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不適合,轟動

作者:斷雪落  |  更新時間:2019-01-13 10:11  |  字數:2439字

舒安看到了這一些人眼眸之中的亮光就知曉這一份家訓肯定能夠拍出不少價格,就算沒有上萬貫想必也沒有差多少。

不過若是有人注意的話,會發現這三副字分別寫的是文臣武將,隨後便是世家,無疑說的正是現在長安的局勢。

除了李世民之外不談,長安之中就是這sāngǔshìlì了,只不過這倒是和舒安沒有多少的關係,因為舒安算是這一些勢力游離之外的人。

「這一次看來應該能籌集不少錢。」

舒安默默想道,哪怕是幾萬貫也好,就是不知曉李世民修道路如何了。

只不過難民之中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去修路,畢竟還有一些老弱病殘,而舒安這一些要將這一些錢財用來幫助這一些人渡過這一年。

等著蝗災過後的話,難民能夠重返家鄉了,而這一些算是舒安為其準備的盤纏。

舒安可是希望這一些難民好好活著,否則的話自己聖賢任務就相當完成度下降,畢竟死去的人可是不算計人數之中。

這一次他總共準備了十副字,並沒有太多,物依稀為貴,這一個道理舒安自然懂。

而且每一句話語他都需要精心準備,考慮各個方面的因素,並不能直接拿出來。

拍賣並沒有持續那麼久,當拍賣完了之後,二樓桌子之上都上滿了一樣又一樣的菜式。

這同樣讓一樓的商賈士子內心痒痒的,因為看著美食從自己眼前經過,但卻不是自己。

其中的幾道招牌菜,每一道都要接近一貫錢的價格,這吃的可不是飯,而是錢。

有一些商賈咬了咬牙又點了幾份其他的,至於二樓就沒有那麼多顧忌了,畢竟不是自己出錢。

但是一番爭搶肯定是免不了了,有了之前烤魚的經歷,哪怕是這一些權貴動作幅度也都快了不少。

當夜深了之後,紅娘終於鬆了一口氣,因為終於忙完了事情,將這一些來客都一一送走了。

「感覺如何?」

舒安的身影出現在了這一位外甥女出聲道,話語之中帶著一絲笑意。

「有一點累,不過想必只是第一天而已。」

紅娘聽到了自己舅舅的話語出聲道,隨後不假思索出聲道。

畢竟這一次是自己舅舅邀請人,下一次就沒有了,生意肯定不會有多好。

舒安面色之上笑意不變,這一位外甥女的心思他自然清楚,想必是認為生意不會有多好。

哪怕是有著舒服的食物,只不過這價格足以下嚇退很多人,至於尋常百姓的話怕是連這裡都不敢看。

「長安之中有錢人可不在少數。」

舒安輕聲說道,似乎意有所指,隨後並沒有在酒樓多停留,而是轉身返回舒府。

就算是他都有一些疲乏了,終究不在年輕了,不過他則是孤身一人緩緩走回舒府,當然周圍少不了一些護衛跟隨。

但是在夜幕的掩蓋之下,沒有人注意到這一位老人是名聞天下的安玄公。

宵禁剛剛取消,不過長安的商鋪今夜開張連一半都達不到,這讓許多人夜遊一圈就打道回府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人白天疲憊一天,或者其他原因的等等,夜晚的長安在一開始熱鬧之後,開始冷清了下來。

現在夏季還沒有到來,有一些冰涼的風掠過,讓舒安的頭腦開始清醒了下來。

果然天上人間熱鬧的環境不適合他前來,他還是希望能有一個安靜的環境,有一本書,有一杯茶,以飽口腹,以修己身。

.......

第二天關於昨夜安玄公宴請長安權貴名流以及天上人間的事情同樣是漫天飛,傳遍了整個長安。

「天上人間沒有一道菜是低於百文,招牌菜更是將近一貫錢。」

「嘶,這錢已經足夠我花費一兩個月的時間,然而僅僅是一頓飯錢,這誰會去。」

「你是不知曉天上人間的味道,簡直不是人間能夠品嘗到的美味。」

.......

首先最先引起關注便是天上人間的食物價格了,和許多人一樣,一開始聽到這一個價格都嚇了一跳。

只不過每一位昨晚去過天上人間的商賈和士子都認為這價錢值得,一時間不由讓更多人有了興趣。

而除了天上人間的食物之外,最令人關注的便是安玄公的出場還有贈酒,以及提出慈善和義賣的兩個新詞。

其中幾位國公以及世家族長更是豪擲錢金,可以說都是眾人關注的焦點。

要知曉每一位國公本來就是屬於矚目的一類人,現在更是聚集一起,吸引了整個長安的關注。

「哎,昨晚慢了一步,沒有進入天上人間中。」

「安玄公寫下的句子比起上一次凌煙閣絲毫不差。」

「不過安玄公果然是大善人,這一些錢都準備用來救濟災民。」

「據說義賣出了將近八萬貫之數,然而安玄公絲毫不在意。」

.........

之後迅速吸引整個長安便是宴席之上的內容了,整個長安議論紛紛,不過話語之中都帶著一絲感嘆。

長安皇宮之中,李世民眼眸閃爍,哪怕是他沒有想到亞父竟然是利用宴席籌錢。

而這樣的方式可以說哪怕李世民同樣未見過,不過隨後他則是搖了搖頭,就算是知曉了這樣的方式,想要複製同樣很難。

畢竟不是什麼人都有著亞父這樣的影響力,能夠讓整個長安為之雲動。

「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

......

李世民不由一字一句輕聲呢喃道,話語之中同樣對於這一些句子帶著喜愛。

特別這裡面還包含的是忠君的思想,只不過有喜歡的地方,同樣有不喜歡的地方。

比如可憐白髮生,這一句話李世民就十分不喜,難道為朕辦事就可憐了么。

「亞父有一點不地道了,竟然不邀請朕。」

李世民同樣有一些不爽呢喃道,要知曉他最大的喜好便是收藏一些字畫了。

只不過顯然李世民也知曉自己亞父的想法,若是邀請了自己,怕是這一些人都不可能好好競拍了。

而且現在正是用錢的時候,哪怕是李世民理智下也不可能花費幾千上萬貫去拍一副字。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