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一十章 懲戒

作者:中二少年膚淺  |  更新時間:2019-01-13 04:08  |  字數:2426字

方冷斜著眼睛瞟了她一眼,你很皮嘛!

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

方冷帶著青翼虎和窮奇離開了靈獸間,來的時候只有一隻窮奇,離開的時候,就變成兩隻帶翅膀的虎了。

「小黑啊,青翼虎,就讓你牽著吧!」

黑無常跺腳道:「我才不要叫小黑!」

「知道了小黑,去牽虎。」

方冷對皮的不行的黑無常,容忍度已經極低了,他也不知道這個女人是不是腦子壞了,總之,不敲打一下,她不會老實。

「不要嘛,主人!人家不要叫小黑!」

黑無常還在和方冷撒嬌,方冷不為所動,流離卻哼了一聲,原本要一臉妖媚之色的黑無常,立即痛苦地抱住了頭,在地上痛苦地翻滾了起來。

「啊,不要,我知錯了!」

黑無常痛苦地求饒,流離仍然不為所動,白無常連忙跪下磕頭道:「求殿下饒了姐姐吧!」

這邊的騷luàn,並沒有引起他人注意,按理來說,這麼多人,本該是萬眾矚目的,黑白無常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可身在鬧市中,那些人也對疼的在地上打滾的黑無常視而不見,白無常跪地求饒,他們也像是沒聽到。

流離不為所動,一捏法決,白無常頓時感覺渾身被啃噬一般的疼痛,這疼痛的感覺看似來自身體,實則痛入靈魂,白無常蜷縮在地上,痛的直哼哼。

黑無常捂著頭,卻看到白無常也受到了懲罰,才有氣無力地求饒道:「殿下,收了神通吧,妹妹是無辜的!」

方冷看不下去了,連忙出言道:「算了吧,別這樣。」

他本意也只是敲打一下黑無常,讓她不要那麼調皮,在外面安分一點,不要總是搞事情,但看著她那麼痛苦的樣子,卻於心不忍,而白無常更是無妄之災,她一直很乖巧的,沒道理受到牽連。而且兩人互相為對方求情,整的跟個瓊瑤劇一樣,他和流離卻像是大魔王了。

方冷開口,流離才住手,生死符文在她手指隱沒。

黑白無常都癱軟在了地上喘著氣,在痛苦掙扎的時候,衣裳一凌亂了許多,露出許多潔白的肌膚,看上去甚是……甚是……

反正方冷也就看了兩眼,絕對沒有看第三眼。

黑白無常掙扎著互相攙扶著起來,跪著道:「謝殿下。」

流離冷冷地道:「記住本尊說過的話,以後再敢不聽從他的話,本尊不會輕饒了你們。」

「是。」

黑無常無力地應承道,顯然,剛才的折磨現在還沒緩過來。

方冷無奈地搖搖頭,把她們兩人都扶了起了,道:「虎就不讓你牽了,以後別調皮了!」

方冷讓她們坐上了青翼虎,青翼虎本是易然的寵物,雖然現在送給了方冷,它也並沒有認方冷為主,只是,看著剛才黑白無常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青翼虎也有些怕了,算了算了,獸王的驕傲算什麼,要騎就騎吧!

方冷和流離則是共乘窮奇,下一站,無極劍宗。

此時的無極劍宗,還不知道有個鍋要上門了,現在整個劍宗都非常高興,因為劍宗的宗主易木閉關多日,終於出關了,而且成功地突破到了聖人境。

易木就是聽聞劍聖的位置空缺了,才起的心思,劍聖瑤光涼了,現在沒有了劍聖,那麼,只要他突破到了聖人境,那被封為劍聖,豈不是剛剛好?

聖人境其實也不是聖人,只是有了封聖資格,如果沒有突破,自然是不用去想聖位,但現在有了這個資格,而且劍之一道,應該沒有人比易木的造詣更高了。

所以,劍宗得知這個消息,自然是歡天喜地,並且廣邀其他宗門的同道,一同慶祝易木的突破。

這既是慶祝,也是耀武揚威,擺明了告訴別人,看到沒,我們老大成聖人了,以後小心點!

那些收到無極劍宗邀請的宗門掌教,一個個都像是吃了蒼蠅一樣,心裡又是羨慕又是嫉妒,卻又不得不上門來道賀。

不多時,無極劍宗所在的無極山上,飛禽走獸都多了起來,多數是其他宗門的坐騎。

「萬獸山莊送上仙靈寶玉一對,祝賀劍宗宗主突破聖境。」

「白雲觀送上天師符一張,祝賀劍宗宗主突破聖境。」

「流光閣……」

無極劍宗的觀劍樓外,劍宗的弟子在高聲唱禮,觀劍樓里,宗主易木容光煥發地接待各個宗門的老友,有些是老友,有些則是老對頭,但問題不大,不管是朋友還是對手,現在都要看我易大師裝嗶。

「恭喜易兄突破,不知道有什麼經驗能不能傳授一下?」

萬獸山莊的許攸拱手道,其他宗門的宗主聽到這句話也都期待地看向了易木。

若是在平時這樣問定然是不會有答案的,但如今這麼多人都在,大家都這麼熱心地祝賀,而且,提出這一點的是易木的好兄弟許攸,易木想要不回答都不好。

易木心中自然是著惱,他也是個老狐狸,怎麼會看不清許攸的小算盤,許攸也卡在當前的境界多年了,一直無門晉陞,現在肯定是有想法的,這是擔心兩人獨處的時候,易木不肯分享經驗,才會在這種場合陰他一手。

也是,成道的經驗,不是自己的親弟子,誰會輕易傳授呢?

最尷尬的是,易木其實也沒什麼經驗,他只是忽然感受到了一股通天的煞氣,忽然就突破了,就像是體內的劍氣遇到了壓力,反彈,然後就突破了。

說起來,那煞氣瓊州很多宗門都感受到了,但是一閃而逝,瓊州許多宗門也不敢去找那煞氣的來源,如此滔天凶威,自己收起了多好,非要上去找打么?

瓊州的很多大佬都覺得自己肯定不會是對手,乾脆當作無事發生。

易木也不好說是因為那股凶威,因為瓊州的各個宗門,都是表面說以維護瓊州的穩定和諧努力的,這時候來了個凶威滔天的,沒有一個人敢去招惹,大家都假裝不知道還能說的過去,如果都知道有東西來了,卻沒有人去管,那多沒面子啊!

這就是高度統一的默契,而且,易木覺得這樣子突破很沒面子,索性張開了嘴就胡說八道。

「我能突破呢,主要是保持劍心,劍心通明,日日磨鍊,自可成聖。」

眾多宗主:「……」

我信了你的邪,你這糟老頭子壞得很!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