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九章我也是詩人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 」說著 陳華從懷裡拿出兩個迷你小葫蘆 外面耍著硃砂色 酒坊裡面常用來裝酒的小酒具 金德曼瞪大眼睛:「原來你早就做好準備了 」 陳華笑道:「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么 」 ...

黃龍寺後山的楓葉 已經紅了半山 來往遊玩的遊人絡繹不絕 一條青色石板小道 自山腹中直穿而上 從山腳走到山頂 花費的時間要個把時辰 不過 本來就打算出來遊玩 倒是不介意這點時間用來一邊漫步 一邊欣賞山間的美景

金德曼或許很少單獨出來行走 所以 當她接觸到外面美麗的精緻 總是要停下來 站在某處 一直獃獃地看著 這個時代 沒有相機 沒有手機 美景也不能瞬間抓拍下來 欣賞者 只能單純的欣賞 最後遺憾離開

其實 看到這裡 陳華很想拿出自己隱藏的磚頭手機 讓金德曼的身影 成為歷史上第一張自拍相 只是他想了想 還是算了 怕嚇死這小妞

金德曼走在前面 開心的就像一個參加秋遊的孩子 她已經拾起地上的楓葉 拿了一把抓在手裡 就像捧著一捧玫瑰 紅撲撲的臉蛋上 是一種天性的可愛

「以前 父王還再世的時候 我都會來黃龍寺 自從父王去世之後 我就有好幾年沒來這裡了 想不到 一切都還是那麼熟悉 連空氣中的濕味也一樣 」金德曼神色中 有一股悲傷 如果 她不是新羅王室 唯一的順位繼承人 如果她只是普普通通的 一個新羅公主 能夠嫁人 能夠有自由 她一定過得比現在快樂

「人 都是生不由己的 」金德曼想到陳華曾經說過的話 心中釋然開來 放下心裡的包袱 認真欣賞周圍的景緻

兩人從山腳走到山頂 最後在山頂的一座亭子中坐下來歇息

坐在亭子中 能看見金城的全貌 古色古香的建築 在秋波中依稀健存 新羅皇宮 也盡收眼底 遠遠望去 就像遙不可及的天宮

「如果可以 寧願一輩子 都不回那兒去了 」金德曼淡幽幽地說著 「外人看來 是一個繁華的宮殿 裡面住的 一定是錦衣玉食的王侯 但普通人 那裡又知道 宮門深似海 裡面的冷清 冤屈、孤獨 會把人變成 沒有血肉的木頭 」

這些天 和金德曼愉快的相處 也知道了 這小妞的心裡的苦悶 那麼大的皇宮 沒有一個可以說話的人 沒有一個一起玩伴的人 她不知道 什麼叫友情 不知道什麼叫開心 她把自己偽裝的很強勢的樣子 成為新羅的女王 在百濟和高麗 這兩頭猛虎的虎視眈眈下 金德曼能夠讓新羅屹立不倒 不被兩國吞併 已經實屬不易

「你做的已經很不錯了 「陳華安慰了道:」你看這金城 不輸外面的繁華 能夠讓這座城裡面的人 都過著安定祥和的日子 都是你的功勞 有句話 叫犧牲了自己的幸福 卻換來天下太平 這是俠之大者才能夠做出來的壯舉 」

「你也不錯 只是動動嘴皮子 就能讓大唐坐收漁利 」金德曼同樣讚美了陳華一句

「過謙 過謙 我大唐兒郎 在外浴血奮戰 我等不過是在後面推波助瀾 論起功勞 出征遼東的十萬將士 功勞最大 我一點功勞都沒有 」陳華謙虛地說著 居功不至偉 這是中原人的狡猾 你新羅小妞學不來的

對於陳華的謙虛 金德曼否認地笑道:「唐人要是都像你這麼謙虛那就好了 這天下永久都太平 」

金德曼這一句疑是反諷 也就是說唐人個個都是狐狸 尤其像陳華這種狐狸中的極品 更是成精了 一點都不好對付

陳華臉皮厚 燦笑答道:「我們大家都謙虛 當個謙虛的好人 」

金德曼對他的皮厚已經免疫 撫了撫額頭垂下來的頭髮 別有一番風情

「快要離開了吧 應該沒多久了 唐軍一旦進駐平壤 整個遼東三分之一的土地 就成了唐王的囊中之物 加上新羅的臣服 遼東這塊你們所說的九州頑隅 也就永遠不存在了 百濟頑強小國 李靖三萬鐵騎可滅 」

滿山的楓葉 就像血一樣觸目驚心 金德曼問了些尋常的問題 姑且是閑聊 反正坐著也無事 說說話總不顯得那麼安靜

「遼東三國要是不彼此吞病 合力抵抗大唐的鐵騎 也未必能讓唐王輕易遂願 只可惜啊 就像你講的三國演義那般 滾滾長江東逝水 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 幾度夕陽紅 」

這女子倒是記得陳華講過的故事 遼東也不就是三國么 金德曼估計太入戲了 把自己當成劉玄德託孤的阿斗

陳華生得一張安慰人的利嘴 道:「所以啊 有個大儒說得好 天下英雄出我輩 一入江山歲月催 王圖霸業談笑中 不勝人生一場醉 所以 管他的 這個時候 我們能做的 就只能飲酒了 」

「飲酒 」金德曼狐疑地看著陳華 她記得 自己第一次失態 就是喝了酒之後 然後做出來的羞樣:「又沒酒 那來的飲 」

「這還不簡單 」說著 陳華從懷裡拿出兩個迷你小葫蘆 外面耍著硃砂色 酒坊裡面常用來裝酒的小酒具

金德曼瞪大眼睛:「原來你早就做好準備了 」

陳華笑道:「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么 」

「今天九月初九 」漂亮的眼睛盯著陳華:「你生辰 」

金德曼只知道一個人最重要的日子就是生辰 她還以為今天是陳華生日 所以這傢伙才邀請她出來一起過呢 暗想自己生日 都是一個人偷偷過了流行 難免覺得那樣太委屈了 道:「要不 我們回玉和宮 讓宮人準備好晚宴 今晚好好慶祝 」

「今天 是我們唐人的重陽節 有首詩叫 獨在異鄉為異客 每逢佳節倍思親 遙知兄弟登高處 遍插茱萸少一人 在我們中原 重陽節 是要邀請三五好友登高賞菊喝酒的 」陳華耐心解釋今天出來的原因 李義錶王玄策都登高望遠去了 人在他鄉 可風俗不能忘

「還有這等節日 」金德曼如同第一次聽見重陽節 又喝酒 又登高 又是相聚拉攏感情 老朋友坐著聊天 這節日好 金德曼立刻道:「以後 我要這新羅 每年都要過重陽節 」

金德曼的話 已經是新羅律法了 完全可以讓全新羅的人世代遵循

陳華講小葫蘆遞給她 金德曼微微遲疑了會兒 還是接下了 她自從喝了酒之後 就覺得 酒是一種解決痛苦的好東西 現在偶爾也喝點 不好意思拒絕

金德曼淺嘗了一口 發現她喝的酒 居然有淡淡的花香味 立刻精神一振 臉上紅撲撲的 道:「這就是菊花酒 」

這小妞還算識貨呢 陳華呵呵笑道:「外事館的涼亭前開了不少 前幾天去金城的玉闕大街 買了些果子酒泡著的 還能入口 」

金德曼微吐舌頭 顯然是酒有點辣 把她都醉成楓葉了

「來 碰一個 為我們的成功合作乾杯 還有我們的友誼 」小酒壺挨著金德曼的小手碰了下 陳華先喝了口

山澗涼亭 滿山紅葉 還有添趣的美酒 光是這些都已經讓人醉了 再聽見兩句酥心的話 更是如同喝了上了年份的女兒紅

「我們是朋友嗎 」眼神迷離 臉上帶著幾分陀紅的醉意 金德曼認真問道

她沒有朋友 她是孤獨的

「當然 只要女王陛下願意 我樂意成為陛下的朋友 」陳華溫柔笑道:「甚至 陛下以後若是有時間來中原 我一定請陛下去玉山小住 」香帥是很樂意 和全天下的女人做朋友的

金德曼也學陳華的豪爽道:「那我一定要來長安 到時候某些人可不許躲著不見 」

「不會吧 把我說的那麼扣 」陳華張大嘴巴吃驚的表情很帥 他本來就很帥 衣服 鞋子 樣貌 完勝全天下的男人

金德曼把頭一偏 眼睛里卻是沒有來的神傷

「都說唐人善才 頗好文墨 怎麼 如此雅興 有沒有吟詩一首 送給我這個朋友 你們唐人送別 不都是寫詩么 」

寫詩啊 這可就有點難了 現在不是挺好的么 兩人坐著說話 很親切

看見金德曼期待的眼神 不忍心拒絕 陳華站起來 長身玉立在涼亭房檐下

看著喝了酒 已經有紅暈爬上她那冰質玉臉的金德曼 笑起來的時候如山風拂過 溫柔了滿山紅葉

景美 人美 恐怕值得回味一生 於是陳華也不吝嗇 欣欣然一邊喝酒一邊念著

「哪我寫了 」

「寫吧 我聽著的 還是能品味出好壞 我看過不少唐詩 」

陳華心裡在想 些什麼呢 看見滿山紅葉 突然心中就冒出了一首妙詞

「就寫它了 」陳華心裡做好打算:「一重山,兩重山,山遠天高煙水寒,相思楓葉丹 菊花開,菊花殘,塞雁高飛人未還,一簾風月閑 」

「好了 我寫完了 覺得怎麼樣 有沒有大才子的潛力 」

念完李煜一首「長相思」 不得不說 這個風流皇帝的詞 還真是人間絕句 用來賺取女子的眼淚 那是百分百中標啊 陳華心裡感慨 老子也是情聖加詞王啊 再回頭 已經看見金德曼雙眼紅彤彤的 就像剛才哭過一般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