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58章 難道你單相思?

作者:雅月  |  更新時間:2019-01-13 06:57  |  字數:2386字

?????這次真的是伍昕蕊來了,林楚楚趕緊把錢和兼職資料收起來,跑去開門:「你怎麼來了?不是出去玩了么?」

「怕你沒人陪,所以早點回來陪你啊。」伍昕蕊雙手背在身後,走進屋才把藏在身後的東西拿出來:「噹噹!」

一束玫瑰花,還有一大堆的烤串,散發著誘人的肉香和迷人的芬芳,兩種截然不同的味道。

「你,你……」林楚楚被嚇到了,尤其是看到那束代表了愛情的紅色玫瑰花。

「喂,又胡思亂想我?這是別人送我的,但我不喜歡那個人,就拿來給你,放著熏熏屋子也好啊。」

伍昕蕊把花隨意的丟到桌上,雙手捧著烤串:「這才是我送你的。」

「又給我花錢?你真是讓我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林楚楚歪著腦袋苦笑,儘管如此,心裡那種煩悶的心情,還是叫伍昕蕊活潑的性子衝散了。

「好朋友一起擼串喝酒,這有什麼的?你等著,我去買酒,再把我的筆記本電腦拿下來,擼串,看電影,絕配的。」伍昕蕊把烤串交給她,就往外跑。

林楚楚趕緊叫住她:「別買酒了,學校不讓喝。」

「怕什麼,現在還沒正式開學呢,他們管不著。」伍昕蕊囂張的皺皺鼻子,跑了出去。

林楚楚把烤串放下,再一看桌上的花,又朝著樓上喊:「伍昕蕊,你的花,我沒地方放。」

樓上沒有迴音,過了一會兒,伍昕蕊「蹬蹬蹬」的跑下來,扔給林楚楚一個脈動的空瓶子:「拿這個當花瓶吧,寶貝,乖乖等我。」

說著,她還撩了一下林楚楚的下巴。

林楚楚:「……」什麼壞毛病。

回屋裡看著那漂亮的花,再看這單調的瓶子,實在覺得不搭調。

索性她就跑到宿舍樓外的超市,買了把小剪刀,看超市櫃檯上放著給學生們泡麵提供的雞蛋,西紅柿和香菜,便又買了兩個雞蛋,一個西紅柿,和老闆討了一點香菜。

等到伍昕蕊從外面超市回來的時候,一進104,立刻就聞到了一股子雞蛋湯的味道。

「哇塞,你泡麵都泡出雞蛋湯的味道了,太厲害了。」她豎起大拇指。

「這就是雞蛋湯。」林楚楚打開泡麵蓋子,裡面是一份完整的雞蛋湯,還有西紅柿和香菜,?賣相極好。

「你怎麼做到的?」伍昕蕊感覺很稀奇,湊近了研究起來。

「就是用你給我買的熱水壺煮的,不過沒有鹽,倒了點速食麵調料,湊合喝吧,喝點再吃肉喝酒,胃就不容易傷到。」林楚楚把湯推到她面前。

她把啤酒放到地上,小口小口慢慢喝著,一抬眸看到了床頭掛著的東西,更加驚奇:「這又是怎麼弄的?」

林楚楚用手指做了個剪刀的樣子,比划了一下:「我剪得,以前專門剪過塑料花籃,支持環保公益,手藝還拿的出手,窗台上還有一個,你那一束玫瑰花正好分了兩個花籃,一會兒你也帶上去,掛在你的床頭。」

「哇塞,我發覺我撿到寶了,小楚楚,你才有才了,咱們倆一起創業吧。」伍昕蕊眼睛直發亮,看著林楚楚的樣子,像是黃鼠狼盯住了雞。

林楚楚覺得好笑:「別鬧了,用這個創業?誰不會呢?又不是什麼稀罕的玩意兒,能賣給誰啊!」

伍昕蕊昂起下巴:「就憑我的本事和人脈,真能幫你掙一筆,不信咱們試試。」

林楚楚還是沒興趣,只覺得她是千金大小姐,沒見過這種小玩意,瞎新鮮罷了。

「再過兩天就軍訓了,全封閉式管理,整整一個月,你要賣給那些當兵的?行了,趕緊吃吧,一會兒都涼了。」

伍昕蕊白了她一眼,也不說了,她要拿事實說話。

於是兩人開始對酒擼串,順便看個虐心的電影。

當電影里男主站在廣場上,穿著至尊寶的衣服,戴上金箍,大喊女主名字的時候,伍昕蕊泣不成聲,鼻涕眼淚使勁兒往林楚楚身上抹。

林楚楚實在無感,不停的用紙往她臉上塞。

一會兒看女主吃芒果吃到差點死掉,伍昕蕊腳踩在椅子上,大喊:「你就作,男主對你有什麼不好的,為什麼就裝作看不到的樣子?」

這句話撞到了林楚楚的心坎上。

她又想起了池荊寒,不論他對別人怎麼樣,對她,從一開始認識就都是好。

「喂,你的心是石頭做的么?你為什麼不哭?」伍昕蕊問她。

她木然的搖搖頭,咬著羊肉串:「我為什麼要哭啊,有什麼好哭的?你又為什麼哭這麼厲害?」

伍昕蕊鬱悶不已,說得好像她不正常一樣:「我知道了,你沒有戀愛過吧?」

林楚楚看向窗外的樹影,摸著鼻尖:「也不是沒有。」

伍昕蕊湊過去:「這麼不肯定的回答,難道是單相思?」

「不是。」林楚楚嘴硬的否認道。

「還說不是,你的臉都紅了,快說,誰啊?高中認識的?哦,小小年紀就單相思人家嘍,那個人帥不帥?」伍昕蕊非要刨根問底。

林楚楚喝了口酒,帶著一些少女的小羞澀說:「他吧,高高帥帥的,家境很好,我呢,很有自知之明的,一直都在仰望著他,從來也不敢表現出什麼,只要能每天偷偷的多看他一眼,我就很滿足了。」

「可能,在他心裡,我什麼都不是,但在我心裡,他就是最美的一道光,溫暖又耀眼……」

林小妞酒量不好,喝了半瓶就暈暈乎乎的開始囉嗦起來,嘀嘀咕咕的都是關於那個「他」的事,伍昕蕊也聽不清。

說到後面,聲音就變的更小,更聽不清了,最後趴在伍昕蕊肩上睡著了。

伍昕蕊拍拍她的臉:「喂,你就這麼睡了啊?我可沒辦法把你搬到床上去呀,真是的……不行,快到查寢的時間了,你在這乖乖的啊,我去把酒瓶子處理掉,就回來。」

她扶著林楚楚趴在桌子上,拎著黑色的袋子偷偷摸摸的出了宿舍。

這時,一個黑影從陽台跳了進來。

他輕手輕腳的打開了陽台的門,確定伍昕蕊真的走遠了,才靠近林楚楚。

她趴在桌上,小臉紅紅的,嘴角還有羊肉串的油光,像只酒足飯飽的小豬,貪婪無比的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