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章待到春來三月八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績只顧吃 偶爾說上兩句道:「嘿嘿 老夫也就說說 試探一下賢侄 是否有吃苦的心 想不到 賢侄看的比老夫清楚 我們這兒的三萬將士 其實還不算最苦的 薛瘋子的水師 才是整個遼東 最困難...

豆芽菜 成了遼東軍隊的輔食 因為其製作方便乾淨無污染 經過李績的刻意推廣 就連遠在百濟征戰的大唐水師 也將豆芽菜 列為軍中緊急蔬菜的品列中 水師一年到晚 都在水上 蔬菜什麼的 很是缺乏 豆芽菜的出現 填補了水師食譜的某片空白 這樣的功勛 已經上報朝廷 等著嘉獎呢

對於今年待在高麗過冬的人來說 高麗今年的冬天很冷 換句話說 就是晚上蓋著幾層的被子 都感覺像躺在一片冰上面 長安城那面 防寒的軍需物質 還沒有及時的運送過來 大多數的士兵 都只能在衣服裡面塞茅草或者動物的皮毛抵禦遼東的寒風 環境很艱苦 但撤軍的命令 一直都沒有下來 無它 高麗的淵蓋蘇文 想採用拖延戰術 將唐軍困在此地 大不了咬著牙關拚死渡過 等到了明年冰雪融化 春回大地的時候 淵蓋蘇文就是不想從新回到談判桌上也不可能了 唐軍也不是沒想過 集合力量 對高麗進行攻擊 但遼東這地方 自古就是冬天的寵兒 此時打仗 將會得不償失 所以 大唐的軍隊就一直囤聚在高麗國的土地上修養 這樣也好 淵蓋蘇文時刻會擔心著床邊有一頭過冬的老虎

談判方面 也沒什麼進展 還是以前商議的樣子 高麗稱臣 向大唐繳納歲幣 以十五年為期限 這是淵蓋蘇文和老李定下的條約 不過 淵蓋蘇文違背了當初的結盟 將唐軍拒之平壤城外 大唐方面 就要開始考慮和淵蓋蘇文從新談判了 只可惜 這傢伙 以剿滅國內叛亂為由 一直不肯坐在桌子上談判 以至於 外交使臣團的人 恨他恨的要死

「這兒 真不是個人待的地方啊 」

這些天 陳華一直都在發表感慨 已經初冬了 也就說 他從長安 來到遼東 已經要快半年了 如今的狀況 今年過年 是不可能回到長安城的 除非現在就開始打仗 則他們使臣團的人無事就可以離開 可惜 淵蓋蘇文一直不肯和大唐徹底撕破臉皮 雖然拒絕唐軍入主平壤 但隔三差五 還是會派遣高麗的官員送來東西慰問 而且 他還的確向遼東城的李靖 繳納了今年的歲金 讓李靖代他向大唐皇帝問安 以表示對大唐的崇敬之心 這樣的虛與委蛇小人是最讓人討厭的 一面向你示好 一面又在防備你 弄得大家都不知道是殺還是留 不過 這種情況 也不是一直會如此 至少 等到來年開春 這裡的格局 都將會從新打破

軍營中 陳華有自己單獨休息的帳篷 上面已經蓋上了厚厚的積雪 雖然他在帳篷內 燒木炭取暖 但也無濟於事 實在是太冷了 這個時候 陳華就開始想長安 想玉山書院 想晚上要是跑到謝韞或者婉兒的房裡面去那就是天堂一般的日子 早知道 就該把婉兒做的幾件小馬甲帶上 防寒保暖的衣物有好多裝好多 當初以為用不了幾月就會回去 如今陷在這裡 真叫凍成了冰棍那就是自作自受

呼天吼地的寒風 肆意地吹刮著雪飄飄的天地 這樣的氣候 幾乎都沒有人願意出去 帳篷里的火爐上 木炭正燒的旺盛 從火頭營那裡順來的羊肉、牛肉、馬肉 被切成小塊兒 放在乾淨的盤子中 豆芽菜 小葉瓜 都被陳華當成自助火鍋來對付這寂寥的時光 反正這些天 他就是躲在帳篷裡面火鍋 至於烈酒 軍中對他們使臣團的沒要求 去平壤城能夠買回來 陳華也是備了不少 以至於李績那老頭時不時打著討論戰事的借口來陳華的小帳篷蹭酒喝 其實 陳華可以選著去平壤城 讓淵蓋蘇文安排一處行館 讓他們使臣團的人住下 但軍隊都被人拒之門外 當然要有骨氣地和自家的軍隊住在一起

百般寂寥地烤著喂著小火 注意著火鍋的水溫是否樂觀 旁邊 擺在小桌上的小碟子 裝著的醬油、生薑末、蔥花 孜然 茴香 八角 都磨成粉 陳華順手拿來調和成吃火鍋的拌料 在遠處 還有一個小火爐上 喂著加入了生薑、小蔥還有糖精的米酒 酒香味能夠讓人聞之欲醉 帳篷的面積不大 除了一張牙床 還有辦公的桌椅 剩下的點點空間 正好能夠擺上一張小桌子和幾個凳子

火鍋煮到一半的時候 李績那老頭就挑來帘子 伴著外面吹進來的風雪 一張凍的紅彤彤的老臉 正在唏噓地咒罵這鬼天氣 草原都沒有這般嚴寒 一面吹口氣 戳了戳雙手 屁顛屁顛地衝進來

每天 到了這個點兒 李績總是會借著工作的名頭 來陳華的小帳篷蹭東西吃 當然 這個小帳篷 是全軍營最暖和的地方 也只有陳華這個閑傢伙 才會帶著人去山上砍木材燒成木炭取暖 軍中誰還有那個閑功夫 注重那麼多

李績進來帳篷 立刻就將擋在門口的帘子拉上 然後立刻蹭到陳華圍住的火爐前 渾身發抖 道:「媽的 冷死本帥了 這高麗的鬼天氣 如果沒有到這兒 斷然不會知道 高麗人每年冬天 是要冷死多少人 」

看見這個打著工作的名義又來蹭飯的傢伙 陳華也對他無語:「李叔 要不要先來一碗熱騰騰的米酒 小侄加入了一些材料 喝過之後 保證全身發熱 精神舒暢 」

「還愣著幹嘛 給端上來啊 你小子 整天躲在屋裡面研究吃的 哪知道我們這些在外面跑著的人的辛苦 軍中士兵的凍瘡病 已經有半數的人患上 這個辦法 連你小子都沒法治療 我這個將軍 就更沒招兒了 」

李績說話的時候 陳華已經端來一碗熱騰騰的米酒

李績不客氣地接過來 也不管是否燙 他的嗓子 都快結冰了 熱酒正好解凍

喝完一碗之後 李績才嘖嘖感慨 大叫了一聲痛快 然後 這老頭 倒也不客氣地拿起筷子 在他面前 一口小鍋裡面撈東西吃

「賢侄啊 你說 我們在這裡受罪就算了 連你們這些文官 也在這裡受罪 你看 李大人病了 王大人也身體不適 這整個使臣團 現在就只有賢侄獨立撐著 高麗那面 也沒有傳來願意和談的想法 要不 老夫派人 把你們先送遼東城去 李靖大元帥在那兒 遼東城比這兒要好得多 」

陳華一邊吃著熱騰騰的火鍋 一邊道:「李大人和王大人 不願意離開這兒 對小侄說過 就算是殉職 也要守在離高麗最近的平壤 外面的三萬將士 還守在冰天雪地裡面 若叫我們此刻離開 只怕 從此以後 大唐的軍隊 就不歡迎我們了 」

李績只顧吃 偶爾說上兩句道:「嘿嘿 老夫也就說說 試探一下賢侄 是否有吃苦的心 想不到 賢侄看的比老夫清楚 我們這兒的三萬將士 其實還不算最苦的 薛瘋子的水師 才是整個遼東 最困難的隊伍 賢侄可能也知道 如今這天氣 水上打仗 完全就是拼毅力啊 不過 薛瘋子也算是個人才 深入敵營 還能打出幾場漂亮的勝仗 老夫也要堅守住這兒 來年也打個漂亮的勝仗出來 」

李績憤憤說著 言語中 也有為此刻的窩囊感到憋屈 若叫這天氣 不這麼惡劣 他李績 一定能夠打出捷報

百濟薛萬徹的水師 的確是如今遼東戰場上的一顆深水炸彈 不但在嚴寒的天氣作戰 而且戰鬥勇猛 百濟人聞風喪膽 在這戰火突然就熄滅的遼東 薛萬徹就像炸彈一樣 在遼東的最南面 處處爆開 時時捷報

「待到春來三月八 百花開后梅花殺 衝天香陣透遼東 滿城盡帶黃金甲 」閑著無事 陳華順來一首篡改的詩 活躍下氣氛 這種情況 不但李績憋屈 他又何嘗不覺得憋屈 儘管知道 不會被高麗人拖死在這兒 但整個冬季熬過來 只怕能夠戰鬥的人也所剩無幾了 現在 陳華最希望的是 長安的防寒物質 能夠儘早準備好 遼東駐守的士兵 能夠得到保暖 冬季的凍傷不會很嚴重 春天 就可以廝殺了

正如三國裡面的話 馬肥人壯 正是廝殺好時機

李績聽了陳華念的詩 渾身上下都覺得有一陣暖意升起

「好詩 」李績讚不絕口道:「聽賢侄一詩 老夫當飲三碗酒 」說完 李績哈哈大笑 碗中的酒一干而盡 雙眼之中 竟然藏著驚人的銳光

他可以等 等到春來三月八 百花開后梅花殺 衝天香陣透遼東 滿城盡帶黃金甲 李績心中 早就憋著一肚子的火氣 等到明年 高麗如 再是如此不識趣 他可不就如此輕易地守在高麗國都的大門外 而是要做一點讓高麗人也害怕的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