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七章殺人的藝術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變 太嚇人了 連刺客都從心底里害怕 瘦刺客突然改變進攻對象 他打不過陳華 擒住金德曼還是沒問題的 經過先前胖刺客的就義 陳華離金德曼的站位 稍微遠了點 正好給瘦此刻可乘之機 ...

曾經有位愛嘮叨的老傢伙 提醒過陳華 不要小看任何一個人 尤其是女人和小孩 他們完全可以趁你不備 隨時都能夠發出致命的一擊 陳華多謝那個教導自己長大成才的老傢伙 正因為有了他的嘮叨 陳華才從小養成了好習慣 和任何人近距離接觸的時候 都會多長出一個心眼留心觀察

兩個小沙彌從他和金德曼身邊嬉笑著擦肩而過時 陳華也短暫的將這兩個小沙彌當成無憂無慮的孩童 只是他細心地發現 孩童怎麼會有喉結 然後他想到了有些侏儒 喜歡辦成小孩的模樣 讓人不會產生防備的時候 突然就變成了嗜血的殺手 陳華的反應不算慢 也幸虧他反應及時 但見身後寒光一閃 此刻已經顧不得太多 迅速摟住金德曼的細腰 將她抱在懷裡 矯健地往旁邊躲閃開來

金德曼不愧是時刻提防被人刺殺的人 很快就知道 為何陳華突然就抱著她往旁邊躲開 她立刻意識到 剛才那兩個人畜無害的小沙彌 卻是兩個刺客

刺殺與防禦 幾乎就是電光火石的一剎那發生 等兩位先前還嬉笑打鬧的小沙彌 發現他們設計的天衣無縫暗殺 居然失敗之後 兩人立刻身形一頓 分開而站 擺好防守的架勢 那裡還有先前孩童的稚氣 兩張鐵面孔無疑是職業的刺客無疑

「你們是誰 」躲開刺客刺殺的金德曼 從陳華懷裡掙脫 想來 這些人 目標肯定是她 「是毗曇派你們來的 」

不得不說 金德曼這女人 很會抓住機會 然後將某個人定為嫌疑人 不管 今天黃龍寺的刺殺 是不是毗曇所為 她都有禍水東移的機會 向毗曇討要說法

兩位侏刺客 非常有刺客的覺悟 那就是絕不透露僱主的身份 絕不給被殺的對象 留下第二次逃脫的機會 兩人手中拿著那種可以藏身魚腹的短劍 目光所向 居然放過了身份尊貴的金德曼 而是兩人一起進攻 他們攻擊的對象 正是陳華

陳華覺得 戲劇性好笑 這兩個侏儒 居然是來刺殺他的 看來 自己成了和金德曼一樣 背地裡 都有人巴不得活不長久

兩位侏儒此刻一左一右包抄刺向陳華 金德曼被他們忽略了 一個女人 能有多大的能耐 收拾完了這個身手還算不 總有機會再收拾一個女人的

這兩人出手就是殺招 幾乎就是那種 刺在身上一劍斃命的手段

兩位侏儒 就像兩條毒蛇 快速地竄向陳華 剛才躲過他們的背後偷襲 往旁邊躲閃 將自己的處境 幾乎是逼到了後面是沒有退路的牆角

後路封死 那就只有一戰了 陳華又何懼

「你們是誰 」

冰冷的殺意 自眼中毫不遮掩地釋放出來 一直以來 陳華都是人畜無害 甚至也不會透露出會點拳架功夫 儼然一派文弱書生的模樣 不過 他奉行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 一旦被人強行地打破 那麼陳華就會變成一個非常喜歡殺伐的人

「你不需要知道 只知道 明天的今天 是你的忌日就行 」兩人的中原話說的非常順暢 讓陳華開始懷疑 這兩人本就是中原的殺手 或許有人希望他永遠留在新羅回不來了

「你們是唐朝人 」陳華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雖然兩人未有回答 但兩人的眼神 出賣了他們的來歷 「看來 我猜得不錯了 想不到 有人還不希望我能回到長安 是誰這麼怕我呢 嗯我猜猜 長安城 我的仇人不多 但數去數來 就那麼幾個人 是段綸 還是長廣公主 或者又是其他人 」

陳華呵呵一笑 兩位侏儒此刻對視一眼 然後握緊手中的劍 準備開始出擊

「兩個一起上 還是一個個來 正好 也有許久沒有鍛煉了 都覺得自己好像身體沒有以前那麼協調了 」陳華暗自笑著 揉動著拳腳 山最完美的狀態 他是香帥 在曾經那個世界 是所有人的噩夢

胖沙彌變成的侏儒刺客 率先持劍刺向了陳華的咽喉

他這一劍 準確的 幾乎可以說 只要往前多刺出一寸 就能夠 直接將短劍插進陳華的咽喉解決戰鬥 速度之快 就像一道黑影在空中閃過

只可惜 這個胖侏儒刺客 永遠都想不到 他如此快的刺出 居然能夠被人用兩隻手指 輕易就夾住了他的劍尖

「高手 」

他想抽回短劍 可惜用儘力氣都抽不動 反而是感覺 自己的腹部 好像被什麼東西大力地打了一下 胃和腸子 幾乎都打成了一團漿糊 痛得他肝腸寸斷

盜帥的手 那是一雙摸過太多珍貴寶貝的手 肯定是練成了無可頗手上功夫 才能夠做到取寶如囊中取物 這胖刺客 先一步 凌空飛來 一劍刺喉 陳華豈能被他輕易斬殺 他除了用雙指夾住胖刺客的劍尖 還順便使出了些力氣 打在胖刺客的肚子上 這一拳雖說沒有武松打虎的威力 但陳華用上了內勁兒 輕易震碎人體內臟不是問題

他\媽的 叫你在老子面前裝逼 沒有殺手的本事 卻敢幹殺人的勾當 改過的機會都不給了 直接送你們見閻王吧

陳華不打算放過這兩個先前裝小朋友 騙過他防備心的刺客 用上的 都是致命的招式 一身的本事 倒是一點也沒有保留

胖刺客只被陳華一拳就擊飛了 兩人交手 不過眨眼的功夫 勝負已分 而那個廋刺客要慢幾分 不過 看見胖刺客 居然一個回合都堅持不下 就敗在對方手上 瘦刺客開始狐疑了 手中的短劍 不知道 該不該刺出

「女人 」

瘦刺客立刻想到 這個男人身邊 那個女人是他的軟肋 只要抓住那個女人 還怕這個男人不乖乖聽話

瘦刺客立刻撲向金德曼 在他看來 抓一個女人 比對付這個變態的男人容易多了 誰會知道 原本就是一個書生模樣的人 突然間就變成了一個殺人狂魔 這種轉變 太嚇人了 連刺客都從心底里害怕

瘦刺客突然改變進攻對象 他打不過陳華 擒住金德曼還是沒問題的 經過先前胖刺客的就義 陳華離金德曼的站位 稍微遠了點 正好給瘦此刻可乘之機 他趁著 陳華才解決完胖刺客時 立刻轉向將目標對著金德曼

能當刺客的 都是會點類似輕功的步伐 瘦子很飄逸地接近金德曼 並且五指成爪 準備一舉扣下金德曼的玉頸 將她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

只可惜 瘦刺客眼看著 躲閃不及的金德曼立刻將被自己扣在手中 作為要挾的人質時候 只聽得一聲很輕吟的痛叫 然後 瘦刺客 不舒服地發現 自己的脖子很涼 那兒 似乎有什麼東西 正在流失

「咯咯 」

瘦刺客發出嗓子被捏住的沙啞聲 在離金德曼前面一步的距離 轟然間就倒在地上 來回地掙扎、不甘、大口呼吸空氣 留念這世間的美好 只是最後還是睜著眼睛咽氣兒了

陳華豈能讓一個人抓住自己的軟肋 這世上 還沒有誰 能夠快得過他的飛刀 盜帥門的不傳武學 陳華比玩槍械還精通

瘦子死了 金德曼的危機也就徹底解除了

剛剛還面臨著一次刺殺 只是眨眼的功夫 就解決的一乾二淨 劫後餘生的金德曼 很不喜歡看死人躺在地上的樣子 她只是多看了眼陳華 然後竟然轉過身去 朝著通向黃龍寺大殿的圓門走去

見慣了刺殺 也整天擔心刺殺 所以都已經麻木

陳華走到那個 還沒被他用內勁 震碎內髒的胖刺客面前 蹲下來 帶著笑意地看著 被折磨的痛不欲生的胖刺客 胖刺客那一張臉 已經因為腸子震斷而扭曲著 就像一個得了急性闌尾炎的人 嗷嗷嗷叫不出聲來 血漿從他的口中、眼睛中 鼻子里、耳朵里浸出來 估計 他也快到了要死的時候了 現在 正是準備享受死亡前的最後一會兒痛苦

「我都不知道 自己殺過多殺人 只是 這一次 卻是非常認真定殺人 」陳華蹲下來說話 語氣平淡 雖然只是簡單的陳述 但將死的胖子看到了 他眼中那股很重的殺意 他心裡暗嘆 為何要得罪他呢 但已經為時已晚

「知道 被鋒利的刀片 一刀劃過喉嚨的感覺沒有 因為傷口很細 血不會立刻流出來 而且 你還會感覺到 被劃開的地方 像漏水一樣 一滴一滴 滴在地上 成了一副畫 漂亮的畫 殺人是一種藝術 你們永遠不懂 所以 只會成為別人的作品 」

手起刀落 一柄鋒利的飛刀 在陳華手中 就像畫家的墨筆 勾勒出屬於自己的藝術作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