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七章能不能抱抱我?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著這空氣中.淡淡的幽香.陳華都覺得整個人飄飄然地. 「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可悲之人.也沒有絕對的幸福之人.你所謂的可悲和幸福.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待而已.其實.我們都可以過得幸福.夫唯不爭....

陳華在談判桌上.都是寸土不讓的.他必須要拿出不退讓的態度.才能讓眼前的淵蓋金貞小妞知道.唐人不是拿來被他們作弄的.

陳華要離開雅間.淵蓋金貞立刻就慌了.

「侯爺.你這是要走么.」這女子急忙留客:「小女子還有些話.沒有同侯爺說清楚.」

看來剛才的威脅.多少是有效果的.陳華心裡笑著.臉上卻是不苟言笑.無比認真.問道:「某家已經同淵蓋姑娘說的很明白清楚.我們是來談判的.國家大事.寸土不讓.這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那些背井離鄉的戰士.金姑娘要想清楚.你若能代表高麗.那麼就必須拿出你們應該的誠意.至少.現在.就立刻打開平壤城門.讓駐紮在城外的唐軍進城來.」

這話說的大義凜然.絲毫不給對方有拒絕的權力.如果高麗想要真心談判.連這最初的條件都不答應.那就沒什麼可說的.直接開打.

淵蓋金貞看了陳華一眼.銀牙輕咬.搖了搖頭:「這個.肯定不行.平壤是高麗的國都.就像大唐的長安.就連自己國家的護衛軍隊.都是駐紮在城外.哪能讓外國軍隊進來.」

「那就沒得談了.告辭.」陳華拂袖離開.臉上卻是憤然之色.當然.這是為了配合談判失敗.故意演出來的.

淵蓋金貞忽然就拉住了陳華的衣角.她這個動作太兀禿.連陳華都沒有任何防備.他那裡知道.淵蓋金貞.居然就像被拋棄的怨婦.留住要毅然離去的丈夫.陳華都覺得.自己是不是真在欺負一個柔弱的女子.這種事情.找淵蓋蘇文交談.或許他心裡要舒服些.

「侯爺莫走.就算我們談判不成.至少還是朋友.難道.侯爺.就不想留下來在.我這兒小坐片刻.」淵蓋金貞眼中.全是挽留的目光.幽幽開口說道:「其實.小女子也知道.和侯爺.肯定是談判不成的.但至少.今天我們還是朋友.就算明天.我們即將戰場上兵戈相見.總是要讓今天.過的讓人一生難忘而已.」

陳華愣了一下.再看著淵蓋金貞煙雨蒙蒙的眼神.他都不忍心拒絕了.說起來.兩人.也的確是除了國事.私交方面.還算不錯.至少.可以算作朋友.如今.淵蓋金貞怨幽幽祈求.陳華也不想太硬直地拒絕.

「那就坐下來吧.談判的事.也不能說沒有轉機.希望大家都努力共創這和平.畢竟.打仗也不是誰都願意看見的事兒.」

陳華也不走了.回到了先前坐下的地方坐著.淵蓋金朕就坐在他身邊.不過.這小妞面若桃花.紅艷艷地像是剛剛烤了太陽一般.雪白的臉.白裡透紅.煞是誘人.陳華心裡就忐忑了.怕自己選擇留下來.這女人.會對自己做什麼壞事兒.畢竟.身在虎穴.危險不知啊.

淵蓋金貞.也稍稍整理了衣裙.坐在了陳華身邊:「平常這雅軒別院.很少有人來這兒.冷冷清清的.想找個人說說話都沒有.」淵蓋金貞自言自語地說著.忽然抬頭:「侯爺.我給你煮葯膳可好.在我們高麗.葯膳可是能夠強身健體.舒筋活血的.也快到用膳的時間了.侯爺不急著離開.嘗嘗我的手藝如何.」

陳華膛目.給我煮葯膳.不會是下迷魂湯吧.雖然他不懼任何迷香、**.但最怕的就是防不勝防的美人計.

看著淵蓋金貞那紅的欲滴下紅墨的臉.陳華道:「這恐怕不好意思吧.勞煩淵蓋姑娘煮葯膳.傳出去.恐怕.這高麗.有很多人要恨死在下的.只是.君子成人之美.淵蓋姑娘既然願意.在下豈能不應.」陳華打著哈哈笑道.高麗的葯膳他還真沒吃過.不知道這小妞的手藝如何.是否做出來的葯膳就是美味.

淵蓋金貞俏臉一喜.竟然有小女孩得到心愛禮物的歡喜.然後.她拾起衣裙.往後退出了雅間.想來是去煮葯膳去了.

她還真沒有給別的男人煮過葯膳.在高麗.一個女人.能夠為一個男人煮葯膳.除了是妻子.那就是彼此喜歡的戀人.這是高麗的習俗.

當然.陳華並不知道.這個習俗.

在房中等了一會兒功夫.雅間的門.再次被推開.身穿粉衣長裙的淵蓋金貞.長發盤在頭上.雙手捧著一個白玉碗.小心翼翼.滿心歡喜的進來.

「呵.幸好.還有準備好的食材.不然要去外面的集市購買.也麻煩的很.」將白玉碗放在陳華面前的桌案上.淵蓋金貞.仔細地盯著陳華.聲音細幽幽.道:「侯爺請享用.」

她就像一個稱職的丫鬟.伺候少爺的起居飲食.

要真有這麼一個漂亮的高麗婢.這人生將是多麼完美的事兒.

白玉碗裡面有羹勺.陳華拿起來.然後有滋有味地享用著.

葯膳還不錯.陳華吃的津津有味.淵蓋金貞的手藝.倒也肯定是練習了很久.

「怎麼樣.還行吧.」淵蓋金貞忐忑問道..怕自己做的不合侯爺胃口.她就坐在陳華對面的椅子上.雙手托著香腮.盯著陳華.看的仔細.

陳華暫時沒有回答.直到他把碗里的葯膳全都消滅乾淨.拍了拍享用美味的肚子.道:「真沒想到.淵蓋姑娘.不但人長得漂亮.而且學問又好.居然還會煮葯膳.這在我們大唐.貴族女子.都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淵蓋姑娘和她們的不同之處.就是.你比她們更能讓人覺得親近..」

「侯爺估計不知道.高麗的女子.和大唐的女人.是不一樣的.高麗女子.從生下來那一刻開始.就註定了.長大之後.不但要照顧家裡的父母兄長.出嫁后還要侍奉丈夫公婆.所以.在高麗.每個女人.都是心靈手巧的人兒.只是.這樣想來.也有些可悲了.女子的地位.終究是底下的.」聽見陳華誇獎自己.淵蓋金貞俏臉片片紅雲浮起.煞是好看.

放佛.高麗的女子.一旦羞怯時.總是更容易變成熟透的蘋果.近距離地和這個高麗女子相處.聞著這空氣中.淡淡的幽香.陳華都覺得整個人飄飄然地.

「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可悲之人.也沒有絕對的幸福之人.你所謂的可悲和幸福.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待而已.其實.我們都可以過得幸福.夫唯不爭.故無尤..」

「夫唯不爭.故無尤.」淵蓋金貞念著這句話.微微搖頭.雙目凝視陳華:「侯爺所說.句句都是大道理.和侯爺相處的日子裡.時時看見侯爺平凡中見大道理的學問.如果有機會.我真想跟在侯爺身邊.多看.多學.學習侯爺的格物之道.學習侯爺的處世之道.說實話.我喜歡侯爺.就像無數大唐女子.喜歡才子那樣.侯爺身上.有吸引我喜歡的知識.還有侯爺的為人.」淵蓋金貞眉目暈紅.卻緊緊盯住了陳華.那雙美麗的大眼水汪汪的.叫人心顫.精緻的五官.放佛隨著她的說話.都開始在吸引著一切的注視.她也算是.敞開心扉把自己心裡的話.毫不保留地全盤道出.想來.兩人恐怕至此之後.就會成為敵人.能夠表白芳心的機會.也只有這次了.

不知道該高興.還是痛苦.陳華打了個哈哈:「其實.我也沒有淵蓋姑娘想的那麼好.有些時候.人與人相處,除了謊言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你也不能太相信我.看重我.或許.我就是在騙你.也說不定呢.」陳華苦笑.這算不算是自毀在人家女子心目中的超然地位.自毀招牌的事.也只有他幹得出來.

「除了謊言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淵蓋金貞喃喃自語.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暈.眼中頓時淚珠涌動.忽地小聲道:「就算侯爺騙我.我也甘願受騙.如果能被騙一次.說不定我就能夠再也忘不了侯爺了.甚至.我現在都在想.是不是應該把侯爺留下來.不讓你走了.」

「不想讓我走.」陳華吃了一驚.頭腦中念頭飛轉.難道這葯膳有問題.吃下之後.就像吃了蒙汗藥不省人事.不過.陳華暗自查看了自己的身體情況.沒什麼不妥啊.那淵蓋小妞.又何來一句.不想讓我走.她不會是想.把自己給那個啥了吧.

雖然陳華不介意和一個有學問.有本事.還能做家務的女子發生點啥.但畢竟兩人現在是敵人身份.他這樣做.算不算通敵賣國呢.

「不可.我等會兒就走.」立場不能亂.亂了.就要出大事兒.

陳華正直回答.多麼忠心的侯爺.

淵蓋金貞抹了抹眼角.淡淡一笑:「侯爺放心好了.我並不能強留侯爺.只是不舍而已.」

她這一句話.說的細聲細氣.就像一個可愛的女子.向心儀的男子表白.又怕對方拒絕.小心肝撲通撲通直跳.臉蛋紅紅的.不敢直視別人.

陳華倒是語塞.他沒想到淵蓋金貞.今天會變成這個樣子.

「侯爺.」細弱蚊音地問道.「我能請求你一件事兒么.」

見淵蓋金貞小臉通紅.如帶雨桃花.充滿期望的望著自己.陳華警惕道:「什麼請求.」

淵蓋金貞.耳根浮起一絲紅暈.低下頭.聲音小的幾乎聽不見:侯爺您能不能抱抱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