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章二丫的個性家書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就是讓陳華這個老爹別擔心 婉兒娘親很好 謝韞姑姑也很好 玉山一切都很好 程丹陽老先生更精神了 嚴寬那小老頭又老了前幾天下田看稻子還閃著腰了 蘇勖那嚴厲的院長教訓了幾個學生 被冠以惡毒山長...

「塞雁高飛人不還 相思楓葉丹 」金德曼默默念著 臉上紅雲飄起 她也算熟知中原文化 知道 中原的男女 大多都是寫詩傳情 類似《詩經》、《漢樂府》 等等 金德曼都有涉獵 以前都是在書上 聽過那些能夠柔化人心的詞兒 今天可是現場聽見 金德曼覺得 自己就像墮入雲端 不知道那兒才是真實的

那個女人 受得了如此抒情的句子 這簡直是要柔化了女子的心啊

唐朝的才子 可是個個都是把妹高手 一首詩 一首詞 就能夠俘獲女子的芳心 金德曼顯然是中招了 紅著臉 那裡還肯喝下一口菊花酒

「呵呵 你還沒說好不好呢 就自個兒先發獃了 」陳華不得出聲打斷金德曼的沉思

金德曼輕咬嘴唇 臉色通紅:「還算不錯 至少應景 」然後她又換了個話題 問道:「是不是 唐朝的書生 每個人 都能夠寫出這種句子 那以後 新羅可要多派遣留學生到唐朝學習了 」

「怎麼說呢 算是吧 寫詩是唐朝人的娛樂 大大小小的詩會 每年都有數百場 那是一個詩壇繁盛國家 詩人 更是如過江之鯽 多如牛毛 」

「原來唐人多才 這倒不是吹的 遼東就不比中原 野蠻之地 少了所謂的士子風流 總覺得少了那些才子佳人的故事 」金德曼幽幽一嘆 認真問道:「這首詩 送給我了 」

她就像生怕陳華反悔 這可是生平第一次有人送給她的詩 應該可以說 是一輩子的記憶了

「你喜歡 就拿去吧 」陳華笑道 這小妞 還是和中原那些女子一樣 喜歡聽些悲傷的小調 婉約派的詞 果然是俘獲女子芳心的利器啊

金德曼腦袋裡仔細地回憶 陳華剛才念過的一字一句 她腦袋比較聰明 很容易就記住了 在心裡默默地念了一遍 然後獨自拿著小葫蘆喝上一口美酒

一時無話 兩人都靜靜地坐在亭子中

大抵是欣賞完了 黃龍寺後山的楓葉美景 也到了該回去的時候

放佛兩人 自此後 就再無更多交流的話 字言片語 也難得擠出來

最後 金德曼回了新羅皇宮 陳華回了外事館

不過 金德曼倒也有趣 她把陳華給她的小酒壺 收藏起來了 還說 回皇宮后 會讓人也學做菊花酒 今天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她一生中過的第一個兩個人的節日

最近這段時間 幾乎隨處都能聽見遼東戰事的情況

唐軍已經快打到平壤了 淵蓋蘇文擁立了傀儡政權 正在對高麗國內的反對勢力 進行肅清 高麗現在就好像成了隋末天下大亂的樣子 打著造反旗幟的人比比皆是 高麗已經自顧不暇 和百濟的聯盟也迅速瓦解 新羅北面 那些被他們佔領的的城鎮 很快就被金庾信打了回來

現今情況最不樂觀的就當屬百濟

原本還有高麗那個老大哥稱腰 在合夥吞併新羅的事態上百濟表現積極 把全國的軍隊都投入新羅戰場 結果高麗現在都顧不上照顧這個小弟 他的死活已經成功的變成炮灰 在唐朝和新羅兩國的軍隊又非滅百濟不可的時候 百濟現在成了兩頭都討不到好處的夾尾巴狗

這個時候 百濟也只有硬著頭皮一個人繼續戰鬥 還好 它也拉上了東瀛那個喜歡討好處的國家 暫時還能苟延殘喘一會兒

東瀛 現在成了百濟繼和高麗結盟之後 又一個虎狼的盟友 不過 這僅僅是暫時的 東瀛的水師 號稱遼東最強 只是 在大唐水師的面前 尤其是薛萬徹的瘋子部隊 完全就有關公面前耍大刀的嫌疑

空中郵遞員 又萬里送來 老李的親筆書信 李靖那兒 也有他們最近的打仗計劃 在老李的密信中 首先肯定了 陳華和眾位隨行的功勞 能夠不廢一兵一卒 就能夠讓新羅做出如此大的讓步 足以寫進史書裡面了 誇獎的話不少 筆墨很濃 應該是屬於胖子代筆 至於獎勵什麼的 都沒提到一點 讓人心寒 陳華心裡鄙夷 老李太不會給人甜頭了 好歹給個賞賜 大家也好給你賣命啊 不過 在密信中 還夾著兩封書信 一封是李泰的 這個被派去吐蕃的大唐四王子 已經有好幾月沒有收到他的信了 陳華決定好好琢磨 這小子在吐蕃幹了些什麼事兒 至於剩下的一封 就是玉山書院寫來的 裡面的內容 肯定是家書了

烽火連三月 家書抵萬金啊

拿著這封家書的時候 陳華自然是迅猛地打開瀏覽

有點意外 信中的字體 歪歪斜斜 好像並不是出自哪一位玉山書院的親人之手 倒像是一個才學字的人寫的

果然 陳華看到了信的內容 陳華就立刻釋然了

信是二丫寫的 這丫頭 居然都會寫這麼 不容易啊 看來這幾月 過的日子肯定不好過 想到自己在玉山的時候 這丫頭跟程鈴鐺兩人無法無天的樣子 可以想象 現在的二丫 肯定又成為了一個關在房中滿腹牢騷的小丫頭

二丫寫的家書 還有許多錯別字 不過 估計是玉山的那些傢伙 都不願意改 覺得 這樣看著夠親切 所以 這家書 就這樣不生不熟地到了陳華手裡 讓他看著看著就想發笑

陳華笑著看家書 越看越覺得親切

二丫寫信的格式 因該是有人教導的 開頭就是讓陳華這個老爹別擔心 婉兒娘親很好 謝韞姑姑也很好 玉山一切都很好 程丹陽老先生更精神了 嚴寬那小老頭又老了前幾天下田看稻子還閃著腰了 蘇勖那嚴厲的院長教訓了幾個學生 被冠以惡毒山長的壞名聲 鈴鐺姐姐都已經快被蘇勖聘請為書院醫學系下一任的夫子 當然 二丫 在信中 自然還是花了很多的話來描寫她最近變得很乖 每天除了放羊 就是讀書寫字

書信的前幾頁 都是介紹玉山的近來狀況 雖然看似平淡 但看信就如同看到一個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 用炭筆一筆一劃 在紙上寫的很吃力 但卻滿臉開心的模樣 後面的幾頁書信 二丫就開始抱怨發牢騷了 說書院今天秋天又招收了不少的學生 有些學生很討厭 總是要偷偷送給她好吃的 想來他們是想賄賂她這個院長的女兒 以後好順利畢業吧 二丫的語氣老氣橫秋 也為那幾個紈小貴族嘆息 她是那麼好賄賂的嗎 她老爹是那種能被賄賂的嗎 那些人腦子壞掉了

在這裡 二丫畫出許多怪樣的符號 讓陳華看的開心大笑

二丫罵過書院的學生 又開始說 書院來了一位討厭的女夫子 走後門來的 蘇勖老頭的侄女 代替謝韞姑姑教文學系的課程 來的第一天 就和蘇勖吵了起來 而且自從她當了文學系的夫子之後 要求文學系的學子 每天清晨都要在書院背書 鬧得人睡不著覺 嚴格的要命 大有被學生評為全年玉山書院最差夫子 然後被書院革除職務

小孩子寫信 大多都是想到什麼說什麼 完全就不用考慮這封信 被陳華看到以後 會怎麼想這位書院才來的女夫子

當然 二丫的信中 也不全是鬧騷 最後的結尾 也寫了許多陳華關心的問題

比如 還有個多月 爹又要當爹了 她又有弟弟妹妹了 是一件開心的事 然後下面是特殊的符號 女孩的心思猜不中 天曉得這些符號代表什麼 二丫還寫了最近玉山腳下的稻田 都快被長安城的貴族踏爛了 他們都是聞訊趕來看 天下畝產最多的水稻 究竟是怎麼種出來的 這些人討厭的很 看了稻子 還要留在玉山蹭飯 趕都趕不走 真氣人 最後 二丫在信中寫了一件喜事 李恪哥哥要結婚了 也不知道爹能夠趕回來不 新娘子很漂亮 是一個南洋的美女 好像是南洋一個國家的公主 現在就住在吳王府上 等著大婚

認認真真把二丫寫的信看完 陳華感概這丫頭寫的信太霸道了 簡直就是一封二丫個性家書 不過 他還是知道了自己想得到的消息 玉山一切都好 沒有出現大亂子 書院還是繼續運轉 各項研究 都已經有收成 這是高興的事兒 只是所有好消息中 陳華隱隱擔心 李恪才剛剛年滿十六 就要結婚了 是不是太早了點 雖說 唐人結婚的年齡都很早 只是 這也太快了吧 李恪剛成年 就要被套上結婚的命運 也不知道這是好事兒 還是壞事兒

陳華也懶得猜測 反正他現在是鞭長莫及 只希望 李恪大婚 自己能夠回到長安 畢竟 是自己的弟子 總是要看著他幸福的

想到這些 陳華心中有些嘀咕 難道自己一直害怕發生的 終於是要來了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