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八章薛萬徹和他的水軍部下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上 不少的工匠此刻正在拼湊木板 在熱鬧的人群中 很容易看見 像個孜孜不倦的現場工程師模樣的閻立德 捧著萊州巨艦的圖紙 和周圍幾個工部同行仔細研究巨艦最後的工期 「船艙 和船側翼兩...

山東萊州 位於山東北部 濱臨渤海 唐軍在這裡 建立了一支專門進行海上戰爭的軍隊 也就是早期海軍的原型 負責統領此支水軍的主帥 乃是老李的一員虎將 右衛將軍薛萬徹 以及兩名副將 李靖的大兒子李德謇 蘇定方的得意弟子裴行儉 這兩人 都是大唐朝的青年才俊 想來以後也是戰場上獨當一面的超級大將 朝廷派他們來鎮守萊州 除了磨練之外 想來 也是為了讓他們熟悉關中子弟最不擅長的水戰

萊州水軍 一個聽著感覺彆扭的隊伍 完全沒有什麼某某某海上軍事基地聽著霸氣 兩千人的軍隊 以及朝廷配給的各種船艦工匠八百 整天瞄在萊州灣海域上 伐木而船 製造巨艦 目的就是為了早日能夠打敗高麗做準備 當然 他們也有進行水上操練的時候 但總的來說 效果並不好 這也說明了關中子弟 並不擅長水戰 這是朝廷的一塊硬傷

來到萊州水軍駐地 已經是離開長安一月之後 交通不便利 的確給出行帶來不少困難

帶著禁軍一隊人 和四方館外交大臣李義錶王玄策 以及路上招納的壯士周青 在萊州水軍軍營門前報上了來意 朝廷的通行文書 讓他們暢通並無阻地被領到了水軍大帳營中 結果並沒有見到薛萬徹 李德謇和裴行儉也不都不再 軍營的行軍書記告訴了來訪的侯爺 三位將軍都領著兵出海打漁去了 目的就是為了改善水軍的伙食 三五幾日 不知道能否回來 陳華當時就想罵娘 他還等著坐船去新羅呢 結果水軍營裡面 連個能說上話的人都出海打漁去了 這算不算是故意放鴿子

有些氣憤地在萊州水軍營裡面住上兩日 陳華不怕耽擱去新羅的時間 反正也是這支水軍怠慢之罪 老李怪罪不到他 其間 還四處溜達 參觀了工部在萊州這兒負責造船的場地 見到了朝廷的御用工匠將作大匠閻立德

那日在兩儀殿 聽段綸說過 工部在萊州造出了舉世無雙的大船 負責人 就是閻立德 今日到此 自可要參觀一番

閻立本 陳華認識 在藍田水月庵給長眉大師畫牡丹的那個將作少監 他還不算出名 只是出生工科世家 老子、爺爺 都是替皇家畫畫修房造屋的工匠 純粹的科班出生 這閻立德卻是閻立本的哥哥 擅長木工 尤其是替皇家修山造府 一等一的天才 被朝廷派到萊州負責船舶一事 也充分發揚了他木匠的天份 一艘長約三十丈的巨艦停放在被閘門圍起來的潛窄巷道里 只等著全部完工 打開閘門 外面的海水灌進來 就可以拋錨起航

帶陳華參觀巨艦的人 暫時是那個軍中的行軍書記 大帥和少帥都出去了 只好由他這個管著後勤的文官負責款待來賓 侯爺要參觀巨艦 行書書記 領著侯爺去參觀 侯爺說伙食不好 他想盡辦法 讓人奔襲幾十里去萊州城買最好的食材 讓軍中伙夫長親自給侯爺做好吃的 總之 一切的一切 都要款待好侯爺 因為行軍書記知道 萊州兩千水軍 幾乎人人都知道這位侯爺 無它 月前 從長安送過來一批非常實用海上作戰的裝備 據說 正是藍田侯的玉山書院弄出來的 萊州水軍 早已將藍田侯當成他們恩人 若是出海打漁的大帥回來 知道侯爺已經到萊州 指不定會高興成什麼樣子

六月天 不少赤膊短麻褲的工匠 正在巨艦上揮灑著汗水 萊州巨艦 是他們的心血 耗時了半年 終於克服了重重困難 才能將無數的巨木拼湊成一艘巍峨壯觀的海上巨艦 巨艦的船身很寬 船頭船尾 都好像是利劍一樣 代表著唐王朝象徵性的旗幟 高高飄在桅杆上 還沒有完全完工的甲板上 不少的工匠此刻正在拼湊木板 在熱鬧的人群中 很容易看見 像個孜孜不倦的現場工程師模樣的閻立德 捧著萊州巨艦的圖紙 和周圍幾個工部同行仔細研究巨艦最後的工期

「船艙 和船側翼兩邊 以及甲板 都要用桐油、石灰麻布縫 然後再用巴蜀密林中產出的樹膠塗抹密封 船身左右兩翼裝備的弓弩 也必須是工部的八牛弩 」閻立德對著身邊 一個個年邁的工匠說話 設計師只管給出設計的理念 至於如何完成作品 則是需要許多人智慧的結晶

旁邊的年邁工匠 不停地點頭:「閻公所說 正是我等所想 這海船可不比江湖的船隻 尤其是海水能夠連最有耐力的繩子 都能夠腐蝕 木料上面 我們也採用最耐腐的柚木和輕木 至於 川蜀樹膠和工部的八牛弩 已經在送來的途中 半月可到 」

閻立德點著頭 繼續看著設計的圖紙 全然沒發現 此刻 軍中的行軍書記 已經帶著陳華等人來到了巨艦上

天氣炎熱 唇乾舌燥 閻立德正準備讓隨從的人給端來一杯解暑的湯水 目光一撇 發現了巨艦上的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他身邊的幾位工匠 正準備怒斥行軍書記 為何把外人帶來了施工重地 巨艦是大唐的機密 沒有薛萬徹的吩咐 一律不準帶上上來參觀 這行軍書記看來是不懂事 幾人正想阻止 卻見閻立德擺了擺手 意思是大家別說話 然後他親自走上前去 四十多歲的人 額頭的皺紋很多 目光很深邃 那雙大手看起來非常的粗糙 幹活的人 和讀書人 這個朝代是有明顯區別的 閻立德顯然是屬於後者

「想來 這位應該就是玉山的藍田侯吧 李大人 王大人 一別長安 已經兩三年 可曾還認得老夫 」老了的人 笑的時候 眼角的魚尾紋就非常的明顯 閻立德還算是一個看著和藹的人 一點兒大牌的架子都沒有 而且 他還是率先給這群貿然上船的不速之客打招呼 閻立德可是有趕人下船的權利 就算老李來了 沒有得到這位設計師的許可 都不能登船參觀的 他如此客氣 到讓人側目 過不話一出口 大家立刻釋然了 也知道來人是誰

李義表和王玄策 立刻和閻立德拱手招呼著 四方館有幾間屋子 還是這位修建的 自然是早就認識了 「為國為君 閻公辛苦了 」外交官一句話 吹捧了老李 也安慰的閻立德 說話之高明 不愧是善於口舌之人

至於陳華 一時間 被這巨艦吸引 反倒是忽略了閻立德的問候

尋常人 若是碰見 自己說話被人忽略 肯定是心中不爽 你憑什麼不給面子 但閻立德知道 眼前這位年紀輕輕的侯爺 並不是一個紈的貴族子弟 他所在的年齡 做出的那些事 幾乎可以說 自己都沒本事辦到 他當然不是故意要忽略自己 而是從自看到他時 他就已經在仔細地觀察巨艦 想要從中到處瑕疵一樣

「侯爺觀察入微 不知道 可曾從這巨艦上 看出有何不妥之處 」就算是外人評價為曠世奇的作品 閻立德依然保持著謙虛的態度向人詢問 藍田侯是行家 能夠讓一位行家 提出不同的意見 這件作品才算完美

「倒沒有發現有何不妥 只是那些浪費的木料 如果可以 倒是能夠做出一些便捷的小船 依附在大船旁邊 有些時候 船身太大 如果敵人採用火攻 船上的人 一時無法逃脫 能有幾條小船逃命 也能救下不少的人 」設計上 找不出可以挑剔的 以現在的水平 能夠做出這樣的大船 幾乎是彙集了整個大唐朝工匠的智慧 然而剛才所見 那些工匠只為追求巨艦的製造 浪費了太多的木料堆積在一旁 這些東西 用來造出幾十艘攻擊性的便捷小船綽綽有餘 陳華方才提出了這個想法

閻立德心中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他的驚訝 這侯爺 眼光太毒辣了吧 一眼就看出了 這巨艦最怕火攻 這是船隻最大的缺陷 也是所有船隻面臨的一個最困難的難題 而且 還提出了他們工作中存在的浪費木料一事 大家都最求奢華的最大的船隻 只管用最好的東西 反倒是無休止地浪費次等品 如今被陳華提出來說上一遍 閻立德心中愧疚 這才是真正的最完美的工匠 考慮的總是比別人多一點

「哈哈哈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令弟曾經修書前來 多次提到長安城如今盛名其實的藍田侯 今日得見 果真不是浪得虛名 老朽空活了幾十歲 然則 在侯爺面前 委實有不足 」閻立德謙虛說道 並非怕馬奉承 而是真正的 作為一個工匠大師 向高手生出佩服的心態

「先生過謙了 徒有虛名罷了 和先生比起來 我所做之事 還不及先生十之一二 」陳華也變得非常的謙虛 當然了 肯定不能別人誇上兩句 就得意洋洋的 那種傻逼的行徑 陳華還不屑做出來 人要低調 低調才是王道

閻立德對陳華的好感嗖嗖往上面直竄 不簡單 年紀輕輕 就已經學會不少長安老狐狸那招急流勇退 他都佩服這位藍田侯了

兩人說話間 行軍書記就站在甲板上 眼光撇著遠處 突然看見遠方奔過來幾個黑點 他以為看錯了 後來黑點越來越近 儼然是幾艘頗有規模的船隻 從遠方駛來 正是出海打漁的薛將軍和兩位少將當初出海時候乘坐的船隻

行軍書記心中一喜 立刻朝著身邊眾人說道:「薛將軍回來了 」

眾人目光隨過去 只見遠處湛藍藍的大海中 幾艘巨艦飛速駛來 而在巨艦的前方 竟然是幾百個被趕下水的將士 光著身子 像一條魚一樣 不停地冒出腦袋 朝著岸邊送過來

有些好笑了 這是去打漁 還是去餵魚 怎麼所有的士兵 都跑水裡游去了 這薛萬徹和他的水軍部下 究竟在幹什麼 趕人下水 難道是練習長距離的游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