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六章要麼打,要麼降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在向高麗國內的貴族施壓 相信 唐軍很快就能夠進入平壤 」 「很快 等待冰天雪地的時候嗎 」陳華譏笑道 金德曼這招太極 打的太妙了 居然將拒絕唐軍進入平壤的元兇 推給了高麗反對...

李泰現在還在吐蕃進行他的建築事業 李泰的性質 其實也是質子形式 不過 李泰的任務卻是打著摧毀一個國家為目的的質子 如果非得要給歷史上所有的質子排名 秦始皇居第一 李泰第二 至於後面的 大抵都是犧牲品的類型 金德曼同陳華談質子戰略 這等偷梁換柱的概念 陳華怎麼會中招

高麗現在的天下 不是高氏一族的天下 而是淵蓋家族居大的 那個所謂的平陽王 不過是淵蓋蘇文推出來的傀儡政權 真正集大權者 還是淵蓋蘇文 雖說 高麗準備派去大唐的兩個質子身份上 肯定是最高貴的 一個是世子 一個是郡主 都是平陽王的唯一兒女 但不要忘記了 平陽王的帝位 也是朝夕不保 等那天淵蓋蘇文不想讓他繼續當高麗的皇帝 那麼 所謂的質子 和普通人沒啥區別

這其中的道道 翻來覆去 都是陰謀 出色的外交家 肯定不會輕易地 就以為 高麗其實還是比較弱小的 也不會輕易認為 高麗 就是真正的想和大唐結成同盟

喝了口酒 對於拜師之事 陳華隻字不提

想當他的弟子 或許 比當皇帝還要困惱

「金姑娘說笑了 兩位王孫如此出色 想來 也是不需要向我這樣的人學習的 我可不敢成為王孫的夫子 教不好 那可就誤人子弟了 」

淵蓋金貞不迭笑道:「這算是在搪塞奴家么 」

「不敢 我怎麼會搪塞淵蓋姑娘呢 」揣著明白裝糊塗 陳華最拿手了 反正 這也不算是正式談判 就當兩人初次在高麗見面 簡單話語罷了

淵蓋金貞倒也不再拜師的問題上糾纏 嫵而一笑 在這個問題上就此打住 她知道 眼前這位侯爺 可是一個不好對付的人 畢竟兩人也算相交那麼久 知根知底了

「不知道陳兄有沒有興趣 隨奴家 一道去北街雅軒別院 那裡最近請來了一批戲班雜耍 侯爺肯定感興趣 」淵蓋金貞淡淡說著 就像一個朋友 在邀請另一個朋友去家裡做客 順便研究詩詞歌賦 聽聽小曲兒什麼的消遣時光

看來對方 肯定也是想要賄賂自己了 陳華那裡去不得 道:「那有勞淵蓋姑娘前面帶路了 」雖然不知道那個所謂的雅軒別院是不是龍潭虎穴 但陳華可不增畏懼 去便去了 有何不敢

在客來樓的談判 也就耽擱一會兒功夫 隨後 幾位高麗人和陳華 一道離開了這裡 他們走之後 整個客來樓立刻就熱鬧了 剛才可是一字不差地聽見了兩人的對話 雖然很模糊 但編造些八卦 總是可以的 尤其是那個連高勝男和高勝美這樣的王孫貴胄都要低頭服順的人 居然來自淵蓋家族 眾人立刻就浮想連綿 若說 如今高麗國內 首屈一指的大家 無疑就是才殺了高麗王的淵蓋家族 難怪高麗的小王爺和郡主 都不可不低頭 這是寄人籬下不得不低姿態順從 只是眾人 好奇那中原男人的身份 往神秘裡面猜測究竟是誰

淵蓋金貞的馬車就在客來樓外 接受淵蓋金貞的邀請 陳華和她一起登上了馬車 準備去淵蓋金貞的雅軒別院聽聽小曲兒 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聽曲兒只是幌子 談判才是真正的目的

搖搖晃晃了很久 馬車停下來 淵蓋金貞嘴裡的雅軒別院到了 這是一棟仿中原大戶人家府邸修建的別院 周圍數棟這樣的房子 因該都是高麗國內的權臣居住在四周 和長安的某些貴族坊間一樣 出門隨便都能遇見某個國公國侯

淵蓋金貞非常客氣地將陳華邀請進別院 至於高勝男和高勝美 這兩個小根本 則是很識趣地在此告辭他們的淵蓋姑姑和即將成為夫子的中原人 等到淵蓋金貞和陳華 雙雙進了別院 那個先前一直忍氣吞聲的高勝男 方才惡狠狠地朝著地下猛吐唾沫

「臭** 不是自命清高么 居然如此低三下氣 把一個男人 帶到自己住的地方 哼 這高麗 有多少人 想來這兒 卻苦求無門 這事兒 要是被高麗那些權貴知道 淵蓋金貞的名聲 肯定也跟著被弄臭了 」剛才還一臉人畜無害 恭敬順從的高勝男 突然就像變了一張臉譜 嘴裡面說著污言穢語 眼神惡毒 絕對不是一個十多歲的人 能夠擁有的 環境讓人成熟 此話不假

「哥 你可不能背地裡說淵蓋姑姑的壞話 難道你忘記了 父王對我們的交道 忍辱負重 忍辱負重 相信 我們高氏一族 總有一天 會將淵蓋家族一網打盡的 時機未到 只能忍受他們的強權 父王不是說了 等我們去了大唐 或許 可以向唐王求和 父王願意用高麗半壁江山 換取淵蓋家族族長 淵蓋蘇文的項上人頭 聽說 唐王是個貪利的人 一定不會拒絕這樣的要求的 」可人的高勝美勸道 眼中同樣是不應該無邪少女擁有的仇恨

雅軒別院裡面 淵蓋金貞親自把陳華 帶到了一處會客的雅間 清幽的環境 種植著許多香草的雅軒別院 咋一看 倒也非常適合清修 但陳華那裡知道 這兒是淵蓋金貞的私人別院 她大多時候 都是住在這裡 而不是回淵蓋家族的大宅邸

淵蓋金貞安排好陳華之後 自己就退出雅間 這雅間的環境 還不錯 閑著無事 陳華四處打量著 四周刷白的牆上 掛著梅蘭竹菊 高山客松 白鶴孤舟 等中原山水的書畫 還有幾條以漢字書寫的龍飛鳳舞的字幅 掛在上面 其中不乏名家字畫 幾盆蘭花擺在雅間的窗台上 淡淡的香味 把整個雅間變成了香屋

雅間裡面的書架上 還有許多書籍 都是中原文字書寫 在新羅 金德曼的寢宮中 看見了唐朝的書籍 在淵蓋金貞的雅間里 也看見了 看來 學習中原文化 已經成為唐朝周邊國家普及的教育

淵蓋金貞不告而別 肯定是出去準備什麼去了 陳華就在雅間中 附庸風雅地欣賞著牆上的字畫 不過 很快 就聽見 雅間的小門 從外面被人推開 然後 就看見 一個穿著粉色衣裙 臉上還有氤氳紅潤的淵蓋姑娘 很可人地出現在面前

飽滿的胸部 纖細的長腿 還有那吹彈即破的凝白肌膚 每一分 每一寸 都是一個完美的女人

「這女人 居然泡去洗澡了 」陳華微微打量 就判斷出了淵蓋金貞告辭的目的 不過 陳華也沒有氣憤之色 「可以開始談判了吧 」

大家都是聰明人 什麼看雜耍 聽小曲兒 都是幌子 直入主題 才是今天的正事兒

淵蓋金貞也是聰明人 開始談判的第一句話 就道:「高麗不是新羅 不可能做出如此大的讓步 這和滅國沒什麼區別 」

看來 新羅的事 終於 還是傳到高麗來了

想想 也是 這世上 可沒有金德曼那傻妞 如此傻的一個人了 居然 能夠接受那麼苛刻的條件

「大唐也不是肥羊 能容得下一頭狼 時刻盯著 相信 淵蓋姑娘 也知道 當今聖上的的心意 遼東是不可能再有第二股威脅他的勢力 權衡利弊 淵蓋姑娘自是能考慮清楚 而且 你們違背了 先前結盟的條件 作為盟友 很失望地告訴你們 我們對你們高麗人的信任 已經變成了零 」

陳華非常嚴肅 並且嚴厲地申明了 高麗人 是不得的合作的夥伴 本來是訂好 讓唐軍 能夠進入平壤城 現在閉門拒客 這肯定是違背結盟的本意 所以 陳華代表老李 代表徵討遼東的十萬將士 決定向高麗討一個公道

事實證明 淵蓋金貞 不是新羅那傻妞金德曼 不會被陳華的巧舌 三言兩語 就弄懵了

淵蓋金貞淡淡說著:「高麗不比新羅那彈丸小國 雖然榮留王已死 但朝中 仍舊有不少大家族 把持著高麗的各個重要職位 這些人 都是淵蓋家族 暫時不能動的人 他們不同意唐軍進駐平壤城 總不能犯了眾怒 逆天行事 我們一直在努力 一直在向高麗國內的貴族施壓 相信 唐軍很快就能夠進入平壤 」

「很快 等待冰天雪地的時候嗎 」陳華譏笑道 金德曼這招太極 打的太妙了 居然將拒絕唐軍進入平壤的元兇 推給了高麗反對貴族 等外面的唐軍 凍死凍傷半數 恐怕 那時候 對高麗的威脅就小的多

一頭老夫 就在家門前 怎麼能睡得著覺呢 最好的辦法 就是把老虎餓死 然後瓜分吃肉

「淵蓋姑娘 恕我直言了 如果 高麗這次 不拿出誠意 那麼 我們就只有一句話相送了 那就戰場上見吧 告辭 」說完 陳華站起身來 言語堅決 絲毫不留念準備奪門而出

要麼打 要麼高麗降 就只有兩種選擇 至於委曲求全 忍辱負重 這套 很不幸 唐人是這方面的高手 不會輕易上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