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二章不要江山要美人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城七重城 新羅的大將金庾信鎮守在這裡 已經連續收復了以此向北的數座城鎮 見到金庾信的時候 這位身高有兩米 相貌堂堂 年輕有為的新羅大將 著實讓陳華欣賞 無它了 倒是一位光...

去高麗國都平壤的日子 已經定下來了 外事館中 唐朝的使臣 開始籌備馬車 準備隨著新羅運送軍需物質的軍隊 先到七重城 然後穿過混亂的漢江流域 直接到達高麗的平壤 李靖的大軍 正在平壤城外駐紮 此番前去匯合 也算是整合了唐朝所有的力量 開始對遼東戰場的戰後規劃作出對大唐最有利的調整

新羅已經完全臣服 高麗只是表示願意稱臣 百濟也是苟延殘喘 用不了多久 必定淪為大唐的轄區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也沒有永遠不會分離的人 和金德曼的告別 是很簡樸的 只是進了玉和宮 簡單地說了兩句保重之類的話 後會有期、歡迎來長安 什麼的 大抵都像金德曼全部說了 兩人姑且是朋友吧 來新羅這麼久 算是唯一認識的一人 唐人都愛好告別 自然是要親自交涉一番的 然後就是真正啟程告辭了 總之 也不知道 這一生 還有沒有機會再見於此 末了 當然也告誡 金德曼和毗曇的對決 該狠心的時候 千萬不要給對方留下活路的機會

對於唐朝使臣的離開 金德曼早就有預感 自陳華來告別之後 順便請求 想隨著運送軍需物質 一起去北方的七重城 金德曼也滿口允諾答應 只是 回答之後就舉得有淡淡的失落感 具體是什麼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為此 金德曼還在宮裡面喝了幾次悶酒 她時常拿著一個小葫蘆 放在手心把玩 一會兒 眼神明亮如有光澤地眸子轉動若思 一會兒 神色黯然 不知道所想何事 總之 金德曼開始變得沒以前那般一個人的洒脫 總是覺得 自己缺少了某些東西

直到唐朝使臣的隊伍 隨著運送物質的軍隊離開了金城 金德曼才知道她究竟失去了什麼

運送軍需物質的隊伍 是很迅捷的 白天夜裡 都是在趕路 歇息的時間很少 這樣一來 出了金城 很快就走上了蒼朴的官道 因為有陛下的特意叮囑 負責這次運送物質的將領金三日 非常明白 他們除了要保護軍需物質不丟失之外 還要保證唐朝使臣的安全 這可是一項艱巨的任務 只有馬不停蹄的趕路 路上不停歇 就不會出岔子

金三日是個大胖子 似乎後勤軍官 都是比較胖胖的 頭髮盤起包在腦袋上 有個輕巧頭盔罩著 像古羅馬國家裡面的戰爭勇士 金三日一路上 倒是在唐朝使臣面前客客氣氣 走村過寨 都會體諒馬車裡的使臣大人身子弱 不像他們這樣的粗漢子 都增詢問是否要停下來休息 可惜 使臣大人卻是讓他儘快趕路 金三日不敢違背命令 催促軍隊急行軍 每幾天 就已經渡過了一條大河 前方就快到七重城了

七重城 是新羅國都金城的咽喉之地 從這裡一路向北 到達漢江流域 就是百濟、高麗、新羅三國相鄰的混亂之地 在那兒 不但有三國的軍隊 甚至一些匪患、私軍 反賊 都在那混亂之地裡面攪亂格局 應該說 混亂的漢江流域 是現今遼東戰場上 一處類似死亡沼澤的地方 這裡有許多武裝力量統治著 大戰小戰也時而發生 幾乎每天都會發生流血衝突 高麗人、百濟人、新羅人 總之是見誰殺誰 在混亂的漢江流域 這裡沒有所謂的王法 只有強硬的拳頭 才是活下去的根本

「侯爺 馬上就要到七重城了 到了七重城 我們真的不要新羅人的幫助 自己穿過漢江流域 到達平壤 」

使臣團裡面 會點功夫的人 都被派出去做任務了 唯一能打的 就只有裴行儉一人 可是一隻只有三十多人的隊伍 在混亂的漢江流域 就是自尋死路啊 李義表在金城的時候 就聽人說過這漢江流域的黑暗 心裡隱隱擔心著 是否要另選一條路 或者讓新羅大將金庾信派兵護送

陳華和李義錶王玄策同坐一輛馬車:「不可 如果讓軍隊護送 更會暴露我們的身份 這樣 會成為眾矢之的 要過這混亂的漢江流域 最聰明的 就是把自己打扮成僧人的模樣 要知道 在遼東 僧人也是受人尊敬的 能夠替亡魂超度 能夠替生者祈福 天下有戰事 僧人最吃香 所以不會有人吃飽了沒事兒 找僧人的麻煩 所以誰都不會為難出家人 肯定不會對我們有企圖的 只是要委屈大家 暫時剃掉這頭上的煩惱絲 」

陳華打趣地笑道 全都剃度成為僧人 想來也是不會在那混亂的漢江流域裡面 成為任何一方盯上的對象

「侯爺這個建議 倒不失為一條妙計 只是 我兩 都如此老邁了 卻叫剃了頭髮 委實有點不情不願 」李義表稍有推脫 雖然侯爺的建議甚好 但他們犯不著為此就剃掉頭髮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 古代人還是很有守舊觀念的

「兩位大人不剃 那只有我剃了 到時候 兩位大人 但可說 邀請貧僧回家做法式 」陳華到沒有守舊的觀念 不就是剃頭髮么 還難不倒他

李義表和王玄策大駭 侯爺都剃頭了 他們難道比侯爺高貴 不剃頭么

「侯爺都能剃頭 老朽等 自然也隨侯爺一起 」

兩位大人堅定了信心 準備跟隨侯爺 暫時伴一段時間的和尚

事情就這麼拍定下來了 化裝成僧人的模樣 渡過這混亂的漢江流域 這的確能掩人耳目

又連續趕了兩天的路程 終於到達了新羅北方的重城七重城

新羅的大將金庾信鎮守在這裡 已經連續收復了以此向北的數座城鎮

見到金庾信的時候 這位身高有兩米 相貌堂堂 年輕有為的新羅大將 著實讓陳華欣賞 無它了 倒是一位光明磊落的漢子 刀傷和箭傷 是男人最好的證明 金庾信的身上都沒有少 他帶著箭傷 在七重城的城門前 熱情地迎接唐朝使臣的到來 並隨之邀請唐朝使臣參觀七重城的城防 以及帶著他們巡視了新羅士兵的戰鬥力

金庾信的長安話說的並不標準 但還是能聽清楚他想說什麼 金庾信在陳華的面前 很能說 他好像早就認識陳華這個人 並且有很深的了解 並且 對陳華的態度 也非常的友好 一點也沒有因為 陳華是將新羅推向被大唐控制的罪魁禍首之一 而無腦地針對他 甚至 在七重城做出啥破壞兩國聯盟的事兒

「使臣大人 我知道 要是沒有你 阿曼一定不會下定決心 放棄她多年忠守的信念 說實話 雖然 我是新羅的將軍 能夠為新羅戰死 是我最大的榮耀 但能夠看到阿曼真正放下心裡的包袱 我覺得 我哪怕是現在就死在這漢江流域也無怨無悔 」剛剛看過新羅士兵的戰鬥力 金庾信就迫不及待地向陳華表示感謝了

看見這個渾身硬朗的男人 嘴裡一口一個柔情的名字「阿曼」就算陳華是傻子 也知道 這金庾信 肯定是金德曼的一個追求者

「呵呵 金將軍何必謝我 我不過也是遵循唐王的意思 不過 金德曼陛下能夠頂住國內的壓力 毅然答應 唐王的條件 這倒是從來沒想過會如此順利 」老李的條件太苛刻了 完全是將新羅變成了殖民地 廢除新羅的軍隊 並且不允許他們擁有私軍 單單這一條 無疑就是握住了整個新羅的命脈 金德曼那小妞能答應 也是考慮了很久才下定的決心啊 不容易了

金庾信非常認真 並且一絲不苟 道:「使臣大人不要推脫 阿曼能夠做出讓步 肯定是大人的功勞 我知道阿曼那個人 是不輕易答應別人的條件的 如此倒好了 阿曼終於能活的輕鬆了 我替她高興 」

「嗯 倒希望 金德曼陛下以後能夠開開心心地 希望她長命百歲 希望新羅 以後在大唐的領導下 會變得越來越繁榮 」陳華說了些客套話

金庾信笑道:「一定會的 阿曼以後不會那麼苦了 新羅也用不著她擔心了 她或許 就能追求自己的幸福 阿曼說過 等有一天 她真正放下來 會出去四處遊歷 看來她快實現了 」

「但願吧 」陳華想到金德曼那脾氣 四處遊歷的事 肯定不會發生:「只是 金將軍 小可問一句 如果 新羅真的履行了條約 那將軍以後該怎麼辦 倒不如 由我 向唐王舉薦 以將軍的才幹 肯定能夠有一番作為的 」

陳華心裡在想 金庾信難道就甘心 以後他帶領的軍隊 將全部遣散回家種田 作為一個軍人 最不能容忍的 就是手下無兵 但陳華又想 金庾信是金德曼的心腹 肯定是遵循金德曼的旨意 就算心裡不服 也不敢表現出來的

呵 他到覺得好笑了 金庾信以後可就不是什麼將軍了 只是這男人 也沉得住氣 居然如此心甘情願地不反抗金德曼的旨意 不過 這金庾信 也是一個人才 打仗的天賦沒的說 舉薦給老李 也是美事一樁

哪知道 陳華的如意算盤還沒敲響 金庾信就連連搖頭拒絕

「不 不 不 沒有的軍隊 我一點也不後悔 至少 現在 可以正式向阿曼求婚 我希望 阿曼能夠交給我 做我的妻子 她以前是新羅的女王 我是臣子 我不能有非分之想 但現在 她已不是新羅的女王 我亦不是什麼將軍 你們唐人有句話不是叫做不要江山要美人沒 我想 我就是那麼粗淺 」

金庾信露齒一笑 居然是充滿幸福的笑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