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四章逼宮?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無啊,陛下還請三思,」 數人已經跪在地上,想要通過眾志成城的勸解,讓金德曼改變和唐朝的親密關係,而將結盟的事,放在高麗、百濟身上, 「呵呵,你們這算是逼宮嗎,你們就真以為,高麗、百濟,...

遼東的戰事,越演越烈,高麗和百濟的聯軍,集結在七重城外面,雙方在七重城相互展開了數次猛烈的進攻,但都因為新羅大將金庾信的頑強抵抗,聯軍並沒有拿下這一處新羅北方的咽喉之城,讓戰事陷入僵持間斷,但新羅人也為守住此城,付出了整整五萬人的代價,

這是國讎家恨,所有的新羅人,因為七重城的仇恨,爆發出甘願為國家共存亡的同仇敵愾氣勢,

淵蓋金貞已經在楊業、周青的護送下,悄悄地返回了高麗國內,準備配合她大哥淵蓋蘇文,和大唐朝裡應外合,準備讓高麗後院失火,因為陳華的提議,新羅女王的應允,李德謇成為了新羅白江口水師大總管,他將帶著五千新羅水師在白江口之地,拖住聯軍的水師,不讓他們從白江口直接到達國都金城,

李德謇是新羅歷史上,第一個外族水師將領,新羅人不會懷疑他的帶兵能力,因為,新羅的水師,本來就是一扶不起的隊伍,能有人站出來幫忙帶領已經很不錯了,

無數的人,各方各面,都在給唐朝創造調派軍隊的時間,抵抗高麗百濟的入侵,

在這等待的時間裡,前方的戰況,不斷以加急的形式彙報到新羅女王的手中,而新羅女王也一再催促合作夥伴陳華,大唐朝那面究竟是何調配的,何時出兵,何時解圍,

四面楚歌的時候,由不得金德曼還能氣定神閑,

陳華當然也焦急老李那面為何遲遲不肯有回信,當然,他也曾想過,也許是李客師馴養的空中郵差飛行的時候出了差錯,不過,這個時候,只能等老李的回信才能開始行動,他是整個遼東戰場的總指揮,

新羅皇宮陳華已經是常客,除了客串金德曼的先生之外,還因為某些原因,金德曼喜歡找上這個唐朝男人談心,或許是她把心腹大將金庾信派去了七重城,整個新羅皇宮無一人可以相信,陳華雖然是外族人,但總比得過新羅朝廷那些看起來面善的老狐狸,所以金德曼對他的好感,要比其他人多幾分,

玉和宮中,陳華今天又被金德曼的貼身宮女請到這兒來了,只有非常焦急的事,金德曼才會在白晝的時候宣見他,否則,兩人見面大抵都是黃昏,所以,陳華沒拒絕,直接隨著小宮女來到玉和宮見金德曼,

今天的玉和宮很熱鬧,許多新羅國的朝臣都在這兒,似乎在商量什麼大事,

當然,那些新羅的大臣,陳華只認得金城富一人,其他或老態龍鍾或年輕力壯,無一不虎視眈眈地盯著他的人,陳華不認識,也不打算結交,

他來到玉和宮,只是站在了外國使臣所站的位置一言不發,

這是別人的家事,自己沾不上邊兒,

金德曼估計先前還和群臣商議國家大事,看見陳華到了玉和宮時,金德曼已經按耐不住,急忙地告訴了他一個很不好的消息:「七重守不住了,前方傳來消息,金庾信被新羅的暗箭所傷,七重城現在成為了無主之城,很有可能就守不住下一次聯軍的進攻,」

七重城是金城的咽喉,失去了七重城,新羅國也就丟失掉了半壁江山,在得知自己的心腹大將金庾信受傷之後,金德曼唯一想到就是立刻將陳華召進來,

她急了,真正的四面楚歌啊,

看四面新羅朝臣的千奇百怪的表情,陳華就知道,肯定是出了大事兒,

聽金德曼說,金庾信受傷,七重城受不住了,陳華終於知道,為何新羅朝廷會如此緊張,金庾信是他們最仰仗的人,新羅最能打仗的將領,如今都負傷了,這次聯軍的確是來勢洶洶,

「陛下,不能再拖了,依老臣遇見,還是向高麗、百濟,投誠吧,割地賠款,只要是我們能接受的,都可以滿足他們,前提就是,新羅不能亡啊,陛下,再說了,三國畢竟是同宗同源,也不見得誰能真正狠下心滅一國之人,」

都說,年紀大了越怕死,沒想到,第一個站出來給金德曼介意高舉投降旗幟的,居然是朝中最德高望重的大人朴元,

金德曼眉頭皺了皺,看了看這位至今還是新羅太學館執教的老人朴元,都說讀書人一生正氣,哪知道,最喜歡擾亂軍心的,也是讀書人,

「朴大人說的極是,陛下不能只考慮,和一個摸不著邊,等不來救援的大唐達成同盟,而將新羅完全推入死地,唐人若果能來救我們,怎麼還不到來,唐朝的使臣,都來了新羅足足月余的時間,難道還沒有帶來好消息么,」

又是一個給金德曼施壓的新羅大臣出現了,是貴族議會的一個元老,頓時十多個人組成的小朝會,就是因為這兩個人高舉投降旗幟,讓整個玉和宮變得非常沉悶,

比較能起到穩慕鴣歉徽境隼創蛟渤。道:「朴大人和催大人,二位大人的提議,也未嘗不是一種辦法,只是,如今的情況,高麗和百濟,能放過我們么,七重城死了多少高麗人,多少新羅人,不知道兩位大人知道不,這是血海深仇,必須血債血償,如果到時候,高麗、百濟,要求陛下交出罪魁禍首,難道將兩位大人交出去,讓高麗人泄憤么,」

金城富一句話,就把主投降的朴,崔二人駁得啞口無言,

七重城死傷數萬的高麗、百濟人,這是一筆血海深仇,怎麼能夠因為一句豌了,這兩位大人讀書太多,腦袋讀傻了,只知道做太平狗,那裡願意做那亂世人,

「呵呵,金大人這句話,或許就有些過了,」

在金城富搏擊朴崔二人的時候,冷不丁地傳來一句反駁金城富的話,一個年過半百,鬢髮幹練,顏有懾人之像的大臣輕描淡寫地完全不將金城富的良言放在眼裡,直言直語指責金城富不過是一面之詞,能夠敢在朝臣中指著宰相金城富,也足以能說明,此人的地位不比金城富低,

「毗曇,你這是要作什麼,難道想造反么,金大人所說,句句在理,又有哪些地方過了,毗大人還請指出來,」

毗曇似乎不鳥金德曼,笑了笑道:「國之不國,這新羅遲早是要亡掉,臣說什麼陛下自然清楚,朴、崔兩位大人所說不無道理,也許,投誠高麗、百濟,也總比向大唐卑躬屈膝,甚至低賤求和,要有骨氣,先王過世前,我等臨危受命,成為新羅貴族議論的元老,陛下有錯,我們要指出,陛下昏庸,我們可以行使手中先王的遺命,必要時,也可以廢君,」

著新羅十多位大臣的面,毗曇絲毫不給金德曼留半分情面,這一切,都是這個女人在拿主意,她還有沒有將新羅的其他貴族放在眼裡,

毗曇這麼公然地和金德曼叫板,也為他拉來了不少助陣的同僚,

「陛下,不是我等不願意和唐人結盟,而是唐人遲遲不肯回話,或許是狡詐的唐人,早已和高麗、百濟聯合起來吞併我新羅,防人之心不可無啊,陛下還請三思,」

數人已經跪在地上,想要通過眾志成城的勸解,讓金德曼改變和唐朝的親密關係,而將結盟的事,放在高麗、百濟身上,

「呵呵,你們這算是逼宮嗎,你們就真以為,高麗、百濟,會讓新羅繼續存在么,朕都不得不懷疑你們,是真的愛國,而是受人蠱惑拉幫結夥,想要讓我這個國君,從高處摔下來,」金德曼盯著毗曇,不善地說道,

毗曇不以為然,如今,整個貴族議會,大多數的元老,都站在向高麗、百濟,投降的那面,相當於,他們已經把持著整個新羅朝廷所有貴族的意願,就算女王一意孤行,也是行不通的,

「陛下,還請陛下看在新羅數十萬子民的份上,早早做出決定,頒下法令,同意我們今天,眾貴族議會元老的一致決定,向高麗、百濟,俯首投誠,如果陛下能夠答應,或許,我新羅子民,就不用再慘死七重城,「

毗曇這是既打著威逼的口號,又打著悲情牌,希望金德曼能夠體恤新羅的子民不願

「休想,」面對,幾乎整個朝堂,所有大臣的「叛變」金德曼氣急地說出了她絕對不會答應的決心:「如此貪生怕死,委曲求全,新羅已經名存實亡了,」

「陛下既然一意孤行,那我們只能行使貴族議會的權利,暫時罷免陛下的國主身份,讓陛下好好在玉和宮靜養,」毗曇冒著天下之大不韙居然想聯合貴族議會的元老,準備對金德曼進行議論的決議,當然,毗曇,這麼直接和女王有板有眼地公然叛亂,也有許多貴族並不同意毗曇這份大膽,甚至就連先前站在毗曇陣營支持他的人,也暗自思考,是否真要跟著毗曇一起做這等廢君之事,

本來就是非常時期,如果再把君王也給廢了,新羅肯定要打亂,國不可一日無君啊,毗曇難道不知,

「毗曇,我不得不懷疑,你的居心,」金德曼眼中凶光一閃,頓時,守護在玉和宮外面的侍衛,已經開始圍住了這裡,

劍拔弩張,正在醞釀,

「這是要宮變,」

有幸參加新羅小朝會,並且看到了一出精彩的逼宮大戲,最後終於見真招要開始動手了,究竟是金德曼忍不住了,還是毗曇忍不住了,陳華樂得看好戲,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