷至少有一百個紅圈,也就是說敵人至少也有兩百餘人,這只是劫匪團的其中一個基地罷了。

按如此之算五大劫匪團為了截擊,足足動用了千人之多,雲飛想到這頭皮就有點發麻,二十四對一千,哪怕對方沒有靈源初期,也能活生生把老鼠和陳峰足足耗死。

更何況千人之多

雲飛深呼吸努力讓自己靜下來後,內心還是忍不住道「這分明就是必死之局」,一旁的刀鋒二人沉默了。

是啊,這的確是必死之局,如果是任意一個劫匪團,光是陳峰與老鼠的實力倒也不怕,哪怕是地蛇劫匪團的首腦來,老鼠二人也自信打不過還能逃出混亂之地,因為劫匪團在未被招安時是無法離開混亂之地半步,否則根本無需他們出手,定有強者將他抹殺掉。

「我倒是有一個辦法」原本在打坐的花花突然起身到,老鼠一臉興奮道「不妨說說」,花花沉默了一會後道「劫匪團不過是烏合之眾,如果把他們首領擊殺掉那麼就會群龍無首。」

「這個方法我們當然知道,可是眼下想要擊殺一個首領談何容易,發生戰鬥到支援過來,對於普通的靈源強者而言只需要十秒。」老鼠眼神中開始有些慌張。

「我還沒有說完」花花似乎瞪了老鼠一眼,不過在面紗的掩飾下沒人清楚此刻花花的表情與容貌。

「我們無法殺死首領,但是我們可以偽裝成首領已死的假象,並且讓那些手下聽從我們的指揮。」花花道

聽到這老鼠一旁的刀鋒眼睛一亮「你是說。。。」,花花點了點頭緊接著又開始冥想起來

「刀鋒你快說有什麼辦法啊」一旁的老鼠有些著急起來。製造出首領死亡的假象似乎

有些天方夜譚的存在,而雲飛腦海里也推算出無數總可能,但是都被一一否定。

隨即雲飛也看向了刀鋒,刀鋒沉吟道「劫匪團首領的都會有一種名為虎符的東西,虎符可以任意調集人員。」

「虎符,那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能找到虎符就能把人調到偏遠的地方,只要我們能順利通過前面的部分,那麼哪怕他們反應過來也已經為時已晚了」說到這老鼠瞬間豁然開朗,嘴角露出淡淡一笑。

「的確可以那麼說,但是想要獲得虎符並不容易,要知道虎符幾乎都是貼身之物,就算我能偷走,首領發現到那虎符也自然就無用了。」刀鋒緩緩道

刀鋒想了想後繼續道:「不過,倒也不是沒辦法,只是需要再偷竊虎符的同時,必須要有什麼東西替代才行」

「你是說仿製虎符」老鼠道,刀鋒點了點頭,「虎符的形狀我還是知道的,但是目前沒有人能製造出虎符,除非有鍛造師」,說著老鼠有些許神情低落。

「或許我可以試試」雲飛道,隨即手中出現了一把鍛造錘,刀鋒二人頓時兩眼發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