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五章 三個新名字

作者:肥瓜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30  |  字數:2210字

「呵呵......茶杯」漢尼拔微微一笑:「......因為威爾長期在兇案現場『側寫』兇手,所以他的心理狀態一直很不好,我曾經開玩笑說,傑克對待他就像是對待一個易碎的小茶杯一樣,當然了,這只不過是一個玩笑而已,你不用在意。」

子良怎麼可能不在意,因為就在漢尼拔說出這個詞的時候,羅盤再次發出一陣顫抖......幾行讓人有點不敢相信的字跡再次顯現出來。

......

......

子良的表情稍稍的認真了起來。

這三個名字第一個是僱用自己的傑克,也就是威爾的上司,第二個是這間監獄的典獄長,而第三個......是誰?

子良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叫做的人。

不過這接連出現的三個名字,還是立刻否定了僅存的一丁點『雙生罪孽碎片』的可能。因為罪孽碎片的特性,『雙生』已經極其罕見了,這要是搞出個『五連環』『順子連對三帶二』之類的,那簡直就像是開玩笑一樣,就算是你真的把這些碎片全都捏在一起,那這個位面估計早就被玩壞了......

「你好像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漢尼拔將兇案卷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淡淡的說道。

「是啊,很有趣。哦,你認識一個叫的人么?」

漢尼拔搖了搖頭:「不認識......可我現在很好奇你在筆記上看到了什麼?可以給我看一眼么?」漢尼拔換了個姿勢問。

子良將黑色的筆記合上,揣進了兜里:「恐怕不行。」

「為什麼?你知道,我和其他的人不一樣。」

子良點了點頭:「是啊,有那麼點不一樣,但是這沒什麼大不了的,有很多人都有一些天賦異稟的能力,就比如威爾,就比如你,也許是因為你平時飲食習慣的原因,讓你的嗅覺產生了一點改變,所以你似乎嗅出了我身上有點不一樣的味道,但是這還不夠。

不過,我還是得謝謝你對案件的猜測,不然應聘後的第一件事就沒辦好的話,我很可能丟了這份工作呢......所以,給你個建議吧——別去讀那些花里胡哨的書,那些故事大多數都是瞎編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煉獄,更加沒有什麼惡魔。」

「是么?」漢尼拔似乎在反問:「就算是沒有,但是那些東西總是存在的......惡魔只是用來代替它們的一個符號而已。」

子良懶洋洋的撓了撓腦袋,然後站起身來:「隨你怎麼想了,很高興認識你,再見。」

「當然會再見的。」漢尼拔微笑著:「哦,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

「子良。」他懶散的揮揮手......離開了漢尼拔的視線。

.....

走出了「重症區」,子良發現威爾正在監區的門口等待著自己。

「他怎麼說?」威爾問道。

子良把漢尼拔的推測原封不動的跟威爾複述了一遍。

威爾點了點頭:「這個思考方向真是太有用了,那走吧!」

「去哪?」子良疑惑的問道。

「就在剛才你進去的這段時間裡,總局又接到了報案,又有兇案現場被發現了」

「啊?」子良鬱悶的呻吟了一聲,無奈的把腦袋垂了下去,但是又沒辦法,畢竟總不能放著罪孽碎片不找......

雖然現在自己只剩下一具普通人的軀體,但是依舊還殘留這一些原本的痕迹,所以,『大宇宙意識』依然在不斷的尋找著自己,如果不努力一些,趕緊將自己修補完全,那很可能在下一次的相遇中,被直接『清洗』掉。

一想到這,子良只能長嘆一聲:「好吧,那走吧......」

......

郊區。

很多的罪犯都喜歡將屍體扔到郊區,畢竟這裡鳥語花香,風景宜人,和腐爛變質的成塊屍體格外的搭配。

但是子良很不理解,怎麼會有人將屍體扔到山頂,那地方全是石頭,埋也不好埋,藏也不好藏的,就那麼扔著,風吹日晒,爛的速度要比在潮濕的地方慢上好多倍,要是遇見一個乾旱的時節,弄不好都能曬出一具乾屍來。

這要是被發現了,皮膚尚在,指甲完好,一口牙齒都沒掉幾顆的......這種屍體簡直就是給調查組白送戰績一樣,上午發現的,下午就能把死者姓甚名誰,生辰八字都給你查的一清二楚。

所以在這裡告訴在座的同學,以後棄屍千萬別選這種暴露的地方,就算是再人跡罕至的都別選,最好就是剁碎了,分別埋到相隔很遠的不同地點,因為就算是挖到一塊,想拼湊起來也很費勁,如果你細心點,在埋之前把牙齒指甲這種能追查到死者信息的東西單獨保留下來,那就更好了。

什麼?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些玩意?剁碎了,碾成面,吞了,不都行么。實在還不會,你就把它們也東一顆,西一片的扔了,估計第二天街道上得清潔工就幫你處理掉了。

當然了,最關鍵的是,你把一具屍體抬到山上......你不嫌沉么?

就算是你不嫌,子良可很嫌啊,等到他爬到山頂上的時候,已經累的氣喘吁吁的了。

由於威爾和子良去見漢尼拔的時候,正是將近黃昏,所以這時,早已經夕陽西下,在山頂,調查組的人立起了許多台探照燈,將整片區域都照的燈火通明。

傑克見到了子良和威爾趕來,快步走了過去。

「兩個小時前被發現的,碎屍,相關部分已經拿去調查組化驗了,應該很快就能比對出來。」傑克說著,然後指了指一個方向。

子良順著那個方向望過去,只見在山頂邊緣處,視野最開闊的地方,正坐著一個人......

或者說,半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