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六章下馬威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交代過 結盟固然重要 但有一點 一定要最大程度地從新羅人手裡撈到好處 整個長安城 最吃不得虧的人就只有藍田侯一人 也就是老李死活要讓陳華來新羅的原因 無它 有陳華在 老李不頭痛...

從望海鎮往東北方向的金城 金城是新羅的都城 後世的慶州 也是新羅文明的起源地 這裡 經過歷代新羅國王不斷的修葺擴建 城中居民已十數萬人 雖然這樣的規模相當於大唐朝普通點的城市 和長安比起來更是天壤之別並不算什麼 但是對於新羅這個彈丸小國來說 卻已經是國內的第一大城了

接待官崔元是一個非常崇拜唐文化的新羅武官 他早就想漂洋過海 到大唐去學習那裡先進的知識 甚至耳濡目染之下 曾聽說大唐有著天下最美的詩歌 最漂亮的女子 最高聳的建築 最好喝的美酒 最奢華的美食 那兒的貴族 出巡一次都是數百車架 數百僕人跟隨 他們的衣服 是美麗的絲綢 用的是陶瓷 奢侈無比 曾多少次渴望見到一個真正的唐人 如今崔元見到了 奉若貴客 鞍前馬後地位唐朝到來的使臣當馬前卒

翻過山川 走過河流 金城遠遠在望 就像一座處在日落之下的城鎮 整個城鎮的上空 都是那種雲霞光彩照耀著 許多新羅人叫金城為落日之城 也的確是有源可究

受大唐的影響 金城外部建築和長安城的外部一樣 只是縮小版的結構 城門高大古樸 分九門共開 來往的新羅商賈貴族不一 讓大唐遠道而來的使臣們感覺像是回到長安城那樣

「不止是新羅人 高麗人 乃至百濟人 都城的模樣 幾乎都是長安或者洛陽城的樣子 沒辦法 中原文化 深深地影響著我們這些邊陲小國 要真是自己國家的工匠 能夠設計出一座這樣的城池結構 我們也不用每年都跑中原去朝拜 順便拿回來許多有用的書籍交給後世子孫 」

看見新羅的都城金城 淵蓋金貞有所感觸地嘆息一句 沒辦法 中原就是壓在他們頭上的一座山 國內隨便一處都能看到中原的影子

「借鑒倒是可以 科學沒有國界 只是 難保以後說成自己老祖宗留下來的 那就是不要臉了 雖然 我們號稱禮儀之邦 可也不能讓人欺負著萬民憤恨啊 」和淵蓋金貞同坐一輛馬車的陳華 意有所指地說了兩句 沒辦法 現在這些小國家 都還能遵守借了東西 認定是借過來的 臉皮還沒有那麼厚 可往後千多年 都變成不要臉存在了 不得不將這個問題鄭重地提出來

淵蓋金貞兀兒一笑 覺得陳侯這句話似有所指 她又不好回答 只能笑笑了事兒

迎接使臣的馬車進了金城 金城的內部的結構與長安十分相似 整個城市坐北朝南 以坊間為單位 有東西兩個集市 並且仿照長安城的風水布局模式 比朱雀大街小几號的一條大街橫穿整個城市 在大街盡頭 則是進入皇宮的勝利門 勝利門後面 就是新羅王宮的所在地

一路暢通無阻地入了勝利門 新羅皇宮的宮廷侍衛 已經很早就接到唐朝使臣到來的消息 兩支華麗的宮廷侍衛 就守在勝利門兩側 鎧甲光鮮 儀仗耀艷 就和皇宮老李進侍千牛衛一樣 執刀稟立兩側 新羅國的幾位朝中老臣 早已經站在勝利門前 期盼的眼神等著唐朝使臣到來

無它 新羅國 現在迫切需要唐王朝的幫助 唐王朝哪怕是一個小小的官前來 都需要他們國中的大對盧親自迎接

「吾王已經在淵慶宮設下酒宴 恭迎使臣大人出使新羅 「

勝利門前 幾個穿著新羅官服的新羅官員 畢恭畢敬地站在那兒迎接陳華等人的到來 年老的一人 是新羅如今的大對盧之一 金城富 其餘幾人 都是新羅國把持著朝政的大官 不過在唐朝使臣面前 他們都不敢擺出自己是新羅國一等一貴族的模樣

陸陸續續地 使臣都已經下了馬車

以陳華為首 身後小半步的距離左右跟著李義表和王玄策 其次就是李德謇 裴行儉 楊業、周青 等等 幾十人的出使新羅的隊伍 聲勢頗顯浩大 尤其是領頭的陳華 早早就換上了紫色朝服 身後的人要麼是朝服 要麼是武將的鎧甲 列隊鮮明 陣仗頗為盛況 古往今來 當權者都講究一個高貴 陳華的身板 再穿上特製的官服 完全就凸顯出唐人身上那種高貴地氣質

如此年紀輕輕 就能當上出使一國的使臣 眼前來人不簡單啊

新羅的大對盧金城富 侵淫朝堂數十年 觀人眉目 觀人氣度的事 早就練的爐火純青 可以說 他也是一隻外國的狐狸 一眼就看出了 眼前這位出使新羅的使臣 身份肯定不凡 臉上堆著笑容 往前跨出一步 非常激動 道:「想必 使臣大人 就是負責 這此和我新羅國聯合的主事大人吧 老夫金城富 有幸結識大唐年輕才俊 可喜可賀 」

金城富說的是正統的長安話 這年代 有身份的外國人 都會長安話 足見中原文化對周邊小國的影響多大

李義表在陳華耳邊 點名這位金城富是新羅的大對盧 也就是和長孫胖子一樣的朝堂權貴 陳華也不會折損這老人家的面子 臉上同樣堆著笑容:「金大人客氣了 一榮俱榮 一敗俱敗 大唐和新羅 是生死相依的盟國 唐王對新羅之事 尤其上心 特派某等數人 此次前來新羅 務必要和新羅王親自交談 」

「使臣大人擔憂國事 老夫真是欣慰 吾王正在淵慶殿等候幾位使臣大人 還請跟老夫一道而去 」金城富心裡有些氣憤 這傢伙太倨傲了 一個晚輩 見到自己這個新羅的大對盧 怎麼連名字都不說 怎麼連客氣地尊稱都沒有 不過 金城富要是知道 陳華乃是藍田侯之後 肯定會對此一概不提 一個侯爺 能夠冒著風險 出使新羅 已經是他們無上榮光了

陳華和李義錶王玄策交談了幾句 主要是聽從他們的意思 畢竟 外交方面 陳華沒啥經驗 老李說是讓他來當結盟的主事人 但老李還說過新羅這個國家 太過兩面三刀 也就是牆頭草 兩邊倒的一個反覆小國

所謂的反覆小國 說好聽一點 叫做大勢所趨

如果再直白一些的話 就是做牆頭草 那邊強大靠向那邊 一旦超過對手 就可以翻臉不認人

事實上 新羅人一直都是採取這樣的方式生存

當高麗人或者百濟人對他們溫和的時候 他們就表示臣服;當高麗人百濟人對他們表示惡意 他們就向中原人屈膝 以此求得生存 雖然這樣的方式 有點無賴 但也不失為一種策略 這此出使新羅 老李給陳華交代過 結盟固然重要 但有一點 一定要最大程度地從新羅人手裡撈到好處 整個長安城 最吃不得虧的人就只有藍田侯一人 也就是老李死活要讓陳華來新羅的原因

無它 有陳華在 老李不頭痛 對手頭痛

來到新羅人的國都 陳華沒有表現出立刻熱心要巴結或者打成一夥 儘快談判好 然後大家共同獲利

他擺出一種公事公辦的樣子 其實就是要給新羅人一個下馬威 這樣 以後在談判的時候 獲得的籌碼就更多了

使臣隊伍 就在勝利門那兒停頓下來 並且 使臣還開始簡單地開了一個小會 談論接下來該做什麼 最後 得出結果 當然 這個結果 也是陳華來述說:「金大人 或許 有點不好意思了 我們這支隊伍中 有幾個同僚身體出現不舒服 可能是水土不服 患上風寒了 我們急著需要將他們送到你們皇宮的太醫院去 不知道 金大人能否帶路 」

這句話太欠打了 人家一國的國君 都已經設好酒宴接風洗塵 怎麼就那麼不給面子 居然要先去看太醫

金城富抽搐著嘴角 他身邊幾位新羅的大臣 同樣鐵青著臉 一副不友好的模樣

「既然有人患上了風寒 老夫 可以讓人先帶去 不過 使臣大人 可要隨著老夫一起去淵慶宮面見吾王」金城富立刻吩咐道:「崔元 還不帶感染了風寒的大人去太醫館就診 」

「哦 不 不 不 金大人或許不知道 我們唐人 最看重忠孝禮儀 感染風寒的人 正是我們一路而來的生死兄弟 我們要陪著他好起來 請原諒我們的無禮 並且感謝新羅王的盛情 」臉上堆出一種悲痛的神色 陳華表演的太天衣無縫了 他身邊老外交官 李義錶王玄策二人心裡暗道 聖上的目光果然是慧眼 侯爺這完完全全就是一個外交人才啊 他們兩人都自愧不如

如果對方不是唐朝使臣 而是普通的新羅國民 金城富現在就能讓他死十次八次

他不給臉面了 自己新羅好歹也是一個國家 就然如此倨傲無禮 這結盟的事 看來也是談不成的

金城富心裡怒斥陳華的傲慢無禮 但陳華又如何不怒斥那新羅國王 既然有誠意 為何不親自來迎接 派一個小小的大對盧 這擺明了是不給他們面子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