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二章烽火四起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金庾信去鎮守.只希望.輸的不要太慘烈的.」 討論的時候.已經有人.對白江口之戰的的結局.抱著不太悲觀的希望. 新羅的水軍.那完完全全就是一群打漁的組建.肯定比不得裝備精良的聯軍.打水戰...

一日之計在於晨.

清晨早起.運動兩圈.動動脖子和手腳.耍一套舒筋活血的五禽拳.大口呼吸新鮮空氣.讓肺里的多餘廢氣全部排出.

動一動.十年少.

這源自於玉山書院.每天清晨早起的鍛煉.已經讓陳華養成了晨練的習慣.只可惜.玉和宮的面積太小了.不適合陳華盡情地施展中原武術.

已經有宮人端來了早晨洗漱的用品青鹽和楊柳枝.木盆裡面裝著溫水.絲綢織成的手帕放在裡面.用於界面.一群的宮女.圍著陳華恭敬地服侍他.怎麼看.都像是伺候新婚起床的姑爺.不然還床不起的小姐.可是要生氣的.

金德曼還在睡覺.也許是昨晚將心裡的話全部都說完了.然後今天終於可以放心大膽地睡懶覺了.

玉和宮.是金德曼的寢宮.在這裡享受了金德曼的貼身宮女溫柔地伺候.陳華都有繼續留在這兒不走的想法.

不過.用穿上褲子翻臉不認來形容女人.也是可以的.待使臣大人用完早膳之後.昨日負責接使臣大人的宮女.又將他送回了外事館.

消失了一夜.在新羅皇宮.享盡美人恩的侯爺回來了.

當從回外事館的時候.許多吃飽了閑著無事的身強力壯男.就跑來想聽讓陳華分享昨夜的旖旎韻事.

新羅女王親自召見.而且一去還是一夜.無論哪個男人.受到如此殊榮待遇.都是臉上有光的.他們甚至都已經準備好了腹稿.準備討論新羅女人和長安女人發育的情況.只可以.當事人隻字未提.只是叮囑了大家好好準備即將到來的惡戰.然後就大袖一揮.就將此事扼殺在眾人的好奇之中.

女王陛下夜見唐朝使臣的事.終究如趣聞一樣.傳遍了整個新羅國都金城.此事.甚至在新羅的朝堂上.都引起不小的轟動.最後.女王陛下鐵腕鎮壓下.才平息了此事.只是因此讓許多人都知道了.女王和唐朝使臣那些秘密的往事.

不過.後來又有人傳出.女王陛下依然隔三差五夜裡接見唐朝使臣.一時間.所有的人.都已經把這個從唐朝來的男人.當成了心目中最嫉妒的人.

無它.整個落日之城.最漂亮的女人.居然三番五次夜裡召見.兩人究竟在幹些什麼.不用猜也知道.應該是做一些比較有趣的事兒吧.

只是.這件趣聞沒過多久.所有的新羅人.都被更加驚駭的事.打斷了他們悠閑的生活.

高麗和百濟.連續攻下了新羅以北的十二座城池.並且.準備集結重兵.拿下新羅北方的要塞七重城.七重城如果將被攻下.那將是在新羅國都金城的咽喉上.駕著一把鋒利的寶劍.

新羅人這才開始慌張了.

女王的風流趣事.比不過亡國帶來的威脅重要.

刻意隱瞞的戰情.一旦讓整個天下百姓都知曉之後.那將是帶動全國一起進行的戰鬥.新羅開始大量的徵兵造船.準備和高麗、百濟.這兩個生死宿敵.決一死戰.

數萬的新羅士兵.被派到了北方抵禦強敵.一批批的新羅將領.開始出發前往前線.抵抗著兩隻野心勃勃的野狼.

戰事一觸即發.波及到了整個遼東.參戰的國家有三個.當然.東瀛和大唐.早就已經俯視耽耽地等著左右戰局.

「侯爺.開戰了.新羅、百濟、高麗.終於全面爆發了戰爭.我大唐崛起之日.一併吞併這三個國家之日不遠誒.」當聽到新羅人和高麗、百濟打起來的時候.新羅外事館中.李義表和王玄策悠閑地坐下來品論戰況.三個國家打的越激烈越好.這樣.對大唐才是最有利的.到時候.數十萬唐軍.空降遼東.這一塊九州頑隅之地.終於要划入大唐的版圖.作為外交官員.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國家獲得最大的利益.

高興地笑聲.在幾人之間來回傳出.他們的任務已經大體完成.因為侯爺幾次委身接受女王陛下的夜談.大唐和新羅女王已經談妥了條件.也算是達成結盟的共識.接下來就是將此消息.通過空中郵差.李客師馴養的猛禽.火速傳遞迴大唐.相信.已經完成徵兵、出征.分路進攻的關中子弟.早已經摩拳擦掌.準備在遼東這快土地上一展拳腳的時候了.

新羅的事.用不著唐人來操心.陳華和李義錶王玄策這些人.到是悠閑地住在外事館中討論戰況.當然他們也關心.新羅能不能守住國土.等著唐軍前來支持.

「七重城有新羅大將金庾信鎮守.高麗百濟兩國.也不是那麼容易拿下的.金庾信如果能守住七重城一月.到時候.我們的軍隊.已經渡過遼水.直逼高麗的遼東城.高麗肯定要抽一部分軍隊回國抵抗.一月的時間.希望金庾信能守得住.」

外事館.就有新羅的地圖.七重城.是新羅位於北方的一座重城.如果失守了.新羅整個北方將淪為失地.新羅女王也意識到七重城的重要性.依然將新羅國中最能打仗的將軍金庾信派去了七重城.

對著地圖.閑著無事的幾人.就在分析新羅的戰況.言語間.不免為金庾信擔憂.希望他能夠頂得住新羅節節敗退的壓力.守住七重城.

「七重城倒不用擔心.新羅唯一該派良將去的地方.乃是白江口.白江口.乃是新羅國內.通往金城的門戶.那兒僅僅只有五千水師.顯然是不能抵擋高麗百濟兩萬聯軍.甚至東瀛那面也派來巨艦.這兒.是一場決定新羅衰亡的大戰.」

指著地圖上.被標記出來.新羅國地圖最下方.和百濟接壤的位置.那兒正是新羅的水上要塞白江口.現如今.既然.三國已經正式宣戰.白江口.將成為他們必定奪下的重點要塞.新羅的水軍.歷來就是薄弱的地方.肯定會在這兒吃虧的.

「哎.新羅要是有薛萬徹那樣的水師將領.白江口那兒.又何嘗不會如同派出另一個金庾信去鎮守.只希望.輸的不要太慘烈的.」

討論的時候.已經有人.對白江口之戰的的結局.抱著不太悲觀的希望.

新羅的水軍.那完完全全就是一群打漁的組建.肯定比不得裝備精良的聯軍.打水戰.是打不過了.

分析戰局.大家也有些氣憤.畢竟新羅也算大唐的同盟.能夠堅持一天.就給大唐調兵遣將多一天的時間.論戰當眾.不乏許多大唐的年輕將領.為之氣憤之下.一錘砸在手扶椅子上.很鐵不成鋼.道:「要是我去帶領這五千水師.也不是不可以拖住兩萬水師半月的時間.」

說話之人正是李德謇.薛瘋子**出來的一個水師小將領.至於他敢說此話.顯然是心中有打算的.

「呵呵.你爭什麼爭.新羅又不是大唐.還用不著你來領兵.」裴行儉送了李德謇一瓢冷水.鄙視李德謇.他這是看書掉眼淚.替古人擔憂.

李德謇瞪了裴行儉一眼:「不能領兵.還不能發表看法啊.我和你打賭.要是我能用五千水兵.拖住對方兩萬水兵半月.你輸了.拿什麼做堵住.」

裴行儉不服氣了.都是血氣方剛的漢子.打賭就打賭:「你要是真能拖住兩萬水軍半月.我以後就叫你大哥.」

「嘿嘿.能讓裴行儉叫一聲大哥.死了也值.」李德謇手舞足蹈地站起來.並且望著陳華.道:「姐夫.我知道.你和新羅女王的關係不一般.如果姐夫在新羅女王面前美言幾句.讓她同意我自動請纓出戰.要是贏了裴行儉.以後我給你做牛做馬都成.」

裴行儉撇了撇嘴:「德行.」

陳華笑著沒有立刻答應.不過.他知道.新羅女王是求之不得.

李德謇如同得到無所不能的絕世武功.道:「就等著認我當大哥吧.區區兩萬水兵.拖住半月.夠了.」

接下來.大家又聊了些戰況.然後就各自散去了.

散了時.李德謇還屁顛屁顛跟在陳華屁股後面.催促他什麼時候去見新羅女王.看樣子.他對這場五千打兩萬的海戰頗有信心.儼然是胸有成竹.罷了.誰讓人家一口一個親切的姐夫.陳華允諾道:「能不能去.明天你就知道了.」

李德謇一聽喜上眉梢.笑道:「謝謝姐夫.」然後他好像想到什麼似地.不可思議地盯著陳華:「姐夫.難道.難道.新羅女王.又要邀你夜談.你這是要出去.」他看見陳華正外面走去.眼中羨慕不已.這些天.新羅女王已經連續邀請了姐夫入宮詳談.到不知兩人在做些什麼.

帶著好奇心.很快.兩人就走到外事館門前.

果然.一涼豪華的馬車.就停在外面.那個不久前.來接過陳華一次的甜美小宮女.就坐在馬車上.看見使臣大人出來了.立刻甜甜道:「使臣大人.還請隨我一道進宮.壽見大人呢.」

陳華登上了馬車.李德謇就站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看著坐著馬車遠去地陳華.心裡無限疑問道.是不是外事館就沒有其他唐朝的好男人了.難道新羅的女王陛下就喜愛姐夫那樣的男人.沒天理啊.自己長得如此粗獷.按道理是女人喜歡的類型啊.

李德謇很受傷.人比人.氣死人.看來前幾天.新羅大街小巷流傳的.有關唐朝使臣和新羅女王不清不楚的關係.還真有那麼回事兒.

兩人難道真的好上了.也或者.姐夫是準備留在新羅當女王陛下的丈夫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