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60章 有老鼠(二更)

作者:秦晾晾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30  |  字數:3906字

?????翌日清早,香坊前十分熱鬧,因為要往出運貨,最怕潮濕,程衍便找人算好了日子,得知後一月最少雨,遂即刻就要啟程。

有陳家的同興鏢局相護,快的話,不到一月就能回來。

這是程衍第一次往外走貨,譚丕本意是要跟著,但莊上離不開他,便叫譚白跟著去了。

程衍吩咐香坊的夥計緊著裝貨,又先行派賞給那些鏢師和趟子手,只是才說兩句,就看到不遠處街上大步流星走來的程岐,他微微皺眉道:「真是一點兒名門閨秀的樣子都沒有。」

譚白正在最後一輛車的旁邊,他用力扥了扥繩子的緊度,聞言抬頭看了一眼,笑道:「倒也是別具一格。」

程衍可還記著那日他的英雄救美呢,態度瞬間冰冷:「我說明玉啊,你還是少誇她幾句吧,這不是什麼好事。」

譚白忍俊不禁。

而程衍瞧著程岐走過來,直接伸出手指想要訓她,誰知這人心安理得的把他當成空氣,竟然目不斜視的朝著譚白去了。

程衍微微抿唇,和對面餛飩攤的老闆對視一眼,略顯尷尬的用那根手指……撓了撓自己的人中部位。

媽的,這人絕對是故意的。

再看程岐,那人站在譚白旁邊,笑吟吟道:「明玉哥,怎麼這回你也跟著去啊,去武山來回可不近,最是折騰呢。」

譚白拍了拍手:「無妨,多謝岐姑娘關心。」

程衍在旁,眉宇皺的快能夾死蚊子,他看著程岐那丫頭,對別人都能笑靨如花,偏偏和自己橫眉豎眼,他就不高興。

他打心眼兒里就不高興。

「程岐,你二哥我還在這裡站著呢,你不關心自家人,偏偏去關心別人,你什麼意思?」

程衍忍不住給自己鳴不平道。

誰知程岐不光對他視而不見,還充耳不聞了,從懷裡拿出一個荷包來遞過去,笑道:「明玉哥,你收下這個吧,路上顛簸,你沒有武功傍身肯定吃不消,這裡裝著的是草藥,歇腳的時候聞一聞。」

譚白坦然收下:「多謝岐姑娘。」

程岐聽得心裡美滋滋的,一方面是受原主影響,二來,譚白那溫潤如春的出於模樣,確實給她留下了很不錯的印象。

不過方才那個荷包並不是她特地綉給譚白的,她程岐才不會做這些拐彎抹角的事情,太含蓄也太慢了,若是喜歡直說就好。

那是她逐漸和原主記憶融合後想起來的,這荷包原主早就綉好,卻遲遲沒有送出去,自己今日給了,算是了了她一樁心愿。

「程岐——」

不遠處的那人終於忍受不了程岐給自己的冷對,加之被那餛飩攤老闆看的愈發窘迫,索性一個河東獅吼。

成功的將半條街的注意力都聚集了過來。

程岐也被喊的一愣,轉頭道:「啊?」

程衍氣急敗壞道:「你跑這來做什麼!你……你給我回家去!」

程岐莫名其妙的攤手道:「自家生意往出走貨,我過來關心一下也不準嗎?我好歹也是長房的大姐啊。」

程衍道:「這話你得和太衡說,跟我說得著嗎?」不耐煩的擺手沖國公府的方向,「你趕緊給我回家去!不然啐你!」

程岐斜眼:「你什麼毛病。」停了停,「出門沒吃藥吧。」

譚白無奈輕笑:「既如此,岐姑娘還是回府去吧,這邊有我和宗玉少爺在,還有陳家的諸位師傅在,不會出問題的。」

程岐輕點頭:「好。」

說罷,她轉身往來時的路走,臨了路過程衍身邊,那人還粗魯的推了她一下,不可置否的說道:「走走走!快給我回家去!」

程岐皺眉嘟囔道:「……豬撞樹上了,你撞豬上了吧。」

----------

等回去國公府,還沒進院,正好瞧見從裡面先後走出來的程嵐和程岱兩兄弟,這兩人正要去學府上課。

沈鹿如今成了程嵐身邊的添香紅袖,自然也是要跟著的,只是程岐瞧著她素來活潑,此刻卻懶懶沒精神,便知道學府有多無聊了。

把最能自娛自樂的都給弄鬱悶了。

「宗玉那邊怎麼樣了?」程嵐問道。

程岐答道:「就快上路了。」無奈輕笑,「只是這人今天心情好像不大對頭。」沒往細想,「估計他是頭一次走貨,害怕吧。」

程岱沒有說話,先行上了馬車,沈鹿隨後。

而程嵐伸手觸了一下程岐臉上的傷口,擔憂道:「這傷口長是長上了,可看這樣子,怕是得留疤啊。」

他連嘖了好幾聲,倒把一直沒怎麼在意的程岐給弄緊張了。

她知道在古代,女子的容貌比天大,但說來說去,她其實是一直站在了現代人的角度看這個問題,所以始終不重視。

眼下,倒是不得不重視了。

「哥你別擔心。」程岐也伸手摸了摸,「我待會兒去葯坊找周郎中看一看,有沒有祛疤復顏的葯,再不濟日後拿粉遮也沒啥。」

程嵐見她這樣大大咧咧,無奈皺眉:「真讓人放心不下。」停了停又道,「學府那邊遲不了,我和太衡就先走了,臉上的事,你自己可得上心,我和孟姨娘磨破嘴皮子也沒用。」

程岐點頭,利落的進院去了。

程嵐則上車趕去了學府。

他和程岱去上的學府,名為山衡學府,是錫平的官辦機構,收的學生也都是當地有頭有臉的,出如今最值錢的進士無數。

當然,山衡學府考出去的進士,自然也比不上上京國學院的那些,更比不上崇文館弘文館及第的那些,不過是弄個好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