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62章 動手(二更,感謝仙妮小豬的打賞

作者:秦晾晾  |  更新時間:2019-01-12 14:49  |  字數:2510字

出梁城後,很快就是閔陽關,但因為香料經不起折騰,所以商隊到了傍晚才將至那裡,又怕夜裡下雨,一行人便歇在了大同客棧。

同興鏢局的那些鏢師和趟子手們為了明日趕路,早早就去二樓的客房歇了,程衍在一樓大堂還想請他們吃飯來著,但卻被譚白攔住了。

他叫夥計上些可口小菜,又要了壺熱酒,淡淡道:「他們從來都吃自己帶的東西,方便安全,不怕被人下毒。」

程衍輕抿一口那烈酒,只覺得連天趕路的疲憊都消了,拿起酒壺又倒了一杯未動:「這麼謹慎嗎?」

譚白輕笑:「謹慎些是好事,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必定會濕腳,更何況是他們這些經驗老道的鏢師,咱們可有的學呢。」

程衍輕應,又抬頭看了看那二樓的客房位置,那素來淚蒙蒙的雙眸竟罕見的清晰起來,從中流露而出的,卻是平靜和瞭然。

「是啊,常在河邊走必定會濕腳。」

程衍轉回頭來,又眸光深邃的說道:「可我還聽過兩句。」停了停,意味深長道,「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偷雞不成卻反蝕把米。」

譚白一愣,不知如何繼續搭話,好在夥計這時上了飯菜,討了些碎賞又去忙活別的,也瞬間化解了尷尬。

譚白不愛葷腥,瞧著對面大口吃肉的程衍,愧疚輕笑:「若不是為了照顧我的體力,咱們今晚興許能趕到閔陽關的。」

程衍可是餓了,吃的不亦樂乎,聞言搖頭:「無妨。」

譚白在馬上顛簸了一天,累的是食之無味,只看著他吃。

程衍皺眉道:「明玉你這不行啊,本來體力就不好,今晚若再不好好吃飯,明日更有的受,趕緊好好吃飯。」

譚白無奈:「我真吃不下。」

程衍故意憋笑道:「你給我吃,我這是以少爺身份命令你吃。」

譚白啞然失笑,只得拿起筷子來吃幾口,兩人有說有笑,很快一頓飯便光了碟子,將最後兩杯酒喝完,各自回房睡了。

合上客房的門,程衍卻沒有脫衣上床,他走去窗前看了看,客棧外面除去飄揚的幡子和兩個大紅燈籠,的確空無一人了。

只是那幾車香料,卻沒安置在他的視線範圍內。

也沒派幾個鏢師去輪流守夜。

程衍關上軒窗扇,低冷道:「真是可笑。」

他吹了桌上的蠟燭,合衣躺在床上,雙眼則盯著房頂,從懷裡掏出一個西洋販來的金色懷錶,放在耳邊,隨即一言不發。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黑幕的星子越來越濃。

不知過了多久,只聽耳畔傳來咔噠一聲脆響,程衍微眯的雙眼猛地睜開,他起身點了蠟燭,推開客房的門,向右轉頭。

二樓的走廊上,隔壁的客房門也開了。

他和此行的鏢師頭子,名為董猛的正好對視,那人波瀾不驚,一邊往樓梯處走,一邊冷淡道:「宗玉少爺怎麼還不睡?」

程衍倚著那木欄杆,輕笑道:「半夜肚子餓了,叫夥計送點兒吃的上來。」停了停,「董師傅這是去哪兒啊?」

董猛已經下去樓梯,遂聲音較遠:「去放個水,順便看看貨。」

「辛苦師傅了。」

程衍說完,轉身回去客房。

而董猛撒了尿回來,正瞧見睡眼惺忪的夥計端著飯菜進去程衍的那間屋子,他看了幾秒,這才皺著眉頭進去了隔壁。

同屋的董五也沒睡,抱臂在窗前:「那小子還醒著呢?」

董猛合門點頭:「是,說是又餓了。」

董五不耐煩的站直身子:「這次三哥沒跟來,他上次不是說那小子會功夫嗎,還徒手就把他扔下琅橋了,這怎麼……真他娘的飯桶一個,晚上還要吃幾頓才行。」

董猛坐下,耳朵豎的老高,用力的握住剛剛倒好的一杯熱茶,也不嫌燙手,低冷道:「老三當時失手,這次不來也是為了避嫌,免得程衍把他認出來,不過咱們也不差這一會兒。」

董五也露出一抹深深的笑:「行,讓他做個飽死鬼。」

---------

具體不知過了多久,直到董猛手裡的那杯熱茶涼透了,他才不疾不徐的問道:「那小子屋裡的燈熄了嗎?」

董五從這邊的窗子探身出去,點頭道:「熄了。」

說罷,轉身就要出去。

董猛卻將他攔住,董五不快道:「大哥,你這是做什麼,弟弟我去擰斷了他的脖子,咱們就能回去跟二老爺復命了。」

「別急。」

董猛貼著那邊的牆,確定了程衍的呼吸聲後,這才道:「老三不是說了嗎,那小子會點兒功夫,能把他從琅橋扔下去,肯定也有底子。」

董五絲毫不在意:「三哥那是一時疏忽,這小子不就是力氣大了點兒嗎。」拍了拍胸口,「弟弟殺他,依舊是手到擒來的事。」

「不行。」

董猛嚴肅道:「大哥去,你在這裡呆著,順便去看一眼譚白,還不清楚他爹有沒有把事告訴他呢,別驚動了。」

董五擰不過,只得照做。

而董猛出去走廊,至程衍的客房門前,附耳仔細的聽了聽,這才小心翼翼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雖有月光為照,但屋裡依舊快要伸手不見五指,董猛瞧著床上棉被裡的那人,過去伸手緩緩掀開,卻是赫然一震!

不是程衍!

是那個客棧夥計!

此刻被五花大綁在床上,見到董猛後開始嗚嗚掙扎。

「啊!!!」

與此同時,隔壁的房間里傳來董五慘絕人寰的嘶喊聲,董猛渾身的血都涼了,如疾風般卷過去一看,發現董五的左眼扎了一支飛鏢。

董五身前的衣襟一片血紅,喊聲吵醒了客棧里所有的人,他見董猛回來,惡狠的指著打開的窗戶:「那小子……跑了!」

董猛暗道不好,又想不明白事情是怎麼暴露的,正好瞧見老六老七也趕了過來,忙問道:「譚白呢?」

董六切齒道:「暈了,怕是被程衍下藥了!」

董七氣的直拍額頭:「壞了壞了!」

「壞什麼!」

董猛紅眼道:「老七,你留下來照顧你五哥!老六,和我去追那個兔崽子!」又補了一句,「我非活剮了他不可!」

說罷,縱身躍窗而出,董六也緊隨其後。

兩人穩穩落地,卻不知道程衍逃去了哪個方向,只知道他是騎馬跑的,遂董猛喝道:「我去左邊!你帶著趟子手去右邊!見屍即可!」

董六咬碎牙齒:「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