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八章,樂捐(5)

作者:奶瓶戰鬥機  |  更新時間:2019-01-13 07:17  |  字數:3303字

?????到了辰時二刻,一聲號炮,楊肥便身穿二品文官仙鶴補服,腰系玉帶,頭戴烏紗帽,帶著一群幕僚,從屏風後面緩步走出。他在白虎堂正中的檀木公案後面坐了下來,兩個衛士一個捧著尚方寶劍,一個捧著總督大印分立兩旁。而他的幕僚則跟著分立在左右。

承啟官走到白虎堂門口一聲傳呼,外面頓時應聲如雷。等候在二門外的文武大員由湖廣巡撫方昭領頭,後邊跟著監軍道、總兵、副將和參將等數十員,文東武西,分兩行魚貫而人。文官們按品級穿著補子公服,武將們盔甲整齊,帶著弓箭和寶劍。文武大員按照品級,依次向楊肥行了報名參拜大禮,躬身肅立,恭候訓示。

楊肥等這些官員們一個個行禮完畢,才吩咐他們坐下。等大家坐定了,楊肥便掃視了一下眾人,然後慢慢的站起身來。所有的文武官員便也跟著站起身來,等候楊肥訓話。

楊肥清一下喉嚨,開始說話,他首先引述皇帝的口諭,痛斥大家剿匪不力,愧對皇恩。語氣十分嚴厲,讓下面的官員們都很有點害怕。

接著楊肥又道:「本督師深受皇上厚恩,界以重任,誓必滅賊。諸君或世受國恩,或為聖上所識拔,均應同心戮力,將功補過,以報聖上。今後剿賊首要在整肅軍紀,有功必賞,有罪必罰。如有玩忽軍令、作戰不力者,本督師有尚方劍在,五品以下先斬後奏,五品以上嚴劾治罪,決不寬貸!」

說完這話,本著打一巴掌,再給一個甜棗的原則,又開始安撫大家,勉勵大家整飭軍紀,為國盡忠,救萬民於水火,成國家中興之偉業。關於今後作戰方略,他便說為機密起見,隨後再分別訓示。

訓話完畢之後,楊肥便吩咐大家退下,等候分別傳見,然後離開座位,向大家略一拱手,在幕僚們的簇擁中退回內院。眾文武大員躬身叉手相送,等他走了以後才從白虎堂中依次肅然退出。大家不敢離開督師行轅,等候傳見。過了片刻,只見承啟官走出白虎堂高聲傳呼:

「請湖廣鎮總兵左大人!」

左梁宇趕忙站出來,跟著承啟官走了進去。

那個承啟官引著左梁宇穿過白虎堂,又穿過一座大院,來到一座小院前邊。小院的月門外站著兩個手執寶劍的侍衛,剛才插在白虎堂階前的豹尾旗已經移到此處。

那個承啟官帶著他到了這裡,便朝著裡面通穿道:「左鎮到!」隨即,裡面便傳出一聲:「閣部有請。」

一個侍從官從月門中出來,帶著左梁宇進了院子,一直走到一間掛著「節堂」的匾額的房子前面。這裡是總督辦公的地方,左梁宇以前也經常來,但現在卻覺得頗有點壓力。畢竟楊肥的身份不是前任總督熊山火能比的。

侍從官掀起節堂的門帘,示意左梁宇可以進去了。左梁宇趕緊走進去,便看到楊肥正坐在節堂正中的交椅上。左梁宇趕忙跪下稟告道:「湖廣總兵左梁宇叩見總督大人。」

早已決定要用「恩威兼施」的辦法來駕馭像左梁宇這樣的悍將,所以楊肥對他的行大禮並不謙讓,只是站起來拱手還禮。等左梁宇行過禮以後,他卻又賜座給他,然後便問了問近來作戰情況,兵額和軍餉的欠缺情況,接著便道:

「左將軍,你是非常之人……」

左梁宇聽了趕緊站起來拱手道:「末將不敢當。」

楊肥只是一笑,卻也不再叫他坐下去,而是繼續道:「所以當年商丘侯先生拔將軍於行伍之中,置之統兵大將之位。他也可謂是有識人之鑒了。不過自古為大將者常不免功多而驕,不能振作朝氣,克保令名不墜。每覽史書,我也常為之掩卷太息。今日正當國家用人之時,而將軍亦正正當有為之年。日後或封公封侯,名垂青史;或辜負國恩,身敗名裂。都在將軍自己。今上天縱英明,勵精圖治,對臣工功過,洞鑒秋毫,有罪必罰,有功必賞,想為將軍也是知道的。房縣大敗,聖上震怒,姑念將軍平日尚有戰功,非其他怯懦惜死的將領可比,僅貶將軍三級,不加嚴罰,以觀後效。本督師拜命之後,面奏皇上,說你有大將之才,兵亦可用,懇皇上格外降恩,赦免前罪,恢復原級,並封你為平賊將軍,已蒙聖上思准。想來不久之後平賊將軍印即可發下。將軍也要努力立功,方能報陛下天覆地載之恩,也不負本督師一片厚望。」

左梁宇趕緊跪下道:「聖上的天恩,並閣部的栽培,梁宇便是粉身碎骨也難報萬一。末將今後一定奮勇殺敵,定要把那張炳忠生擒活捉,送到京師去千刀萬剮……」

……

北鎮撫司大獄,也就是民間所謂的「天牢」了。此時兩個錦衣衛一左一右,押著李國瑞往裡走,李國瑞則不斷心驚膽戰地向著左右兩邊窺看。

有關北鎮撫司大獄,有著很多可怕的傳說,尤其是在十多年前,東廠提督太監還是李進忠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得罪了李進忠的官員死在了裡面。人們都傳說,這個監獄中,有世界上最為可怕的各種刑具,什麼商紂王的炮烙,什麼周興來俊臣的火瓮,和這裡面的東西一比,便都像是人畜無害的小白兔了。

而在這座大牢中,還有整個天下最精通如何折磨人的獄卒,據說他們個個精通人體解刨學,知道如何才能給人們帶來極致的痛苦。他們能將一個人全身的皮完整的扒下來,還能讓這個人繼續存活一整天;他們還能在你身上插上幾根銀針,便讓你全身瘙癢,奇癢無比,如果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