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76章 修復

作者:千蒼雨  |  更新時間:2019-01-13 08:34  |  字數:3375字

?????至於公冶芷萱的問題於巳也有了定計,那便是在自己恢復了身體的時候,將她悄悄的送出這裡。玄道子不會再讓公冶芷萱出現一點傷害的。

而自己以什麼身份回到天和宗呢,這個的確是個問題。表面上,玄道子一定聽取牧野的話,在天和宗甚至在整個坤淼州,都會將自己列入邪佞修士一夥。這結果能給自己的修行帶來多大的阻礙呢,他想不出來。

哪怕牧野回天道宗閉關百年?,邪佞勢力定不會滿足於自己流放十年的結果。

「於大哥,這裡真是別有洞天啊,景緻宜人,靈氣濃郁。」

於巳抬眼望去:高山聳立,老藤攀壁,花果掛枝。成片的大瀑布落潭「嘩嘩!」、流水「叮咚」,好一個優雅之境所在。

除了高山,更有無盡的大平原,蔥蔥綠綠,古樹參天。亦有大河奔騰,縱橫交錯,如一條條蒼龍聚卧其中。幾步便是大澤,處處升騰水霧,不虧是谷海深淵。

「是的,這裡的靈氣濃郁程度是外界的百倍、千倍而不止?真是一個難得的修鍊之地。」

於巳緩過神來,回到。

「水生血……於大哥你看!」公冶芷萱所有所思,指著前方百丈外,道。

於巳勉強的看將過去,一潭小泉被瓊霧環繞,幾乎是肉眼可見的絲絲青光外溢四圍。

「於大哥,我們過去。」公冶芷萱言罷,抱起於巳,便飛身近得小泉,捧起泉水便飲了一口。

「好香甜,於大哥飲一口。」

於巳被公冶芷萱撫著,喝下一口泉水。隨後,泉水入口即滿口生香,綿潤粘稠的似瓊漿。

一入腹便蒸騰出無盡的青光,迅速的布滿全身。神識可見的將股股血脈凈化,使每一滴血皆閃爍滴滴華彩。更使身上所有的體液熠熠生輝。

於巳立即朗目一睜,示意公冶芷萱將自己放入泉水之中。隨之,自己便狂灌泉水起來。只見入口之後,泉水化成滾滾「瓊霧」,如狂潮般洶湧的奔於巳丹田便澎湃聚集。

層層「瓊霧」翻湧,首先直接環繞他的丹田一周,隨之絲絲滲透向四肢百骸。

一陣陣轟鳴在於巳識海里傳出,突然在他的身體中傳來一陣刺痛感。

他眉頭一緊,未加在意,繼續狂飲泉水,突然一股更加劇烈的疼痛從他身上傳來。

這疼痛出現的突兀,消失的迅捷。可是他沒有再忽略,他很了解自己的身體,出現疼痛是在正常不過。

可是它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出現這樣的事情,應該泉水造成的。於是,幾乎就是這劇痛消失的瞬間,他立即將神識放入體內,欲詳細的尋找出其中存在的原因。

這時,一股股更強的疼痛又一次湧現。這次這劇痛不再消失,一瞬間便瘋狂地傳齣劇烈的痛楚,傳向全身。剎那間,他的全身都疼痛起來,痛徹心扉的劇烈痛楚急劇的增加。

他急忙將僅存的一絲靈力灌注於體內,試圖用修為之力壓制這劇痛,用神識麻木自己的身體感知。

他痛的仰躺在公冶芷萱的身旁,面色蒼白,豆大的汗珠布滿英俊的臉龐。用神識感知體內,立刻發現自己的全身上下,被一條條血色的脈絡密布,疼痛就是從全身斷裂的骨骼、組織的脈絡之中傳來。

這種疼痛,即便是於巳經歷過無數次的痛苦折磨,在其面前,那些疼痛只是微不足道的微痛。難能與這脈絡中傳來的布滿全身每一處的痛楚相比擬。

此時此刻,一道血色的光影至於巳天靈之中慢慢漫溢出來。這光影出現後,立即盤旋向他的周身,一層一層的血色光影重複著在他的全身環繞。

最終,一片血光噴薄顯現出來,於巳的身體頓時被層層血影困在其中。一片刺眼的光華便取代了他體內原先的色彩。

「這難道就是於某的身體在融合了泉水之後,產生的狀況嗎,痛是於某的身體被修復,骨骼被外力連接使然嗎?那為何於某感覺並非只有這些呢。」

於巳早已感知到自己身體出發生的異變,自己在看到這片光華後,方在心中自言自語的嘀咕到。

就在這片光華顯現在他眼前之際,他的體內,一道道血光從遍布血色脈絡的血道內輝映而出,這血色之芒一現,瞬間便被七彩寶蓮噴發而出的瓊漿覆蓋,繼而形跡皆無,疼痛也消失於無形。

而就在劇痛消失的同時,一副嶄新的脈絡便自然的出現在於巳的身體之內,看上去其壓根就該存在與此一樣,一點違和感皆沒有。

就這樣,於巳的身體之中兩套血道和脈絡就同時並排出現了。

而就在這套新生的脈絡血道出現之際,就在於巳的識海內七彩寶蓮之上,突兀的直接出現了一血色的光團。

與此同時,猶如汪洋大海的靈力極速地沒入新生的血道之中。

這些事物極速的在涌動的血道內紛紛碎裂,化成金色的血色液體就融入到於巳筋脈之中。

於巳在被那些血色光影覆蓋全身的時候,整個人進入到一種極為痛苦的狀態中,他只感覺自己落進了血海之中。

四周是白、紅兩種顏色的洪流在彼此的交融,又分散。它們反反覆復衝撞,產生更為暴戾的疼痛,讓於巳顫抖不斷。

滾滾濃郁至極的天界精純的靈力洶湧襲來,紛紛咆哮著鑽進他的識海之內。而於巳就是無底深淵,能容納無盡的靈力似的,極速地融合著。這融合就是容納靈氣,反覆壓榨、淬鍊,去其糟粕,留其精華的過程。

凝氣入體靈力成海,七色歸一結元為靈,紫意升騰靈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