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九章薛開戰?早已經做好準備。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大的感覺 但誰又知道 老李打的什麼壞注意 或許 他想反其道行之 畢竟 隋煬帝準備了三次都沒有拿下高麗 老李索性走一次偏鋒 大唐朝的兒郎會面對苦寒 難道吃不飽穿不暖的高麗人 就不怕...

萊州水軍出去打漁的的人回來了 一個個沿著海岸線拚命地往回遊才上岸的 一群人 光著子 就跑在海灣上的沙灘上 就像才從海底世界裡面跳上來的蝦兵蟹將 張牙舞爪 誰都不想被身後那幾艘駕著長長弓弩的船隻盯上 薛萬徹就在上面用望遠鏡看著 誰要是掉隊了 誰就得屁股上就會被紮上兩箭 當然 大家還有不願意說的醜事 薛將軍說了 誰要是不儘力游 他會閉上眼看著你被海里的大魚吃掉

「呵呵 這老傢伙 又在搞那招破釜沉舟的訓練 把士兵當成魚來對待 說下海就下海 自個兒跑船上逍遙 如今看來 這一千多水軍 怕是才從從外海游過來吧 」

閻立德都看不慣薛萬徹這套子趕老母雞下水的強人政策 關中子弟都不擅長水戰 又沒有實戰演練 這薛萬徹就想出一招外出打漁和外海那些深海里的大魚搏鬥 以此來鍛煉士兵的水上作戰能力 隔三差五 就帶著軍隊漂洋出海尋找深海大魚 然後一窩蜂衝上去捕魚 還別說 這種訓練方式 薛萬徹獨創的 效果還不錯 至少這群兵蛋子已經知道 如何從虎口中逃生 如何長距離在水中游泳

幾艘大船停在了港口邊 穿著單薄衣裳 胸前掛著望遠鏡 腰間配上海盜刀 鬍子拉碴 頭髮就像好幾年沒洗干鹹魚一樣立起 看到這副裝扮 別以為見到了海盜 這人就是萊州兩千水軍的主帥 右衛將軍薛萬徹 據說帶兵打仗 永遠是沖在最前面 長安城不少老怪都叫他薛瘋子

大船的屁股後面 用耐海水浸泡的繩索 掛著此次出海的戰利品 像小山一樣的魚 幾百支觸手的怪物 海龜、海豹、海牛、海豚 等等 奇形怪狀叫不出名字的海產品 只要是大型的海洋動物 都被洗劫一空 成為了萊州水軍的戰利品 船隻靠岸之後 許多人負責卸貨 熱情似火 當然更多的人 則是站在沙灘邊 等著薛萬徹點名

陽光、沙灘、還有裸}男 這就是如今看到的情況 薛萬徹就像是海龍王一樣 檢閱了他那群才征戰回來的蝦兵蟹將 覺得還滿意 沒掉隊一個 也沒損失一人 比起以前出海 進步不少 於是丟下一句回船上穿上衣服 晚上都到海邊來集合 他自己連一句同志們辛苦了都不說 就拋下身後那群看著年輕的面孔 不負責任地跑了

薛萬徹跑到了隔著沙灘不遠處 停泊在潛水港灣裡面 四面都是閘板圍起來的巨艦上

他早就看到了巨艦上來了不少人 閻立德那摳門的傢伙 平時自己要是登上去查看巨艦的進度 都會被他趕下來 巧了 這天底下 還有閻立德不願意趕走的人

薛萬徹登上了巨艦 左右瞅了瞅 立刻就笑開了花:「不錯 不錯 才出去幾天 這大傢伙就要弄完了 等能夠開閘放水了 老子一定要將這玩意兒開到更遠的深海裡面去 據說那裡有寶藏 老子還真不相信了 」

薛萬徹就像看到深海寶貝一樣 脾氣德行 簡直弔兒郎當 每個將軍樣子 說話也是那種大大咧咧隨性而為 也倒是 正因為薛大將軍這種不爽了就罵爽了就開懷大笑不會記仇的性格 軍中不少士兵都死忠他

奇怪閻立德那摳門傢伙為何不說話譏諷他 兩人在這萊州兩年了 沒少言語上吵過架 自己跑閻木匠工作的地方 這傢伙居然沒有惡語相向 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薛萬徹眼睛四處瞅瞅 看見了四方館的李義表和王玄策 覺得眼熟 記不起名字 又看見了二人身邊的青年陳華 疑惑了一會兒 問道:「你是 」

「小子陳華 見過薛伯伯 」來之前 李靖老爺子交代了 薛萬徹這個瘋子 要對他盡量地客氣 他要是把你當自己人 那絕對是巴心巴肝地出力

「你就是陳華 那個弄出瞭望遠鏡的傢伙 指南針和東海疆域的地圖 也是你畫出來的 哎 工部那般閑的發霉的人 怎麼就比不上一個年紀輕輕的小伙兒呢 段綸該引咎辭官回家陪老婆孩子了 」出乎意料 薛萬徹聽見陳華自報家門 居然比誰都驚訝 好傢夥 這個萊州水軍天天惦記著的人 今天居然來到這兒了 他竟然一時激動 道 「可算把你小子盼來了 你不知道 自從有了長安城送來的望遠鏡 航行在海上 幾裡外的東西 站在船頭就能看見 有了海疆地圖和指南針 再怎麼開船 也不會偏離主航道 這幾樣東西 都是水軍的至寶啊 想不通怎麼就那麼神奇呢 我薛萬徹打了一輩子的仗 還沒見過如此寶貝 」

陳華自謙地笑著 李恪那兒煉出來玻璃 除了磨製簡單顯微鏡的放大鏡片 還專門讓人磨製出能夠製造望雲 其實 也是為了方便玉山書院地理系的學生觀測天上的東西 不過 這項技術被老李要了去 用在了打仗上面 取得的效果還不錯 至少薛萬徹這種很挑的人都會說一聲好 至於指南針和海疆圖 這是玉山書院的學生自己弄出來的 和他沒有半點關係

「小侄可擔不得薛伯伯這一聲稱讚 這是小侄的分內之事 既然薛伯伯覺得好用 長安城還有不少望遠鏡 正在製作當中 想必用不了幾日 就會送到萊州來 」

薛萬徹哈哈一笑:「想不到 離開長安兩年 那兒倒是熱鬧了 就是不知道以前那些老不死些都死翹翹沒有 死掉了 老子好過去給他們上香 」

薛萬徹詛咒了長安城那幫子不肯出來活動的老傢伙 然後瀟瀟洒灑地拍了拍屁股上的灰 對著身後早已圍上來的萊州水軍 其中還有薛萬徹的兩個左膀右臂的小將 李德謇和裴行儉 見到二人曬得發黑的臉 薛萬徹報仇似地吆喝著道:「還不快滾上來磕頭拜見大哥 要不是賢侄弄出來那些東西 我們要死多少人在海上 老子是長輩 自然不能代表水軍 給一個晚輩磕頭 你兩人是晚輩 恰好和賢侄是一個輩分的 磕頭是應該的 」

薛萬徹無恥之極的一句話 就把李德謇和裴行儉弄得相當無語

有你這樣當大帥的么 還真會找借口 還別人人情 就知道叫小的的出來當刀子 無恥

李德謇苦笑了一聲 鞠躬行大禮拜道:「德謇代萊州三軍 謝過姐夫 」李德謇和李德獎都是李靖的兒子 但是兩人的性格卻完全不相同 李德謇頗有年輕時候李靖的影子 身高挺拔 鬢髮烏青、雙眉豎立 虎眼神往 一派英氣逼人 而李德獎呢 純賤人一個 都不知道怎麼形容他的長相 反正骨子裡流的是紅佛的血 適合當個二世祖投機倒把 混在長安城平平安安一輩子

比李德謇大一點的裴行儉也木訥地拜了兩拜:「大哥再上 請受小弟一拜道謝 」抱拳行禮 真心真意

兩人都做足了姿態 旁邊的薛萬徹才高興地哈哈大笑 顯然是滿意這兩個小子的表現 這時候 已經換好衣服 恢復了幾分年輕人風采的萊州水軍兒郎們 已經三五成群地湧上了巨艦 無它 要是沒有長安城送來的望遠鏡和海域圖 就沒有萊州水軍越來越完善的裝備 現在的萊州水軍 不敢說打遍天下無敵手 戰場上不會輸給號稱海上霸主的百濟這是必然的事

許多萊州水軍的兒郎 都想圍過來見一見在軍中傳了很久的藍田候 不過 薛大將軍虎軀在那兒攔著 也就無緣了 只能遠遠地望一眼 知道了恩人的樣子便是

在巨艦上站著也不是事兒 薛瘋子讓人下去準備美食 順便把從海外獵殺回來的魚阿龜阿豚啊 都給架著烤了 地點就在軍營外面海灘上 晚上退潮后 正好有大片的地方 可以供歡樂相聚

薛瘋子的軍令 很快得到眾人的擁護 行軍書記自告奮勇下去準備 餘下的時間 薛瘋子拉著陳華 水軍營中四處轉悠 無它 就是想讓這傢伙給他軍營提出意見

當然 轉悠的時候 也提到了此行山東的目的就是要從這兒坐船過海到達新羅 聖上發動了對遼東的戰爭 最遲半月之內 所有的戰前準備 就會開展 屆時 肯定是一場惡戰 雖說老李把開戰的時機選在了秋冬兩季 這兩季正是遼東冰雪天氣惡劣的時候 有一點自大的感覺 但誰又知道 老李打的什麼壞注意 或許 他想反其道行之 畢竟 隋煬帝準備了三次都沒有拿下高麗 老李索性走一次偏鋒 大唐朝的兒郎會面對苦寒 難道吃不飽穿不暖的高麗人 就不怕酷寒 能夠光著膀子雪地里跑

朝廷動武的事 早就通過八百里加急送到萊州 遼東各州郡 早就準備好了迎接關中兒郎到來的準備 這是一場大戰 也是一場證明著大唐朝所向無敵的戰爭 不然 薛萬徹不會連日來都加強了對萊州水軍的訓練

早已經做好了打仗的準備 根本就沒作何考慮 陳華要去遼東 薛萬徹自會安排一支非常精銳的水軍一路護送 並且比較嚴肅地將李德謇和裴行儉派給了陳華一同隨行 薛萬徹說說笑笑 是不是冒出兩句粗話 很顯然 他是覺得 這個長安來的小子不錯 已經把他當成自己人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