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一章海盜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眼睛看著前方.平靜地海面上.兩三艘小船飛快地朝著騰龍號駛來.沒一會兒功夫.小船靠近了騰龍號.船上的人.立刻丟下繩索.小船上.幾個穿著短衣的水手立刻利索地爬上了騰龍號. 「前方海島沒有淡水...

男人最大的夢想.就是擁有自己的一艘海盜船.縱橫在大海之上.四處去搶劫金錢和美女.李德謇現在有了自己的一艘海盜船.但是他一點也開心不起來.最近反而是很惱.離開萊州已經半個多月了.騰龍號海盜船.游弋在漫無邊際的大海之.偶爾下海打點魚.本來應該是一件非常愜意的事.但.身為騰龍號的船長.李德謇一點也開心不起來.甚至每天都站在船頭愁眉苦臉地看著前方.手上的海圖.已經被他畫了無數個XX.每個XX之處.都是一處海島.但無一例外.都沒有找到淡水.

他們缺水了.嚴重的缺水.

儘管每天都經過蒸餾得到淡水.但奈何船上有人太不珍惜水資源.那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可惡」的姐夫陳華.

為什麼說他不珍惜淡水.

首先.每天晚上他必須要洗澡.洗澡就算了嘛.大伙兒都是溜著繩索跳海里游兩圈完事兒.又不是大姑娘家.誰怕誰看見自己毛茸茸的身體啊.但是.這個可惡的姐夫不會這麼做.他偏偏要用淡水燒開了.還在房間裡面放上一個木桶.用上一種很香的洗澡輔助用品.舒舒服服地洗.每天都會如此.浪費了太多的水資源.李德謇看著心痛啊.但有不敢說什麼.好在蒸餾海水.能夠滿足大家喝上兩口就不錯了.

但是.作為一位在海上生活了幾年的人.男人最大的夢想.就是擁有自己的一艘海盜船.縱橫在大海之上.四處去搶劫金錢和美女.李德謇現在有了自己的一艘海盜船.

知道海上航行.淡水只會準備充足才不會慌張.所以.他下令.每到一處海島.立刻組織人手上去尋找看是否有淡水.可惜.一直都是無功而返.水資源.成了阻撓李德謇的心病.他吃什麼東西都不香了.夜夜失眠.頂著個黑眼圈.每天還要通過望遠鏡觀察前方是否有危險.不容易啊.

「哎.」

鹹鹹的海風.吹進了嘴裡.發乾的嘴唇舔了舔.想到淡水.李德謇就有一種無力感.眼睛看著前方.平靜地海面上.兩三艘小船飛快地朝著騰龍號駛來.沒一會兒功夫.小船靠近了騰龍號.船上的人.立刻丟下繩索.小船上.幾個穿著短衣的水手立刻利索地爬上了騰龍號.

「前方海島沒有淡水.看來.還得繼續往前面走.」

皮膚黝黑髮亮.嘴唇發乾的裴行儉垂頭喪氣地說道:「要不.我們和陳侯所一聲.讓他適當地減少浪費淡水.」

李德謇搖頭:「算了.又不是沒給他說過.可惜.今天說了.明天還是繼續.我都懷疑.我這姐夫.是不是有啥潔癖.非得要每天洗澡.船上不是還有女人么.人家那女人.都沒他洗澡洗的勤.」

裴行儉也一副無奈的表情.忽然.眼睛一閃.問道:「李兄.你看這樣如何.海圖上.離我們這兒繞過幾十海里的路程.就有一處小海盜盤踞在哪兒嗎.要不.我帶著十幾個兄弟.去那海盜大本營搶劫一番.說不定.會弄到不少淡水.這些海盜.生活在海上.肯定是物產豐盈的.」

裴行儉雙眼發出狼一樣的精光.本來是不想打那些海盜的注意的.但沒有辦.現在只能這麼幹了.

李德謇疑惑了會兒:「這樣能行不.要不.我們把騰龍號開過去.這樣萬無一失了.」

裴行儉點頭同意.悄悄地附在李德謇耳邊.道:「晚上.我讓人改變航道.就朝著那伙海盜的大本營開去.明天一早.到了那兒.就開始動手.口號就是.只搶東西.不殺人.當然.要是那些傢伙不聽話.就怪不得我們.嘿嘿嘿.」裴行儉三聲奸笑.壞蛋一個.

李德謇舔了舔嘴唇.就這麼和裴行儉不謀而合:「那就這樣定了.」同樣.臉上全都是壞笑.

騰龍號是萊州水軍主帥薛萬徹的寶架.船上配備的裝備.那是最先進的.能夠輕易射穿甲板的從天而降投巨石的投石機..遠距離打擊的武器.就有那麼多.一夥不成氣候的小海盜.遇見.像萊州水軍這樣的強大海盜.留給他們的快活日子.就只有這麼一夜了.

夜晚繁星點點.許多人都坐在騰龍號的甲板上吃著柑橘.望著天上的明月.

海上廣闊無垠.連天上的月亮看著都覺得很大.就像在頭頂那般.甲板上的人.談笑著許多海上的樂趣.當然.每個男人都有一個海盜夢.搶女人.搶金錢.搶海盜.被甲板上的人說的天花亂墜.如果現在有一小戳海盜出現在他們面前.難保他們不會立刻動手搶劫.

笑談當都沒發現.屁股下的騰龍號.慢慢地改變了巷道.偏差了十多度的方向.朝著另外的地方開去.

當然.改變航道這種細微的動作.還是被某人發現了.

原因無他.因為某人的房間里.那座指南針.偏了一下角度.又回到原來的位置.

房間熱氣騰騰地熱水.旁邊還擺放著許多洗澡用來洗身體的香料.人生最大的幸事.某過於舒舒服服地泡熱水澡.某人解開了衣服.搖頭苦笑:「我是不是又該蒙上眼睛了.趟床上去了.」

「嗯.」輕吟的女聲.放佛能軟進心底裡面.:「你要是不蒙.奴家也沒辦法.」輕盈一笑.頗有樂趣.

某人.就是陳華.見此情況.他只有無奈地蒙上眼睛.然後趟床上去睡著.耳畔傳來窸窸窣窣脫衣服落地的聲音.然後就聽見桶里的水被澆起來滴答滴答打在水上發出嘩嘩聲響.

「那個白瓶子裡面的東西.是用來洗頭.青瓷瓶裡面的東西.用來洗澡.」躺在床上的陳華.笑著提醒了一句.這女人腦袋笨.總是記不住洗髮水和洗澡用的分不清楚.

「知道了.」女人回答一句:「話說.你是不是覺得很委屈.」

「沒有.我覺得.這樣的方式.很有欣賞美.你要知道.一桶水.在海上.有時候.可以交換十個女人.這麼多天了.你用了多少桶水.」說話的時候.躺在床上的陳華.已經掙開了眼睛.入眼處.只看見秀髮高高盤起在頭頂.整個身子.都已經坐在了浴桶裡面的淵蓋金貞.不得不說.這女人皮膚真的是極品.太白太水靈了.高麗人是不是自古就是皮膚好.難道那面的水養人.

氤氳的熱氣.將淵蓋金貞的臉蛋燙的緋紅.然後她雙手扶著浴桶的邊緣.趴在那兒.明亮的大眼睛看著床上的陳華:「侯爺覺得.難道我不值十個女人.」

陳華吞了吞口水.差點就說出:「值.」但好歹也是堂堂的國侯.豈能被一個女人**.閉上嘴.不回答.就那麼遠遠地光明正大.經過人家女孩子的同意.當一個色狼.

淵蓋金貞忽而展眉一笑.歡快地泡著澡.

紅顏禍水啊.難怪那麼多英雄過不了美人關.陳華不是英雄.同樣過不了美人關.外面被人詬病潔癖.其實他是迫不得已.

+++++++++++++

清晨的陽光灑在了騰龍號的甲板上.起來的比較早的人.已經在甲板上曬太陽吃早點.

騰龍號的前方.不遠處.很兀禿地.出現了一片連載一起的小島嶼.島嶼的前方.有七.上面掛著畫著一條魚的破舊的人.立刻發現.並且嚷嚷著將騰龍號整個船艙的人驚醒的聲音.

「快看.有海盜.天啊.海盜啊.一隊小海盜.哈哈哈.發財了.」

有人奔走呼喊.有人立刻回船艙準備武器.有人才從床上爬起來.衣服都沒穿完就跳出來看前方的海盜.

海盜啊.昨晚還在議論.遇見海盜.就是遇見了金山銀山.發財了.

聽到有海盜的消息.騰龍號上那些軍卒立刻興奮起來.甚至有不少人雙手合十感謝蒼天給他們送來了海盜.然後頭都不回的就跑回船艙拿武器.準備收拾這小.

幾乎所有的軍卒都跑的沒影兒了拿武器去了.李德謇和裴行儉兩人很悲劇他們成了還沒下命令攻擊的將軍.

媽的.這群人的熱情.讓李德謇和裴行儉傻眼兒了.

感情.這群人.比自己都還希望遇見海盜.

「列隊.迎敵.準備進攻.「慌忙得不執行船長的命令.下進攻的命令.心裡開心地想到.有水了.終於有水了.等搶了這伙海盜.他一定要先喝幾大桶水.

嗚嗚嗚的號角聲.吹響在騰龍號上.對面那伙小海盜.估計發現了騰龍號這樣的巨無霸.正朝著他們駛來.嚇得三魂沒有了七魄.李德謇和裴行儉站在船頭.意氣風發地指揮著騰龍號向前方駛去.加速行駛的騰龍號.就像一柄利劍.飛快地插進了前方七等距離近了.李德謇發出攻擊的命令.機開始瘋狂地運作.漫天的箭雨和石頭從天而降.那七就像是被槍林彈雨包圍的孤島海鳥.然後.從那些海盜船上.忽然就高高升起一面白/

投降.

舉白海上的規矩.投降不殺.

就這麼投降了.太經不得打了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