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三章慶幸兵荒馬亂我們還能相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亂了 一路上 已經有幾潑山賊搖著旗號衝殺過來搶劫 一些帶著打手的客商不幸遇難 被搶了貨物不說 還被坑殺丟入漢江中餵魚 倒是很奇怪 所有的山賊流寇 對於僧人 只是老遠地看著 然後任由...

新羅北面 出了七重城 就是號稱遼東最混亂的漢江流域 這裡有交錯的勢力 大大小小的武裝力量 每天都要上演著無盡的廝殺 幾乎所有的人 都已經把這裡列為禁區 就算新羅三國 也不願意花大力氣去整治這兒 他們除了各自看好自己國家的門戶 其他的就無暇顧及 長此以往 這兒變成了 任由各方爭奪土地的人間地獄

要去平壤 首先就得穿過這混亂的漢江流域 在七重城裡面稍作整頓 在金庾信大概的介紹了這漢江流域裡面比較有名的豪強 隊伍就將要開赴出發了

從七重城往北 都已經被金庾信連續收復了數處失地 都還是在新羅國的範圍 所以相對安全 而且 所有的人 都已經剃光了頭髮 變成了苦行僧人模樣 倒肯定沒有那個吃飽了沒事兒做的人找和尚的晦氣

但是 繼續往北走 一旦脫離了新羅國的門戶 那就是完全行走在這混亂的地方 連金庾信都說過 給他一支裝備精良的隊伍 也不見得 能夠在漢江流域裡面闖出一番名聲 唐朝使臣 也就只有二十來人 連一撮小山賊都比不上 擔驚受怕是必然的

好在 大家現在都是持有度牒的僧人 這招暗度陳倉 倒是讓所有人覺得有了一層保護罩 早晚趕路 倒也頗為的輕鬆

因為是僧人打扮 所以就摒棄了馬車那種露餡的交通工具 運送經書的馬匹倒也不少 供人騎的 馱人的 浩浩蕩蕩 就往北面的漢江走去

「侯爺 往北走 就是江北四郡 那兒是最亂的地方 賊寇『私軍、以及三國的軍隊 牢牢佔據著江北四郡的各個要塞 幾乎可以說 這兒是最亂的地方 我們渡過漢江之後 肯定要在那兒歇息幾天 準備好了才往北面走 」李義表充當著識途的老馬 被剃光了頭髮 一派得道高僧的模樣 讓許多人都勸解 李大人若是出家為僧 一定是大師級別的高僧

帥氣小和尚陳華呵呵一笑:「大人莫要擔心了 你看我們這一路走來 不是遇見幾伙山賊流寇么 還不是因為我們僧人的打扮 對方客氣地放行不說 還讓我等 在佛祖面前多多美言 替他們恕罪 這兵荒馬亂的 和尚 道士最受人尊敬了 一個替人超度 一個替人做法祈福 普天下的寺廟、道觀 香火鼎盛 也難怪有那麼多出家人 食鹽而肥 」

眾人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被侯爺這麼一調侃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殺人的終究是怕遭報應啊 這一路來 他們遇見的那些賊寇 剛衝過來的時候凶神惡煞 當看見是一隻和尚組成的僧人隊伍 立刻大師、高僧 地嚷嚷著 禮待有加 恐怕也只有出家人 才能受全天下人的不排斥 否則唐玄奘也但憑化緣 化不到西天取經

雖然一路見聞 的確沒人為難僧人 但江北四郡 的確是出了名的亂 小心無大礙 李義表覺得 給大家提個醒 也有個防備

「就按李大人說的辦 都打起精神 等到達了平壤 和李靖大將軍匯合之後 才算真正的通過的險路 」整個隊伍的最高指揮官陳華髮號施令了 大家也都非常聽話地聽從侯爺的調遣

隊伍一直往北走 速度雖說不快 卻也是距離目標 有了日進千里的目的

在漢江邊 渡過了寬闊的漢江 又繼續往前行 江北四郡的地盤 也就被眾人踩在腳下

這兒的確是太亂了 一路上 已經有幾潑山賊搖著旗號衝殺過來搶劫 一些帶著打手的客商不幸遇難 被搶了貨物不說 還被坑殺丟入漢江中餵魚 倒是很奇怪 所有的山賊流寇 對於僧人 只是老遠地看著 然後任由他們從眼皮子底下溜過 就好像 搶和尚 就跟搶窮人一樣 身上就只有經書 連吃飯都是化緣得來的 他們都懶得出手

阿彌陀佛 侯爺的此計 的確是能夠渡過升天

大搖大擺地穿過江北四郡 毫髮未傷地走過最混亂的地方 所有的人 暗暗地鬆了口氣 繃緊的神經 也鬆懈下來 直到完完全全 走過混亂的漢江流域 進入了高麗國內 大家的心情不言而喻地開心至極

原本他們以為 這混亂的漢江流域多麼兇險 在裡面每走一步 幾乎可以說 能夠遇見數支賊寇 但 因為裝扮得當 倒是免去了許多的麻煩

走過了漢江流域 繼續向北方走去 就會看見平坦的土地上 拔地而起一座用石頭壘砌起來的重鎮 遠遠看去 這坐重鎮 就像堡壘一樣 密不可嚴地將重鎮包圍起來 城牆上 豎起來的旗幟 赫然是高麗才建立的傀儡政權王旗

臨江郡 是高麗 靠近漢江流域的門戶之城 地理位置 相當於新羅的七重城那般重要 這裡四面環山 唯獨一條道路 通向城門 占著天下最有利的山關地勢 易守難攻 也是高麗西面門戶上的一處險地

看到了臨江郡 眾人這才釋然

因為邊境的戰亂 加上流寇的肆虐 每天出入臨江郡的難民數不勝數 人口是一個國家的基本 沒有那個國家 不喜歡大量的人跑過來繁衍生息 所以 就算是漢江流域每天都有流血衝突發生 可臨江郡的城門依然是廣開著 歡迎所有逃難的人前來投奔

在城門前接受盤查 一切無誤后 大家倒也快速地進了臨江郡

只要到了臨江郡 那麼離高麗的國都平壤 只不過半月的路程 而且 大家也不用裝成和尚那麼辛苦 完全可以雇一隊馬車 舒舒服服地坐馬車而去

在臨江郡整頓了一天 路上所需的用品一一俱全 再雇了一支馬車商隊 隊伍又繼續浩浩蕩蕩朝著北方出發

高麗多內多山 道路也是崎嶇不平 馬車行走在顛簸的山路上 上下顛簸著 那種滋味 很不好受、尤其是上了年紀 就好比 李義表、這樣的老人 整天總是嚷嚷著好久能到 他那老骨頭都快散架了

就這樣 顛簸了半個月 陳華為首的一行人 終於來到了距離平壤最近的辱夷城 從這裡到平壤 不過半天的路途 在此稍作歇息 也順便打聽一下 最近平壤城的情況 唐軍有沒有進駐平壤 是否囤積在城外 都是需要知道的 不可能盲目地進城 至少要和軍隊保持統一的意見

因為距離平壤很近 消息倒不難打聽 在辱夷城內花點時間 就打聽出了近來的情況

負責打聽消息的李義表 半尤半喜地將他出去打聽到的情況 向陳華彙報了一遍 喜慶的就是唐軍的確已經到了平壤城 憂心的就是 高麗似乎並不准備讓唐軍進入平壤

平壤是高麗的國都 就連高麗自己的軍隊 都不允許進入 何況是虎狼之師的大唐軍隊 所以 淵蓋蘇文 很不友好地拒絕了唐軍進入平壤的條件

氣氛 暴怒

這算什麼結盟 食言而肥 恐怕用來形容淵蓋蘇文太貼切了 這個出爾反爾的傢伙 曾經商議好的 要完全配合唐軍對高麗進行打擊 現在看來 這傢伙做了高麗的攝政王之後 野心倒是變得不小了

仔細地聽著李義表打聽到的情況 包括 現在唐軍駐紮的地址 陳華心中也瞭然了 唐軍一路從遼東打到了這平壤 都是靠自己的本事兒 沒有誰的幫助 最艱難的日子都過去了 難道還怕被人拒之門外么

這些消息 只不過讓陳華輕描淡寫地一笑置之 在辱夷城內稍作休息 整支使臣隊伍 立刻就馬不停蹄地朝著平壤奔去

打聽到的消息中知道 大唐朝的隊伍 正駐紮在平壤城外三十里處安營紮寨 總數不到三萬人 也是因為淵蓋蘇文的承諾 所以大部分的將士 都還留在遼東城等待著 聽說是徐懋功任主帥 蘇定方為副元帥 李靖並沒有到來 不過 這兩人就是過河的卒子 背後有李靖的存在 一定有威懾力的

心中感慨李靖老爺子不愧是軍神 並沒有親自前來 而是留在遼東城伺機而動 平壤有懋功和蘇定方已成定局 倒是不用擔心 而陳華聽到這兩人在這兒 也寬心了 都是老熟人 大家辦事兒 都放心

陳華不懂安營紮寨的那套理論 不過來到唐軍的駐紮營地 陳華也瞧出了布置這種陣營的人 肯定是位打仗的能手 吵鬧的軍營 永遠離不開馬嘶聲和兵戈聲 看到那些親切的面孔 親切的人 陳華總是會叫出他們的名字 沒辦法 長安城太小了 數來數去就那麼多人 想不認識都難 甚至 見面的時候 大家都不甚唏噓 兵荒馬亂的年頭 能在戰場上活著相見 比他鄉遇故知還讓人更感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