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98章,*

作者:鐘錶  |  更新時間:2019-01-13 09:13  |  字數:2216字

林松說完沖著吳猛等人揮揮手,直接沖了上去,但是很快他發現情況不對勁,有輕微的響聲出現,滴答滴答的聲音。

好讓林松大吃一驚,他連忙大聲的說道:「停,快速的後退。」一個可怕的想法,村民身上綁著。

吳猛,王新虎等人都是一驚,一邊後退一邊說道:「林松,到底怎麼回事。」

「有,快速後退。」林松大聲的喊道,他可不希望戰友們在出現任何的傷亡,這些人都是新兵,能夠擊敗毒販已經很不錯了,現在又碰上,不能再出現任何傷亡了。

林松說完,他並沒有後退,而是走了上去。

吳猛王新虎一陣吃驚,他們示意其他的戰友後退,但是他們兩個跟了上去,吳猛很直接的說道:「林松,不就是嗎,老子跟你一起拆。」

王新虎也很爺們,大聲的說道:「林松,你都不怕,我們怕什麼。」

林松回頭看了看吳猛跟王新虎,一陣感動,但是他知道,這種事情人多根本就沒有用,他大聲的說道:「別過來,你們知道怎麼拆除嗎,不知道就離得遠遠的,問問你們誰懂拆。」

很危險,他不能眼看著村民們被炸死,但是也不能眼看著戰友們白白的犧牲。他說完走了上去,很快就發現了被綁住的村民背後綁著一顆,指針在轉動著。

而這些村民被繩子綁在了一起,一旦爆炸,所有的人都會被炸死。現在關鍵的是拆除。

他再一次回頭大聲的喊道:「有懂的嗎。」

房間里安靜的很,戰友們互相看著,都搖著頭。

劉浩往前走了一步,咽了一口塗抹說道:「林松,我在電視上看到過,但是沒有實踐過,讓我試試吧。」他本來不想站出來,但是看到林松吳猛,王新虎都不怕死,他在往後縮還是男人嗎。

但是他也很矛盾,嬌生慣養慣了,小心眼,自私,他可沒有那種自我犧牲的精神,完全是看著林松的份上。

林松微微一怔,他想不到最膽小的劉浩站了起來,而這小子說只是看到過,並沒有拆過,這不是鬧著玩嗎,但是現在他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病急亂投醫了,他大聲的說道:「劉浩,快,拆除,吳猛,王新虎,我們儘可能的把村民們多救出幾個人來。」

他這是兩手準備,不能全都死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拉著劉浩來到了面前。

而被綁住的村民,就是朱曉鳳的哥哥,朱曉山。

朱曉鳳不顧一切的沖了上來,大聲的說道:「哥哥,你不能死,你死了,我也不活了。」

「鳳,堅強些,他們會幫我們的。你先走開。」朱曉山有些傷心的說道。

林松一把拉住了朱曉鳳,沖著身後大聲的喊道:「孫曉沖,把他帶走。」

現在他可沒空照顧這些人,他現在要跟劉浩拆除,耽誤哪怕是一秒鐘,都會被炸死。

他指著是說道:「劉浩,你看看能不能拆除,要是不能,就趕緊滾開,別白白的送死。」

劉浩咽了一口吐沫,盯著看了幾秒鐘,點著頭說道我試試吧。他說完拿出了軍用匕首,開始拆卸螺絲。

很快把一個蓋子拆了下來,露出了幾根顏色各異的細線。劉浩看著這幾根線發證。

林松有些著急,他看不懂這些,催促著說道:「劉浩,怎麼回事,不行就趕緊後撤。」他知道劉浩是獨生子,而且來部隊,就是為了回去繼承遺產,他要是出事了,林松感覺對不起他的父母。

其實林松何嘗不是這樣,他羨慕劉浩有父母,對那種從小缺失的父愛母愛,十分的嚮往。

「班長,我忘記了,是剪藍線,還是紅線了。」劉浩一臉苦逼,聲音顫抖著說道,生死面前,他很害怕,但是有時候他不得不往前沖。

林松一把拉住劉浩,大聲的說道:「趕緊走,我來,不管是紅線,藍線,都要試一試。」他說完一把把劉浩推了出去,事情到了這一步,作為班長的林松,必須第一個往前沖,如果要死,也是他第一個死。

「班長,我來,你沒有經驗,應該是紅線。」劉浩聲音顫抖著說道,林松越是這樣,他越不好受,越是要往前沖。

「兩位兄弟,謝謝你們,你們都後退,為了我們,不能讓你們白死,我朱曉山謝謝你們了,照顧好鳳。」他說完回頭看了看村民,此時所有的村民都已經被救了出來,繩子被剪斷,但是朱曉山身上的沒法拆下來。

朱曉山說完推了林松一把,轉身就跑。

林松一怔,只要有希望,他就不能放棄,朝著朱曉山沖了過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大聲的說道:「別在浪費時間,其他的事情交給我們,大不了跟你一起死。」

他說完硬是把朱曉山拉了回來,拿出了龍牙軍刀盯著是的兩根線,他第一次幹這種事情,也很猶豫。

此時上的紅燈不斷地閃爍著,指針快速的移動著,一種預感,他感覺到指針走到頭的時候,就要爆炸。

此時劉浩沖了上來,拿著軍刀,推了林松一把說道:「我來,我有經驗,班長,我要是沒了,照顧好我父母,我父母的遺產都給你。」

我擦,這是立遺囑嗎,林松一怔,想不到一向懦弱的劉浩居然主動要面對危險。

他知道時間緊迫,沒時間說這些了,大聲的說道:「劉浩,時間不多了,不管那根線賭一把,我陪著你。」他說完沖了上去,大手摟住了劉浩的肩膀,可以說他把生死壓在了劉浩的身上。

就看劉浩的手有沒有運氣了,但是林松相信劉浩。

劉浩回頭看了看林松,用力的點點頭,有戰友陪著自己去死,他膽氣壯了很多,居然有一種慷慨赴死的勁頭。

「我擦,你還愣著幹啥,趕緊動手。」林松大聲的喊道。

劉浩點點頭,回過頭,拿起軍刀,朝著藍線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