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八掌一寸山河,漫天血。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 甚至 老李還牽來了山東的農戶安置在遼東府 也算是要將這塊地同化了 在遼東城中 有五萬精銳大軍 囤積在哪兒厲兵秣馬 雄踞著整個遼東三國 而且 還有源源不斷的物資和新兵 補充到遼東府...

和淵蓋金貞的談判很失敗 高麗和大唐的隔閡 依然是沒有緩解 看來 註定是要因此而引發規模更大的衝突 雙方只不過都在醞釀 暗地裡調兵遣將 準備有朝一日 撕破臉皮的那一刻 李績率領的唐軍 至今還駐紮在平壤城外 高麗的冬季 也趕上了時候 天上開始飄起鵝毛大雪 銀裝素裹的天地 是關中子弟最難熬的時段 中原人 一旦到了極寒地區 凍瘡是最常見的疾病 有的士兵 手腳耳朵 全長上了凍瘡 不能動 不能走 凍瘡破掉之後 就是流不完的血水 根本不能打仗 患上凍瘡的人越來越多 但大家都一直堅守著 不曾絲毫鬆懈 因為 就算環境多麼艱苦 既然都已經打到了平壤城下 苦日子 熬熬就過去了

挨近大唐邊疆的遼東城 現在已經被划入大唐的疆域 老李也不打算還給高麗人了 直接在批文上 將遼東城改為遼東府 不少大唐的官員任命 已經調遣到這兒 甚至 老李還牽來了山東的農戶安置在遼東府 也算是要將這塊地同化了 在遼東城中 有五萬精銳大軍 囤積在哪兒厲兵秣馬 雄踞著整個遼東三國 而且 還有源源不斷的物資和新兵 補充到遼東府 這兒算是一個正在修建的軍事基地

只要熬過了冬天 等到來年 春暖花開 這裡 將是關中子弟的天下

作為外交大臣 陳華已經很努力地像高麗表示唐王朝的用心 他三次去過高麗皇宮 也見到了淵蓋金貞的大哥淵蓋蘇文 並且也看見了高麗的傀儡皇帝 在淵蓋蘇文面前的低聲下氣 當然 見面的結果 肯定是不理想 高麗一直強調 向大唐稱臣 並且每年繳納貢金 以十五年為期限 而且 高麗還勉為其難地做出讓步 將遼東城划給大唐 笑話 遼東城都已經收不回去了 還不如順水推舟 不得不說 高麗這招緩兵之計 如果是用來搪塞好大喜功的帝王 比如前朝的隋煬帝 肯定是早就結束了這兒的對峙 但老李是雄才偉略的 豈能容忍 在自己的縱容下 給後代子孫留下隱患 所以 老李的條件 則是絲毫不讓 要將高麗成為新羅第二 放棄武裝抵抗力量 並且 成為大唐下轄一州府 當然 老李也給了淵蓋蘇文的甜頭 就是可以幫助他 順利登上高麗的王位 加封他為大慈王 老李這招恩威並施 並沒有打動淵蓋蘇文 這狡猾的狐狸 總是和大唐保持若即若離的狀態 倒是不好突然向他發難 當然 時機未成熟 也是另外的考慮因素

高麗這面保持著暫時和平的態度 淵蓋蘇文忙著剿滅叛亂的反王 唐軍休養生息 準備迎接和高麗的衝突爆發 但還是有好消息 在這寒冷的冬天 讓人心中暖意

唐朝的水師 大敗百濟和東瀛的水師 唐朝軍隊 正式開始向高麗的盟國百濟 發起迅猛的攻擊 與此同時 新羅大將金庾信率兵出擊百濟 兩國聯軍 勢如破竹 已經將百濟國內 數座城池攻下 距離百濟的國都泗沘城 舉目可望 兩國算是整合在一起 水陸並進 打的百濟措手不及 就算百濟有東瀛的支持 在失去了高麗這個鐵盟友 也只能舉步維艱 距離滅國之日不遠

薛萬徹的水師 打出了唐朝水師的名聲 打敗百濟之後 牢牢把握住百濟所有的海防 現在的百濟 在拼水師力量上 在唐朝水師面前 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

捷報的消息 一日接一日地往長安、遼東 平壤 金城 這幾個地方彙報 能看見百濟 向魚肉一樣被瓜分 最高興的 當然要數唐朝那些帶兵的將領 在軍事地位上 百濟就是高麗的一條手臂 如今 這條手臂 眼看著就要被截肢了 淵蓋蘇文 也不得不眼睜睜看著 不敢管 也不願意管

天氣越來越冷 普通的防寒衣物 已經不能滿足軍隊的需要 孤軍深入敵營的李績 也終於開始擔心起自己的幾萬將士未來的四個月 怎麼度過嚴寒的冬季 這傢伙 最近喜歡在軍營外面望風 只要是看見運載貨物的馬車經過 都會親自過問 是否長安送來了防寒的衣物 偶爾他也抓住陳華追問 他設計的東西 是否靠譜 怎麼一去那麼久了還音信了無 能體諒一個整天端著熱水 給自己挨了凍瘡的士兵洗腳將軍的焦急 可是那些東西 也是急不來的 陳華在安慰這個火爆將軍的時候 自己也開始討厭這個漫長的冬季 一來 他們使臣團 不能即刻回國 也就是說 未來幾個月 他將一直待在高麗 這簡直要了他的命 要知道 家裡的人 可等著他回去過年呢 看來是沒希望了 二來 陳華隱隱也擔心 淵蓋蘇文 會不會將李績這顆釘在平壤城外的釘子拔掉 如果兩國一旦撕破臉皮 不承認所謂的結盟 那麼 李績這三萬軍隊 肯定是首當其衝受害的

在平壤這個前不著村 后不著店 援軍也不可能很快趕來的特殊地方 李績一夫當關 是否萬夫莫開 就不得而知了 但為了安全方面著想 沒事兒的時候 陳華也會在軍營裡面四處巡視防禦工事 他好歹也是曾經在軍中待過一段時間 身兼格物院的院長 提出一些比較先進的防禦理念也是不錯的

對於陳華喜歡逛軍營的防禦 李績明眼看著 私下卻是偷偷高興 這小子 終於還是幫村一二了 李靖曾大肆吹噓 這小子的防禦滴水不漏 李績還真想見識 於是 在陳華逛過某處防禦工事後 李績總是會緊隨其後 然後 在負責那處工事將領那兒了解到了情況 然後整個人就目瞪口呆了

擺在李績面前 在原有的防禦工事上 原本是挖出來的壕溝和阻攔騎兵衝擊的鐵欄、刺釘 箭塔 溝渠 這些簡單的運用 被陳華摒棄掉 而是形成他自成的一套 節節防禦的理念 並且命人在軍營前方三里處 修築堡壘 所謂的堡壘 就是用石頭和泥土混合 修成小房屋一樣 裡面可供弓箭手伏擊對方 墓箭手 卻無法射中堡壘中的人

看到這個 能夠起到阻擊的堡壘出現 李績眼睛一亮 如果能夠運用好 這放在軍營前面的堡壘 就可以拖住對方很多時間 用作撤退最適合不過

李績心想 這小子 難道是看出來了什麼 已經在著手準備逃跑的程序 李績心裡暗自偷笑 果然是個小狐狸 居然看出了 這支駐紮在平壤城外的唐軍 最終的處境會很艱難 不過 這樣也好 整個軍營 能知道情況的不多 能夠著手後路考慮的也不多 這小子 還真是一個討人喜歡的人

李績看出了陳華的意圖 就不準備再去視察陳華修改後的防禦工事各種逆天 一個人為了保命 肯定是能夠拿出自己身家性命去琢磨 在這一點上 李績識人是很明白的 現在軍營里 又有了一個人 和他一起擔心著往後的事態變幻 李績覺得渾身輕鬆 臉上的笑容也多了

人生最怕的就是孤軍奮戰 李績雖然號稱僅次於李靖的軍神 又有蘇定方得力輔佐 但也是英雄孤寂的 想到此行任務重大 能不能書寫大唐歷史 完成歷來中原能人異士完成的希冀 李績頂住的壓力很大 他害怕失去每一個士兵 害怕軍心不穩 害怕高麗如果將他們圍住 還有多少人抱著必死之心 也要與之一戰 現在 李績覺得 自己放佛有一個知心的知己 儘管 這個知己 並沒有多說什麼 但他所做的每一件事兒 都是在向共同的目的行動

李績現在很想喝酒 痛快暢飲 可惜 軍中無酒 就算他是大元帥 也不能違背這個原則 他能做的 就是將自己的激情 化成對屬下的關心 四處照看著那些身體不適 長了凍瘡的士兵 親自為他們送飯送厚衣物 他知道 戰場上 離不開這些兵 大唐稱雄之日 是靠這些士兵 千萬白骨累積起來的功勛

南征北戰多年 李績已經養成了 和屬下士兵廝混在一起 同吃同住的習慣 所以 並沒有誰 會以為堂堂元帥 出現在士兵的軍帳裡面 會多麼奇怪 相反 要是 一天沒看見他們的大帥 為那些士兵送飯送衣服 大家都覺得今天匪夷所思

許多時候 李績都會站在軍營前 靜靜地望著遠處灰色的平壤城 高大的城牆 如同一頭盤踞的惡狼 李績雙眼無比炙熱 一寸山河 漫天血 大唐崛起之日 普通的一座城池 怎能擋住大唐的鐵騎 雖然 這兒 看似死地 但兵法上有雲 投之亡地而後存 陷之死地然後生 誰又能說 他們這一步棋 是兵險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