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一章金德曼的真心話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心安理得地享受金德曼捂暖.心神正得意間.眼光忽然就看見了.黑夜中.猶如兩顆小星星一樣的亮點.閃著淡淡的光芒.正在照著他. 金德曼醒了. 她的一條腿.還搭在陳華的腰間.一隻手已經抱上了他...

陳華覺得自己好久沒有做到美夢了估計是周公不眷顧他.以前那些零星的記憶.總是不會出現在夢裡.讓他好好回味一番.如今.他覺得.周公的女兒似乎看上了自己.並且賜給了他一個好夢.在夢裡面.他又回到了那個隱藏在深山中的盜帥門.古樸的山門.蒼勁的輕鬆.青石台階上飄滿的落葉.那個叫老傢伙的養父吧嗒吧嗒抽著水煙眼神奇怪地盯著他.

嗯.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只是.那個老傢伙又變老了.頭髮已經完全花白.曾吹牛天下最帥的男人.有過無數的情債.女友遍天下的老傢伙.就好像變成傳功給了虛竹的無崖子.一瞬間滄海桑田變成一個老的快死的老頭.他就守在盜帥門裡面.孤零零地活著.看見陳華到來.老傢伙非但沒高興.而且還頗為嚴厲地追問「又去那兒了.」

陳華看了看自己穿的怪怪的衣服.那只有在古墓或者博物館才能看見的古人衣服.一時語塞.竟不知如何回答.

然後就看見老傢伙拿著水煙的槍桿.對他指了指:「從那兒來.就回那兒去吧.」

陳華雖然從來沒多老傢伙說過煽情的話.但聽他趕自己走.一時間竟然著急了.忙著解釋.自己就是這兒的.還要回那兒去.然後.陳華猛然掙開眼睛.四周黑漆漆的.他就像小時候被老傢伙關黑屋裡練功.見不到任何的陽光.陳華小心翼翼地四下摸索著.很快.就摸到了一個熱乎乎的嬌軀.這個嬌軀.就躺在他身邊.呼吸心跳都有.而且還有一股淡淡的幽香鑽入鼻子.

「這是新羅皇宮.金德曼的寢宮.而不是盜帥門.」陳華瞬間清醒.知道剛才的情景不過是個夢.而他手上剛才摸到的人.正是金德曼本人.

頭痛啊.沒想到.半夜就醒了.

晚上還是很涼的.反正也都這樣了.陳華也不講究.不管是他睡了金德曼.還是金德曼睡了他.兩人都不吃虧.

穩定了才從夢中醒來丟失的三魂.拉過一截被子蓋在身上.旁邊挨著金德曼.兩人幾乎就是睡在一張被子下.

由於剛才的美夢.讓精神受到了衝擊.迷迷糊糊地.總感覺身邊的女人睡覺不老實.要麼就是搭過一條腿在你腰上放著.要麼就是雙手抱著你脖子.近距離的能聞著對方身上傳來的幽香.讓人身體一陣火熱.都說.睡覺不老實的女人.應該是很沒有安全感的.看來金德曼也是其中之一.

不過.陳華任由她佔便宜.這樣擠在一起暖和.誰叫自己先前睡覺.四仰八叉地不蓋被子躺在外面.如今夜半驚醒.有個天然的暖水袋送上門捂暖.陳華豈能有拒絕的道理.

他心安理得地享受金德曼捂暖.心神正得意間.眼光忽然就看見了.黑夜中.猶如兩顆小星星一樣的亮點.閃著淡淡的光芒.正在照著他.

金德曼醒了.

她的一條腿.還搭在陳華的腰間.一隻手已經抱上了他的脖子.兩人親密的動作.比夫妻還夫妻.只是.時間長了.金德曼就發現不對勁.然後猛然睜開眼.就發現自己投懷送抱.入了某個男人的懷裡.

悄悄地放下腿.並且把手臂也縮回來.已經從醉酒中清醒的金德曼.變成了一個全副武裝的刺蝟.

她連忙往後挪動了些許距離.和陳華保持著半尺的間隔.

「我們什麼時候睡到一起的.」

這句話有些多餘.金德曼都臉紅了.不是自己讓宮人把他請進來的嗎.本來是想談一談其他事宜.但自己好像喝醉了酒.然後.後面的就記不清楚了.或者.就算她記得.也會假裝記不得.

喝酒誤事啊.唐人的話不假.

當然.這個時候.金德曼不是檢查自己.是否被這個唐朝男人非禮了.而是快速地將錦被裹住自己酥胸半敞的胸部.帶著陌生動物闖入自己領地的虎視眼神看著陳華.

就在一張床上.隔得如此近.四目相對.很難不擦出火花.

「女王陛下.真是貴人多忘事.難道你忘記了.是你差人請我進宮.我到來之時.女王陛下都已經自己喝的酩酊大醉.新羅皇宮.我又不熟.只能暫住在女王陛下的寢宮.待天明了才回去.只是.怕等天明了.倒有不少人開始樂談了.」

「誰敢.」金德曼這兩個字.十足的霸道氣息.很容易讓男人產生征服的雄心.

陳華笑了笑.他倒不怕.誰給他製造緋聞.把他和新羅女王綁在一起.畢竟.也不是誰都有機會和女王同床共枕的.

「啊嗚.」

陳華打了個哈欠:「要是沒有事兒.就先睡了吧.你不困.我還困呢.」

金德曼盯著他.忽然伸手在兩人的面前比劃了一下:「睡覺可以.但不許越過這條線.要是越過了.小心本王讓你永遠都做不成男人.」

「喲呵.還畫出三八線了..」陳華偏過頭.看著金德曼:「我倒是希望讓女王陛下做一回女人.只可惜.好像又沒有了興趣.」

「你.」金德曼咬著嘴唇.想要把陳華生吞了.「結盟的事情.難道.真要新羅做出如此大的讓步.就沒有另外的條件.」

「我說.睡覺了.不談國事.」陳華閉著眼說道.金德曼越是著急.談判的條件.就會越來越無限放大.他不著急.慢慢吊著金德曼.

金德曼果然被陳華這個不稱職的使臣給氣的吐血.唐王究竟派了一個什麼樣的怪胎.來主持這次的結盟.他好像就不把這事兒.當回事兒.

冷哼了幾聲.金德曼也乖乖地躺著.

相對沉默了一會兒.金德曼忽然開口.道:「出去之後.什麼都別說.只說我們秉燭詳談了一夜.要是你敢多嘴一個字.我讓你好看.」

這小妞說上癮了.動不動就威脅陳華.讓他「膽顫心驚」他覺得金德曼這小妞.不像是平時看著那麼不可商量.四下無人的時候.她卻是一個擔心受怕的女人.就像她睡覺的時候.喜歡抱著東西.才能睡得熟.這些都是沒安全感的特診.想到此.陳華都覺得替金德曼可憐.道:「你這樣活著累不累.堂堂一國之君.害怕這兒.畏懼那兒.一點也沒有君王的氣度.真不知道你的皇位是怎麼得來的.就沒有人和你搶.你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呢.難道.整個新羅皇宮.就沒有一個男丁出來繼承大統.非得要你這個外表看著堅強.其實內心軟弱的女人來主持大局.」

你要說金德曼有高超的武藝.非凡的智慧.強硬的手段.讓她能繼承大寶.也就算了.這是一個女人的魅力.但就是這麼一個文不成武不就的女人.不過是長得漂亮點.血統高貴點.居然有一大幫男人願意將她推上王位.不得不說.整個新羅人都很單純.不.應該說.他們都很可愛.

陳華一番激烈言辭抨擊金德曼之後.金德曼突然就陷入了寂靜無聲的沉默.

金德曼愣在那兒.原本閃著光的小眼睛.忽然就閉上了.

「太聰明的人.死的是最早的.父王.母后.兄長.他們就是因為太聰明了.所以才會很早就遭人暗算.我是新羅王室.唯一的血脈.我不聰明.更沒有手段和智慧.甚至.在那些軍國大臣.文成武將.顯赫世家的眼裡.只是一個擺在別人眼裡的美麗皇冠.他們需要我這樣的國君.恰好.我又能滿足他們所有的yuwang.所以我能隨心所欲地活著.我要做的.就是如何活的更久一些.然後.看著一個個的敵人.死在我的前面.」

「新羅不能亡.這是我們金氏一族的祖宗基業.我不能做到.如何讓一個國家.走向強盛.但如果能以區區殘軀.保住新羅不被滅國.我也能獻出我的全部.因為.這是每一個金氏兒女.必須要完成的使命.」

「新羅可以向大唐朝稱臣.要讓我金德曼為奴為妾也可以.但唐人必須保證.吞滅了高麗和百濟之後.新羅不會成為下一個被吞併的國家.新羅.要一直保留金氏的子孫掌管這片江山.」

「你要是同意.我現在就可以把我的所有都給你.毫無保留的.你想要.我就給.」

金德曼閉上眼睛.說了太多太多的話.每一句每一字.都像是一個背負太多的女人.把身上這個重任徹底解脫.

到最後.金德曼居然有些期待地問道:「大唐是什麼樣子.是不是有很長很長的河.很高很高的山.長江.黃河.泰山.我都知道.大唐的長安.比新羅的金城還要大數十倍.是不是真的.唐朝的書生.聽說.個個都是風流倜儻的博學之才.呵.或許有些假了.但總歸.是有機會看到的.」

「高麗和百濟的聯軍.很快就要打到金城來了.或許.等不到大唐的援軍.新羅就亡了吧.」

幽幽嘆息.金德曼自言自語說了很多.這是她多年來.就想說的.說完之後.整個人為之一輕.躺在鳳床上.覺得自己從來沒有此刻這般快樂.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