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章出發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百擔柑橘 全都被送上了準備去新羅的船隻 所有的人都不明白了 本來就裝不下太多東西的船 現在又裝上去百多擔柑橘 薛萬徹看著發愁 那些不明白的人也看著發愁 不過 陳華也並不解釋...

「一支能夠稱霸海上的軍隊 首先要成為最強大的存在 必須配備航行最快 外殼最堅硬的大船 船上的武器要最先進 一照面就能打垮敵軍所有的戰鬥力 當然 這也就是所有人都知道 有了這些東西 誰都能成為霸主 其實 一支水軍是否能夠有威懾力 至關重要 就是 船上的水軍整體的戰鬥力 也是那種最能夠擰成一股繩的 說死就死 哪怕是撞船 都要有必死之心衝過去 古人常說視死如歸 想來也是激勵所有的戰士 都能夠把後背交給自己的兄弟 這樣的水軍 想不稱霸海上 都不好意思把自己的船開出去丟臉 」

夜晚、繁星 臨近海邊的沙灘上 退潮過後 空出來大片的沙地 上面早早就擺好了柴火一堆堆燃著 夜晚的海風和海浪聲嘩啦啦地飄在耳邊 吃著露天燒烤 閑著無事兒 薛瘋子就拉著陳華讓他給講講要想成為一支優秀的海上軍隊 有哪些東西必不可缺

陳華只是按照他的見識 簡單地說了兩句 薛瘋子拍著大腿 非常認可陳華所說的就是那麼回事兒 水軍就必須要團結 只要團結了 哪怕是開木頭船 也能夠和敵人同歸於盡 然後就劈頭蓋臉教訓身邊的幾位副將 都說武夫就是一個賣勞力的 終究是趕不上文人一句話的事兒 薛瘋子面紅耳赤 要不是看在他是主帥 恐怕有許多人要揍他了 自己都不懂 還偏偏來教訓別人 長舌婆雪瘋子讓人頭痛

陳華當時就汗顏了 笑著將話題扯到了別處 他是有話題說的 水軍營的住房還不錯 估計是仗著木頭多 蓋起的木頭小房子 很是一種特色 而且每個人身上 比起騎馬的陸軍 至少大熱天沒有味兒 伙食也可以 隔三差五 就是不同的海鮮 就怕吃多了 肚子受不了

想不到這個才來軍營幾天的賢侄 這麼快就發現水軍的優點 薛瘋子不好意思地撓頭 用刀挖下一塊烤好的鯨魚肉 熱情地讓陳華多吃點 陳華躲都來不及 那裡還敢吃這腥味太重的東西

薛瘋子欣賞陳華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 幸好軍中不能飲酒 不然這瘋子肯定要喝醉 他憋在萊州已經有兩年了 平日和誰說過那麼多話 萊州附近幾百里的水域 薛瘋子都能倒背如流那座小島在哪兒 那兒有海盜 那兒有暗礁 他都快趕上職業打漁人 每次出去都能滿債而歸 海里的魚蝦都快認得這個缺德鬼 他心頭有太多的話憋著 就跟壯漢憋著不討老婆一樣 這下好了 長安城來了一位 能夠認真聽別人發發牢騷 講講打海盜的傳奇 再講講如何訓練水軍的人 薛瘋子都不想放他走了 讓他留在這過枯燥的日子

「賢侄 老夫給你講故事吧 萊州這兒太多的故事 你想聽什麼 老夫都講的出來 大家有要聽故事的 都快來排隊了 」

對著周圍三軍吼了兩嗓子 薛瘋子滿面紅光 嘴上還殘留著油脂說道

「反正無事 薛伯伯就講吧 」陳華左右看了眼 他好像覺得 萊州水軍 一個個如臨大敵地望著他 陳華暗道自己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了 心有戚戚

薛瘋子不客氣地開始滔滔不絕講起來

他先是講萬海疆中發生的奇事 薛瘋子看見過類似於百慕大那種詭異現象 一艘古船 好像消失了幾百年 然後突然又冒出來了 跑的飛快無影子 海里有種魚 長著尾巴和女人的乳房臉蛋比較醜陋像毛嘴雷公臉 還有雷電交加暴雨降臨的晚上 船上會爬滿許多水藻 然後連人帶船一起吞下去

說完了奇談 薛瘋子又講了海上的海盜 薛瘋子做了個統計 整個海疆上 大大小小的海盜 有幾十處 整天就在海上搶地盤 殺人越貨 當然 萊州水軍 也被其他的海盜 劃分為一隻實力比較強大的海盜

有了陳華這個忠實聽眾 薛瘋子開始滔滔不絕起來 萊州水軍許多人打著肚子不舒服的借口跑的遠遠的 他們都知道 主帥就是個鬧鬧叨叨的長舌婆 一旦說起故事來 那可要把人說瘋 這些故事 他們聽了千百遍 耳朵裡面都快長繭了 陳華初來乍到 還不明白 留在那兒聽薛瘋子嘮叨 最後他總算明白了 三個字 受不了 甚至連他自己如何睡著了都不知道 薛瘋子的催眠打發果然神奇

清晨的海風 帶著淡淡的咸濕味 還有味道像還沒晒乾的海魚 讓陳華睡得不怎麼舒服就起床了 萊州水軍 已經出操晨練 早晨的任務就是游十里回來吃早飯 去新羅的船已經準備好了 是薛瘋子的專船 船上配備著四架八牛弩 兩架投石機 長短弓箭手三十人 左右兩翼 是鐵木做成的船板 可以賴得住一般的弓箭 坐這艘船出發去新羅 只要路上不是遇見太強大的海盜 還是能夠應付的

海上的所有路線 李義表和王玄策就是路痴 決定行程的任務就交給了薛瘋子帶頭去完成 薛瘋子拿來了從萊州到新羅萬海疆的海圖 海圖上標註著許多飄著不同旗幟的海盜大本營 這些地方 是去不得的 只能避開 選來選去 薛瘋子 終於選出了一條路 路上雖然有幾批海盜 但擋不住萊州水軍的強悍 只會觀風不戰而退的

拍定了就走這條路 就開始準備海上吃的用的東西

都知道 在大海上航行數月 尤其是淡水和糧食最重要 薛瘋子相當於航海老水手了 豈能不知道

「糧食要做那種易於保存的 就像大餅、饅頭 肉食也要風乾的肉 淡水不可缺 必須要準備數桶 而且 到了海外的島上 有淡水的地方 一定要補給充足 缺水就等於沒命 一夥小海盜 有些時候 能吞併一大支商隊 就是算準了 他們缺水 」

薛瘋子是一位很負責的辦事員 給此行作為保鏢隨著陳華去新羅的李德謇裴行儉兩人千叮萬囑 雖然這兩小子 這兩年 在他手中學到不少海上的知識 但比起他這個老船長 新兵蛋子一枚 他不放心

李德謇和裴行儉只管點頭 陳華在旁邊插嘴了一句 道:「薛伯伯 糧食 水源什麼的 到不用擔心 這些 我們都可以自己弄 只是 小侄 還有個請求 」

薛瘋子以為 陳華覺得自己派給他五十個人太少了 問道:「賢侄還有什麼請求 」他心裡想著 加人還可以商量 只是 人太多 就不能帶多餘的淡水和食物 估計到不了新羅 半路上就得挨餓

「薛伯伯讓人 去萊州城裡面 大量收購柑橘 這個季節 正是柑橘成熟的時候 應該不難辦到 」

「賢侄要弄柑橘來做什麼 」薛瘋子不明白問道:但還是點頭答應了

陳華暫時保密 等柑橘買回來了再說

薛萬徹一聲令下 離軍營不遠的萊州城中就掀起了一股收購柑橘的風暴 經過兩天的奮鬥 總共收穫柑橘近擔

然後 這百擔柑橘 全都被送上了準備去新羅的船隻

所有的人都不明白了 本來就裝不下太多東西的船 現在又裝上去百多擔柑橘 薛萬徹看著發愁 那些不明白的人也看著發愁

不過 陳華也並不解釋太多

壞血病 這種 困擾著所有海上航行的水手 已經是一個歷史性的難題 也只有吃柑橘 能夠預防壞血症 和薛萬徹這些人解釋不清楚 能對一路去新羅的人負責 是陳華考慮到的大局 當然 至於食物和水源 完全不用擔心

大餅、饅頭 存放的時間雖然久 但存放不了幾個月 如果把做大餅饅頭的食材做成壓縮餅乾的樣子 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至於淡水 臨時做出幾套海水蒸餾 取淡水的裝備 一邊行船 一邊取淡水 也可以解決的

一切都準備就緒 只欠出發

去新羅的船 執行老李一刻也不能拖延的政策 在萊州海灣停泊了幾日 就出發了 本想留著陳華在萊州水軍這兒多住兩日 薛瘋子不得不送走自己這位忠實的聽眾

當所有準備去新羅的人 都站在薛瘋子那條船上掛著一條翻江倒海龍圖騰的海盜旗專船上 負責訓練水軍的薛瘋子 終於趕來送別陳華這位忠實的聽眾 萊州水軍 兩千多人 還有幾百的工匠 聲勢浩大 浩浩蕩蕩地在港口送別那艘船頭上掛著騰龍的大船

船上的人不多 也就幾十人 全都站在船頭 望著港口上 那些赤著胳膊的萊州水軍 李德謇和裴行儉一言不發 其餘人 也沒有誰大聲的喧嘩 默默地看著大船拋錨起航 慢慢地遠離了水軍營

這一次 是遠離故土 到異國他鄉 不少人心中生出一絲不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