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六章妙招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但見周青說話間毫無顧忌.甚至.連自己面前.周青都能坦然自若.但憑這份胸襟.周青就不是一個普通人.連連誇了三句好.比起薛仁貴.陳華更賞識周青.雖然只是一面之緣.但這周青的爽朗.讓陳華覺得比較可信.心裡...

周青一表人才.一眼望去.魁梧的漢子.四肢發達.雙臂孔武有力.一看就知道.是一個擅於武力的粗人.

周青拱了拱手.向著坐在上位的陳華.低聲說道:「不知貴人找某何事.「

他的潛意識裡.是不認識陳華這樣的貴人的.至於貴人為什麼要單獨見他.就不得而知了.

周青抱拳.他一個小小的衙役.雖然空有報國之心.但無報國之門.見到像陳華這樣連知州都要客氣對待的貴人.還是非常客氣的.

陳華笑笑.因為薛仁貴.他才認識的周青.能入薛仁貴法眼的漢子.想來也不是一懦夫.薛仁貴心高氣傲.不與人為伍.但這周青不同.絳州城想來也是不甘心屈居一屋檐之下.如果能招降.陳華求之不得.

「你就是周青.」看到了周青.果真是一位響噹噹的漢子.就那麼站在面前.比起絳州知州等人.這漢子身上.竟是讓人感覺到一種草莽之氣.大英雄和能人.都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現在的陳華.因為要去遼東.身邊的能人異士太少.如果周青能被他所有.那將是一件美事兒.而且.直覺告訴他.周青比薛仁貴更好招降.

世間非凈十.孰能無污無染.塵世非天堂.孰能無爭無斗.人非聖賢.孰能無思遷.陳華的腦袋比誰都清楚.一個人是不能成大事的.尤其是像他這樣出使新羅的人.新羅那面有多少困難.但憑几個禁軍是不能解決問題的.老子是平凡人.茫茫塵世三千客.哪管的了許多.更何況老子現在是去新羅送命.不是去遊玩.難道老李不允許自己招賢納士.

陳華心裡為自己的命運罵娘.想來.老李也是同意自己一路上招人.

陳華心裡安慰自己.面對周青.眼神也是和善的.

薛仁貴那人太高傲.說話之間.三句不離撇清關係.但這周青不同.周青本來就是一介衙役.所謂的衙役.就是替官府出頭作惡的人.想來也是有抱負之心的.不然不會屈居在官府之的鷹犬.如果有更好的地方.想來周青肯定會離開的.

周青不明白貴人如何知道他的姓名.拱手道:「我就是周青.」

聲音宏偉.就算在陳華面前.也不見得有多自卑.

陳華哈哈一笑:「好.好.好.好一條絳州漢子.」

他本是不認識周青的.但見周青說話間毫無顧忌.甚至.連自己面前.周青都能坦然自若.但憑這份胸襟.周青就不是一個普通人.連連誇了三句好.比起薛仁貴.陳華更賞識周青.雖然只是一面之緣.但這周青的爽朗.讓陳華覺得比較可信.心裡也有了招降之心.

「來的時候.就聽某人說.到了絳州城.但可找周青.就能解決所有的問題.今日一見.想來.也是不差分毫.」誇獎了幾句.看周青面不改色.鎮定地看著自己.佩服啊.這漢子.果然是泰山崩於前不變色.問道:「你可認識絳州薛仁貴.」

「認識.仁貴.乃是周某兄弟.不知道.貴人找我兄弟何事.」周青絲毫不考慮薛仁貴那人是否得罪貴人.坦白承認他認識薛仁貴.他心裡已經決定了.就算這貴人.和薛仁貴有深仇大恨.自己也幫著一併扛下來.這就是生死相交的兄弟.

陳華笑道:「我與薛兄.乃是舊識.因為.他曾經像我推薦周兄.故此招來周兄一見.」說道這裡.陳華問道:「不知道.周兄.可曾有離開絳州的打算.」

周青一驚.貴人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不過.他還是認真回到:「周某.的確有離開絳州的打算.朝廷.正在徵兵.周某想去北方應徵入伍.」

從軍.本不是一件可恥的事兒.大丈夫.既然想離開.有什麼不可以說的.況且.做一輩子衙役.肯定是永無出頭之日的時候.

這周青.太和自己的胃口了.陳華道:「那樣吧.既然周兄.有離開此地.從軍北上的打算.我倒是可以代為引薦.」

周青不是一個愣頭青.知道貴人此番話是何意思.拱手道:「多謝貴人.「

他這是客套話.能幫自己一把的人.多少是要感謝的.而且.周青心裡高興.如果這位貴人為自己引薦.那麼此行北上從軍.幾乎可以說暢通無阻.

薛兄.一定是薛兄.沒有他.自己怎麼會認識這等貴人.

周青心裡開始想象著薛仁貴和貴人認識的情況.想不到自己那個生不逢時的兄弟.居然也有認識貴人的一天.只可惜了.這貴人.好像並沒有招攬薛兄的意思.反倒是看得上自己.

周青心裡喜滋滋的.像他這種州.都攀不上關係的人.居然和一位互不相識的貴人拉上關係.古人看待飛來福緣.幾乎帶著天命的迷信.不然不會有士為知己者死.荊軻別離.季步一諾的美談.

趁熱打鐵.陳華身居高位.能夠放下身段.對著一個小小絳州城的衙役直接召見.這無疑是黃門直招.御賜金科.一般的禮待.普通人.要是遇見這樣的事.肯定是還懷疑自己是否在夢/

「好了.多說無益.明日.我等即將離開絳州.周兄.若是不怕前途無功.但可隨著我等一起前往.至於絳州這兒.周兄.但可放心.一切.由某去做遊說.」放下身段.人認真問道.

周青做了一個下士之禮.道:「青不知何功德.承蒙貴人.能夠瞧得上青.但有一身勞力.百斤血肉.貴人只管差遣.鞍前馬後.青不舍勞苦.誓死追隨貴人.」

「哈哈哈.倒不用鞍前馬後.誓死追隨.」陳華笑著道.

相互交談了一會兒.周青看著陳華.儼然看待主公一般.成為了陳華死忠的一介家臣.無他.既然陳華答應了.從此以後.周青就跟著他一起同吃同住.這無疑是最高級別的招賢納士.周青難道還不答應么.

絳州胖子知府旁邊附和.既然是.賢士聖主..高興相見..高興相見.自當擺酒慶賀.

胖子知州.這點比較適合歡聚.一句話.就把氣氛弄上去了.而且.還自告奮勇.準備酒宴.就在知州府裡面宴請侯爺和各位大人.酒宴的情況非常熱鬧.大有不醉不歸的勢頭.也就是在席間.周青總算知道了.為何貴人會約見自己的理由.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兄弟薛仁貴.

宴席設在了知州府裡面.絳州城.不少官員.都被邀請在列.堂堂藍田侯突訪絳州.這簡直是一件大事兒.幾乎驚動了整個絳州城大小官員.

宴席也是熱鬧進行.不少人喝的酩酊大醉.方才盡心而歸.

李義表和王玄策待在角落裡面.和絳州的官員相互觥籌交錯.他們佩服侯爺.居然想出這麼一招釜底抽薪.周青被招納了.和周青至交的薛仁貴.難道還遠么.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薛仁貴那人太過孤傲.想來也不是一位輕易折服的漢子.現在有周青在降一位能人.還不是容易的事兒.越想越覺得佩服侯爺.侯爺計謀真是千變萬化.讓人看不清楚啊.

=========================

商隊在在絳州停留了一宿.第二天.商隊繼續開始向山東出發.

絳州的胖子知府.送別侯爺的時候.把絳州城大大小小的官全部叫上.總之送別的排場非常的氣派.絳州大大小小的各路官員.送了侯爺十多里路.才把侯爺送出了絳州.侯爺出了絳州.這才讓絳州城的各路官員真正鬆了口氣.

侯爺在絳州.就相當於御史台監察百官的御史在絳州審核絳州大小官員的政績.他們一刻也不能安心.侯爺走了.才能讓他們真正放心.

商隊繼續向著山東萊州出發.在絳州.只是停留了一宿.第二天就已經開始起程.絳州百官的送別.只是禮節上的尊重.其實.陳華本不在意.不過既然絳州的官員願意以禮相待.他則是不用那麼勉強接受.畢竟是長安城來的大官.普通地方官員.肯定是想方設法照顧周全..

出了絳州.繼續向著北方前行.按照王玄策的路線.過了河東道.再到河西道.最後到河北道直上山東.在山東萊州.那兒有朝廷駐守的屯兵在此.坐船直接漂洋過海到遼東.

在山東.有李德獎率領的一隻衛隊.這個大舅子.從來沒見過.來之前李靖老爺子就說過了.大哥李德獎那兒要帶為照看著.隨行岳母帶來的長安特產準備交給這為帶舅子呢.

周青已經從絳州的衙役變成了陳華身邊的一位隨從.因為薛仁貴的關係.周青很快和禁軍頭子楊業打成一夥.並且知道了.原來隨行的貴人.居然是長安藍田侯.堂堂開國侯爺啊.周青覺得自己肯定是祖上積德才能認識侯爺.更加的賣力和禁軍兄弟一起保護著侯爺.

商隊出了河東道.入了河西道.浩浩蕩蕩.一路無事地走著.

等到了河北道.商隊已經進入山東境內.萊州就在前面.遼東之行已經不遠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