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二章 地道

作者:彧無為  |  更新時間:2019-01-12 13:12  |  字數:2486字

這幾日,楊州牧帶人審理了老樊頭被殺的案子,張道士已經招供,這案子就只差結案了。

定了張道士的死罪後,林嵐他們就幫著樊樹一起,給老樊頭把身後事辦了。

林嵐這幾日被凌昀勒令安靜養傷,哪裡都未去,拿著楊老前輩給的那本秘籍研究呢!

其實林嵐是想去查白衣谷的案子的,但是楊州牧似是有心防著他們,話里話外的意思都表示,凌昀尚未入官場,無權過問地方的案子。

若是案子泄露出去,或者是出了什麼問題,凌昀就首當其衝了。

而且楊州牧老奸巨猾,做事滴水不漏,林嵐曾試著跟著他查了一天案子,他雖然面上沒說什麼,可就是什麼都不讓你插手。

凌昀他們在青州城就比夫子晚出發一日,中途又去了鑄劍山莊,然後輾轉到燕子村,已經耽誤了不少時日。

眼下無極學院估計早就開課了,他們遲遲未歸,家裡人肯定是要擔心的。

所以,凌昀這幾日盯著林嵐養傷,不准她亂跑。

而案子那邊的進展,凌昀也一直讓暗一在暗中盯著。

這日,凌昀正教林嵐打太極,疏通筋骨的同時,順一順她的內力。

林嵐的內傷還沒好全,楊老前輩給的心法秘籍,凌昀還不敢讓她練。

兩人一個教一個學,蘇霖和言晟柯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磕著瓜子,逗著趣兒。

陽光明媚,時光正好,旁邊的廚房裡已經傳出飯菜香,林沖已經在做飯了。

暗一走進院子,看到的就是這幅和諧的畫面。

自家公子身上少了點清冷孤傲,多了些人情味,也沒有在鬼域初見時,那份削弱清苦了。

凌昀見暗一這個時候回來,問道:「怎麼了?」

「昨天晚上,屬下看見楊州牧命官兵在白衣谷內搭了個大棚子,之前屬下以為是官兵臨時休息的,因為楊州牧進去後,就沒出來。」

「今天上午十三才發現不對勁,他看見官兵偷偷往旁邊倒黃土,於是我扮做官兵從那帳子前過了一下,發現他們在挖東西,楊州牧站在一旁指揮。「

」屬下不敢多待,只看了一眼就回來了。「

林嵐道:「早就看出這個楊州牧不簡單,只是不知道這又是唱的哪一出。」

凌昀:「今晚子時,我們去看看。」

蘇霖點頭,然後轉頭笑著看向準備離去的暗一。

「十三不是被罰去鬼域了嗎?怎麼還沒走。」

暗一抹了一把汗,沒敢去看凌昀的臉色。

「眼下狀況多,怕人手不夠,將公子護送回京後,十三再去領罰。」

凌昀沒出聲,暗一就當他同意了,低頭退出院子。

十三聽到這個消息,止不住哀嚎,同樣是受傷,林嵐有公子侍候,自己頂著傷出任務,還逃不過後面的懲罰,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暗一見十三一臉鬱悶,拍了拍他的肩膀:「公子是為你好,你這功夫一遇到事情就得出事,讓你去鬼域,就是讓你好好練功,知道嗎!」

到了晚上,凌昀和蘇霖到高地上和暗一匯合。

暗一指著那棚子道:「看,那個就是,旁邊的小帳蓬就是楊大人住的地方。」

蘇霖一笑,露出那口白牙:「不知道這是敬業呢,還是偷偷幹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凌昀沒說話,一個手勢,暗一就帶著十三往另一邊走了。

他們走到另外一邊高地,凌昀看他們就位後,用黑布將臉蒙上,和蘇霖潛進谷里。

官兵的功夫始終有限,警覺性也不如常年在江湖上漂的人。

凌昀是經歷過非常人的訓練,才練就這一流的身手。

而蘇霖則是有名師指導,兩人悄無聲息地潛到那大棚旁邊。

然後蹲在黑暗處,等著暗一那邊行動。

到了約定時間,暗一故意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誰!」

立即有官兵發現他們,暗一趁機現身,旁山裡一躍,官兵立即朝著暗一的方向追去。

官兵一行動,楊州牧就醒了,他似乎很緊張。

看了看官兵追的方向,轉身就進了大棚。

過了好一會兒才走出來,出來後,就帶著那隊人守在棚外,不走了。

蘇霖一個輕躍,跳上棚頂。

「什麼人?」

楊州牧比官兵還靈敏的反應,讓凌昀覺得他不像個文官,反倒像個練家子。

蘇霖嘴裡含了東西,特意換了另一種聲音。

「看看你們挖的什麼寶貝。」

說完,蘇霖用內力直接將棚底震穿,身子欲跳進棚里。

楊州牧直接躍上棚頂,抓住蘇霖的肩膀。

蘇霖驚訝了,下面的官差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他們從不知道楊州牧居然會武功。

蘇霖和楊州牧對打起來,從棚頂打到地上,旁邊的官兵也同時出手對付蘇霖。

蘇霖佯裝不敵,一邊打一邊往高地退去。

楊州牧見蘇霖接不上招了,便更加起勁,心裡暗暗發誓要活抓蘇霖。

幾人越打越遠,凌昀也趁機溜進了大棚里。

大棚里原來是有兩個守衛的,剛剛暗一帶走了旁邊的官兵,蘇霖帶著了大棚的護衛。

所以這會,大棚里並無其他人。

棚中間,有一個透著光的地洞,應該就是楊州牧在挖的東西。

地洞里還有聲響,應該是還有人在挖。

凌昀小心地隱身進去,貼著牆行動。

這地洞下面是一條暗道,這條暗道肯定不是楊州牧這一天的時間挖出來的。

看這一地,被刨的亂七八糟的,暗道也被破壞了。

看來,楊州牧是不知道暗道的入口,所以找了個大概位置挖的。

只是他怎麼會知道這裡有暗道,而這暗道里,又會有什麼呢?

凌昀慢慢走近,聽到那兩個挖地道的人聊天。

「你說這楊大人挖什麼呢?費這麼大功夫,還搞得這麼神秘。」

另外一人神秘兮兮地說道:「你不知道吧,我聽一個官兵說,白衣谷住的可不是一般人,說是什麼前前朝的貴族。」

「說不定,挖寶藏呢!」

說完,兩個人嘿嘿地傻笑。

「那到時候,我們是不是可以分一點。」

「安份點吧,這話別讓楊大人聽見,分是不可能的,但是偷偷拿幾個不是可以的。」

這兩人一邊聊著天,一邊在破地道的那道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