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四章老子是海盜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下 就再也冒不出頭來 戰火的硝煙 在海上瀰漫 等騰龍號從遠處開過來的時候 戰鬥已經徹底平息 大獲全勝的萊州水軍 殺敵幾十人抓獲海盜頭目十多人 全五花大綁丟在快船上 正往騰龍號迎面駛去...

戰鬥結果很快就出來了 一艘海盜船著火了 很快 周邊的幾艘海盜船相繼著火 只聽得那些海盜船上的海盜嗚嗚啦啦跑到船頭 然後跳進了海裡面 萊州水軍早就等在水裡收拾他們 海盜入了水 就等於入了地獄 水中他們絕對不是萊州水軍的對手 就像一群彪形大漢 圍毆落水的小孩 這場海戰的戰況就是如此

打仗 不一定要硬拼 計謀才是勝利的關鍵 當初李靖三千騎兵 就能打敗突厥的鐵蹄 足以說明 會動腦子的人 在那兒都不會吃虧 李德謇是李靖的兒子 從小耳濡目染 腦袋裡不知道多少陰謀詭計 和他打小規模的海戰 純粹是讓他練手

萊州水軍獲得勝利 可悲劇了那群海盜 從海盜船上跳進了海里 撲騰了幾下 就再也冒不出頭來 戰火的硝煙 在海上瀰漫 等騰龍號從遠處開過來的時候 戰鬥已經徹底平息 大獲全勝的萊州水軍 殺敵幾十人抓獲海盜頭目十多人 全五花大綁丟在快船上 正往騰龍號迎面駛去

這些海盜 嘴裡嘰嘰咕咕說著鳥語 一點兒也不是正宗的長安話 他們是從那艘最大的海盜船上跳下海的 所以李德謇沒有全部殺光 而是抓了一批人帶回來折磨

登船的繩索結成的梯子從騰龍號上放下來 留在船上的人站在甲板上為剛才出戰兄弟的勝利歡呼 而面對那些渾身濕漉漉的海盜 則是雙眼冒出了精光 可以想象 等會兒留給這群海盜的折磨會異常的不人道

抓著十多個俘虜出戰的萊州水軍全部回到了騰龍號 十幾個海盜俘虜被丟上了船 就像才從水裡面撈上來的死豬

「咕嚕咕嚕咕嚕 」

一個被海水嗆著打嗝的大鬍子海盜 嘴裡嘰里咕嚕地大聲嚷嚷 沒有人知道他在說什麼 這海盜一鬧騰 反倒被一個兵士反手一巴掌框在他臉上 海盜被士兵打翻在地 那士兵雙眼發光地瞅見了這大鬍子海盜的脖子上 居然帶著一串金鏈子 立刻餓狼撲食撲過去 從那大鬍子海盜的脖子上 惡狠狠地拽下他的金鏈子

「鬧什麼鬧 等會兒見了我們侯爺 有你苦頭吃的 」

說完 這士兵屁顛屁顛捧著金鏈子來到李德謇面前 阿諛奉承道:「將軍 這是從那海盜脖子上摘下來的 」

金鏈子上 還有一塊金子打的小牌牌 牌子上畫著圈圈繞繞的線條 這應該是一種文字 可惜 李德謇學識不淵博 不知道牌子上寫的啥

「你是誰 你們剛才著火的那艘大船 不像是一般海盜能夠擁有的 船上還有弓弩 船員的身手也不錯 我們的人還傷著幾個 李德謇盯著躺在地上的大鬍子海盜 眼神犀利問道

「咕嚕咕嚕 」

那大鬍子海盜繼續鳥語和李德謇對話

李德謇怒了:「把他舌頭割掉 看還嘴不嘴硬 」和一群語言不通的人 李德謇一點耐心也沒有

「等等 等等 小公爺 讓我們二老來看看 」李德謇下令割舌的時候 李義表和王玄策過來了 陳華跟在兩老的後面 楊業、周青貼著他跟上來

「李大人和王大人學識淵博 幫忙看看 這東西是什麼 」李德謇遞過去一塊串著小牌牌的金鏈子:「我感覺 這些人 不是海盜那麼簡單 剛才 那艘大船 我們是看見了 船上的弓弩和船員的身手都像是專業的水軍 或許 這是一支附近的水師 恰巧被我們撞見了 」

海盜還不足以讓萊州水軍忌憚 要說是規模頗大的水軍 那就值得考慮這條海路是否安全了

李義表和王玄策兩人非常認真地對待李德謇送過來的小牌牌

兩個外家大臣交頭接耳了一會兒 然後似乎得出了結果

「小公爺讓人把那海盜的衣服給扒開 」

「扒衣 」李德謇一聲令下 就有兩個兵士上前 把那被俘虜的大鬍子海盜身上的衣服 全給扒掉 然後 就看見被扒掉衣服的大鬍子海盜 影藏在衣服下的軀體上 墨綠色的線條布滿全身 儼然是被刺成一種圖騰的紋身

「果然是東瀛人 他們信奉武士道精神 身上的紋身 據說是一種力量很大的武神 小公爺 或許我們的誤打誤撞 倒讓我們抓到一條大魚 」

對那個大鬍子海盜的身份有了一個判定 李德謇立刻凶神惡煞追問那個大鬍子海盜 道:「你究竟是誰 」

「咕嚕咕嚕 」

那海盜被剝光衣服 依然用鳥語回答

李德謇就不耐煩了 奪過身邊兵士的佩刀 就要將那東瀛國的水軍了解在此

陳華出手攔住了暴怒的李德謇 然後走到那個被脫光衣服的大鬍子海盜身前 蹲下來 看起來比李德謇要面善 笑著問道:「聽得懂我說的話么 」陳華的笑容很容易感染人 嗯 他一定是一個善良的貴族

大鬍子海盜強壯鎮定搖頭 但他到處亂轉的眼珠子嚴重地出賣了他

「嗯 很好 很配合 我就喜歡英雄 尤其是甘願當啞巴的英雄 那樣折磨起來 更有節奏感 」陳華笑著對身邊來自類似後世錦衣衛性質的楊業說:「相信 你有很多手段 讓他開口吧 」

楊業面無表情地點頭:「有三十種辦法讓他開口 」行家一出手 就知有沒有 楊業這漢子 平日看著悶聲不語 其實是個受過許多訓練的特務

陳華閉上眼睛 在大鬍子海盜那不相信的眼神中 陳華搖了搖頭 一副為大鬍子海盜惋惜的模樣

大鬍子海盜瞬間感覺自己面前的年輕人 一定是魔鬼 不然怎麼有神一樣的笑容 魔鬼的心腸

大鬍子海盜被楊業帶下去了 很快 就從船艙中 某個地方傳來殺豬一般的嚎叫

甲板上 還有許多和大鬍子海盜一起被俘虜的其他海盜 都說兔死狐悲物傷其類 大鬍子海盜的慘叫聲就在耳邊 如此帶來的威懾力 讓許多人老實許多

這些俘虜的海盜 圍在一起 瑟瑟發抖地看著蹲在他們面前的年輕人

「你們的頭兒 相信現在應該是很舒服的 他履行了作為一名軍人的堅強 但是 我希望 你們當中 不要有人再讓我失望 如果說你們是海盜 可以欺騙過我的眼睛 但是我身後的這些人 可比我聰明多了 你們不是海盜 你們究竟是誰 」

對待俘虜 要很溫柔地問話 不能嚇著他們了 嗯 要以禮待人

陳華自認做到了不恐嚇 不毆打 禮貌地問話 禮貌地像他們傳輸坦白從寬的思想

沉默 繼續是一陣沉默

這群海盜 雖然看著像落水的豬狗 但嘴巴就像是沾上了樹膠 死活不開口

「哦 看來 你們是想隨著你們的船長一起堅強 」陳華生氣了 自己那麼認真地禮待你們 居然還沒有人肯說實話

「都砍掉一隻手 割掉一隻耳朵 挖掉一隻眼睛 舌頭割掉一半 就讓他們一輩子只能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嗯 別太殘忍了 就這麼辦吧 對待我們的客人 大家要懂得禮貌 」對著身後的人吩咐一聲 陳華懶得看李德謇他們暴力砍手 眼不見未盡 走到了甲板另一頭

所有人明顯一愣 和侯爺比起來 他們終究是太嫩了

陳華離開了 李德謇和裴行儉 準備大開殺戒 等待那群俘虜海盜的命運是殘忍的 因為那位看著比較文弱的人一句話 他們集體要遭受恐怖的災難

「等等 等等 這位大人 我們可以好好商量 」

這時候 那群被俘虜的海盜 終於忍不住說出了能讓人聽懂的長安話 雖然腔調不正統 總是能把語言交流障礙去掉

「終於有人說話了 」嘴角不一絲不擦的微笑:「你們肯說實話了么 」

從被俘虜的海盜中 站出來一個瘦弱的老頭 山羊鬍子 顴骨突出 他站出來的時候 給所有人被俘海盜一種強大的勇氣

「還請問 閣下 是那個海域的強人 在這片海域上 所有的人 都會給我們東瀛水師幾分薄面的 閣下若是能放過我們 並且 將閣下的戰船借給我們一起到達新羅 我們東瀛的天皇陛下 一定會授予閣下最強武士的功勳章 」

「呵 你問我們是那裡的 」陳華眉頭一挑:「我們加勒比海來的加勒比海盜 」

「加勒比海 」老海盜手搜索腦袋裡的知識 真不知道 這是那一支海盜:「閣下有所不知 我們正是東瀛水師的一支水師船隊 正準備前往百濟援助 海上遇見了風暴 脫離了隊伍 不得不打周圍海盜的主意 暫時搶一艘船跟上大隊伍 後來 海鯊島的海盜送來了一個關於閣下的消息 才想著打閣下戰船的注意 我可以向閣下保證 如果閣下幫助了我們 我們一定會有重謝 」

「剛才那大鬍子是誰 你們的船長 還是軍官 」

「他是我們的長官 」

「哦 好吧 我們是很禮貌的 念在你們足夠誠實的份上 就不用砍手割耳朵了 除了你和你們的長官之外 我們沒那麼多糧食養著你們 只能把你們砍掉腿丟海里餵魚吧 」狠兀禿地 在那老頭彙報完之後 陳華安靜地說道

「閣下 你 」

「我什麼我 老子是海盜 不講懶 你們東瀛人 老子見一個殺一個 忘了告訴你 老子生平最恨東瀛人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