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五章拜師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愧不能教導小王 你要是有本事 小王倒也佩服 可是你能說出 你有什麼本事 讓小王學習的 」 說話直指陳華無用的人 無疑是哪個被淵蓋金貞喚作勝男的男子 這男人 原名高勝男 乃是...

客來樓中 大多都是來自高麗太學的唐朝留學生 這些人 原本都是各自為一團伙 喝酒取樂 但 當客來樓門前 就那麼很兀禿地出現幾位高麗人之後 這些留學生就變得不安分了 或者凝目呆望 或膛目結舌 或站立對視 總之 先前還很熱鬧的氣氛 竟然一下子 變得異常安靜 客來樓門前 幾位衣著華貴的高麗人 從容不迫地走進了客來樓 在眾多凝望他們的面孔中 很快 那領頭的 穿著 淡金色衣裙的女子 忽然就看見了 靠在臨窗邊的那人 然後 只見她蓮步移動 風姿卓越地走到了 靠窗邊 那個單獨坐一桌的某人那兒 然後 居然不打招呼地 毫不客氣地坐下來 而隨淡金色衣裙女子一道而來的另外三人 則是連坐下的膽子 都不敢 只能獃獃地守在一旁 就好比跟班 「不會吧 連平陽王的世子和郡主 都不敢在這人的面前坐下 這人究竟是誰 身份可見貴不可言 」

很熱衷的 當然是周圍那些看熱鬧的人 他們認不得那個穿淡金色衣裙的女子 但認得女子身邊 像跟班一樣的兩位男女 男的不過十五六歲 膚色白皙 仿若病態萎靡 女的則是青春靚麗 高挑的身材 長長的小腿兒 還有那看一眼 便是要勾了魂去的精緻小臉 這兩人 不正是太學裡面的兩寶么 只是 這兩寶 現在放佛個不起眼的小石頭 根本就沒資格 在那領頭的女子身邊說上一二 更不用說 在那個穿著樸素的中原人眼下裝高貴了

真是奇怪了 幾乎所有的人 對那中原人的身份開始揣測 有人說他是大唐的王子 有人說他是長安城的大權貴 還有人說 他也不過是運氣好 泡到了世子郡主的長輩

流言雖然很小聲 卻也是傳進了陳華的耳中 陳華大抵是對此笑笑置之 然後看著 朝自己走來的幾人 毫無意外 除了淵蓋金貞外 他都不認識

「新羅一別 妾身甚是念 每日掃塌 只盼陳兄能夠早日前來 看來 上天總算是聽見了我的祈禱 這才遂了奴家得心愿 」

不得不說 漂亮的女人 每說一句話 都是讓人賞心悅目

淵蓋金貞一番話 直接讓陳華 覺得喜滋滋地 甚至連欣賞美景的心情 也變得大好

你看看 一個女人 光是漂亮的不像話 已經夠吸引男人了 而且那張嘴兒還這麼甜 簡直就是男人的殺氣啊

「淵蓋姑娘客氣了 」

陳華嘴笨 只能幹癟癟地回答 以至於 他的回答 讓淵蓋金貞身邊的兩個小跟班 不舒服地皺起了眉頭

人家淵蓋姑娘 明顯就是熱情似火地貼上 甚至不惜 用曖昧的掃榻盼望 對方居然一句冷簡單的附和 不冷不熱的回答 要是換了他們 早就甩袖子走人了

要知道 他們可是 高麗如今一等一的貴族 尤其是這淵蓋姑娘 因為他大哥 淵蓋蘇文的奪權造反 就算是他們這些皇室的子弟 在這位姑娘的面前 也不過是小角色一班 還得看 淵蓋一家的臉色

世子、郡主看不過去 不代表淵蓋金貞就不能容忍

她是最熟悉陳華的 兩人一道而行 可謂是彼此結識 自然摸清楚對方的性格是什麼 況且 現在 高麗和唐人的關係 若即若離 大家可以明面上說 不是朋友卻要裝著朋友 所以 對於陳華的冷冷淡淡 淵蓋金貞釋然 自己也對不起對方 又何須對方非得要把自己捧為明珠

「想不到 還能在高麗 喝到長安米記的美酒 呵呵 真是一件值得回憶的事兒 」淵蓋金貞把話題引到美酒上面 她是個優秀的外交家 有著過目不忘的本領 記憶當然也是最頂尖的 當然能夠憑著觸覺或者味覺 就能夠很清楚地知道 自己想知道的任何事情 如今 她只是小酌 陳華桌上擺好的迎客酒 立即就猜出了這酒的出處 並且有聲有色地品味

陳華也跟著笑道:「淵蓋姑娘 今天 不會是故意來找在下喝酒的吧 」

「當然不是 」淵蓋金貞立刻轉頭看著身邊兩人:「勝男 勝美 還不快來拜見夫子 」

淵蓋金貞 嘴裡呼喚的 當然是身邊的平陽王世子和郡主 這兩人今天早晨就被他們稱之為淵蓋姑姑的帶離了王府 說是要給他們介紹最好的夫子 教會他最厲害的知識 平陽王當時就滿口答應 兩人只能跟著來了 如今知道 眼前這人 就是自己的夫子 哪個叫勝美的女孩 倒還是非常內斂地打量著陳華 想從他身上找出不同之處 而哪個叫勝男的青年男子 則是頗為倨傲 甚至還帶著少年人狂妄的天性 一副傲氣勁兒的樣子

「你憑什麼 能夠當小王的夫子 在高麗 小王可是有不少中原大儒作為夫子教導小王 不是小王吹噓 這些年 你們中原所謂的琴棋書畫 詩詞歌賦 明經、進士的文章 小王已經下筆如有神 連小王的夫子 都自愧不能教導小王 你要是有本事 小王倒也佩服 可是你能說出 你有什麼本事 讓小王學習的 」

說話直指陳華無用的人 無疑是哪個被淵蓋金貞喚作勝男的男子 這男人 原名高勝男 乃是高麗太學中 最富有學識的學子之一 聲名就算在留學生中 也是一霸存在 傲氣肯定是有的 他可不是淵蓋金貞 在選擇夫子是誰的立場上 還是能夠有選擇權的

周圍的吵鬧聲音 一下子 就變得頗為鬧熱

「原來是拜師啊 這人 難道有什麼高深的學識 甚至 驚動了高麗王室人 不惜派優秀的子弟 跟著他學習 我怎麼就不知道在高麗有這麼一號人呢 」

「也罷 想來 肯定是浪得虛名的存在 在高麗 或許能矇騙 那些崇拜中原文化的王室 但濫竽充數 也是會露餡的 我猜這人 一定不會答應 」

「不對吧 你們 難道沒看見 那人 現在還在悠閑喝酒么 他肯定是不在乎這件事的 」

七嘴八舌的討論聲 就那麼大大咧咧第在客來樓的每張桌子上 竊竊私語發出

大家總算明白了 高麗太學的兩寶 原來是來拜師的 而且 他們的夫子 居然是一位名不經轉 年輕的不像話的唐人

這可是天大的消息 肯定此番過後 客來樓的留學生 將在高麗的太學 大肆宣傳 今天他們看見的不可思議的一幕

臨邊 遠處的討論聲 還在繼續 而臨窗陳華所在的地方 卻是爆發了 一場不小的鬥嘴戲

高勝男 只是懷疑陳華的能力 反觀淵蓋金貞 則是黑著臉 甚至連高勝男在她耳邊喋喋不休 淵蓋金貞 都是皺著眉頭聽完的 直到高勝男說完之後 淵蓋金貞方才像長輩的樣子 教訓高勝男 道:「小王爺 你可知道 坐在你面前的人是誰 你可知道 你能成為他的弟子 將是多少人羨慕的事 我已經和你父親商量過了 準備 將你和你妹妹勝美兩人 派去大唐 作為留學生 在大唐學得知識 如果 你再這樣頑固 可別怪淵蓋姑姑沒提醒你 你父親 將會強行把你送去大唐 」

高勝男欲言又止 可他身邊的妹妹高勝美乖巧第拉了拉高勝男的衣服

「淵蓋姑姑 哥哥他只是一時負氣 我們怎麼能夠對夫子不禮貌呢 」說吧 乖巧可人兒高勝美 微微躬身 對著陳華行了一禮:「想來 這位就是姑姑 每日叨念的奇人了 勝美能夠 拜入奇人門下 已經是勝美的福氣 哥哥不懂事 還請夫子不要與我們一般見識 姑且當我們見識短淺 登不上檯面 」

這小女子 一句話 說的非常的貼心到位 也罷 女子早熟 在看待問題上 總是比較細心的 反觀高勝男 則是一副桀驁不馴的樣子 這樣反而會吃虧

陳華一直平靜地看著 眼前 這三人自導自演一出拜師的戲碼

他是完全的不知情啊 也不知道 淵蓋金貞這是要做什麼 而且 也從不知道 淵蓋金貞會帶著人來拜師 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陳華疑惑的時候不解的時候 淵蓋金貞 卻是笑著解惑道:「想來 陳兄也是知道 我高麗國內連番的變故 已經讓我們心力憔悴 如今 平陽王恐怕用不了多久 就能夠成為我高麗國主 和大唐結盟之事 也是由平陽王努力構建的 陳兄 也該知道 我們拿出了多麼誠摯的心 向大唐示好么 「

淵蓋金貞眯起眼睛 就像一頭漂亮的狐狸精

質子這個政治影響的舉動 也並不代表 只有大唐才會做出來 高麗同樣也會依葫蘆畫瓢 他們的意思 無非就是想讓唐人放心 連世子和郡主 都送到大唐了 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加可靠的結盟 讓人信服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