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章絳州薛仁貴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人能力再強 面對「千軍萬馬「也只有像霸王一樣自刎烏江 呂梁山的賊寇 採取圍攻的策略 楊業負責指揮保護侯爺的禁軍 按照他吩咐的禦敵陣型對抗 人聲、馬聲 風聲 雷聲 嘶喊聲 兵戈...

天雷滾滾 烏雲密布 大暴雨前的徵兆越發的明顯 那伙呂梁山的賊寇 還盤算著能趁著下雨前打打秋風 撈上一票就回呂梁 哪知道 非但還沒有搶上一丁點銀子 卻是折了一個六當家 而且 對方擺開陣仗 大言不慚地要全滅呂梁 這是打臉啊 想他們堂堂呂梁山的賊寇 那時候受過今天這般窩囊氣兒

我們是攔路搶劫 不是攔路讓人打臉來著

「為六當家報仇 殺光這夥人 」如今之計 能把士氣提升到一個恐怖的戰鬥值 也只有喊出綠林好漢最看重的義氣了 一聲為死去的六當家報仇 能夠讓所有人殺紅眼 也能讓膽子小的人 壯大膽撲上去

人多 就有優勢 要想取得勝利 當然 也要有不少人當炮灰

呂梁山的賊寇 嘍和頭領 一起嘶喊著 拚命地往前面沖 他們就想仗著人多的氣勢 先將這隻商隊衝垮 然後逐個擊破

「戒備 列陣 左三路 中三路 右三路 備二人守住馬車 一起殺光這群賊寇 」個人能力再強 面對「千軍萬馬「也只有像霸王一樣自刎烏江 呂梁山的賊寇 採取圍攻的策略 楊業負責指揮保護侯爺的禁軍 按照他吩咐的禦敵陣型對抗

人聲、馬聲 風聲 雷聲 嘶喊聲 兵戈碰擊聲 交織成在這荒郊野外的一首催命曲

呂梁的小嘍圍著三輛馬車 揮著手裡的兵器和幾個禁軍交戰 這些沒有經過系統訓練的小賊寇 人多也只有當炮灰的命 他們的各大當家 則是瞅準時間 圍在楊業身邊 楊業是他們最大的威脅 解決了這傢伙 戰鬥就結束了

此行下山打劫 山寨中的九位當家 來了五個 剛才被楊業斬殺了一個六當家 剩餘的四個人 知道了楊業的厲害 不敢單獨迎戰 只能四個人纏著楊業 打車輪戰消耗他的體力

「三弟 四弟 七弟 這漢子有些本事 我們圍著他打 不用戀戰 等他力氣沒了 再好好收拾這狗賊 」臉上有刀疤的二當家 花斑大斧提在手中 馬兒打旋地圍著楊業 四下的廝殺聲 早已經傳開 呂梁的人已經開始圍攻了 他還不信這夥人能守得住

「二哥放心 就算再有能耐的漢子 也有力竭的時候 」圍著楊業的另一個面相陰冷 使用長短雙槍的青年 斯毫不放鬆地戒備著 他的另外兩個哥哥都把守一面 四人合圍住這漢子 就是想讓他交代在這裡

四人圍著楊業打圈兒 其他的禁軍 也不可能抽身上來支持 畢竟楊業早就做好了安排 各司其職 是這群禁軍的職責 斷然不會誰離開誰的位置跑過來相助

「哼 」四面圍著四個凶神惡煞地賊寇頭目 楊業擺手一抖 陌刀釘在了地上 他持刀橫立馬上 四下打量著 忽然 手腕一挑 釘在地下的陌刀向前爆射彈起 夾帶著地上的沙石灰塵 突向正前方使用雙槍的青年

電光火石的剎那 就能取人性命

「不好 」沙石灰塵能短暫擋住人的視線 雙槍青年大驚 完全進入備戰狀態 握著雙槍的手青筋暴露 大吼了一聲:「二哥 三哥 四哥 快過來 」他發現 那沙石灰塵中 一個無比高大的影子 已經奇襲而來 快 太快了 對方的馬 簡直比自己的好幾倍

呼救 也不忘反抗 看見楊業直接想突破他守的一面 想到剛才六哥死時的慘狀 雙槍青年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慌亂中 雙槍其出 猶如二龍出山 雙蟒纏騰

「喝 」

朝著飛奔過來的楊業刺過去雙槍

「當 」

雙槍碰上了斬下的鋒利陌刀 發出嗤嗤難聽的聲音

這才第一次交手 雙槍青年已經知道 自己的六哥為啥三招不敵對方被斬殺馬下 這漢子簡直力大無窮 而且還有一把無比堅硬鋒利的長刀 胯下的駿馬奇快 完全就能萬軍中娶敵寇首級

雙槍青年膀子吃痛 雙臂已經麻木 要不是為了保命 只怕手中的雙槍早就拿不穩了

「二哥 快救我 」旁邊揚著花斑大斧跑過來支援的刀疤漢子離他最進 雙槍青年 來不及使出第二槍 已經在大聲呼救 可是他話才剛剛喊出喉嚨 甚至連尾音都沒有收掉 雙槍青年嘴裡又吐出一個「氨字 一個被斬斷頭髮的頭顱 高高地飛上了天空

「哈哈哈 痛快 」楊業放聲大笑 跳樑小丑 也敢在他面前作威作福

又是一眨眼的功夫 七弟被梟首 另外三個呂梁賊寇當家看傻了眼兒

「啊啊啊啊 」他們嘴裡拚命地叫著 把失去兄弟的悲痛化成力量 三人對上了楊業

「乒乒乓乓 」

花斑大斧和狼牙棒以及一柄銀刀彎槍不同的角度 全部砸在了楊業的陌刀上 他們本是五兄弟下呂梁來望風 前一刻還有說有笑準備回山寨后大吃大喝 現在已經有兩人去了黃泉 今天要是讓支商隊離開呂梁地界 這臉面也不要了 以後也不用說是呂梁賊寇 回到山寨肯定逃不脫幫規的懲罰

「狗賊 還我兄弟命來 」三人嘴裡辱罵者 攻勢越來越猛

雙拳難敵四手 這句話用在楊業身上完全不適合 楊業以一敵三 絲毫不曾有敗績 而且 他竟然越戰越勇 隱隱有壓過三人的勢頭

三人心中大驚 暗道這漢子莫不成是那個聲名天下的好漢 不然但憑一人之力 就能單挑他們呂梁五虎 但他們那裡知道 楊業並無啥響亮的名聲 卻是那皇城禁軍裡面的一個郎將

戰肯定是戰不贏這漢子 三人互望一眼 眼中都有些許難以察覺的賊光

而此刻幾人大戰之處的遠方 三人尊稱為先生的白衣男子 一直觀戰這呂梁四虎戰楊業的戰況 雙槍虎被那漢子一刀照面就斬殺了 另外三虎也不敵那漢子 如此下去 肯定是必敗的

別人都不擦覺的情況下 白衣男子取下掛在馬背上的一張長弓 從箭袋裡面抽出一支冷箭 箭頭對著正在和三虎酣戰的楊業

明槍易躲 暗箭難防 楊業此刻正和三虎激戰 雖然觀察著四周 但那裡知道 在很遠處 還有一個白衣男子手持長弓正準備暗地裡放冷箭

「當 「

楊業一刀震開三虎揮來的兵刃 不敵楊業的三虎就像忽然商量好的 借著被震開的瞬間 各自後退幾步 三人和楊業恰好空出來一個空隙 讓楊業暴露在了白衣男子的暗箭之下

「嗖嗖 「

白衣男子抓住這千載難逢的時間 長弓在手 開弓射箭

弓箭就像長了眼睛一般 朝著楊業的胸前急速飛去 楊業根本就不知道有人暗地裡放冷箭 那裡有時間反應過來擋住這一箭

楊業 還準備三虎後退之時 憑著馬快 順手斬殺一個 餘下的兩人收拾起來就方便多了 但此刻 楊業握著陌刀 耳邊 只聽得突然間『崩』的一聲響和『嗖』的一聲 楊業一凜 他耳力奇佳 知道 這兩個聲音正是來自他的身後

「楊業小心 」

「兄台當心 」

兩個不同的聲音 但顯然 都是提醒楊業注意暗箭傷人

自己的身後無人 唯有侯爺所在的那輛馬車被自己護在後面 剛才那的一聲 正是從侯爺馬車裡發出來的 楊業畢竟是禁軍中的人 聽聲音就知道 這是火槍噴射時的聲音 但另一個聲音 楊業卻不明白了是從那裡發出來提醒他注意的

等楊業回過神時 楊業幾乎是瞪大著眼睛 看見從遠處飛來的一支箭矢被另一隻箭矢釘在了自己身前的地上 他心裡暗自佩服 肯定是一個用箭高手幫了他射下暗箭一把 目光看向遠處 在遠方 那個騎在馬上的白衣男子 額頭上有一個血淋淋的小洞 腦漿和鮮血一齊從哪個小洞裡面流出來 說不出的噁心

和楊業酣戰的呂梁三虎 那裡見過這種恐怖的場面 尤其是看見他們嘴裡尊稱的先生 腦袋上哪個血淋淋的小洞 分明只是聽見一聲巨響 然後先生就已經被奪去了性命 這是妖術啊 三虎那裡還顧得上打劫 能逃命的就不錯了

丟盔棄甲 哦 不 是丟兵棄子 三虎連自己手下的嘍都不招呼了 騎著馬 飛快地往遠處狂奔逃走

當家的逃跑了 那些小嘍那裡還有心戀戰 被禁軍追擊斬殺了不少 最後剩下十多人慌忙逃竄 原本雄心勃勃 要想打這支客商的呂梁賊寇 居然不敵對方 落荒而逃

楊業本來想領著幾個禁軍追上去 一舉殲滅了這群危害蒼生的禍害 卻聽見馬車中 傳來一句:「窮寇莫追 」楊業才停頓勒馬 一陣小跑跑到了侯爺馬車前

剛才是侯爺救了自己 楊業低頭道:「卑職多謝侯爺救命之恩 」

「救楊郎將的不是我 而是另外的人 」陳華下了馬車 看來 老李送給自己護航的人的確身經百戰 居然一個傷亡都沒有 尤其是這個叫楊業的人 簡直就是一員虎將啊

楊業愣了愣 他想到有人射箭擋住了那支暗箭 否則自己肯定要受傷

縱馬將四周巡查了一個遍 也沒見有他人存在 楊業還不信了 剛才那一箭 證明此人就在四周 難不成此人躲起來了

楊業繼續尋找 許久之後 才看見遠處走過來一個非常高大年輕男子

男子二十齣頭 身高八尺 背上背著一張牛角大弓 麻衣裹身 斗笠罩頭 看不清面貌 只知道一眼望去 這男人給人一種高大蒼涼的感覺 空中電閃雷鳴 就像他才從雲里走來 瀟洒自如

楊業抱拳:「多謝兄台救命之恩 敢問兄台尊姓大名 」楊業心中大驚 難不成剛才那一箭是這男子千米之外射出 此人好大的臂力 恐怕背上的牛角大弓 已經不下六石有餘

「絳州薛仁貴 區區小事 何足掛齒 何況 這幫賊寇 若今天沒有兄台出手教訓他們 改日薛仁貴也會找他們麻煩 」男子踏地有聲 聲音洪亮 響徹天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