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一章:曼珠沙華

作者:右遷芊  |  更新時間:2019-01-12 12:33  |  字數:2456字

?????冥翳本想跟上去,轉身之時瞥見屏風後的一角衣衫。

「師兄。」隨著一聲細聲呼喚,屏風後走出一位白衣女子。

女子赤著腳,身形十分嬌小纖瘦,頭上裹著白紗,白紗之下是藏也藏不住的銀白髮絲。

她臉色很蒼白,唇色很淺,幾乎泛白,一臉疲態病色。

眼睛是異於常人的紅色,眼尾微微上挑,帶著一點媚,不過媚的乾淨,不妖。

眉間一點硃砂紅,趁著蒼白的臉色十分顯眼。

冥翳收回邁出去的腳,轉向女子。

「你都聽到了?」

女子正是冥翳的師妹,銀瓏。

銀瓏點點頭,再抬起眼時,眼裡噙著濕潤,映著那眼珠的紅色像是要滴血的樣子。

「師兄可是要為我改名了?」

冥翳點點頭。

銀瓏低下頭,眼淚落下來,滴在腳面上,砸出一朵水花,下一瞬那淚花在她腳背上凝結成了冰晶。

冥翳注意到,皺起眉頭:「怎麼赤著腳?」

銀瓏背過臉慌亂的擦拭眼淚:「銀瓏只是太思念師兄,不是故意偷聽。」

冥翳最是不會安慰人的,看到銀瓏掉眼淚,心裡雖心疼卻說不出安慰的話來。

「不過一個名字而已,沒什麼重要,她既親自登門提出來,便就隨她意吧。」

銀瓏乖順的點頭,眼裡是分明的委屈,讓人看了心憐。

「銀瓏聽師兄的。」

冥翳點點頭。

銀瓏性格向來乖順,只是有時太過乖順,不懂為自己爭什麼,少了些自己的主見。都這麼多年了,還是孩子一般,長不大。

銀瓏見冥翳走神,眼中神色微變:「師兄可是又在想念白衣姐姐?」

冥翳臉色沉下來,不願談及這個話題,只道:「你身體始終不好,凡人說身體孱弱的便起個活力些的名字,這樣多叫叫身體便能叫的康健起來。凡人多喜歡以花草樹木為名,你可有喜歡的花草?」

銀瓏垂下眼帘,遮擋住眼中低落情緒,搖搖頭:「銀瓏已有數千年未曾見過草木。」

她說話的聲音很輕,吐氣很弱,好像吹來一陣風,便能將她的聲音吹散了去。

「這倒是。」冥翳想了想,道:「我在地府見過一種花,生在忘川河岸上,花開不敗,紅艷似火,十分好看,是我在下面所見過生命力最強盛的。」

冥翳說著伸手在半空中一抹,空中生出一團白茫,白茫之中隱隱有畫像,慢慢畫像變得清晰。

銀瓏只看了一眼,便不自在的向後退去。

冥翳並沒有發現銀瓏臉色的異樣,繼續道:「此花叫作曼珠沙華,你以後便去了銀瓏之名,改叫曼珠吧。」

冥翳收回手,白茫在空中消散。

銀瓏垂著眼帘,淺笑著點頭。只是臉色看著不大好,似乎更蒼白了。

冥翳道:「我不在九重天的這些日子,你若覺得悶了便讓青鶴帶你出去走走,多看看外面的新鮮也好。」

頓了頓,道:「人間你若想去,也可以。」

銀瓏抬起眼帘,眼中神色變亮:「師兄的意思,銀瓏可以跟在師兄身邊?」

冥翳道:「我在人間有差事要做,你跟著我多有不便,你若想去,便讓青鶴陪著。」

聽完冥翳的意思,銀瓏面上難掩失落之色。

冥翳想了想,還是道了出來:「如今你已不是幼狐,再住在清逸宮多有不便,人間或九重天,你尋個喜歡的地方,我讓天工幫你造一座府邸。」

「再有個百年,你便成年,到時候尋個好夫家。女子一生所求,不過一個好歸宿。你雖是銀狐,卻以人形活了上千年。我知你心中是嚮往著人間女子的生活的。」

「我將你從極北之地帶回來,師父卻沒看在我的面子上教過你什麼,你身體如此,我有一份責任。你自幼跟在我身邊長大,又喚我一聲師兄,無論什麼時候,遇到難處,都可來尋我,找不到我,便告訴青鶴,讓青鶴傳給我。」

銀瓏聽著冥翳這番話,臉色越來越差:「師兄,你要趕我走?」

冥翳抬手撫了撫銀瓏的頭:「不是要趕你,是你長大了,該有自己的生活了,總不能一直跟在我身邊。」

他心裡早有了這番打算,這次回來,便也是為了說這事的。

銀瓏是他自幼狐一手帶大,心裡希望她能好。待在他身邊,他給不了她需要的照顧。

銀瓏向後退,退出冥翳的手心,眼淚簌簌落下:「若我就想跟在師兄身邊呢?」

冥翳收回懸在半空中的手:「你總會明白的。你想好了就告訴青鶴。」他說完便轉過身,向殿外走去。

銀瓏見狀忙跟出去,卻已是尋不見冥翳的身影。

只見她雙眸突然變得赤紅,周身旋起一股勁風。

隨著勁風,她的身體跟著慢慢騰空而起。

風中站立的她卻不再是面對冥翳時的嬌弱病態。

換名作曼珠的銀瓏,自風中結界中張開雙手,仰天發出一聲怒吼。

結界之內是撕心裂肺的發泄,結界之外卻平靜的聽不見半點聲音。

青鶴送走冥翳折回來時,就見她倒在石階上,白紗滑落,散了一地的銀白髮絲。

離開九重天前,冥翳還是去了趟銀川。

銀川仙子站在河岸上,似是知道他會來。

這是冥翳第一次見到銀川的樣子。果真如眾神所說,是九重天上一道奇景。只是可惜,不是誰都能看得。

「你可知這銀川向下流向何處?」

聽到銀川仙子的問話,冥翳自銀川之上收回視線:「聽說好像是流向忘川。」

銀川一笑:「所以你知道我是從忘川來。」

冥翳點頭。

銀川道:「你不該給她起名「曼珠」,她配不上這個名字。這世間除了一人,誰也配不上。」她說這話時臉上的笑意落下去。

她不笑了,銀川水面卻蕩漾起來。

分明無風。

冥翳心裡一驚:「仙子是如何知道的?」

銀川道:「你可知道那花曾是死的。」

「死的?」他還真不知。

他在地府待了快千年,從未見那花敗落過。

銀川抬手朝銀川水面上一揮,蕩漾的水波中出現一個人影。

「千年前,從這裡跳下去了一個人,落到了忘川中,是那人的眼淚復活了曼珠沙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