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八章三個問題難倒黃龍祖師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善真人.都還叫我一聲師叔祖呢.我老人家肯收你我徒.是受到佛祖的指引.就在剛在.你拜佛的時候.佛祖就給了老衲提示了.」 黃龍祖師.臉皮極厚地在金德曼後面.打著佛祖的招牌不要臉.他想成功地用佛祖的...

- 黃龍寺的佛殿中.金德曼虔誠地肅立合掌.對著面前的佛像.恭敬禮拜.木魚每敲響一聲.金德曼就彎腰跪拜.她就像許多來黃龍寺的婦人.給自己遠征的丈夫求福.祈禱他平安歸來.

敲木魚的老僧.在眾多拜佛的香客中.唯獨對金德曼頗有好感.他覺得.這香客.來到大殿時.似乎和周圍的普通香客不一樣.她身上就像布著佛光.受到佛祖的保佑.她雖然穿著樸素.尋常百姓模樣.但絲毫掩飾不住身上的高貴.

這是一個有靈氣的孩子.受上天眷顧.受佛祖保佑的人.

出家人.對自己的感官很看重.所以.敲木魚的老僧一眼就認定了.要麼金德曼是貴人.要麼.她以後一定能成為大貴之人.

「不知道姑娘拜佛所求何事.」黃龍寺的老僧.說的是新羅語.不過.作者規定了.所有的語言.都必須是漢文字.

金德曼淡淡一笑.她什麼事都不求.只是想單純地.和周圍那些香客一樣拜佛.她甚至.眼光偶爾看著大殿外.竟然有些期待著.那個人能夠到來.然後.兩人相約去黃龍寺後山看楓葉.

畢竟.現在都已經是初秋了.黃龍寺後山的楓葉.是不錯的景緻.

也不知道.那兩個侏儒刺客被他怎麼樣了.剛才陳華瞬間解決二人的戰鬥.依舊在金德曼這個目擊者的腦海里回蕩.這個唐朝人.隱藏的太深.書生模樣.動輒能殺人.這才是他最恐怖之處.

金德曼入神的時候.那個木魚老僧.又在金德曼的耳邊嘮叨起來:「老衲觀姑娘面容.正是與佛有緣之人.而且姑娘有一個向佛之心.不知道.姑娘有沒有興趣.當一名黃龍寺的外室弟子.如果姑娘.不嫌棄.老衲.可以收你為徒.」

木魚老僧慈愛地笑著.如果普通人.要是聽見黃龍祖師這樣一句話.肯定是立刻跪下來磕頭拜謝.畢竟.在黃龍寺中.黃龍祖師.就是高僧的代表.他能夠渡人劫難.他就是活菩薩.

敲木魚的黃龍祖師.在看著這個大殿內與眾不同的香客金德曼.就算她不知道自己的聲名.但女孩子.畢竟都有向佛之心.或許.會被自己慈愛的面容打動呢.

黃龍祖師有些自戀地想著.突然.他看見.面前的金德曼面色一喜.他還以為是要答應做自己的弟子.哪知道.卻見金德曼有些歡快地將她的笑容.送給了.才走進大殿的那個人.

「回來了.」看見陳華也來到這兒.金德曼笑著問道:「那我們去後山吧.」

「你拜完佛了.」陳華不信佛.權當是陪著金德曼來.

金德曼點頭.和陳華一起.準備離開大殿.

「哎.等等.姑娘.老衲說.收你為徒呢.你還沒答應啊.」黃龍祖師非常的氣氛.看好的一個弟子.居然怎麼就不答應他呢.這麼好的女弟子.以後上那兒找去.

黃龍祖師不顧形象地離開了自己坐的蒲團.手中敲木魚的棒子也被他丟在一旁.攏著袈裟.就想要追上金德曼.可不能讓這個有靈氣的女弟子跑了.哪怕是他黃龍真人不要自己的老臉.今天.說什麼.都要強行收下這個弟子.

大殿中的香客.都被這位德高望重的高僧的舉動嚇住了.甚至有不少香客.狐疑地看著黃龍祖師.好像聽說祖師要收徒弟.這可是一件大事兒啊.

金德曼和陳華.正準備離開大殿的時候.黃龍祖師追上了兩人.

「姑娘.我是黃龍祖師啊.黃龍寺的高僧.連現在的主持.妙善真人.都還叫我一聲師叔祖呢.我老人家肯收你我徒.是受到佛祖的指引.就在剛在.你拜佛的時候.佛祖就給了老衲提示了.」

黃龍祖師.臉皮極厚地在金德曼後面.打著佛祖的招牌不要臉.他想成功地用佛祖的名義.讓所有的眾生都就範.

金德曼本來是已經把這人說的每一句話.都過濾掉了.不過.現在又見這個矮小的老頭.居然如此的死皮賴臉.金德曼那就再也不能將他忽視掉了.

「聽好了.不管你是誰.我都不想當你的弟子.」

金德曼這一句.用上了她面對新羅朝臣時候的凌厲風格.一句話說出來.黃龍祖師都覺得.怎麼先前看著滿身都是靈光彩照的好弟子人選.突然就變成了一個凶神惡煞地惡靈.

不.不.不.一定是自己的錯覺.如此可愛的姑娘.怎麼是惡靈呢.

黃龍祖師.完全沒看見金德曼臉上那已經不耐煩的神色.道:「姑娘不做老衲的弟子也行.不過.老衲有個提議.姑娘.可否以後.多來一來黃龍寺.陪我說會兒話.不知怎麼的.看見姑娘.老衲就覺得歡喜.既然姑娘不願做我的弟子.那我們做朋友也可以啊.」

媽}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老和尚.他還是黃龍寺的得到高僧.這也太徒有虛名了吧.

「不用了.我不需要朋友.大師是出家人.出家人.講究四大皆空.大師還是認真專研佛理.為世人傳播向善的佛心.」金德曼話如刀子一樣道.

黃龍一陣臉紅.金德曼一語戳中他的軟肋啊.

「大師.你看我適合當你的弟子不.「這時候.陳華跳出來了.那裡來的神棍.怎麼還用如此低級的招式來騙人.而且.還想騙金德曼上鉤.也不看看她是什麼人.

黃龍失去了一個可以傳衣缽的女弟子.突然又跳出來一個甘願當他弟子的人.黃龍認真打量著.自己百分百滿意女弟子.

「不行.不行.你太平庸了.沒有慧根.也沒有靈氣.老衲不收普通人當弟子.」黃龍搖頭拒絕道:「你不適合當我黃龍的弟子.」

「大師再仔細你看看我的長相.算不算五官端正.菱角分明.而且.我的慧根.有可能是隱藏的.大師看相的本事還沒到家.所以看不出來呢.」黃龍死皮賴臉.陳華就比他更死皮賴臉.

黃龍氣的鼓著腮幫子.:「不要無理取鬧好不好.你有沒有慧根.我黃龍會看錯.」然後黃龍恬著臉.慈愛笑著看著金德曼:「你這位朋友.並不適合你.還是趁早斷絕關係吧.」

「他不是我的朋友.」金德曼板著臉:「他是我的師父.」說完.金德曼還衝著陳華賊精地眨著眼睛:「師父.這老和尚.要在你面前搶你最心愛的弟子.你說該怎麼辦.」

陳華真是服了金德曼.居然還有如此小兒女的情愫.不過.兩人算是認識這麼久.金德曼還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變成了一個可愛的徒弟.

「哼.」陳華冷哼一聲:「誰叫我的弟子那麼出色.這是為師的幸事.」

金德曼這下就可能夠壯大膽子.因為有師傅撐腰.她終於能夠拉陳華的虎皮來裝樣子.道:「聽見沒有.老和尚.我已經有師父了.所以.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金德曼一句話.就差點讓黃龍氣暈過去.

不會吧.這個年輕人.就是他看上的女弟子的師父.這一定是他們騙自己的.

黃龍覺得自己今天很倒霉.周圍那麼多香客看著.他就那樣.在眾人面前出了一次丑.黃龍可以不要老臉.但黃龍寺要啊.

「你說他是你師父.那老衲就來見識見識你師父的厲害.」黃龍一臉認真:「敢問施主貴姓.」

「無名無姓.出家人心中.不管是看待花草樹木.還是人獸飛禽.都是生靈.並不一定要給他們賦予名字.」陳華笑著回答.他是給黃龍這老頭擺了一道.

黃龍勉強笑著.這小子太狠了.一招就暗喻他沒修行夠.

「好.好.好.「黃龍連續嚷嚷三聲:「施主.你敢回答.我問你的三個問題么.」

黃龍總算是要真正對付陳華了.

陳華笑道:「大師請問.答不出來.還請大師手下留情.」

黃龍一下子就變得異常的高深.道:「敢問施主.可曾看透生死.」

「沒有.」陳華回答的很老實.他的卻是沒看透生死.

「第二個問題.敢問施主.可看透富貴.」

「看不透.」陳華笑道:「我是個俗人.」

黃龍祖師附和笑著:「最後一個問題.敢問施主.可看破紅塵.」

「我亦生在紅塵.又何來看破紅塵.」陳華搖頭回答.生死、富貴、紅塵.他都沒有看透:「大師既然問了我三個問題.哪在下也有三個問題.需要向黃龍祖師請教.」

黃龍毫不謙虛地道:「施主但請提問.老衲知無不言.」以黃龍研究佛經一輩子.這世上.還有什麼問題.能夠讓他看不透呢.正好可以藉此機會.在那個自己看中的女弟子面前.表現出高深莫測的智慧.

「大師謙虛了.想必.你肯定能夠回答.」陳華給黃龍帶了一頂高帽.然後道:「大師可曾想過.我是誰.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

黃龍原本準備好.陳華問他比較高深的佛經.哪知道.他問的問題.居然讓黃龍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這算什麼問題.黃龍頓時就糊塗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