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章和老李搶人

作者:木瓜  |  更新時間:2013-11-16 17:29  |  字數:3667字

薛仁貴從遠方信步走來高大蒼涼的背影孤傲獨立背上斜跨那一張牛角大弓給人視覺強悍的衝擊也只有他那種身高臂長的人才能拉得動如此巨大的弓箭也證明了一句話但凡是猛將必定是與生俱來的與眾不同

「嗯薛仁貴這名字聽著耳熟」

楊業走上前去要和這位救命之恩的猛士道謝卻不知侯爺跟著上去幹什麼怎麼一副見到寶貝一樣的俗笑但見薛仁貴走來楊業還沒上前侯爺就興匆匆領先一步和人家打上交道

「壯士好箭法千米之外亦能不差分毫讓人佩服」抱拳一禮很多時候侯爺的行事作風和江湖人無異

薛仁貴取下頭上罩著的斗笠儼然一個濃眉大眼品貌端正的壯漢他那「蒲團」大手抱拳作揖對著陳華施了一禮道:」山野村夫也只有靠著幾分力氣才能餓不死肚子那幫呂梁賊寇暗箭傷人此等為人不齒之事就算沒被我撞見被其他熱血壯士看見也定會出手相助」說完薛仁貴四下看了幾眼又道:「不知兄台有沒有人受傷薛某這兒尚有些草藥磨製的止血藥希望兄台用得上」

摸出一個小瓷瓶丟給陳華足以看出薛仁貴這漢子慷慨助人的熱心腸

隊中都是禁軍中數一數二的人物輕易斬殺幾十個跳樑小丑絲毫不在話下沒有一人受傷倒是此地經過這一戰變得異常的噁心奪目屍體滿地都是斷手斷腳的死不瞑目的腥臭味立即就撲面而來好在大家都是見慣了屍橫遍野的場面對此已經形成免疫

相信用不了多久絳州城裡的官兵就會知道這裡的情況過來打掃戰場

薛仁貴送完了葯看了眼四周的慘狀心道這伙呂梁賊寇再不濟也是幾十人烏合之眾怎麼就會輕易折損在這支看著就像行商的商隊手中唯一能說明問題的就只能猜測這隻商隊不簡單尋常經商的商隊僱傭的隨從不過是有些本事的鏢頭武師一類跑江湖的小角色但絕對不是訓練有素戰鬥力驚人的侍衛那麼如此看來這支商隊肯定是影藏了什麼

不過這是別人的私事薛仁貴也沒深究他和這支商隊認識無非是剛才那驚天一箭打抱不平行俠仗義是他們這種習武之人的習慣大家也就萍水相逢若是要談一見如故那就笑話了見面三次納頭便結拜那是小說虛構的現實就是每一個有真本事的人都是心高氣傲不與人伍甚至性格還比較孤僻

「各位既然已經平安薛某就此告辭天將降雨這兒離絳州城還有十幾里路要想趕過去是不可能了往前面走不遠處有座荒廢的山神廟可以藉此躲雨到了絳州城各位需要向官府說明情況派人前來處理這兒要是官府不相信你們能全殲呂梁賊寇城中有一個衙差叫周青那是薛某的生死兄弟你們將此事告知他他定會相信你們所說派人前往的」將斗笠蓋在腦袋上說完之後薛仁貴不作停留告辭

薛仁貴剛剛邁出兩步陳華就在背後叫住他:「壯士留步「說完給戰戰兢兢適應不了周圍全是死人的李義表打了聲招呼:「李管家從車上支出十塊金錠贈予這位壯士剛才救下楊兄的救命之恩」

已經有化為小廝打扮的小太監立刻跑上車取出金錠諂笑著交給李大人

李義表拿著金錠來到侯爺身邊:「壯士勿要拒絕我家主人生平愛好結交燕趙豪俠正所謂千金易得知己難求壯士救命之恩吾等無以為報只有艷俗金錢相贈以解心中憾事」

李義表是搞外交的說話那叫一個好聽一字一句都不會讓別人覺得贈給人家金錠是打臉

薛仁貴看了眼李義表哈哈一笑:「既然公子解囊相授薛某卻之不恭」笑著將十錠金子納入懷中薛仁貴也不是聖人更不是清高流的豪俠他只是一個平凡的普通人看他衣著就知道他過的日子並不輕鬆

薛仁貴收下金子之後仰頭便走洒脫之人亦有瀟洒之姿

「不錯非常之人亦有非常之心此人是個大才」看著薛仁貴洒脫離開陳華想到了長安城那些英雄人物李靖有李靖的忠守程咬金有程咬金的耍賴尉遲恭、胖子房玄齡魏徵哪一個老傢伙不是有他們別人學不來的古怪性格成大事者不拘小格薛仁貴現在已經做到了這一點就只差一個小小的契機必定能夠飛黃騰達

潛淵之龍山中之虎豈能被困一地薛仁貴是老李的白袍小將啊在大唐朝青黃不接時候蹦躂出來的中堅力量不過可惜了老李的人我搶

嘴角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俗笑吩咐了商隊整頓片刻然後立即出發至於地上的屍體交給絳州的官府畢竟是立功的事官府跑的比較勤

果然如薛仁貴所說往前走了不遠正好趕在下暴雨的時候眾人躲進了山神廟中

夏天的暴雨來的快去的也快暴雨之後一輪彩虹掛在空中被暴雨洗滌過的空氣異常的清新愉快的心情愉快地趕路大家都忘記了那伙呂梁賊寇的打劫還有那滿地殘缺的屍體

絳州城不算是一座大城比起長安城的宏偉絳州城簡直就是一處窮鄉僻壤

入了絳州城找到一家歇腳的客棧行李馬車全部安頓在客棧中帶上了李義錶王玄策楊業三人其餘的禁軍安插在客棧保護著淵蓋金貞就直奔絳州府衙

到了石獅鎮門朱漆大開的府衙前楊業上前知會幾聲府衙前青衣圓領守衛守衛大氣兒都不敢吱一聲連摔三個跟斗連滾帶爬往府衙內跑去沒一會兒功夫帶著烏紗豎冠小帽腆著圓圓大肚子的絳州知州從內堂弓著身子跑出來人才剛到府衙門前立刻就領著府衙一干人等噗通跪迎心裡已經是暴汗直下怎麼莫名其妙地門口前來了位國侯啊上頭都沒有人知會一聲

和這種一州小官用不著太多寒暄客氣堂堂國侯在他眼中已經是一輩子都很難見到的大官說不定陳華一句咳嗽都要嚇著這位體型巨胖的知州

在胖子知州巴不得跪下來舔鞋的客氣跟隨下進了知州府高坐在堂上胖子知州只是立在一旁低頭不敢直視他沒有摸清楚這位侯爺來意言多必失小心謹慎著

陳華只是來辦點私事不是御史台監察百官的御史走訪絳州考核官員的考評他只是給胖子知州提了一句呂梁山賊寇襲擊他們一事胖子知州就站立不住撲通跪在地上不停磕頭:「卑職失職讓侯爺受驚了」胖子知州已經決定這次一定要帶兵全殲呂梁山眾匪首連侯爺都差點折在絳州城這事兒要是讓御史台的人知道了恐怕就等著被罷官吧

有些事不用說清楚也懶得管這絳州是否軍匪一家想來因為親自在胖子知州面前提到呂梁賊寇襲擊一事就算以前他們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如今都不得不徹底決裂管不了一州的事物左右調節平衡一下還是可以的上位者有上位者的威壓官階擺在那裡別說一個小小知州就是整個河東道大總管也會給幾分薄面

呂梁山的事說了之後陳華接著又說了一個周青的名字胖子知州不知道周青是誰他平日那裡會在乎這種小人物心道難不成是侯爺要找的人立刻火急火燎吩咐身邊的主事差人下去打聽了才知道周青是絳州城中一個衙役先不管這個小小衙役和侯爺有何交集胖子知州立刻讓人把周青帶過來見侯爺

周青平日見過最大的官就是他們的牢頭至於知州這種大官只能遠遠看著根本就沒指望過知州大人會見自己他那裡知道今天府衙派人到了牢裡面連牢頭都對來人客客氣氣的一口一個大人叫的歡實最後老頭把周青叫過來異樣的眼神打量著他讓他隨著府衙來的大人走上一遭說完後還對周青不可思議地來回看了幾眼

從牢頭那詫異的眼神里周青覺得會發生大事他稀里糊塗地隨著來人到了府衙府衙他是知道但一輩子都沒想過會踏進這裡周青到了府衙之後那個只遠遠見過的胖子知州一臉諂笑地迎上他討好模樣讓周青看著噁心不過胖子知州卻把他領到了一個頗為年輕的人面前

周青見到了要見他的人看起來比他長兩歲目朗神清器宇軒昂身邊有個孔武有力的侍衛和兩個華髮已生的老人兩個老人圍在那年輕人左右顯然是聽從那年輕人的話

周青畢竟是牢頭裡面的衙役見過不少大場面並沒有做出失態拘謹的不適見了那年輕人抱拳作揖然道:「不知貴人找某何事」

周青知道能讓知州大人都像一條狗一樣圍著轉的人肯定是貴不可言地貴人只是他有些迷糊了自己何時和這貴人有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