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一章 天寶大隊

作者:星空夏目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30  |  字數:2312字

在人界,有需求的地方就會有貿易,有貿易的地方就會有商人,商人們只要有生意,不論是在哪,哪怕是與界外種族,甚至是魔靈族交易,付起的錢即可。

當然也正因如此,交易的物品無不都是極具珍貴,而傭兵團應運而生,行走於危險地帶押運,只為謀求金錢,只要你出的起足夠的錢甚至數為靈帝強者也會為你押鏢。。。

青山城外的某一處

「老鼠,外聘的人員都到齊了嗎」一道略顯粗狂的聲音道,「報告,陳隊長,人已到齊」那名叫老鼠的人道

「那我們編隊的人呢」陳隊長問,「還差兩個,我估計應該很快到了,」老鼠答道,孫隊長皺起眉頭。

陳峰,天寶大隊隊長,靈源初期,是這批大隊中實力最強的一個,也是在青山城這一帶比較盛名的隊伍,幾乎從不失手,同時死傷也是極少,所以許多傭兵擠破腦門想加入,畢竟雖當傭兵,早明白可能會意外死亡,但沒人會嫌命長。

這一次,天寶大隊的人格外的多,除了原本的大隊有十五人,在加上外編的十人,加起來足有二十五人之多,「到底押運什麼貨物居然需要如此多人」老鼠暗道

其實身為這次的押送隊隊長陳峰也並不知道裝的是什麼,但是僱主出的傭金是陳峰無法抗拒的,所以陳峰並未拒絕,只是選擇找多些許外編人員。

「老鼠,你把這兩個人叫過來」陳峰道,隨即老鼠向人群喊道「凌雲,逸龍,你們兩個人過來。」

緊接著二人便過來了,其中的逸龍自然就是雲飛,一般傭兵都不會用自己的真實名字,因為傭兵在外闖蕩殺敵無數,極有可能得罪龐大勢力,所以有可能會招來暗殺的風險,為了自身的安全也是為了家人的安全,傭兵們往往給自己取一個代號,而並非使用真名。

陳峰看了看二人,手摸了一下下巴道「凌雲,你是為了什麼參加傭兵團」,雲飛也看向了凌雲。

凌雲看起來與雲飛年齡相仿,臉上還帶有一絲稚嫩感,背後身背著一品中階的玄鐵劍,從修為來看雲飛能明顯感受到只有靈者中期。

「我父親去參加帝國軍隊,為了拿更多的金幣選擇參加進攻魔靈的遠征軍,結果等來了撫恤金,原本按照父親留下來錢和撫恤金能安然度日結果,母親並重急需大量的錢,我只能選擇來參加傭兵團謀財,哪怕是死了也沒關係,算是報答她的養育之恩。」

畢竟是不過十歲出頭的孩子,卻經歷如此多變故,那位叫凌雲的孩子再也抑制不住,眼角流出了淚水,不過很快他又通過靈力快速的吧淚水給蒸發乾凈了,略微向陳峰行禮轉身向隊伍走去。

「慢著」陳峰道,凌雲幼小的身軀定住了一下,緊接著回頭看向陳峰,陳峰沉吟了一下後道「你不用回到隊伍了」

凌雲聽到後一開始一愣,緊接著似乎明白了些什麼,隨即撲通一聲跪了下去道「陳隊長,我明白自己修為根本幫不上什麼忙,一千金幣我也不要了,只求三百金幣給我母親治病,我做牛做馬都願意」

邊說著凌雲還在不停的磕頭,地面是凹凸不平的道路,還有些許石塊,很快頭部漸漸的出現了一塊又一塊的紅點。

其實對於靈師而言這種小傷很快就能修復過來,但對於一些靈師而言有些東西看作比生命更重要,那就是——尊嚴

雲飛看著忍不下去了正打算,出手,結果陳峰先比雲飛早了一步,陳峰利用靈力操縱,原本還在磕頭的凌雲立馬起身,緊接著從儲物戒指內拿出了一袋由麻布製成袋子,似乎裝著極為沉澱的東西。

陳峰道「這是三千金幣,你拿著,以後你不用來當傭兵了,多陪陪你母親吧」說完凌雲一愣,在一旁的老鼠也跟著一愣。

只有雲飛悄然點了點頭,雖然對他而言這比金幣對身為鍛造師的自己並不算多,甚至隨手賣幾個材料就可以輕易達到這筆錢,但是對於平常凡俗家庭而言,是一筆巨額的錢財,分配合理的使用的話一輩子都能衣食無憂

「陳隊長,這不太妥吧。。」一旁的老鼠說道,「老鼠,你和我認識快有十年了吧」陳峰道,老鼠微微的點了點頭。

緊接著陳峰問道「你是為了什麼加入了傭兵」,老鼠看了看陳峰道「為了救愛人,每個月都需要不菲的金幣」說完眼神中充滿了意思悲傷。

「如果,如果我能早一點當傭兵,或者說我更強大一點或許她也不會。。」老鼠說話間帶有意思哽咽。

「自己愛的人,死在面前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啊」說著陳峰點起了一根雪茄,老鼠之後看著凌雲並未再說什麼。

是啊,或許當自己傭兵之後,一直在生死邊緣徘徊,殺戮早已看的麻木,卻忘記了自己曾經為何而戰,想到這老鼠悄然離去,顯然沒能從剛才的悲傷中釋懷。

幾次推辭之後,凌風終於收下了,但他只要一千金幣,陳峰也滿足了他隨即拿走了兩千枚金幣。

「凌風你等會,你拿下這張卡過去,然後你屋鍛造師協會找一個叫林芯的人,她會幫你不少。」接著雲飛拿出了一張卡出來遞給了凌風。

凌風,鞠躬了一下給陳峰二人,隨即離去,看著凌風的背影,雲飛也是一陣感慨萬分,又想到了自己素未謀面的母親。

「小子,你認識林芯」陳峰的聲音瞬間打斷了雲飛的思緒,雲飛略感不悅但是還是回答了陳峰道「是的」。

「林芯,派你過來的」陳峰繼續問道,「不是,我自己來的,我是前往帝都順便來這歷練。」雲飛誠懇的回答到。

「歷練我們傭兵可是一直徘徊在生死邊緣的人,更何況你不過靈體初期,我可不敢保證這趟旅程的安全。」陳峰道。

陳峰身上散發的戾氣讓雲飛明白,背後是與多少亡命之徒的生死搏鬥下才能有如此強烈的戾氣。

對不起久等了大家,筆者總感覺自己寫的不夠好也沒能得到大家的認可,十分抱歉,筆者打算好好研究一些書籍來提升水平,小說不會斷更,只是更新間隔會慢一點希望大家理解——星空夏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