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四章客來樓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打的火熱 不過 眾人此刻倒是一陣羨慕 七嘴八舌恭喜藍衣書生之聲不絕 難怪這藍衣書生能夠出手闊綽 眼睛都不眨一下 請人吃飯 原來家裡好歹是個小財主 「藍兄 你能知道這些 是不是...

平壤城要比新羅的金城 要大上一號 作為遼東的強國 高麗一直都是在和中原王朝周旋的時候 不忘記向領國周邊擴張 雄踞在遼東 那麼多年 繁華是必然的 平壤城裡面 有許多仿唐朝長安建築的樓台 街道的面積也頗為寬闊 穿著寬袖連體衣裙的高麗人 把整個平壤城擠的水泄不通

平壤城中 有許多靠近遼東邊境的中原人喬遷過來做生意的 所以 能夠在城中看見中原熟悉的餛飩攤、麵攤、小吃店兒 也有中原文字書寫的酒樓 平壤就像一個移民頗多的城市 四面八方的人 都湧進這裡做生意 所以 在這裡 不會讓人感覺到了一個陌生的國家

走在平壤最繁華的牡丹大街上 像陳華這種 穿著漢人服飾的中原人太多 高麗人都把他當成了太學的留學生 甚至有不少貌美的高麗女子 時不時向他投來關注的目光 這些女子 大多都是皮膚水嫩天然凝白 貌美的臉蛋上 凝脂羞紅 對於一個中原男人 她們表現出了高麗女子的熱情似火 讓陳華幾多感概 當一個外國人真好 特殊的身份 就是誘騙無知少女最強的利器

在一間名叫客來樂的酒樓停下來吃點東西填飽肚子 掌柜的是個中原人 酒樓里的菜系 也是純正的中原口味 酒樓里有不少穿著學子衣服 倜儻風流的留學生正在凱凱而談 讀書人 大多都是雄心勃勃嘴裡動輒便是天下事 所以 高談論闊的聲音 充斥著酒樓任何一角 許多人聚精會神地聽著學子們的淵博知識講出來的故事 一時間 整個酒樓 倒也是變成了說書的地方

選了一張靠近窗邊 從這個角度 正好能欣賞到外面的熱鬧精緻 殷勤的小二跑來招呼 陳華隨手點了幾個店裡的招牌菜 聽小二介紹 店裡還有長安運來的酒 而且還是從長安最有名的酒坊米記買來的 好久沒有聽到米記這兩個字了 作為米記的老闆之一 能夠喝到自己店裡的酒遠銷海外 心情多少是開心的 就算這酒是天價 陳華身上揣夠了銀子 所以不奢侈地點了許多 樂得小二把陳華當親爹對待

小二下去為他準備食材 閑暇的陳華 只是看著窗外擁擠的人群 無意間 倒也聽的鄰桌 有幾個書生模樣的中原留學生 一邊喝酒 一邊較有興緻地議論國事兒 這些人說的 不過都是道聽途說的虛假消息 但三人成虎 你一句我一句 竟然就有人把這些假消息當真了

「王兄 你可聽說 唐軍就在平壤城外 而高麗的攝政王淵蓋蘇文 卻是不讓唐軍進城 這是要撕破兩國的盟約啊 最近 高麗太學裡面 有不少高麗的學子 對我們這些大唐學子言語譏諷 他們人多 我們倒也只能忍氣吞聲了 」一個瘦瘦的白衣學子憤憤不滿地抱怨了兩句 然後端起酒杯 仰頭喝下:「我們大唐 在高麗的留學生 沒有三千 也有兩千 我就不信 我們擰成一股繩 還能被人欺負了不成 」

「白兄 又何鬚生氣 這群高麗的庸人 無非是自取滅亡罷了 你們可知道 駐紮在城外的人是誰 」另一個藍衣書生接話 道:「大家猜猜 猜對了 這頓 算我請 」

眾學子圍上來 開始七嘴八舌猜測 這些人 畢竟不是長安城真正權貴的子弟 所以 很久才大膽猜測 並且大家帶著疑問的語氣 問先前願掏錢請客的藍衣書生:「難道是衛國公李靖李大將軍 」

「豈止是李將軍 就連李績、蘇定方、牛進達、薛萬徹、張亮 這些人 都伺機在高麗左右 不是藍某吹噓 我舅舅所在的軍隊 現在就在遼東城 據說 只等高麗人撕破臉皮 立刻就衝殺過來 」藍衣書生高人一等透露著天下大事兒說道:「各位還是準備好 一旦兩國真正交戰 我們這些文人 肯定是先死的那些人 所以 能走的 就走吧 我也要離開高麗了 我舅舅在軍中 給我謀了個文差 回去后 就是軍隊裡面的人兒了 」

眾人如同聽到神仙下凡 這麼多赫赫有名的將軍 都已經來到遼東 這而怎麼不打的火熱 不過 眾人此刻倒是一陣羨慕 七嘴八舌恭喜藍衣書生之聲不絕 難怪這藍衣書生能夠出手闊綽 眼睛都不眨一下 請人吃飯 原來家裡好歹是個小財主

「藍兄 你能知道這些 是不是你舅舅告訴你的啊 你舅舅在那個將軍手下辦事兒 左武衛 還是右武衛 見過李靖沒有 有沒有傳說中的八尺身高 手持重劍 」有的學子好奇心中問道

藍衣書生一陣臉紅:「某家舅舅身居要職 豈是能夠輕易透露的 好了 喝酒 喝酒 」說吧 藍衣書生沖著酒樓迎門的櫃檯 掌柜所在處吆喝 道:「再來兩壇蝦蟆酒 」

蝦蟆酒 乃是長安名酒 一般人可喝不起 這藍衣書生一下子叫了兩壇 倒是給同桌的其他學子長了不少面子 要知道 在這家客來樓裡面 普通人 就喝一些普通的果酒 因為 要從中原運來美酒 是一項巨大的工程 價格自然要比中原貴三倍 這些留學生家裡儘管是某一方的小財主 也經不得大手大腳花銷

「好咧 」掌柜算著帳 立刻吆喝道:「給那一桌 送去兩壇蝦蟆酒 」

小二此刻正在送臨窗那位公子特意點名需求的米記酒坊出售的酒 順道答應了一聲「好咧 」然後就抱著兩壇酒往臨窗的位置跑去 他想 先給那位公子 把米記的酒送去后 再抱兩壇蝦蟆酒給這些公子

那些書生以為 小二神速 居然將酒送來了 看見小二抱著酒過來 立刻站起身來迎接 畢竟蝦蟆酒難得喝一次 大家都可是空著碗等著呢

這群書生 要奪小二手中的酒 小二那裡肯讓窗邊那位公子點的酒給人搶了去 立刻搖頭 道:「不可 不可 這酒 是臨窗那位公子點了 可不是客官你們的 」

小二往後拒退 連忙躲過眾人的哄搶 然後就想繞過眾人 來到陳華所在的臨窗位置

「什麼 不是給我們送的 我們點的可是蝦蟆酒 這酒樓 每天能夠點蝦蟆酒的人有多少 」那個頗有桌上領頭人的藍衣公子 言語間 似乎有覺得自己點了最貴的酒 就該高人一等 享受最快的服務 難免心面不舒服 要知道 因為他們剛才伸手奪酒的動作 已經讓酒樓無數人看了過來 甚至 有些人 還是他們同一個太學的同窗 此事 不能丟面子啊

「這酒 就給我們了 那位公子喝的酒 也算在我賬上 「藍衣公子頗有強取豪奪的架勢 道:」把酒放下 再回去抱吧 」

小二可不敢自作主張:「公子 你可不要為難小的 這酒 這酒 」小二很想說 公子可能喝不起 但話到嘴邊 他終究是忍下來了

「怎麼不願意 」藍衣公子面有惡色地盯著坐在窗邊的陳華 恰好 此刻陳華正回過頭來 看見了鄰桌 剛才還在談論國事的那幫學子 眼神不善地看著他 陳華不吝嗇地笑了笑 他還不至於和一群太學的學生計較 他是一個好院長 就算他常常三天打魚兩天晒網 可是玉山書院的全體學生 都會把他評委全年最佳夫子 對於學生 陳華都是很溫和的 當然 除了自己的關門弟子

那藍衣公子 以為陳華笑了 就是妥協了 士氣高漲 指著小二罵道:「看見沒 人家都沒說什麼 你這狗奴才 卻是辦事兒不牢靠 」說完 那藍衣公子 趁著小二糊裡糊塗的時候 奪手搶過小二手中的酒

「來來來 大家敞開了喝 今天都算我的 」藍衣公子暢快地拍開酒罈的泥封 往桌上 每位學子的碗里倒上滿盈盈一碗 為了剛才耍了一次威風 藍衣公子先干為敬 仰頭便是喝下去一碗酒

「呃 好辣 好酒 」

藍衣公子竟然一時間 有說不出話的感覺 只知道 自己的嗓子猶如火燒 心裡也如同著火了一般 他舔了舔舌頭 然後疑惑地看著自己手中的酒罈子

「怎麼了 藍兄 有不對的么 這酒是不是很差 喝起來 完全沒有酒味 要不先退掉了 你看看對面那人 也不像是能喝得起好酒的 」有人善於巴結地說道

「不對 蝦蟆酒不是這個味道 我喝過 酒味很淡 不及這酒的十之一二 」藍衣公子神色疑惑 看著還愣在原地的小二 問道:「這是什麼酒 怎麼以前沒喝過 」

小二明顯結巴了 可能是不願意讓這位「闊氣」的公子丟面子 苦笑著 道:「不瞞公子 這酒 是本店 特意從長安運過來的米記白酒 一壇 價值十金 」說到最後 小二非常願意這個時候不理會這公子直接走開

那藍衣公子 被小二一句話 就差點嚇得昏死過去 一壇酒 就要十金 帝王喝的也不至於如此貴人 藍衣公子窘迫的時候 他同桌人的 卻是沒有一個出言討好 因為 此刻 幾乎所有客來樓中的太學留學生 他們無不瞪直了眼睛 看著客來樓門前 走進來的那幾人 其中有兩人 他們幾乎都認識 那是整個高麗太學 最優秀的學生 而且 還是高麗王室的世子和郡主

「我沒看錯吧 高麗平陽王世子和郡主 這兩人 怎能夠出現在這個地方 」

許多人揉著眼睛 不可思議地看著出現在客來樓門前的幾位衣著華貴的男女 驚呼聲比起先前的高談論闊大了數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