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59章 湯主任的小聰明

作者:笙歌灧酒  |  更新時間:2019-01-13 05:17  |  字數:2486字

吃了午飯,顧慎行叫葉展:「去給囡囡買台電風扇吧,不要太大。」

「哥哥,不用買的!」田覓攔在葉展前面開口,「其實也沒有多熱,東面的小陽台通風呢,卧房也有窗子。」

這年頭,電風扇可是緊俏貨,一般供銷社都沒有。況且,她在這裡最多只住兩個月,以後出去上學也帶不走。那麼大件的家電,丟掉怪可惜的。

況且,說起電風扇,她的百寶袋裡就有幾台迷你的,雖然沒有試過,但是式樣小巧精緻,看著就是好東西。

哥哥這幾天已經為她花了不少錢了,不能再花哥哥的錢了。

幾個人正爭執著,就聽見外面一個聲音:「田小姐在嗎?」

來了!

三人對視了一眼,葉展去開門,顧慎行向田覓使了個眼色:「你先進去!」

湯榮在外面抱怨:「這大白天的,關什麼門啊!」迎面看見葉展修長的身材,俊朗的面容,頓時氣短了幾分:「請、請問,田小姐在家嗎?」

「你是誰?」葉展居高臨下地看著他,身上軍人的氣勢釋放出來,帶著一股冷峻的威嚴。

「我……」湯榮下意識地就噎了一口唾沫,「田小姐知道我的,你是?她哥哥吧?」

湯榮不愧是從基層摸爬滾打爬上來的,幾句話的功夫已然神色自如,滿面含笑地道:「田先生,我想我們有必要談談。」

「哦?你要跟我們首長談什麼?」葉展堵在門口,動也沒有動。

「首、首長?」湯榮突然有點懵了,不是一個窮當兵的么?怎麼就成了什麼首長?

據韓有根說,田福笙從十五歲就去當兵了,十年沒有回過家,而且他們家成分不好,老爹是個反動派,他在部隊還能當首長?當人家部隊的領導都是傻子?!

這是在往自己臉上貼金吧!

見葉展絲毫沒有讓開的意思,他整了整身上那件已經被汗水濕透的的確良白襯衫:「你們首長?好吧,那就請首長同志出來談一談吧!」

他臉上噙著揶揄的笑,滿滿的都是諷刺意味,那表情彷彿在說:「演!繼續演!」

葉展還是沒動:「我們首長是你說見就見的?還談談?你憑什麼?」

湯榮被他噎了一下,說道:「我是……來賠禮的,昨天已經跟田小姐說了,田小姐也答應了和解!」

呵,臉可真大!

不等葉展反駁,田覓的聲音已經傳來了:「湯先生,儂不會是年紀大了糊塗了吧?我什麼時候答應了?」

「哎,田小姐,你這樣可就不對了啊!昨天你可是說得好好的啊!」說到這裡他又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難道你是對我提出的條件不滿意?想要坐地起價?」

葉展哼笑一聲:「既然昨天說得好好的,那為什麼你今天又要跑一趟?還想來找我們首長談?」

湯榮應變也是夠快的,主要是他沒有把田福笙這個臭當兵的放在眼裡。

「我也是怕事情有變啊,現在的小姑娘出爾反爾太多了,你看,我要是不來這一趟,這事兒可不就黃了嗎?」

葉展繼續哼了一聲,沒好氣地道:「你來了也黃了,你可以回去了!」明明是來求人的,卻要擺出一副「大爺施捨你們的樣子」,給誰看呢!

「可不興這樣的啊!做人要有誠信啊,尤其是你們解放軍!」湯榮的表情彷彿在嘆惋人心不古。

葉展氣笑了,正要開口,田覓已經不顧顧慎行的阻攔,沖了出來:「湯車間主任,這裡不是你的車間,你要顛倒黑白,麻煩拿出證據來!你說昨天跟我談妥了條件,請問是什麼樣的條件?」

湯榮看著他們倆,雖然面前的男人高大英俊,但是一個兵蛋子,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在耍手段上,怎麼會是他的對手?

他心中早就打好了腹稿,這時聽見田覓問,正中下懷:「不是說好的我給你們一百塊錢,你們就給王井鄉派出所打電話,說是一場誤會么?我昨天身上沒帶這麼多錢,今天給拿來了!」

田覓似笑非笑看著他,然後從衣兜里掏出一張紙,打開來在他面前晃了晃:「你看看這是什麼?」

湯榮把一雙不大的眼睛湊上去:「欠、欠條?」

田覓道:「你看看上面的金額。」

「一、一百五?」

田覓的目光驟然一冷:「所以,你覺得我會放棄這一百五十塊錢不要了,要你的一百塊錢賠償?是你傻,還是你覺得別人都跟你一樣傻?」

湯榮:「……」

他怎麼也沒想到田覓手上竟然會有韓家的欠條,還是這麼大的數額。他愣了兩秒鐘,總算反應過來,皮笑肉不笑:「小姑娘,你也不用為了賴掉昨天答應我的事就弄個假欠條吧?」

「到底是不是假的我們就等著看好了,這上面有韓有根按的手印。」田覓哼了一聲,拎著那張欠條晃了晃。

不知道是熱的,還是被打臉臊的,湯榮臉色變得通紅,額頭上一層汗。

田覓也不跟他多囉嗦,徑直道:「好了,湯車間主任,你打擾到我們了,我們沒那麼多時間跟你耗,你回你的車間去吧!」她說完轉頭就進去了。

「田、田小姐……」湯榮想到她昨天毫不留情面地砰一下關上門,心裡不禁有些著急,伸手想要抓住她。

「還不走?」他伸過來的手毫無意外地被葉展抓住,讓外面一丟。

湯榮肥碩的身體重重地撞在了一米來高的欄杆上,他嚇得冷汗都出來了,這一刻他突然覺得再僵持下去葉展會毫不留情地把他扔到樓下去。

「田小姐,田小姐,有話好好說嘛……」

這邊的動靜又把鄰居引出來看熱鬧了。

「哎,這不是昨天那個車間主任嗎?」

「是啊,又來道歉呢?這也太有誠意了,唉——到底是為了什麼事?就不能原諒他嗎?」

「現在的小姑娘啊,得理不饒人……」

葉展冷漠的目光看過去,那些人頓時噤聲了。

葉展收回了目光,指著湯榮道:「你再胡說一句,污衊我妹妹試試!」

「我……我不是要污衊,我是真心誠意來談的……」湯榮肥胖的臉上頓時掛上了尷尬的笑容,連聲道,「解放軍同志,剛才是我不對,不該那麼說……」

「這就對了,湯車間主任,你要是早點這麼誠心,好好說話,不要耍那些小聰明,問題不是早就解決了?」

屋子裡傳出顧慎行冷淡的聲音,語氣涼薄,那句「車間主任」透著濃濃的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