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五章遼東猛虎(下)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 就是規矩 誰都不能破壞 哪怕你是淵蓋家的小姐 也不能更改 除非聖上親自下旨 否則 你淵蓋金貞說了不算 」那個叫金平的男子陰冷說道 但是 他周圍 那些和他相邀一起結伴狩獵的團隊 ...

淵蓋家族 如今 已經是高麗國內 首屈一指的大家族 就連高麗傀儡高氏一族的王室 都不敢在淵蓋家族的面前大放厥詞 這狹小的山谷中 居然就有不怕犯沖的人 就敢有人不買淵蓋金貞的面子 言語之間 似乎要和她爭論的樣子 這人的膽子不小 渾然不怕自己亂語帶來的禍害

果然 這狩獵貴族的話 讓淵蓋金貞眉頭緊蹙

眼前的男子 她不是不認識 平壤城內 僅次於淵蓋家族的另一大家族 掌管著高麗國內財政大權 淵蓋家要休養生息 不得不將這些眼中釘忍受過去 表面上其樂融融 但私底下 各自都打著壞心思 只是時機未成熟 不能一舉拔掉而已

淵蓋金貞不輸氣勢 道:「這獵物 是我先發現的 按照獵場的規矩 自然是由我來決定它的生死 難道你還有意見 」

那男子心裡罵著淵蓋金貞小賤人 嘴上卻擺出一副喜滋滋的樣子 道:「獵場的規矩 你我都明白 這獵物 雖然說 是淵蓋小姐發現 但 似乎 淵蓋小姐忘記了 這獵場 還有一條規定 就是技高者得 很顯然 淵蓋小姐 不能夠捕捉這獵物 所以 在下就代勞了 」

淵蓋金貞怒了:「金平 你這是 不打算放過了 」

「不敢 規矩 就是規矩 誰都不能破壞 哪怕你是淵蓋家的小姐 也不能更改 除非聖上親自下旨 否則 你淵蓋金貞說了不算 」那個叫金平的男子陰冷說道 但是 他周圍 那些和他相邀一起結伴狩獵的團隊 卻是暗地裡悄悄地遠了這兩個大家族之間的爭鬥

這個時候 參與這種大家族之間的爭奪 純粹是找死 所以 他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放眼整個高麗 有那個家族 不敢給淵蓋家族面子 如今 聲勢正旺、運道正濃的淵蓋家族 就是高麗國內的土皇帝 就連現任的陛下 都是淵蓋家的家主擁立的 可以說 淵蓋家族 已經是高麗名副其實的皇室

只是 這僅僅是背後的隱秘 檯面上 淵蓋家族 還是和高麗其他規模頗大的家族一樣平起平坐 家族的地位 和家族的產業 都相仿不差 並且 為了拉攏一些大家族的支持 淵蓋蘇文多少是給了實惠 但是 這樣 卻是 助長了 那些受惠家族的氣焰 以為他們同樣不可一世

淵蓋金貞把今天結下的梁子 記在心裡 輕哼一聲 道:「既然 要按照獵場的規矩 那麼 是否 可以 現在就讓你的人讓開 讓我們先把獵物解決了 再來議論 我們有沒有能力狩獵吧 」

淵蓋金貞也不遑多讓 輸什麼別輸面子 她這是準備迎戰了 只可以 只拿著短弓 身邊跟著個瘦弱的拿著弓弩的男人 斷然是不能獵殺像老虎這樣的大型動物

那個叫金平的男子 很爽快地讓開了路:「淵蓋姑娘請 」他顯然是想看淵蓋金貞鬧笑話 就他們這種小型的裝備 獵獵兔子野雞什麼的還可以 獵老虎 天大的笑話啊

已經有人實在是憋不住 笑出聲來

他們有數十人 這裝備精良 而且還帶著那種結實的網子 而眼觀淵蓋金貞和他的男伴 兩人手上的狩獵工具太落後了 就這樣貿然上前 無疑是送入虎口啊

「讓開 讓開 都給淵蓋姑娘讓出路來 那三頭老虎跑不掉 周圍都是我們的人 就看淵蓋姑娘神力獵虎了 」男子打趣大笑 一副看好戲的心情

淵蓋金貞皺了皺眉頭 然後眼神閃閃地瞟了走在她身邊的陳華 眼中滿是祈求之色 該怎麼辦 難道兩人 真的要去獵虎 那頭老虎 可是已經憤怒到極點 現在上去 肯定是雞蛋碰石頭

「怎麼辦 」淵蓋金貞小聲問道 這個時候 她能仰仗的 就只有身邊這個男人了 淵蓋金貞有點小察覺地覺得 自己 好像變成了一個居然喜歡依賴的女人 臉蛋兒紅紅的 臉上的媚意不擦而過

這種情況下 淵蓋金貞 只願意做一個聽從安排的聽話女人 而不是變成一個冷酷的獵手 所以 她徵求身邊同伴的意見 她知道 這個同伴 總是會解決所有的危機

也許是淵蓋金貞把陳華看的太完美了 因為 這小妞和陳華接觸的那些日子 總是看見陳華完成了一件件不可思議的事 故而把他當成一個類似萬能的人 這也不能怪誰 要怪 只能怪自己表現的太優秀了吧

圍住帶著幼崽猛虎的那群人 解除了猛虎的圍困 不過 卻是以更大的範圍 將那頭帶崽的猛虎 圍在了它和另外兩個人之中 暴怒的嘶吼聲音 將山谷中 樹上的積雪 整得嘩嘩往下掉落 許多人 抱著看戲的態度 要想目睹 兩個人的獵虎經過

這絕對是一場盛宴 如果 整個狩獵場的人看見之後 都會認為這兩人是瘋子 不然幹嘛拿著最低級的武器 對付最強壯的老虎

人和虎 不過相距幾十步之遙 那帶崽的老虎 虎視眈眈地看著 周圍已經步下的天羅地網 儘管它的孩子 還不知道 迎接他們的是殘酷的捕殺 但山中生靈 卻是早已看出來 它的處境不會太好

面對一頭 隨時都可以致人死地的猛虎 淵蓋金貞 在身後那群高麗貴族的注視下我 為了履行所謂的獵場規矩 不得不上前親自「獵殺」這頭帶崽的老虎 但她又不想傷害它 這可怎麼辦 可為難淵蓋金貞了 所以她在祈求陳華的時候 特意叮囑了 能不能活捉

對 就是活捉

淵蓋金貞的原意就是如此 這句話 是淵蓋金貞很小聲的說的 儘管她知道 幾乎可以創造奇 但覺得自己的條件 也太過分了 有點難為人 不過幸好 周圍沒有人聽見她的要求 當然 眼前的男人 肯定也不會笑話她 只是 她這句話 讓陳華聽了 頓時差點氣死過去

活捉 開什麼玩笑 這是老虎 不是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