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六章兩個小沙彌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凱凱而談 在他身邊 一套白色儒裙 如蓮如蘭 安靜跟隨的金德曼 對陳華的看法 並不發表意見 只是偶爾點頭附和 淺笑應答 兩人今天相約出來 同游黃龍寺 亦可說是散心 也亦可說...

高麗內亂的消息不脛而走 很快 新羅人就知道 高麗的榮留王被殺 淵蓋蘇文擁立傀儡當起了高麗的攝政王 被壓的喘不過氣的新羅人覺得 這是一件喜事了 高麗內亂 肯定就不會和百濟聯合吞併新羅 七重城之戰 也算是頑強守下來了 而且 趁著這個機會 守衛七重城的金庾信居然反撲兩國的聯軍 一舉收復以前失去的數城

漂亮的勝仗啊 新羅最會打仗的人 居然能夠趁著混亂的時候 下定決心反攻 這也和金庾信長期敏銳的軍事洞察相關

收復失地的軍情 彙報到新羅皇宮 新羅人再也不用擔心 聯軍明日就會打到金城來 他們開始繼續過上了穩定的日子 商鋪、貿易 也漸漸多了起來 金城又恢復了以往的繁華 這些因為戰事的寬鬆 局勢變得不再那麼緊張 金德曼看了也頗為高興

金庾信是她的心腹 新羅的大將 如今 這位放出去的猛虎 給她帶來的勝利的消息 金德曼就像一個收到別人捧來皇冠的君王 常常在新羅朝臣的面前 多次提到金庾信功高勞苦 她想趁著這次金庾信立下功勞 甚至準備將整個新羅的軍權 大多都交到金庾信手上 畢竟 金德曼手上握著的軍權 只是國家的三分之一 還有大半的軍權 還在新國貴族的手上 她這樣放出風聲 也有奪權的念頭

隨著唐軍的參戰 並且從遼東城 一路往下攻打高麗所有的城鎮 再加上淵蓋蘇文的內應 高麗許多打著保皇旗號的軍隊 通通被唐軍打的潰不成軍 捷報 一天賽過一天堆了厚厚一疊 從前線傳來的消息 唐軍的速度就像下山的猛虎 才渡過遼水 三天的時間拿下遼東城 接著一路南下 拔城紮寨 幾乎就快打到高麗的國都平壤 淵蓋蘇文 正在那兒 等著和唐朝的大將喝酒結盟呢

用秋風掃落葉 來形容大唐軍隊的迅猛 再適合不過

總結了隋朝的教訓 老李這此是下了決心 一次性就徵調出十萬兵馬出征遼東 照此速度繼續攻打下去 不出兩月 整個遼東 就會徹底被唐軍掌握 這遼東的局勢 也漸漸明亮了 餘下來的就是戰後從新洗牌變換的事兒了

這些天 陳華幾乎都沒做啥事兒 他的任務完成了 打仗的事 交給會打仗的將領去行兵布陣 趁著空閑 他倒是和一同出使高麗的四方館兩位外交官 把金城大大小小的古 都給逛了一遍 金城的第一古剎皇龍寺 金城第一名山 他就像一個出差完畢后 順便旅遊的傢伙 抱著公費報銷的心態 好好地享受這異國他鄉的美景

李義表和王玄策 都是文官 也是講究一個山水取樂 既然侯爺都放下性子去遊山玩水 兩位大人也放開心和侯爺一起 在新羅國內 把新羅國的美景都看一遍 打仗的事用不著他們 他們只負責當說客 況且人的一生 不可能兩次來到同一個地方 他們就是打著如此消極的態度 才決定要好好在此留下記憶的

大家集體出去遊樂 這就是新羅外事館中 唐朝眾位使臣 最近在新**的事兒

皇龍寺是新羅的名古剎 仿長安慈恩寺修建 外面看去 古典的中原風格 走進去 放佛置身美妙梵音中 凈化心中的醜惡

在金城 有太多的建築 都是按照長安城的原貌修建的 也可以把這裡當成小長安

佛教文化 經過中原的大肆傳播 很快就在周邊的國家當中出現了大批的信徒 因為戰事的緩減 最能感受到 一個佛殿里 添香油錢的人增添了幾倍

「人的心情 就是這樣古怪 他們寧願寄託心愿在那些神靈的身上來祈求庇護 而不是自我壯大自我庇護 不過 有些時候 當內心實在脆弱不堪時 或許 那些子虛烏有的神 會給人活下去的希望 」

在黃龍寺中 千佛塔下 穿著華貴紫衣的陳華 感受著周圍那種萬人上香的火爆場面 偶感發表了自己簡單的看法 像個哲學大師那般凱凱而談 在他身邊 一套白色儒裙 如蓮如蘭 安靜跟隨的金德曼 對陳華的看法 並不發表意見 只是偶爾點頭附和 淺笑應答

兩人今天相約出來 同游黃龍寺 亦可說是散心 也亦可說 是談論一些國事

金德曼普通新羅女子裝飾打扮 絕對不會有人知道她真實的身份 也不會有人猜到 新羅女王陛下 會和唐朝的使臣大人 一起結伴同遊黃龍寺

「神雖然高高在上 卻能夠抬眼就能看到 達官貴人 皇親國戚 雖然不是神 平日卻連面也很難得見 人比神 更難親近 也更難求得別人辦事 」金德曼笑道 她的回答很平淡 但卻是包含著一種見慣了秋月春風 而生出來無奈嘆息

金德曼的笑聲 感染了陳華 讓他多凝視了這個挑起一個國家重任的女人 她不會打仗 不會武功 更不會腹黑手段使出那些陰謀詭計 她只想著 什麼方法能夠保住新羅 哪怕是她犧牲自己的一切 都會勇敢地承擔起這個責任

她是偉大的 使命讓她繼承皇位 她就得用自己的一切 完成她的使命

只是她太孤獨了 整個新羅皇宮 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談判的怎麼樣了 相信 那些條約 一定會有許多人 站出來反抗吧 畢竟 現在 新羅沒有高麗、百濟聯軍的威脅 那些貴族 總是要恢復他們高高在上的地位 要是連他們的地位 都給剝奪了 那肯定是要魚死網破的 」陳華問了一句 老李的擬定的條款 已經拿給金德曼過目了 相信 她也跟新羅的朝臣初步交涉了一番

金德曼苦笑搖頭 結果顯然是不如人意的:「如你所想 他們反抗的很激烈 甚至 就連許多以前曾經站在我這面的人 都堅決反對 新羅讓出國家的主權 成為大唐一個州府 他們說 這是喪權辱國的 寧願死 也不願做奴隸 」

「呵 倒是看不出 新羅的臣子 也是有骨氣的 」陳華防:「就是不知道 有沒有人敢做屈原 寧願投江 也不願受辱 」

金德曼也笑了起來 一口潔白的小牙齒 就像珍珠一樣 「他們相死 也可以成全 或許 就要拿一些人開刀 才能殺一儆百 」

金德曼的笑意 就像寒冷的風刀 讓原本才入秋的天氣 一下子就變成冬天的季節寒冷入骨

這是新羅人的內戰 陳華作為一個外人 是不便插手的

「我教你的吹箭和毒藥 都學會沒有 隨身帶著沒有 」

陳華把話題引到了一個比較輕鬆 甚至可以無限延伸的題目上 至於 金德曼的大事 陳華暫時還不想知道 況且 金德曼也不會說 雖然 他們兩人的關係 有了很大的改善 看起來就像是一對友人 但實際上 兩人都清楚 他們的關係 只是建立在還沒有撕破臉的時候 也可以說 他們的友誼 就是外交關係

新羅還不想和唐朝決裂

金德曼沒有回答 秘密武器 總是不要讓第二人知道才好 這是陳華教的 她記得非常清楚 多一人知道 就失去了它的作用

陳華啞然 看來 這小妞 倒是把自己說過的話 記得清清楚楚 他就不在繼續問了

兩人從千佛塔下走過 裡面就是黃龍寺的大殿 梵音從裡面傳出來 敲入耳膜中嗡嗡作響

兩人相對無言地往內殿走去 大抵都是喝普通人一樣 抱著心誠則靈的態度 在大殿裡面添香油錢

前方 有一扇通往大殿的圓門 兩人正要走過去 進入大殿的時候 兩個五尺高的小沙彌 穿著僧人的服飾 嘴裡稚聲嚷嚷著 從圓門裡面跑出來

兩個小沙彌彼此玩樂打鬥 胖胖白白的那個沙彌 要佔據上風 把瘦瘦的那個沙彌死死地戲弄住 偶爾伸出手摸摸瘦沙彌的腦袋 然後「阿彌陀佛」笑著 等瘦沙彌惱怒的時候 胖沙彌就跑開 瘦沙彌立刻追打 就像兩條玩耍的小狗

看到這兩個沙彌 金德曼忽然就被他們逗的展眉一笑

與世無爭 自娛自樂 估計 就是這個樣子吧 閑了打打鬧鬧 嬉戲玩耍 這才是佛門中人 之所以看破一切遁入空門的境界

陳華也笑了 這兩個沙彌 著實可愛 就像兩個遭人喜愛的童子

兩個沙彌 就從他們前面 打鬧著往他們這面跑過來 陳華和金德曼都渾不在意

直到兩個沙彌 從他們身邊跑過時 他們才收回了目光 準備朝前面進大殿的圓門走去

只是 剛剛往前邁出半步 陳華立刻就有不祥的感覺 從心頭升起

「不對勁兒 童子怎麼會有喉結 」

陳華立刻高度集中精神 卻見身後寒光一閃 儼然是兩把雪亮的短匕直刺他和金德曼的背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