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三章奇妙的設計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做一些無足輕重的事兒 我們也不會生氣的 相反 我們更關心 遼東的冬天 戰士的禦寒問題 百濟那兒還有硬仗要打 據說 東面的東瀛小國也跳進來當小丑 呵 老夫的手正閑著癢 收拾這群小丑...

聽帳外的兵卒跑來告知侯爺營帳外求見 駐軍平壤的元帥李績 未見人先聞聲 從軍營裡面大笑著走出來迎接 他身邊 跟著許多熟面孔 都是平日在長安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人 貴族的朋友一定是貴族 所以 大家見面就少了許多寒暄 關心之內的話 留著慶功宴上再說 而今 大家都只有一個目的 協助偉大的大唐皇帝陛下 把這遼東的版圖划入大唐的國土中

「哈哈哈 你小子 幾個月沒見 怎麼變成和尚了 」李績和陳華的關係不錯 主要是經常去侯府蹭飯 一出軍營 就看見某個光禿禿的和尚眉清目秀依稀看得出幾分留髮時候的 李績一眼就認出了 這和尚正是陳華無二了 嘿 倒是怪事兒了 這小子居然當了和尚

非但陳華是和尚 幾乎所有從新羅來的人 都剃光了頭髮 光禿禿的腦袋亮堂堂的 讓大家看著覺得費解

「呵 沒辦法 要穿過高麗西面的漢江流域 不得不裝扮成僧人 一路暢通無阻 」看見那些老傢伙詫異的目光 陳華不得不仔細解釋

大家立刻釋然 原來是有原委的啊 這兒的人 都是行軍打仗的 一聽陳華的解釋 立刻想到 這真是一招妙棋啊 扮成和尚 就沒人為難了

李績大手一揮 這家或的手掌拍人好痛 老虎都怕被他拍死

「賢侄 快快進賬 外面風寒 賢侄一路辛苦了 」

李績獻殷勤的時候 陳華就預感事有不妙 天知道 這些老頭 一個個曬過狐狸精 沒事兒求你的時候 絕不和你打的火熱 求你事兒的時候 你就是爹媽老子

陳華那裡敢拒絕 這兒是李績的大本營 周圍那麼多拿槍杆子的虎視眈眈看著 他能不答應么

被生拉活扯拽進了議事的大帳 李績讓人準備來熱騰騰地茶水 並且屏退了所有的心腹 單獨和陳華 道:「賢侄 如今 有事兒 你得出馬幫忙解決一二 這事兒 是李靖大總管親自下令 非得你來解決不可 」

這老狐狸 還把李靖老爺子的虎皮拉出來扯 陳華心中鄙視 嘴上卻認真問道:「李叔但說無妨 」

李績搓了搓手 有些不好意思 道:「賢侄有沒有覺得 這高麗的天氣 比起長安 要冷許多 你看 這大帳裡面 連火盆都用上了 」

「嗯 高麗地處遼東 一到冬天 天寒地凍 普通人衣服不夠厚 長了凍瘡 嚴重的 能夠斷手斷腳 」不是陳華誇張 這凍瘡雖然是小病痛 可嚴重的時候 那是要人命的 尤其是關中子弟 根本就沒有在嚴寒的地方待過太久 現在 顯然是考驗他們意志的時候了

說道 這裡 陳華瞄了眼李績 見這老頭一臉期待的樣子 陳華就覺得 這老頭所問之事 肯定是有關禦寒方面的經驗了 數萬將士的性命 不是玩笑 陳華也不能裝傻充愣 道:「李叔 是想讓小侄 給大軍 像個禦寒的方法 」

聰明人就是懂事 自己都能悟出別人想說的話 李績點頭道:「不錯 眼看著 這遼東的冬季即將到來 十萬將士的禦寒 可不是一件小事兒 只要我們度過了遼東的冬天 我們將有一年時間 大刀闊斧地進行戰鬥 」

陳華認真思考了一會兒 道:「這到不是一個難題 」他心裡 已經有大致的想法 或許以現在的技術 舉國之力 能夠為遼東的軍隊做出一些軍需物資出來

李績聽了甚是高興:「賢侄此話當真 可不是兒戲 要不 立下軍令狀 」

李績試探性地問道 陳華聽了只差沒破口大罵

還讓立軍令狀 這是要逼著人趕鴨子上架啊

「我看李叔 還是找其他人想辦法算了 小侄 也怕自己能不好此事 又給李叔立下了軍令狀 小侄這腦袋 遲早是要搬家的 」陳華偷偷瞄了眼李績那老頭 果然是臉上一陣的紅白相交

「呵呵 賢侄說的太駭然了 那裡用得著立軍令狀 」李績立刻改口 這老狐狸 坑不了陳華 也不放他走呢

陳華把此事記在心裡 又問了些其他的事 道:「李叔 高麗如今的情況 和當初想象的 有許多的差異 聖上讓我等前來 其實是想先走外交的路線 和淵蓋蘇文交涉一番 小侄並不清楚 這淵蓋蘇文 究竟對唐軍如何對待 李叔還請告明 」

李績沉吟了一會兒 道:「淵蓋蘇文 倒也聰明 不冷不熱 不會讓人覺得疏遠 又不會讓人覺得親近 總之 這是個很狡猾的對手 他閉著平壤城 不讓唐軍魚貫而入 暗地裡 又按兵不動 讓人猜不中他究竟想幹什麼 他曾派人接見老夫入城 但都被老夫拒絕了 想來 他肯定是等著重要的人來和他一起談判吧 如今看來 那個人就是你了 」

「嗯 這樣看來 這平壤城 是非去不可 談判是肯定的 反正我們已經佔領了遼東城 高麗整個北方的土地 都已經是我們的了 若是淵蓋蘇文不識好歹 那麼就只有撕破臉皮背水一戰了 」

「諒他也不敢 只是 如今 淵蓋蘇文不過耍無賴罷了 和大唐結盟在先 大唐也不好意思撕破臉皮 他就算做一些無足輕重的事兒 我們也不會生氣的 相反 我們更關心 遼東的冬天 戰士的禦寒問題 百濟那兒還有硬仗要打 據說 東面的東瀛小國也跳進來當小丑 呵 老夫的手正閑著癢 收拾這群小丑 還是有餘的 」

李績笑著 不知道從那兒順來一個黑不溜秋的瓶子 神秘地對陳華道:「小子 要喝酒不 長安送來的 喝一口很提勁兒 我還是偷偷從軍營的軍醫那兒順來放在身邊 平日可喝不到 」說著 李績偷偷拿著黑瓶子仰頭喝了一口 酒精味太刺鼻了 陳華都已經猜的不離十 八成是李績去軍醫那兒偷來的消毒酒精當酒喝了 也不怕酒精中毒醉死

「李叔要是無事 小侄就先退下了 一路奔波 也有幾分疲倦 等休息好了 再辦正事兒 」

「去吧去吧 別忘記了 將士們的禦寒辦法 一定要早日準備 現在已經是深秋了 估計也快下雪了 到時候再準備 可就遲了 」李績的眼中 現在只剩下黑瓶子中的酒精 喝一口 還意猶未盡地感慨 這種好酒禦寒的方式就不錯 喝一口就渾身發熱

話說 陳華從李績的大帳中走出來 四處看了看 周圍那些守衛的士兵 他們的穿著的確是太單薄了 雖然是面料稍厚的布料 但決定經不起遼東的嚴寒天氣 甚至有的士兵 握著冰冷的兵器 雙手都已經被凍傷了 這種情況 還能打仗就是怪事兒 想來 唐軍駐紮在遼東城 一直未動 也是有原因的

嗯 禦寒的事 要加緊解決 陳華心裡也是有底稿的 否則他不會輕易就答應李績幫忙解決這個軍中的老問題

也就是在軍中待了幾天的時間 那兒也沒有去 陳華一直在自己住的帳篷中想辦法解決禦寒問題 炭筆在他手上來來回回畫了很多遍 一張張用來寫捷報的宣紙 被他鋪張浪費隨意丟棄 但沒有任何一個人來打攪他 李績偶爾帶著酒精瓶過來串門 看見陳華認真的樣子 都不好打攪 索性在外面看了眼就回去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 也就是李績越來越擔心 禦寒的方法沒有在入冬之前想出來 軍隊就得先遭受一批凍傷的傷員 也正是在李績火燒眉毛的時候 陳華終於從他的帳篷里走出來了 陳華出來的第一件事 自然是去找李績述說他自己的辦法 李績也苦等陳華好久 早就在大帳中焦急地等著他的好消息 陳華剛剛到來 李績都迫不及待地探聽情況 陳華自然沒有任何保留地將這幾天 他閉門深造弄出來的東西 一股腦兒塞給李績

李績接過陳華遞來的圖紙 起初看了一眼覺得 上面畫的東西奇奇怪怪的 不知道是什麼 然後他指著一種像人的手掌的圖 問道:「這是何物 」

「防寒手套 」陳華指著圖解釋道:「就是用動物的毛皮做的一種 可以戴在手上抵禦嚴寒的防護用品 具體的效果 還得看用什麼皮子做的 最好是羊皮 羊絨保暖 效果不錯 」

李績聽的雨里霧裡 又指著一件怪異的衣服 問道:「這是防寒衣服 」

他也算舉一反三了 一下子就想明白了這衣服怎麼做

「也可以怎麼稱呼 不過 稱為軍大衣 到是比較體貼 至於做法 我家夫人會 將軍只需把這些東西寄到長安 自會有人解決 」

陳華話才說完 李績那拍死老虎的大手掌已經落在他肩膀上

「啪 「李績拍抓:」賢侄 可是立下大功了 」說完 這老頭哈哈大笑著 將管理軍需後勤的官員叫來 讓他務必以最快的速度送到長安 因為這是遼東十萬將士的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