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二章獵龍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笑道:「哈哈哈 老夫尚且缺一虎骨泡酒 不知這獵場裡面 可有猛虎 老夫尚且獵得 」 氣勢 這就是身為一個身經百戰的老將 表現出來的氣勢 雖然 李績這老頭 只拿了一把不出眾的弓...

高麗的皇家獵場前 人員頗多 大抵都是背誇長弓的年輕兒郎 相互之間 少了些許攀談 而是無一不在 拭擦著手上的利刃 玩弄著剛剛到手的弓箭 一時間 整個皇家獵場前 倒也變得磨刀霍霍

狩獵是很正式的場合 除了觀獵的那些增加氣氛的人 要進去打獵的人 無一不是神色凝重 巴不得等會兒 能在所有人的面前 博得一個好成績 畢竟 這次狩獵 是上得了檯面的存在 能夠出名 就等同整個平壤城 都已有名聲 對於那些想博得好名聲的年輕貴族 自然是有無法抵抗的吸引

狩獵大會還未開始 所以 大家都守在由重兵把守的獵場外面 旌旗獵獵的場合下 人潮馬嘶 獵場裡面 傳來的獵物咆哮 讓整個場面 顯得有些驚心動魄

到了獵場前一段距離 被高麗的侍衛攔下 驗明了身份 收下了邀請狩獵的密貼 陳華和李績 才能進入這裡

他們進來之後 找了塊兒相對安靜的地方等著 其間倒也有不少的高麗人對他們投來詫異的目光 但雙方 都僅僅是一撇而過 並沒有將對方放在眼裡 因為大家都知道 既然能夠參加這個狩獵大會的人 身份自然而然高貴不可言語 儘管高麗人 對於獵場能出現唐人 感到不可思議 但想了想 如今正有一支唐軍 就穩穩地扎在平壤城外 於是對方的身份 就不言而喻了

約莫片刻的功夫 獵場外面就傳來雷聲滾滾般的異響 放眼往前方看去 一支聲勢浩大的騎兵隊伍 自遠方奔襲獵場而來 為首的執旗騎兵 扛著一面著淵蓋二字的金色大旗 自來者的身份 不言而喻地露白了 正是當今 高麗第一家族 淵蓋家族

淵蓋家族 如今成為高麗首屈一指的大貴族 甚至壓過了高麗的皇族 整個家族的男丁隊伍 組成龐大 車馬隨行 無一不是講究排場 自遠處像奔騰的彩雲席捲而來 讓無數人側目注視 而且 將眼光放遠了些 會發現 在淵蓋家族龐大的騎兵隊伍後方 有幾輛顯得渺小的華貴馬車緊隨其後 那是高麗皇室的隨從車馬 如今 在淵蓋家族的騎兵大隊後面 就像風雨中的孤舟 隨時都可以被吞沒

這是沒辦法的事 自淵蓋蘇文 弒殺高麗榮留王之後 高麗的皇室 已經是名存實亡 淵蓋家族 才是整個高麗的當權者 雖然 此間 在狩獵場前 有不少的貴族 小聲言論 但於此事 強權之下 也只能忍氣吞聲

淵蓋家族的騎兵隊伍和家族華貴的馬車 驚艷地出現在獵場前面 旋即 騎兵分撥成兩隊 左右列隊 將穿著華裝 面有威像的淵蓋蘇文引了出來

淵蓋蘇文 現在是高麗的攝政大臣 自他出現開始 在場不少高麗的官員 已經給這位太上皇行大禮跪拜 看得出 淵蓋蘇文很享受這樣的待遇 道了眾臣免禮 才讓出半個身位 將他擁立起來的傀儡皇帝平原王請了出來主持大局

其實 說白了 有沒有這個傀儡皇帝已經無所謂 但淵蓋蘇文出於政治上的籠絡手段 不得不狹天子以令諸侯

淵蓋蘇文身後 華貴的馬車中 坐著如今高麗的皇帝 平原王以及他的正室王妃和兩個側室妃子 這個乾瘦的就像被掏空了身子的老頭兒 一副酒色過度的樣子 有氣無力地說著勉勵的話 諸如大獲豐收 這等言辭來應付了事

不過 他說什麼 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他必須作為高麗冬獵大會的發起者 並且宣布 此刻開始 冬獵大會開始 大家盡情狩獵云云

當平原王說完了鼓勵騎射的話語 周圍參加狩獵的人 也不是傻子 墩子全場肅然致禮 齊呼陛下萬歲 高麗萬歲 於是 所謂的冬獵大會就在萬眾呼喊下 終於開始了 並且 先前還是重兵把守 攔門緊閉的獵場 立刻就被打開一道口子 那些參加狩獵的人 頓時魚貫而入 策馬狂奔進去

最先衝進獵場的 都是高麗年輕的一代 無它 第一個獵到獵物的人 總是會感覺自豪的 所以 他們都奮不顧身地想要拿下第一

獵場的入口就那麼大 群馬奔騰 濺起地上的落雪的場面 頗為的壯觀

淵蓋金貞 隨著淵蓋蘇文一道而來 這才下了淵蓋家的馬車 雙目就在人群中展開了搜索 似有心電感應一般 很快就瞧見了陳華 並且 用力的搖著小手 興奮之極 眼中滿是高興之意 讓不少高麗的年輕人看見后 對那個淵蓋金貞示好的男人 多了幾分歹毒的敵意 顯然是把陳華 當成他們的對手了

當然 因為淵蓋小妞的心電感應 陳華的坐標暴露 不止是那小妞 此刻對陳華紅袖急招 就連淵蓋蘇文 此刻 也是放下他攝政王的身段 縱馬前來 臉上自有笑意 聲音更是如洪鐘一樣 痛快說道:「素聞唐人好獵 每年仲冬的田獵 比起高麗來 只勝不差 李績將軍 今日難得興緻 可否讓本王以及高麗諸位將領 一睹唐人狩獵風采 」

淵蓋蘇文身邊 還跟著十多個神色嚴謹的扈從 一看就是那種帶兵打仗的大將 動作齊整有素 膀大腰圓 孔武有力 他們此刻圍上來 頗有以多欺少的嫌疑 但 這並不能嚇住誰

李績面不改色 淡然笑道:「哈哈哈 老夫尚且缺一虎骨泡酒 不知這獵場裡面 可有猛虎 老夫尚且獵得 」

氣勢 這就是身為一個身經百戰的老將 表現出來的氣勢 雖然 李績這老頭 只拿了一把不出眾的弓箭放在馬背上 箭袋裡面 只有三支箭矢 但能開口說出這樣的話 就連一直泰然自若的淵蓋蘇文 也悄悄地心悸頃刻

大唐 不止有李靖那個軍神 更有李績這樣啃不動的老骨頭 威懾四鄰 震懾宇內

淵蓋蘇文眉頭挑了挑:「將軍好膽氣 獵場中確實有猛虎 只是蹤跡很少 將軍可要憑運氣狩獵 」說完 淵蓋蘇文看著只帶了一把小型弓弩的陳華 眉梢就突然彎了起來 道:「不知道 侯爺是準備要獵虎 還是獵熊 」

這他媽算不算是欺負不了老的 就來欺負老子 老子像是軟柿子嗎

「哦 」陳華眉頭挑了挑,漫不經心說道:「我是來獵龍的 不知道 這高麗的獵場裡面有沒有龍 如果 有 我倒想獵一條回去 抽掉龍筋 扒掉龍皮 龍筋用來當褲腰帶 龍皮用來做一件皮甲 龍肉用來燉湯 」

陳華非常順嘴兒地說著 一點兒結巴都沒有 就像他真的是打算來獵場獵龍的 如果大家不把他的話 當成一個笑話 還真以為 此人心志堅定 非得獵到龍不可

身兼表演地和語言帝 陳華的演繹天賦太完美了 差點就騙過了國有的人

「獵龍 」淵蓋蘇文 顯然沒料到 陳華居然如此奇葩的回答

這天下有龍嗎

準確地說 沒有

但天子自喻受命於天 命格是真龍之身 要說 這天下有龍 那麼這條龍 無疑就是皇帝了

這位大唐的侯爺 雖然語出頗有取樂的嫌疑 但這完全就是一個聰明使臣的回答啊

淵蓋蘇文老臉憋青 李績在旁邊偷偷捧腹大笑 這小子 太犀利了 那張嘴巴 簡直要讓人無話反駁

「侯爺要獵的龍 肯定是沒有 不過 深山大蟒 雞冠巨蛇 到是有許多 希望侯爺能如願 」不能被人家的話給問死 淵蓋蘇文 倒是為自己解圍笑道:「好了 時候不早了 我等也一起進入獵場吧 興許 先前進入獵場的人 也有獵到獵物的了 」

「請 」李績和陳華同時客氣道 慢悠悠地駕馭著馬 往獵場里跑去

他們兩人先走一步 跟在後面的淵蓋蘇文 原本笑吟吟的一張臉 立刻就變得烏雲密布 如果仔細點 就能夠看出 淵蓋蘇文 握著馬韁的手 已經青筋暴露 大有此刻張弓射箭的**

「大王 這唐人 果真是肆無忌憚 若不是 我們需要幾年的休養生息 怎麼會委屈到向唐人求和 你看那個李績 一副不可冒犯的樣子 末將都想親自會一會這老頭 是否傳說中的厲害 還有那個年輕的唐人 想到他 末將就想殺人 」淵蓋蘇文身邊 頗為年輕的將領 抱怨地說著 要不是他們才奪取了高麗的政權 如今根基不穩 肯定是趾高氣揚的存在

聽著身邊心腹將領的話 望著遠去的李績和陳華 淵蓋蘇文忍住了這口惡氣 道:「且不必念及唐人如何張狂 我們需忍住這一時的惡氣 待到時機成熟 我們必定十倍百倍加以償還 赤怒、烈火 那李績要獵虎 你二人就給我好好看著 不能讓他達成願望 本王倒想看看 一個人口出狂言沒有實現 會不會自覺羞辱 」淵蓋蘇文吩咐一聲 立刻有兩個健壯的將領出現在他前方 兩人領命而去 馬速飛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