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五章四方雲動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壤的城牆上 高麗現在成了無頭之國 許多軍中將領 都打著擒賊的旗號 準備為榮留王報仇 哈哈哈哈 真是大快人心啊 沒想到 榮留王那老匹夫 居然死有如此慘狀 」 金德曼笑聲放浪...

新羅國內 已經有很多人給金德曼施壓 讓他放棄和大唐的結盟 而是想辦法 向高麗、新羅投誠 金德曼守住壓力 獨擋著外面一切的閑言碎語 既然已經將希望寄托在大唐身上 她自不會做出出爾反爾的事

陳華第一次看到 一個女人 接二兩三的后招甩出來 對付一個成名已久的老狐狸

毗曇的事 金德曼把握的非常到位 她命人把毗曇關在最舒適的牢房裡 隔三差五 還去看望這個新羅貴族議會的元老 並且試圖說服毗曇 現在最重要的是和唐軍齊心協力

看 陛下還是體諒忠臣的 雖然把他關起來了 但還是會去看望的 而且還試圖說服他

金德曼這樣做 給她帶來不少的好評 雖然 朝堂上沒多少人相信 金德曼真的和毗曇冰釋前嫌 但天下的百姓的接受能力就那麼一點 金德曼非常懂得抓住群眾的力量 就是自己永遠光輝存在的保障 成功地為她鞏固了女王的地位

只是奈何毗曇就是不尊崇聖意 偏要當那個刺頭 金德曼說一萬遍 他還是保持自己的意見 大有粉身碎骨渾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間的赴死氣概 金德曼就高興了 繼續陪毗曇做戲 然後 漸漸地 身在牢里的毗曇或許不知道 但整個金城 都開始悄悄傳開 故事發生在毗曇小兒子的身上 欺男霸女的毗家小公子 成了人人憎恨的一個紈 原因是他仗著老子是毗曇的大名 最近在金城干過幾件強搶民女的事 惹怒了許多人 養不教父之過 所以 毗曇很不幸地讓他那個最小的兒子坑爹了

金德曼沒有一次性就把毗曇家的聲譽給弄的支離破碎 溫水煮青蛙的原理 是陳華給她提議的 要慢慢地挖掘出毗曇的家族醜聞 最好沒隔一段時間 就冒出來新鮮的怪事兒 毗曇一定要成為一個名人 一定要讓全新羅人 都恨她 巴不他們全家都死掉 才達到了目的

毗曇的事 金德曼給擱在最後 她現在最擔心的就是七重城的戰況 自從金庾信受傷之後 在大對盧金城富的推薦下 新羅又派出一個名叫閼川的大將帶著軍隊去七重城

七重城的守衛戰 已經進行到白熱化狀態 為了攻下那兒 高麗和百濟 都派出國內最精銳的兵士 至少已經有不下十萬的冤魂 就死在七重城的戰壕上 據說 現在的七重城 簡直就是一座人間煉獄

不好的戰報 一天天頻繁地傳到了金德曼手上

也正是在新羅國無計可施的時候 空中郵差 終於送來了老李的回信

盼望已久的答覆 終於給送來了 當即拆開過目 老李的信中 並不多不多閑言 惜字如金的他 答覆的很平常 一切按照結盟的規定來執行 就好比 新羅稱臣 他賜給了金德曼一個郡王的稱號 算是給了金德曼正式的認可 當然 老李也不是那麼大方 封了金德曼郡王 他還強調了 等戰事結束之後 唐軍將會徹底收編所有新羅的軍隊 不允許新羅再有私軍 這是結盟的條件 也是老李最看重的一條 老李這招是防著新羅以後會突然叛變 才如此考慮 實屬常情

瀏覽完了老李的回信 丟一邊放著 準備拿給金德曼過目 然後陳華焦急地拿出李靖寫來的信

份量最足的信 就只有李靖些的才有權威 老李畢竟遠在長安 李靖已經是遼東道行軍大總管 早就領著兵出發了 如何大唐 他都已經做好準備 當然要參考過目了

瀏覽李靖回信時 終於看到好消息了 唐軍已經到了遼水 信上落款的日期 是十天前寫下的 那時候 唐軍已經到了遼水 這十天時間 估計已經渡過遼水 直逼遼東城了 而且除此之外 萊州的薛萬徹 已經和牛進達匯合 早早就率領五萬水師橫渡海洋 準備從海上進攻百濟

太好了 想不到 唐軍如此迅速 已經在開始發動進攻了

看完了所有的信 陳華覺得已經不再擔心

唐軍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快 相信 不用不了多久 七重城之危就會稍稍緩解 而且 高麗和百濟也會發現 大唐的天降神兵 會讓他們窒息

如此大事 不 應該說是喜事 不能不讓金德曼知道

身處外事館 每天閑著無事 就去新羅皇宮教金德曼東西 在收到老李和李靖老爺子回信之後 陳華第一次 非常著急地讓外事館的馬車 送他去金德曼的玉和宮

有金德曼的特許 陳華不用請示 就可以隨意出入新羅皇宮

在陳華來到玉和宮的時候 今天的金德曼比往常見面一副焦急的模樣 顯得輕鬆了不少 手裡拿著老李和李靖寫的信 金德曼看見陳華到來 兩人就像彼此都想此刻尋得對方 說上兩句心裡的喜悅 臉上的高興 一覽無遺

金德曼率先開頭 她覺得 自己不說出來 心裡太難受了 她更想大笑 放聲大笑

「淵蓋蘇文造反了 高麗榮留王被殺宮中 隨之一併被殺的 還有榮留王數位心腹將領 淵蓋蘇文 將榮留王五馬分屍 屍體就懸挂在高麗國都平壤的城牆上 高麗現在成了無頭之國 許多軍中將領 都打著擒賊的旗號 準備為榮留王報仇 哈哈哈哈 真是大快人心啊 沒想到 榮留王那老匹夫 居然死有如此慘狀 」

金德曼笑聲放浪絲毫不掩飾自己心中的喜悅

高麗現在群龍無首 還有心思 對新羅進攻么

護送淵蓋金貞回高麗的楊業和周青還沒有返回新羅 陳華自然不知道 高麗國內究竟發生了什麼 現在聽金德曼全盤道來 淵蓋蘇文 終於還是在隱忍了數年之後 一舉殲滅了他的最大威脅

「我也有一個好消息 唐軍估計已經渡過遼水 甚至 已經攻下遼東城 如果淵蓋蘇文 真的殺死了高麗的榮留王 那麼 整個高麗 現在已經是唐軍的囊中之物 」

不是陳華自吹 軍神李靖親自坐鎮遼東 還有徐懋功、蘇定方這些大將調遣 肯定是抱著必須打下來的心態 狠狠地打擊高麗 儘管戰報還沒有傳來 至少 陳華認為 他們已經成功地登上了高麗人的遼東城

金德曼看著陳華 表情嚴肅 道:「唐人開始行動了 」

她覺得這句話有點多餘 沒行動 那裡來攻下遼東城 只是唐人太迅捷了 遼東城 號稱高麗第二城 唐人如此快就能攻下 簡直就是虎狼之師

陳華把手上 從大唐空投過來的郵件遞給金德曼過目 老李的、李靖的 金德曼都瀏覽了一遍后 方才臉色陰晴不定地認可了陳華所說

唐人的確是行動了 而且不止是高麗 百濟也在唐人的攻擊範圍 五萬水師從山東渡海直達百濟 這是何等規模

「呵呵 這消息 如果讓新羅國內的人知道 我們當初 如果和大唐毀約 會帶來什麼後果 想來 那群只知道享福的人 一定會瞪大眼覺得不可思議 看來 唐王 早就有意取下遼東三國 滅亡 是遲早的事 新羅還好 總是能夠保留國家 百濟和高麗 恐怕難有完鄢 金德曼嘆息一聲 看到現今的戰況 連她都不得不覺得在大唐的鐵蹄之下 遼東已經是不可再存了

「總算是等來了這一天 我的任務也完成了 接下來 就是看各方面的反應了 」

在新羅呆了這麼多天 到今天為止 陳華終於能夠真正放下心來 再也不用擔心什麼 好好的等著大唐的軍隊進駐新羅 然後隨著出征的將士一起回去 他如釋重負地覺得此行還算圓滿 回去也好向老李交差

「嗯 還是看看聖上信中所寫 關於新羅稱臣后的條件吧 以前我們商談的 只是一部分詳細的條件 聖上肯定找人全部擬定了 呵呵 你要做好準備 相信 新羅的朝臣看了之後 一定會對此大加抨擊 或許會真的將你的統治 推翻了呢 」打趣地笑道 對於金德曼 說話沒那麼多顧慮了 想到什麼說什麼 老李擬定的新羅稱臣的條款 估計比他說的為奴為妾還要誇張 一時間很難讓人接受是必然的

條款的內容 就在金德曼手上 她就像一個正準備在不平等條約上簽字的王者 臉上帶著慘淡的笑容 眼神凝視著陳華 道:「我有選擇的權力么 」

金德曼的凝望 能夠讓人一瞬間 就被她那完美的瞳仁吸引

陳華打著哈哈笑道:「當然 那是沒有的 」

「既然沒有 我又何須選擇 不過是庸人自擾罷了 這世道 本來就是強者存 弱者亡 唐王的書信 我留下來 拿著仔細看看 可否 」金德曼詢問的語氣說道 上面的條款 她還需要仔細斟酌 才能真正的簽署答覆

讓任何一個人簽訂不平等條約 都是要有耐心的 陳華點頭:「可以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