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章戲劇性的同床共枕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被呵護的無力 陳華一愣 這女人喝酒喝傻了 先前據理力爭的那份精神勁兒去那裡的 不過 他猜想 金德曼現在肯定是虛弱無力 腦袋暈乎乎的 所以才不會浪費力氣 否則 憑誰看見一...

在中原 有句朦朧之美的詞 寫成了月上柳梢頭 人約黃昏后 這幾乎就是完美的浪漫約會 無數的年輕男女渴望遇到 當新羅女王的貼身宮女 小心翼翼地來到四方館 並且趁著天色將暗月色朦朧時帶走了大唐使臣陳華 這件事 在唐人的隊伍中 帶來的不小的影響 年紀比較大一點的 就好比李義錶王玄策這些老人 倒是看得很淡 只知道 女王陛下邀請侯爺進宮不過是談論國家大事 順便探討詩詞歌賦 喝酒聊天什麼的 而那些血氣方剛的男兒 比如李德謇、裴行儉 等等 則是羨慕之聲不絕 同樣是大唐的優秀青年 怎麼就得不到女王陛下如此近臣的待遇

新羅的皇宮 是大唐皇宮的縮小版 建築的風格都差不多 廊腰縵回 檐牙高啄 其中添入了新羅人自己的特色 倒不失為一種創新 有了女王陛下貼身宮女的領路 皇宮所有暗卡一路放行 直到宮女將陳華帶到了一棟別緻的宮殿前 宮女不打攪陛下和使臣大人交談 將使臣大人送入眼前別緻的宮殿 就悄悄地功成身退

臨走時 宮女還不忘偷偷打量了自己接來的這位使臣大人 暗自竊喜 陛下的眼光 還算是獨到的 這使臣大人 儀錶不凡 氣度恢弘 倒不失為女子心目中的如意郎君 以陛下的身份 嫁於那位男子 肯定是不可能 但偶爾的臨幸 也是允許的

宮女竊喜地關上了宮殿的大門 咯吱關門聲 徹底將陳華迷糊了 不知道 這新羅女王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作為老李兩儀殿的常客 當進入這別緻宮殿時 陳華如何不知道 這因該是女王的寢宮 前面的殿堂是用來接見內臣 後面的偏殿 就是就寢的地方

殿中燈火通明 黃金、珠玉 將整個前殿點綴出王者居的宏偉 前殿最裡層 空蕩蕩的龍椅上 連人影都沒有 新羅女王 不是要接見自己么 可是 她的人卻不見了

有些納悶 有些疑惑 連一個招呼自己的宮人也沒有 唯一帶路的小宮女 剛才也偷偷跑掉了 丟下自己一個人在這前殿 坐也不是 站也不是 心理面猜測 這新羅女王不會是故意要愚弄自己吧 想想又覺得她沒那麼無聊 然後腦袋裡就冒出一個大膽的念頭

她難道是要在寢宮中接見自己吧

這算什麼

入幕之賓 還是侍寢之士

陳華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夠用 但現在的情況 又不得不讓他往那方面想 前殿無一人 想來 肯定是後殿接見了 一個女人敢在就寢的地方接見你 難道說 新羅女王 已經準備兌現唐朝人結盟的條件 為奴為妾

可是 要為奴為妾 也給老李為奴為妾啊 就這麼便宜了自己 似乎不可能 她應該還有后招

陳華覺得自己的猜測 已經接近答案 心裡覺得有趣 這女人 終究是頂不住外面的壓力 不想早前見面時那般什麼事都容忍不了

想來 這新羅女王就寢的偏殿 應該就在前殿的後面 熟悉皇宮宮殿構造的陳華 一點兒也不覺得難找 一會兒功夫 就找到了連接前殿的偏殿

才進入偏殿 一股從香爐里散發出的幽香襲鼻 偏殿的面積不大 說簡單點 就是一個彙集書房辦公以及就寢的地方

因為沒有宮人進來撥弄燈芯 整個偏殿忽明忽暗的 一張擺滿美食的精緻小桌上 酒瓶和酒杯東倒西歪地放著 遠處的鳳床上 一個穿著紫紅宮裝的女子 側在鳳床上 鼻息鼾聲呼呼呼地傳出 長長的睫毛 偶爾晃動兩下 顯然是睡得極其酣熟

「新羅女王 」走進了些 陳華才認出來 那個躺在床上熟睡的女人 正是新羅女王無二 想著覺得可笑 說好了是接見自己 卻一個人先喝的酩酊大醉 現在人事不醒 這又算什麼 不過 換上了女兒裝的新羅女王 倒是讓陳華驚艷了一次 到不說他見過的美女如雲 但僅僅生平所見的美人 新羅女王的姿容 絕對是首屈一指的 或許是因為遼東女人天生皮膚極好 五官極其勻稱的緣故 所以每個女子 都是美人

「逼迫自己 也用不著買醉 又何必呢 」

坐在新羅女王的鳳床邊 陳華自言自語 伸手抓來一旁的錦被 悄然給新羅女王蓋在身上

現在離開 是不可能的 沒有小宮女的帶路 外面那五步一崗 十步一哨 他是絕對過不去的 也只有等天明了 或者新羅女王醒來 自己才能離去

外面的人 以為他遇見了旖旎艷遇 但誰又知道 真實的情況亦是如此

苦笑著坐到了那精緻小桌邊 還好新羅女王給他留下了一壺酒 自斟自飲了一杯 腹中飢餓 桌上的美食 雖然不怎麼合口味 但仍舊能勉強下肚 陳華索性毫不講究地吃了起來

月色漸升 不知外面何時辰 一桌子的美食 都被陳華吃的七零八落 他有些意猶未盡地砸嘴 心想慢慢長夜 自己不可能一直坐著 這寢宮裡除了那張鳳穿之外供人躺的椅子都沒有 睡地下又不可能 難道等會兒 自己要爬上那新羅女王的鳳床和她一起就寢

當然 君子受之以禮那套是不適合陳華的 鳳床那麼大 睡兩個人 都還顯得寬鬆 他為什麼不爬上去一起睡呢

睡覺的地兒有著落了 陳華就在新羅女王的寢宮中四下閑逛

當然 他是沒有愛好 翻看女人的小飾品或者小** 君子不恥之事 香帥更不恥

不得不說 新羅女王金德曼的寢宮 收藏最多的 就是中原的書籍 詩集和書法佔了一半 餘下的就是史書和介紹奇淫技巧的書籍 這些都是中原最普遍的藏書 每一個書院都應該有幾本 但漂洋過海 能在一個異國女王的寢宮裡看到 頗覺得熟悉

嗯 她是一個好學的女王

旁邊的書案上 擺著一本收集了東晉詩人的詩集 上面還有金德曼看過之後留下的筆記 行書寫下的一排排小字 娟秀清晰 沒想到她的書法如此好 而且對詩文的理解 也頗為到位 如果她願意做一個夫子 肯定會教出許多好學生

隨便翻看了幾眼 就把詩集放置一旁

大致把寢宮瀏覽了一遍 倦意上來 陳華就不客氣地往金德曼的鳳床走去

放鬆了四肢身體 直挺挺地躺在床上 柔軟舒適的鳳床 瞬間就把陳華包圍了

金德曼的鼾聲 還在耳邊嗤嗤響起 這女人睡得還真沉 要是來個採花大盜把她那個啥了 她肯定也不知道

側過身 和金德曼的俏臉正視 看著她長長的睫毛 偶爾閃動兩下 陳華就忍不住 想要用手捏一捏金德曼那挺翹的玉鼻 這女人最美的 應該就是她的鼻子了 高高挺挺的 猶如精確的坐標 將她精緻的五官定位

伸出食指 點在了金德曼的鼻頭上 力道很輕 熟睡的金德曼應該不會知道 只看見她皺了皺鼻子 然後繼續安享地熟睡

陳華就改點為捏 觸摸到金德曼那鼻頭 柔軟細滑的感覺 讓他心神一震

正當陳華得意的時候 然後就看見金德曼稀鬆的眼睛徐徐掙開 渙散的眼神里 沒有過激的凌厲 反而是一種需要被呵護的無力

陳華一愣 這女人喝酒喝傻了 先前據理力爭的那份精神勁兒去那裡的

不過 他猜想 金德曼現在肯定是虛弱無力 腦袋暈乎乎的 所以才不會浪費力氣 否則 憑誰看見一個男人 就躺在自己身邊 還不撲咬廝打 保住自己的清白

事情的發展果然如陳華猜想 金德曼只是望了他一眼 然後伸手拉了拉被子 腦袋就徹底捲縮進了被子裡面

金德曼有了防備之後 陳華就不準備戲耍她了

相對安靜的環境 總是容易入睡 陳華躺在金德曼身邊 只是一會兒功夫 覺得眼皮重如千斤 沒多久 鼾聲如雷 儼然熟睡

這時候 那躲在錦被裡面 突然就冒出來一個髮髻已亂的螓首

冒出頭來的人 自然是金德曼 自從她被陳華弄醒之後 就再也無法安然入睡

看著身邊 如死豬一樣 鼾聲如雷的男人 金德曼咬了咬嘴唇 然後從自己發簪上扯下一支鳳釵握在手裡 秀髮散亂了整張鳳床 她直起身子 跪在床上 手握著鳳釵 俏臉一橫 鳳釵鋒利的錐針對準陳華的咽喉迅**下

她恨死了這個唐朝男人

只是動作插到一半的時候 金德曼突然就收住了

然後她脫掉了腳上的金縷鞋 抱著錦被 跑到了鳳床的另一頭 在遠離了陳華的位置 捲縮著身子坐下來 覺得安全后 才疲倦地閉上眼睛休息

外面的人 都以為女王陛下招見使臣大人當做入幕之賓 哪知道 寢宮真正的情況 卻是如此的戲劇性的同床同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