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一章使命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慶賀松贊干布的大婚 所以李泰決定在吐蕃王城邏些附近的紅山上 修一座以吐蕃王后命名的建築 和玉山書院一樣 這座建築 將是他李泰第一次自主設計修建的 他要把他修成天底下僅次於玉山的宮殿 名字...

離開的幾月 長安城的確是發生了不少的事 二丫大抵都說了遍 將這些事都記在心裡 李泰的信還沒拆開 陳華順便也拆開了看一遍

李恪和李泰這兩兄弟 都是陳華的弟子 陳華也把他們當成二丫一樣的親人存在 他教會李恪學會格物 教會李泰愛上建築 其實 無非就是讓他們遠離政治權利的鬥爭 做一個踏實的貴人 現在看來 去了吐蕃的李泰要比李恪幸福 至少在番邦國家 比待在長安 要讓人更容易忘記

拆開了李泰的信 這小子 比起以前的玩世不恭 顯然是變得成熟了 開頭 寫上了想念長安 想念玉山 想念他這個老師的話 或許是人在他鄉 所以 看起來非常的文青 陳華笑著接著往下看 李泰寫的大致就是在吐蕃國內的趣聞介紹 唐朝的學堂和書院 在吐蕃開門了 不少吐蕃貴族的子弟 因仰慕唐人的文化 都把兒子送到學堂學習 而且在兩國君王的共同努力下 吐蕃已經建起了大型的鐵廠冶鍊鋼鐵

這些都是明面上為了兩國交好辦的實惠事兒 然而 李泰信中也有抱怨的 說吐蕃的女人 沒有長安城的漂亮 那兒的空氣太稀薄 早晚會感覺很難受 那兒的太陽很大 把他都晒黑 他還寫了 吐蕃人 已經學會了種植水稻 學會了燒制陶瓷 學會了釀酒 學會了養蠶 學會了給牲口治病 不少的大唐商人 開始在吐蕃王城邏些進行貿易 吐蕃的貧困 也在慢慢的改變 當然 這些只是表面想象 因為 隱藏在繁華背後 就是一場驚天的大陰謀 等吐蕃的國民 扥過上了舒適的日子 就失去了為了生存和惡劣環境鬥爭的心 還有什麼比讓一個民族都變成了貪生怕死的懦夫 更有戰略意義的呢

也苦了李泰 一個人在吐蕃干那些傷天害理的事 還幹得熱火朝天 他簡直就是天生的壞蛋

陳華心裡想象著 李泰一個人在青藏高原上 在那海拔最高的地方待著 也覺得 這是好事兒 要是能娶個吐蕃姑娘 就在吐蕃過一輩子 他的命運也夠幸福的

把李泰的信瀏覽完了 末尾的時候 陳華看到了一個比較吃驚的消息 吐蕃的贊普 松贊干布要成親了 對象是吐蕃鄰國 來自佛教聖地泥羅婆國家的公主 為了慶賀松贊干布的大婚 所以李泰決定在吐蕃王城邏些附近的紅山上 修一座以吐蕃王后命名的建築 和玉山書院一樣 這座建築 將是他李泰第一次自主設計修建的 他要把他修成天底下僅次於玉山的宮殿 名字都想好了 因為公主來自泥羅婆的佛教國 按照佛經裡面 菩薩住的地方就是天宮 所以他將這座已經選址修建的宮殿 命名為布達拉宮 李泰把這個消息 第一時間告訴給了陳華這個師父 其實就是想讓師父為他這個弟子驕傲

陳華的確是挺驕傲的 想不到 流傳千年的建築 布達拉宮 居然是出自李泰之手

憂喜參半地將所有的信看完 陳華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像這樣的書信 每天都能看到多好啊 不過這是不現實的 陳華收回了心思 將家裡人的書信放在懷裡 把老李的密信拿出來 想了想 終於還是準備召集眾人商談

打仗的事兒 和外交官扯不上關係 所以 唐朝的使臣 都是在新羅萬事館中閑著的 陳華找到李義表和王玄策這兩個老頭兒時 這兩人還在下棋 經過改良后的象棋 風靡了整個長安 下象棋 更能體會出深厚城府的問題 新羅雖然沒有這種象棋 但兩個老頭隨便讓新羅的工匠花點功夫 做出一套來也不是不可能的

陳華找到他們的時候 兩人下的火熱 執紅方的王玄策一路衝殺 幾乎把李義表的棋盤殺的雞飛狗跳 李義表正破口大罵王玄策奸詐 王玄策也免不了對罵 李義表沒有棋品 悔棋的事情都幹得出來 還怕輸 兩人就在一個亭子下鬧著 周圍有新羅的守衛 也不敢上前來打擾使臣大人的興緻

觀棋不語真君子 陳華看見了二位大人 正為下棋而吵鬧 坐在旁邊 等他們吵完了 再談事兒

兩位大人 倒是看見侯爺來了 立刻就停止了吵鬧 至於下棋的輸贏 也沒有誰再去計較 倒像是 先前的吵鬧 無非是兩人打發無聊時間的鬥嘴

「侯爺 是不是長安來信了 」每次長安來信了 侯爺都要找他們商談 算算時間 應該是有信來了

陳華把手上老李的密信交給兩位大人 道:「聖上信中 讓我等即刻準備動身去平壤 」

「去平壤 」這仗不是還沒打完么 我們在新羅等唐軍的到來 不是更好 卻是偏要穿過還在打仗的漢江流域到達平壤 」李義表有些不明白 道:「聖上真是如此吩咐 」然後 立刻低頭看信 一會兒 才瞭然 將信交給王玄策:「果真是要去平壤 」

王玄策也看了老李的密信 道:「聖上雖然沒有在心上表明什麼 但聖意不可違 看來 離開新羅是必然的 只是 此刻從新羅出發去平壤 經過新羅北面的漢江流域 想來 肯定不是一路風順 路上多備人手 倒是應該的 或許 我們可以向新羅女王請一支隊伍護送 」

「兩位大人 難道沒看出來 聖上真正的意思 」陳華認真地問了一句 雖然老李信中 只是讓他們出發去高麗的平壤 但陳華總覺得 老李還有話沒有說完

兩人再仔細看了一會兒 忽然 兩人臉色大變

「侯爺 莫不成 聖上會懷疑 淵蓋蘇文 會中途變卦 所以 讓我等 去高麗那兒以防萬一 」

「或許 這只是最壞的 淵蓋蘇文 才奪下高麗王的政權 根基不穩 肯定是不敢和大唐對峙 只是各位大人想過沒有 如果高麗一直內亂 淵蓋蘇文 一直忙於徵討各路反王 那麼 高麗 就是不完整的高麗 聖上的意思 無非是 想要一個完整的高麗 淵蓋蘇文 也不笨 他不會認真地清剿那些反對者 反而是一直拖著 讓唐軍困於疲地 久之必定撤退 高麗就唯他獨大 幾年之後 必定又是一患 」

兩人被陳華這麼提醒 立刻大悟:「難道 聖上決定替淵蓋蘇文平亂 」

「聖上可沒那麼好心 聖上讓我等過去 肯定是負責和高麗的談判 高麗可不像新羅 淵蓋蘇文也是野心家 聖上也想一舉除掉他也不是不可能 」陳華往誇大了說 淵蓋蘇文的條件只是和唐軍達成共識 高麗每年向唐朝朝拜納貢 但這僅僅類似稱臣的手段 並不是一勞永逸 只有徹底將高麗控制在手裡 才是老李所想的

「這 」兩位大人同時覺得 這遼東之行 是否太多事兒了 才和新羅談判完 新羅女王已經徹底臣服 並且從此新羅將成為大唐下設一個州府 允許新羅王室繼續統治這裡 但不允許新羅擁有除了維持治安之外的任何軍隊 這招撤軍控國被老李玩得熟練 可惜淵蓋蘇文是不吃這一套的 他只表示向大唐稱臣 可不表示 高麗不會在未來強大之後反撲一口

「侯爺準備多久出發 」兩位大人問了一句 他們是外交官 任務就是給大唐獲取更多的利益 就算前方是槍林彈雨 大唐出征的兒郎都不怕 他們又何懼怕

「就過三兩日 新羅的軍部會向北方駐守七重城的金庾信派去一些軍用物資 我們可以隨著這隻隊伍一起出發 輕車從簡 從漢江平原入平壤 在那兒和李靖將軍匯合 」

兩人點了點頭 同意了侯爺的決定 然後 這兩個老頭 就繼續開始下棋 最後結果是王玄策用了兩個過河的小兵 逼死了李義表的老將 足見王玄策這傢伙心中多麼的扭曲 非得虐死李義表才甘心

商量完了國事 兩位大人倒是邀請了侯爺來玩上一局象棋 象棋是玉山書院改良的 作為象棋的鼻祖級別人物 陳華的棋藝雖說不能稱之為國手 但勉強能夠不落人後 被王玄策虐菜的李義表很大方的讓出位置侯爺來收拾王玄策 自個兒坐在一邊觀看

擺好了棋子 開始先手走棋 起初 都還是平平淡淡 大家都中規中矩 誰也沒有太激進 你吃我一個馬 我就吃你一個炮 看著挺平靜的 其實都是一場消耗戰

不過 隨著時間的推移 慢慢的 就開始顯現出下棋者先前的布局了

越到後面 王玄策越來越覺得吃力 然後 他就像是戰場上的大將 看著自己的兵卒 為了棄車保帥 一個個被對方巧妙地解決掉 王玄策淡定的表情 終於有了

「我輸了 」

終於 看著棋盤上 被侯爺吃的剩下最後一個老王 周圍全是虎視眈眈的敵兵時 王玄策感慨地認輸了 他是被侯爺完虐致死啊 表情比李義表還難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