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五章望海鎮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水果和吃肉了吃蔬菜了. 人的意志力.有些時候.自己會控制不住自己.但採用輸贏的方式.就能夠很有榮辱感地遵守.畢竟大家潛意識裡都有願賭服輸的志氣.自從接觸麻將.並且玩熟悉之後.李德謇和裴行儉就悲...

湛藍的海平面上.騰龍號悠閑地游弋在上面朝著遠方前進.海面上的季風吹鼓著風帆.讓騰龍號行駛的速度快捷而又順暢.

按照海圖上的指示.他們已經已經過了內海.往前走就是羅剎海.也就預示著離新羅不遠了.

船上的食物都吃的七七八八.除了一些壓縮的「餅乾」.淡水也剩下不多.橘子早就吃完了.大家都期盼著能夠看海岸線.

李德謇最近睡眠質量不怎麼好.半夜總是要被吵醒.得知是楊業帶著周青.兩人都是吃專業逼供那晚飯的人.連夜審訊那群嘴巴很硬的東瀛人.鐵漢子也招架不住嚴刑逼供.何況楊業、周青兩人是專業稱職的.突審幾個夜晚.還是審出來不少眉目.

「姐夫.被我們留下來的那兩個東瀛人.大多數事情都交代了.除了那個大鬍子軍官之外.那個老頭.是大鬍子身邊的一位副官.所以精通我們大唐的語言.兩人的名字有點難記.大鬍子長官叫田木左.小老頭叫家野藤真.是東瀛水師第七戰隊麾下一支戰船的軍官.碎.東瀛人的狗名字.就是取得一點也不好聽.」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李德謇惡狠狠地彙報楊業那兒審訊得到的結果.心裡都想著把那兩個東瀛人全部殺了.養著浪費糧食.

「就只問出來這麼點東西.看來.楊業和周青的審訊手段還不專業啊.」審訊了幾天幾夜.就問出來名字.陳華都替他們丟臉.

李德謇立刻解釋.他其實還忘記說其他:「已經夠了.足夠了.除了知道他們的名字之外.還打聽到百濟和高麗.似乎有意示好東瀛.讓人從東瀛請來他們的水上強軍相助.這等軍情我們要早早傳遞出去.否則我軍不知道.就吃大虧了.」李德謇心裡噁心地想著.楊業那傢伙把人關節弄斷然後接上然後再弄斷.周青拿著鐵鎚將手指一個個敲碎.變態的折磨人方式啊.兩人真是志同道合了.不過.能換回來如此大的軍情.殘忍點也是情有可原的.

軍情其實已經早就傳出去了.李客師送來的那隻老鷹可不是吃素的.每天要吃那麼多肉養著它.要用它來辦事肯定也不差.在抓到東瀛俘虜的時候.並且知道對方有啥目的.陳華早已經修書一封.以老鷹飛行的速度.早就到把信送到長安現在只怕都在老李手上擺著了.

長安城的徵兵已經結束了把.關中的兒郎.也已經開拔遼東了吧.前些天看到的那艘巨艦.也差不多完工了吧.一眨眼的時間.哪知道已經在海上航行了一個多月.每天都是面對蔚藍的大海.連陳華都不得不談口氣.生活太單調了.真不知那些常年在海上的水手是怎麼活過來的.

「姐夫.要是閑著無事.我們找裴行儉***幾局麻將吧.反正.一般的小毛賊.也不敢打我們主意.大海盜也得掂量我們放在船頭的那兩架八牛弩和投石機.這片海域.我都看清楚了.沒大的海盜.姐夫放心.」

船上有陳華從長安帶過來的幾幅麻將.才接觸了沒幾天.李德謇就徹底上癮了.有事無事.總是愛跑來打兩圈.當然.他們不賭錢..賭自己每天能分到的水果和肉食.誰要是輸了.今天就別想吃水果和吃肉了吃蔬菜了.

人的意志力.有些時候.自己會控制不住自己.但採用輸贏的方式.就能夠很有榮辱感地遵守.畢竟大家潛意識裡都有願賭服輸的志氣.自從接觸麻將.並且玩熟悉之後.李德謇和裴行儉就悲劇地發現.他們每天吃到嘴裡面的東西少的可憐.

賭博害人不淺啊.

兩人雖然心裡抵制.但還是閑不住手癢.每時每刻都要搓兩局.既然李德謇盛情相邀.為了全船人的伙食.陳華決定陪君子.

在娛樂消遣的時間中.日子飛快地過去.

在羅剎海上航行了十多日.終於看到了白色的海岸線.通過望遠鏡.能夠很清楚地發現.騰龍號的正前方.一艘艘規模不大的漁船圍成的港口.港口上有小工正在扛著東西.往遠了看去.青山.灰色的木製板房.這無疑是一個簡陋的海邊寧靜小城鎮.

靠岸了.總歸是好的.巨大的騰龍號朝著前方的小城鎮駛去.

海圖上對這個城鎮有標註.它是離新羅的國都慶州金城最近的一個城鎮望海鎮.

騰龍號的巨大.在海上都可以稱之為數一數二的霸主.遠遠的朝著望海鎮開過去.那面港口上的新羅人.老早就發現了這一艘放佛從天而降的巨大船隻.許多人奔走呼叫.引來了整個望海鎮人的圍觀.一支駐紮在此的新羅水軍.立刻坐上他們的小船.從對面的港口開過來.嚴陣以待.列兵攻擊的架勢.顯然對任何一個企圖接近的敵人.必定是誓死攻擊.

海上航行了一個多月.終於來到了新羅.騰龍號上.幾乎所有的人都站在了甲板上.看見了前方的陸地.放佛就像看見了美人一樣.渴望著.嚮往著.能夠走過去親近一翻.

沒有經歷過一個月的海上航行的人.是體會不到看見陸地的心情.

至少.現在的陳華心理面很激動.不止是他.其他人也激動.

「我們終於到了.」

海上能發生許多事故.一句我們終於到了.讓多少人有種餘生感.

萊州水軍.和長安來的一對保護侯爺和外家大臣的禁軍.整整齊齊地站在騰龍號的船頭.他們這是第一次代表大唐.真正出使到新羅這個挨打的國家.他們要拿出唐王朝人的霸氣迎接新羅人的到來.

聽我號令.吹響號角.以示友好.升起大唐王朝的王旗.讓新羅的人看見.我大唐王朝.不遠萬里來到他們國家相助來了.」

李德謇很有大將軍風範.身上早已換上了明晃晃的鎧甲.頭上帶著插著火紅羽毛的頭盔.腰間掛著寶劍.腳上踩著長筒牛皮鞋子.看起來威武不凡.

不止是李德謇,萊州水軍.完全變成了一改往日的流氓作風.變成最正規的軍隊.列隊船頭.吹號相迎.

「嗚嗚嗚.」的號角聲.從騰龍號上響起.一面著李唐江山.揮灑自如的「唐」字旗幟飄起在騰龍號的桅杆上.

望海鎮上.負責死守這裡的新羅水師.十餘艘快船衝過來.沒艘船上.都裝備著小型的弓弩和投石機.但是.這種小裝備.根本就射不爛砸不通騰龍號的甲板.足見新羅人的水師多麼多麼的菜.

新羅水軍衝過來的時候.聽見對方吹響了友好的號角.巨大的船隻上.掛起來一面錦繡「唐」字王旗.新羅人就像看見了天降神兵一樣.衝過來的十餘艘船上.立刻也響起了回應的號角.

「嗚嗚嗚.」

高興快樂的號角聲響滿了天.

「前方來著可是大唐王朝派來新羅的使臣.」他說的是新羅語.沒一人能聽懂.並且回答他.就連李義表和王玄策的外文水平也很菜對不上話.

難道好好的歡迎.就被語言障礙給澆滅了.

不.絕對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就在以陳華為首的使臣難堪的時候.淵蓋金貞站出來.替他們解決了為難.淵蓋金貞.流利地說著新羅語言.回應對面的新羅水軍:「我們正是大唐王朝派遣新羅的使臣.我們手上有唐王親筆寫給新羅國王的信.希望你們能帶我去你們的都城.見你們的國王.」

「原來是大唐友人.有失遠迎之處.還請多多包涵.」新羅人客氣道.很快.那十多艘快船就來到騰龍號上.騰龍號上的人把繩梯放下去.新羅人沿著梯子爬上了巨大的騰龍號.為首一個年輕的長官.對著騰龍號上的所有人深深鞠躬:「崔元已等候諸位多時.高麗、百濟.圖謀不軌.新羅危在旦夕.唐王朝雄獅能夠揮師北上.乃是我新羅之福.海上泛舟勞頓.使臣大人辛苦了.」

淵蓋金貞把這句話.給陳華翻譯了聽.國富民強走那兒都是受人崇拜的對象啊.他讓淵蓋金貞給他當翻譯.對著那個叫崔元的新羅將領.道:「我們要見新羅國主.還請崔將軍帶路.」

「使臣大人遠道而來.請稍作休息.待崔元為各位使臣大人準備好駕乘.立刻前往金城面見我們國主.」崔元對著身邊的副手交代幾句.那副手立刻點頭記住.然後像眾人告辭.下了騰龍號.帶著三兩個士兵往望海鎮方向返回.想來是去準備什麼.

因為騰龍號太巨大.讓新羅人遠遠看著就畏懼這種龐然大物的船隻.也有隻聰明的大唐人才能造出來如此巨大的戰艦.將騰龍號開到瞭望海鎮的港口.船上所有人全部下來.崔元差人準備的馬車已經列成一對.左右有輕騎護衛彩旗開道.直奔新羅國都金城而去.

許多的新羅人站在路邊.看著那一隊不像新羅人的使臣.竊竊私語地討論他們是從那兒來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