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一章冬獵大會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可 」李績繼續聲嘶力竭 勢必要將陳華這個躲在帳篷里不出門的傢伙 給拐帶走陪他打獵 陳華略作思考 淡淡道:「只觀獵 不打獵 會不會被人笑話 李叔不會是在坑我吧 雖然小子 從來...

冬天吃著熱騰騰的火鍋 在喝上兩碗米酒 小子日 過的倒也舒坦 不過 這僅限於 身份地位比較高貴的貴族 才能夠享有特權 至於那些身份低微的人 則是沒這麼多講究生活之處

酒足飯飽之後 李績那老頭 嘖嘖感慨 意猶未盡的樣子 這老頭的食量驚人 一頓飯 幾乎要吃下幾斤肉 也非常海量 陳華燒好的米酒 大半都被他喝光了

「賢侄啊 剛才 高麗的皇宮 給老夫發來邀請的公函 盛情老夫過幾天去參加他們高麗的冬獵大會 老夫尋思著 你反正無事 倒不如 陪著老夫去參加這個「鴻門宴」 如何 老夫倒是想 這高麗 突然邀請老夫參加他們的冬獵 難不成 是要試探一下 老夫還能否挽起強弓 「

喝完酒之後 李績就叨叨著給陳華說了些話 陳華大抵也聽了進去 高麗皇宮 邀請李績這個大唐的大元帥 參加所謂的冬獵 這因該是貴族間的活動了 在長安城 每年仲冬季節 都會舉行的比較濃重的田獵 並且 將這所謂的田獵 作為國家衡量貴族子弟 是否能征善戰的重要的活動被納入成年禮之中 每一個年滿十六周歲的男子 都要親自狩獵一頭動物 而且 根據獵物的體型 來判斷一個人的優秀 李唐本來就是馬背上奪下的江山 後代子弟習武的眾多 延續馬背上的傳統是必然的

大冷天 還有興趣出去打獵 不被外面的風雪凍死就算不錯了 陳華可不是要風度不要溫度的人:「李叔好意 小子就不去了 再說 小子對打獵沒什麼興趣 去了也只能是陪太子讀書 」上輩子 在盜帥門那個深山門派中 打獵是尋常的事兒 老虎、豹子 熊瞎子 啥樣的東西 都打過 在陳華的眼裡 沒有所謂的保護動物 只有愛打不打的心情 換句話說 就是打厭煩了 都不願意打了

蘇定方要鎮守大營 其他的副將 李績又不願地帶著他們 想來也只有陳華陪他一遭去參加高麗的冬獵大會 「你小子真的不去 」李績追問 大有逼迫的言下之意

陳華偷偷打量了李績關公一樣的紅臉:「不是小侄不去 而是小侄的身體 實在禁不起這遼東的風寒侵體 」連忙勸李績這老頭喝酒 不然他要死抓著自己跟著他去吹風

「哎 你不去 那就只有老夫這風燭殘年之人 去面對虎狼之群的高麗 聽說 高麗為了此次的冬獵 出動了近千人的隊伍 而且其中還有所謂的高麗第一勇士 老夫一個人單槍匹馬前去赴約 弄不好 要在那群年輕人的面前丟面子了 」李績喃喃自嘆 這老頭 算是抓准了陳華的軟肋 陳華不怕你死纏爛打 就怕你打悲情牌 他就是因為 受不了老李的悲情牌 才會自主選擇來到遼東這塊地兒的

「賢侄可以不打獵 但可觀獵 權當陪老夫如何 觀獵的人 可以自由坐在野外的帳篷里 烤著炭火 等著打獵歸來的人送來獵物 老夫孤軍奮戰 賢侄後背觀望 難道也不可 」李績繼續聲嘶力竭 勢必要將陳華這個躲在帳篷里不出門的傢伙 給拐帶走陪他打獵

陳華略作思考 淡淡道:「只觀獵 不打獵 會不會被人笑話 李叔不會是在坑我吧 雖然小子 從來沒參加過所謂的冬獵 可 小子還是知道 大多數以武為尊的國家 年輕人肯定是去狩獵的 哪有觀獵的出現 」

李績掩飾的很好 拍著胸脯保證 道:「賢侄有所擔心 也是多餘的 那麼多人 肯定不能全都出獵 觀獵還是許多的 一些家屬女眷或者嬪妃公主 也在觀獵當中 」說道這裡 李績狡詐一笑 顯然是想以此美人計來誘惑他

不過陳華何許人也 自然不能被美色所撼

「李叔這樣說 我就更不能去了 小侄不喜歡人多的地方 就軍營的帳篷不錯 李叔打到了獵物 記得扛回來 我們煮火鍋吃了 」

李績翻了翻白眼 很顯然 硬的不行 軟的不行 美人計 悲情牌都不行 他也不打算問了 不去就算了 大不了 自己一個人單槍匹馬去平壤城

哼哼了兩聲 李績不打算在陳華這兒久待 搖著醉醺醺的身子 擋住帳篷大門的帘子 卷著外面吹進來的風雪 大步邁出 跌跌撞撞地離開了

幾日之後 天上的風雪 就像突然接到停止的命令 雪不下 風不刮 天空中 居然出現了一輪冬日的太陽 就像一團沒有絲毫溫度的火焰 照在頭頂上 看幾眼 渾身都覺得冷極了 雪皚皚銀裝素裹的大地 不管是遠山 還是近水 都看不到一絲一毫的綠色 寒鴉駐足在掛滿冰雕的枝頭嘎嘎叫著 這樣的時節 正是一個外出狩獵的好天氣

雖然陳華拒絕了李績的邀請 參加高麗的冬獵大會 但並不代表 這高麗國內 就不會有第二個人濃重邀請陳華參加 高麗每年一次濃重的節日

邀請陳華的密貼 是淵蓋金貞親自送來的 上面有淵蓋蘇文親筆書信 知君好文武 擅騎射 特邀君一道共冬獵增趣 比起李績那乾癟癟的幾句話 陳華這封邀請的密貼 儼然是用心去寫的 至少 在淵蓋蘇文的眼中 李績不可怕 可怕的是 他這個使臣團的機要大人 短短几句 倒是看出 淵蓋蘇文 對他的巴結 不過話又說回來 兩人才見面不過三次 這樣的密貼 太過熱情了些吧

去還是不去 陳華糾結了很久 最後終於決定 還是去參加

軍中有武將輕車出行的衣服 袖口和褲管 套上毛茸茸的皮套 鋒利的匕首 掛在腰間 頭上帶著一頂翻邊兒的皮帽 打扮不適貴族子弟的精神 又不會缺少失去體態之美 至於打獵的弓箭 每人 都要自帶長弓 自帶箭袋 掛在馬上 一道隨行去獵場展露打獵的天賦 所以 在不得不挑選一把合適的弓箭情況下 陳華保留實力地選擇了一把小巧型的弓弩

他只是去娛樂 順便打些小獵物 大獵物 陳華還沒打算拚命獵殺 小弓弩就非常適合他 而且 還不用費勁兒地拉弓 只需要掌握好准心 獵個兔子什麼的 也可以

收拾好了行頭 在軍營門前 恰好碰見了 也正準備出發的李績

打扮平淡的李績 只是在鎧甲外面 批了一條長長的披風 一把不張揚的弓箭 就掛在馬背上 箭袋裡面 就只有三支箭 想來 這老頭肯定是小獵物看不上 大獵物也不會拼 他只喜歡打自己中意的獵物

兩人在軍營門前相視一眼 然後這一老一少 就默默地一前一後 騎著兩匹通體黑色 沒有一根雜毛的馬 朝著遠方冰封的道路奔去

去高麗皇家獵場的路上 李績這老頭 嘴巴沒閑著 少不了數落陳華 居然那麼快就被一個女人攻陷了 要知道 他可是陳華嘴裡的叔 他可是哀求許久 可這小子 都不願意陪自己去 反倒第二天 某個女人送來了請帖 就欣然答應了 真是讓李績大大感慨 這小子太不厚道了

高麗的皇家獵場 就坐落在平壤城外 挨近大同江邊 幅員遼闊的千畝山林之中 裡面的奇珍異獸不少 更有許多遼東的天然猛獸 老虎、巨熊、野狼 被圈於狩獵山林之內 應有盡有 當然 但凡被高麗皇室邀請 有份參加狩獵的人 若非高麗的王侯貴族 就是公卿大臣的親屬家將 以及身份地位崇高的外國貴人 普通的老百姓和小貴族 只能遠遠地看著 浩浩蕩蕩的隊伍 在冬季 騎著馬 拿著長弓 遊獵於天地之間 飲酒高歌

狩獵場並不難找 只要是在平壤待過 都知道 平壤城外 被重兵包圍起來的獵場 那裡就是高麗的皇家狩獵地點

陳華和策馬來到獵場的時候 遠遠地 看見成群的高麗人 人人穿上輕袍帶革的獵裝 身上裹著厚厚的裘衣 策騎三三兩兩聚在所屬小陣營 壯男美女 一片蓬勃朝氣 人數約在一千人以上 讓整個狩獵地 變得頗有幾分熱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